第18章 18-狗血的故事情节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2672字
  • 2022-01-16 23:14:30

解雨臣他们商量事情,冰蓝就那么心大的睡着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吃的不好的原因,犯困,像要冬眠的动物一样。她深深感受到,不吃饱饭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冰蓝被拍醒的时候,客厅已经有了饭香,听着大胖子咋咋呼呼的说话声,冰蓝饿了,很饿,看着饭菜就想全部吞进肚子里。

解雨臣注意到冰蓝的眼神,挪到她的身边:“吃点你就自己回房间去,在这里不行。”

冰蓝郁闷的低下头,好吧,她得低调低调再低调,她要自己回去偷吃,不能被发现。给自己做了好一顿心里建设,才舒服一些,对着花儿爷点了点头。

哑巴张在远处观察着两个人的互动,看着冰蓝的一举一动,只见那个姑娘吃了一些东西,在仆人的带领下上了二楼。

他很不解,来到桌边吃了一些,也上了二楼。

解雨臣看着哑巴张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或许那个脑残的丫头暴露了。

冰蓝回到房间,可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在心里骂她的。

把小管家给她换回来的小磁场放在一边,拿出管家伯伯给她准备的烤羊和青菜吃了起来。她似乎有一个世纪没有吃过东西了。哎明明不是在末世,她吃个东西咋还给整成偷偷摸摸的了。

这边还没吃几口,好日子刚刚开始,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冰蓝嚼完嘴里的东西问道:“谁啊?”

一个磁性的声音响起:“是我。”

冰蓝揉着太阳穴,她还是太嫩了也后悔死了,就不该那么相信张大族长,这下好了多了一个大尾巴不说,比花儿爷还难缠。

认命的打开门,哑巴张看着沙发边上的那一只烤羊,低下了头无语极了。

“你有事吗?有事进来,没事别打扰我。”说着就要关门。

哑巴张一个闪身进了房间。

冰蓝关上门有一种无力感,来了一个比她还沉默的人,这得怎么相处?看看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看着她烤羊的男人,冰蓝决定还是先吃饭。

哑巴张看着身边这个狼吞虎咽,似乎很防备他,怕和她抢吃食的女人,鬼使神差的把手伸了出去,收回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块后腿。

冰蓝心疼的心都滴血了,那可是她的储备粮啊!这个男人不在楼下吃饭为了什么追着她?

冰蓝吃着羊排,看看哑巴张,看看自己发育的小胸脯问身边的这个男人:“你来找我干嘛?不会是对姐姐一见钟情非我不娶了吧?”

哑巴张被冰蓝说的愣了一下,平静的看着冰蓝无悲无喜。

冰蓝低头吃着自己的肉,心里嘀咕着无趣的家伙。虽然长的不赖,可惜了是个弯的,她还是多吃一些肉解解苦闷吧!

哑巴张不知道这个姑娘此时心里的想法,不然也许会打死她。

屋里安静的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咀嚼声,一整只烤羊被两个人祭了五脏府。

冰蓝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你现在是失忆状态?还是什么都记得?”

哑巴张停下了咬肉的动作,危险的看着身边这个神秘莫测的女人,有那么一刻他想解决了冰蓝。

冰蓝不屑的嫖了哑巴张一眼,妈的,这个龟孙刚刚既然冒出了杀气。

亏她那么信任他,她突然发现自己就是个大傻逼,她似乎和这里的人都是陌生的关系吧?她是咋想的敢在人家面前肆无忌惮的收东西的?

冰蓝垂下眸子,小说、影视作品、CP小说之类的东西真是害惨了她。这脑给她洗的,真他妈的是润物细无声,自己信任的不要不要的,别人防她防的不要不要的,这反差贼拉酸楚。

她冰蓝对别人很了解,很信任,这里的人对她这个外来者可就未必了?

现实又给了她一个大嘴巴子,她还是那么天真,不对,她还是那么愚蠢。

想着自己的没心没肺,东西也吃不下去了,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我要休息,请你出去。”

哑巴张坐在那里动也没动一下。

冰蓝挑了挑眉头,我去尼玛,这还是一个厚脸皮?

冰蓝打量哑巴张一会,收起不属于这里的东西,走到浴室刷牙洗漱,她就不信都这样了,这个男人还不走。

显然她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厚脸皮程度,等她洗漱好出来,哑巴张都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不是大哥,你还要和我一起睡觉吗?咱俩不熟悉。”

哑巴张闭起眼睛就是不说话,他还想问这个姑娘事情呢?又不知道问什么,怎么开口,又不想轻易离开,说白了他不知道自己想干嘛?

冰蓝要是知道此时哑巴张的想法会骂一句神经病。

“你去洗漱,浑身难闻死了,还有我要看你的麒麟纹身。”妈的,她在这个男人面前肆无忌惮的,还不知道是不是正主,如果不是的话,就别怪她心狠手辣杀人灭口了。

哑巴张在冰蓝说出麒麟纹身的时候,浑身那冷冽的气息全都释放了出来。

冰蓝一脚踹了出去,被哑巴张灵活的躲了过去。

冰蓝浑身的杀气也都释放了出来,那可是纯杀气,哑巴张杀的那点东西和她可没法比:“收起你的气息,不然从我房里滚出去。”

冰蓝浑身的杀气显然惊到了哑巴张,看他那讶异的眼神,冰蓝死神一样凝视着他。

不知道哑巴张怎么想的,抬腿走进了浴室。

冰蓝皱着眉头,这么厚的脸皮吗?都撕破脸了还能装成若无其事的?这人脑子没啥问题吧?

冰蓝坐在沙发上皱眉思考,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难道她的过来,蝴蝶翅膀一扇动改变了啥?

没等15分钟,哑巴张光着上半身围着浴巾,头发上滴着水走了出来。

冰蓝看着哑巴张那光洁的皮肤,别说纹身了,疤痕都没有一个。瞬间那脸黑的,能滴出墨水来。

冰蓝不死心的上前,前前后后摸了一个遍:“你没有麒麟纹身?你不是张起灵?”

她这话刚说完,没等哑巴张回话,房门就被从外推开了,不是吧?她没关门?

抬头看着解雨臣那黑沉的脸,胖子大金牙那诧异的眼神张大的嘴巴,还有黑眼镜那幸灾乐祸的打趣表情,冰蓝看看自己穿的睡衣,看看哑巴张围着的浴巾光着的身子,还有自己那发贱的,摸着人家身子的手,脸一下子爆红起来。

我去,这画面误会大了,这他妈的是个什么状况?她不是回来偷吃的吗?咋发展成的这样?

冰蓝不想面对众人的眼神,拽着哑巴张就给推出了房间,连带着花儿爷一起给关在了外面,艹,这下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笑话闹大了。

锁上门,冰蓝怕怕的搓搓胳膊,爬到床上躺进被窝里,她需要静静。

门外的众人看向哑巴张,这人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转身进了对面的房间,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黑眼镜吹了一个口哨,胖子和大金牙又诧异的看向哑巴张的房门,解雨臣那脸就一直阴沉着,一点也没了见人就带着的那三分笑。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是个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只能一个个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冰蓝摸摸自己的心脏,嗯,还好,跳的不快。想着花儿爷刚才那黑沉的脸,靠,他不会觉得自己被绿了吧?

不能吧?白天对哑巴张抱她还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他们关系是假的不应该对她闹脾气的对吧?

也不对,假的也是要面子的对吧?她明天是不是要过去解释一下?毕竟她目前可还是充当着花儿爷的小女友呢!

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她刚才心虚个啥?她能不能把人从新叫回来了?她还没有看到哑巴张的麒麟纹身呢?这人是不是真的?不是的话她得赶紧把人咔嚓了,她的秘密不能暴露。

这都叫什么事?这花儿爷进人家房间都不敲门的吗?哎,真是倒霉催的,饭没吃好,事没办完,这指定又是该死的老天爷看不惯她有艳遇呢?

冰蓝无处撒气只能在心里骂几句天道那个老家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