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神秘的东方故事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2268字
  • 2022-02-10 19:21:05

解雨臣用手指敲着自己的腿,半天没说话,不知道这个家伙又在想什么?

“你大哥还有说别的吗?”

“没有,就是提你也很隐晦,我想了很久才决定联系你的。”

“死了这么多伙计,你们得到的结论是什么?”

红梁沾了点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三个字,那个好战分子发动者。

和他们在飞机上得到的结论对上了。那么为何很多人如此钟情于乌斯藏呢?他们到底要找什么呢?和张家守护的东西有关系吗?

提到乌斯藏,很多人都会想到一些书中都将乌斯藏描绘成一个神秘的地域。国外的一大悬案居然也和这个地方有关联,这让我们的想象力瞬间爆棚,不过他们进入乌斯藏还真是在寻找一些神秘的东西,让至今的人们看来都有些匪夷所思。

雅利安人的祖先?创造亚特兰蒂斯文明的神族?这些人在1万多年前,曾缔造了盛极一时的亚特兰蒂斯大陆文明。后来,这个富饶且高度发达的文明毁于一次自然灾害,亚特兰蒂斯大陆沉入海底,亚特兰蒂斯人被迫四散逃避,据说有一部分人逃到了乌斯藏定居。

当地人说那里有一个叫沙姆巴拉的洞,里面隐藏着蕴含无穷能量的“地球轴心”。只要找到它,就能得到一种生物场的保护,可以“刀枪不入”,随意控制时间和事件。

有人称,当年的负责人还递交了一份2000页的报告,其中的一张地图标出了沙姆巴拉的大体位置。因为第一次乌斯臧之旅虽然没有找到神族的遗迹,但却有一个意外的发现。这个发现是什么呢?不过事实已经注定,他们失败了。其中细节,直到现在,人们还是无从得知,探险队进入乌斯臧藏的详细资料。

第二次出发的那五个人去了哪里?他们最后是不是还在寻找着什么?和汪家人有关系吗?还是他们又组建成了一个新的势力?

现在提到香格里拉,你想到的肯定是乌斯藏那片广袤无垠的美好风景,以及对于大自然无限美好的崇拜。

冰蓝想他们要找的会不会是青铜门?为什么九门的人都来到这里?他们在找什么?要说过来留学生活她是不信的,那么多国家不去,偏偏组团来这里?

或许当时那位派出去的人真的有不一样的发现也说不准。

就像人们疯狂的想长生一样,只是不得其门最后没有人能够成功罢了。冰蓝想到自己,她这样算不算长生?想到这她打了一个冷颤,妈呀太吓人了,她以后得低调一些才行。

解雨臣开了口:“这些年你们得到的消息就这些?”

红梁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个,我不太清楚,老爷子没了以后这些一直都是我大哥负责的,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也不擅长,这次大哥突然失联我没了办法才……”

冰蓝怪异的看着面前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她想:都说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这话没错,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聪明的,也不是所有人都对盗墓这个行当感兴趣的,面前这位,人家就是个老实人。指着这位,他们还不如靠自己来的实在些。

解雨臣显然也没想到过会是这种情况,皱了皱眉:“你那里还有什么信息可以共享的没有?”

红梁看看左右,从脖子上取下来一块老怀表,打开后盖,拿出来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纸渣,也只能算渣渣了,太小了,那个小字也很袖珍。

老金从他的包包里面,摸出来一个镊子一个放大镜给了解当家。

冰蓝看看他,不愧是搞古董研究的,吃饭的家伙式那都随身携带着,她突然就有点明白花儿爷带着他为了什么了。

解雨臣看过之后把东西给了老金,老金看过后给了哑巴张,最后才轮到冰蓝。

冰蓝嘴角抽了抽,拿过来看了一眼,是一个博物馆的地址,众人看向红梁,等待他的解释。

这是大哥失踪第三天,我在吃的面包里面得来的,没有机会自己出去查看,身边不知道该相信谁,这才联系了你。

冰蓝又想加一句这人要不就是谨慎的性子,要不就是胆子小,她还是倾向于第二个。

当然这只是她个人的揣测。

“别的没有了?”解雨臣问

红梁摇头。

“那你今晚是在这里休息还是?”

“我得回去,不然不放心。”红梁显然也有他自己的考量。

解雨臣指着外面:“用给你派几个人过去吗?”

红梁皱着眉头。

我叫几个人送你回去,你给他们安排一下住的地方,我们在外玩一晚,明天过去。

红梁点头,起身走了出去,花儿爷摆摆手,六个人跟着红梁扬长而去。

红梁走后不久,黑眼镜和大胖子走了出来。冰蓝借机出去了一下,回来手上多了一个卷轴,扔给了老金。

胖子问道:“妹子这东西你藏哪里带出来的?”

冰蓝白了他一眼:“要你管。”

胖子也不恼,嘿嘿笑了两声,这小子肯定没想啥好事。几个人懒得搭理他,看向老金打开的画轴,入目一片雪白,妈的不用看了,这分明是想让红家去到这个地方啊!

老金用放大镜看了一会,又研究了一下对着花儿爷说道:“这画得有六十多年了,就是不知道画里这个地方是哪里?”说完还把这画给分解了,众人检查一下没有发现多余的东西。

解雨臣拿起画,纸渣和手机去了楼上。

老金把事情给黑眼镜和大胖子科普了一下。不得不说这小子有讲故事的天赋。这这要是让她和哑巴张说,绝对没有这跌宕起伏的效果。

有时候冰蓝也佩服这些人,成天神神叨叨的,本来没有多大的小事,被他们给传的啊,面目全非。

胖子摸索着下巴,那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挺多的,这钱真不好赚。

冰蓝一个冷刀子飘过去:“你才知道啊!不然我为啥先去弄家伙式,还不是怕你玩起命来没的用。”

不是妹子,我是个挖土的,不是雇佣兵,咱们到不了啥钱都赚的地步吧?

黑眼镜拍着胖子的肩膀:“大胖啊,你这觉悟不行,只要赚钱,你还分什么钱?”

不是咱们先捋一捋需要做的事情:要救人家闺女,还得找人家的大哥,还得去博物馆看看,还得揪出幕后黑手,这水有点深?我觉得自己似乎不能胜任呢?

解雨臣从楼上走了下来:“佣金翻一倍。”

这话一出,胖子那叫一个殷勤,大屁股往边上一挪,给花儿爷腾出来一个坐的地方。

看的冰蓝把头转到了老金那边,看老金眼睛放光的搓着手,冰蓝直接闭上了眼睛。她现在虽然不缺钱,可是不能剥夺别人爱财如命的天性,眼不见为净,她是杀手,她是杀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