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怪异植物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72字
  • 2022-06-27 11:00:49

冰蓝小心翼翼绕过那些休眠的蛊虫,往里走了走,她一点也不想招惹上这些家伙,蛊虫蛊虫那是生活在人体里的,她已经够惨了,可不想更凄惨一些。

先看一下周围环境,看着这陨石也不算太大,这样的直径一般在大气层就高温融化成小块了吧?

而且这也不像插进山体里的,看着好像山体把它包裹在里面似的。

似是察觉到冰蓝的想法,许久不出声的系统回答了她的疑问:“主人,这应该是山体运动掉下来的,也就是二次形成的,你看它的周围没有陨石与山体撞击的痕迹。”

冰蓝仔细观察半晌,并没有看出它的形成过程,也就歇了一探究竟的心思。

该问的问题她还是想了解一下:“和藏山里那块一样吗?”

“不一样,不是一块星体上的东西。”

不是一块陨石分裂出来的,那冰蓝就好奇了:“能说说这块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你往里面走,里面有棵植物很特别。”

冰蓝绕着这块天外来石往里走了有五六分钟,只见在陨石缝隙里长出一棵非常怪异的植物,上面还结了几十棵墨绿色的小果子。

她想爬上去看一看,又怕惊动那些蛊虫,一时间不知道从何下手。

系统有些看不下去提醒道:“异能。”

噢,对,她还有木系异能来着。伸出一根小小枝条,够到一颗果子迅速撤了回来。

某女对着系统抱怨:“我还以为有陨石的地方对我的异能多少会有一些影响呢!”

“不会,有特殊用途的天外来石很少见,有点像你们那里的炼器材料,稀少又珍贵,不是大白菜。”

想想也是,每年掉到这个星球的大小陨石不知道有多少,可也不对啊?似乎捡到那些石头卖出去也不便宜吧?肯定里面还是有稀有金属或者值得研究的东西的,不然研究机构收那些东西干嘛?

“咦,主人,这棵植物应该是人为种这上面的,发生了一些变异。”

“变异?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冰蓝问。

“这应该是你们那里的东西,如果没有分析错,这是洗经伐髓用的一种果实。估计在外面普通土地里种不出来,那些人发现了这棵陨石给种在了这上面。”

冰蓝有些不信:“你没搞错吧?石头里面还能长出来东西?”说完她又懊恼,这是个什么愚蠢的问题,这不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吗?确实长出来了。

“不是,你没理解,这植物需要的是石头里的某种能量,或者它能让土壤产生一些变化,你爬上去看一看那里有没有土?”

上去?

说了半天还没躲过和蛊虫来次亲密接触的机会。

冰蓝有些抵触:“要不我用异能把它拔出来?”

系统想想也行,算是同意了冰蓝的建议。

冰蓝这次伸出两条粗壮的枝条插进了缝隙里,她要找到根部一次性解决掉。

一声不大不小的落地声传来,冰蓝回头,对上的就是哑巴张那诧异的表情,有点活见鬼的意思。

冰蓝尴尬的笑了笑,把枝条收了回来。

哑巴张上前:“你怎么进来的?”

冰蓝指了指远处:“那里有条缝隙爬进来的。”

“不可能你怎么通过的地下河?”说完这话他一愣,别人不可能,这个女人……

“想明白了?”

哑巴张摇头。

冰蓝只好弄出一个水球扔在了他的胳膊上,有句话怎么说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然有时候看见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

哑巴张静默一会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冰蓝摸摸鼻子:“没什么,无意中进来的,你呢?”

哑巴张看了冰蓝几眼,没回答她的问话,而是灵活的跳到石头上,避开蛊虫,拿出一个玉质小盒把果子一颗颗摘下,装了进去。

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还是多嘴问了一句:“你家种的?”

哑巴张摘完以后回到冰蓝身边点头。

呵呵……这就有点尴尬了,她刚刚想着给人家连根拔起的。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冰蓝问:“有什么作用?”

哑巴张想了想说:“搭配着别的东西能改善人的体质。”

好吧,或许是张家长寿要用到的东西,她就不动了。

冰蓝有些可惜的看了那棵植物一眼,就差那么一点点。

“汪家进来也是为了这个?”

哑巴张想了想说:“不知。”

行吧,不知道就不知道,不过她猜八九不离十了。不是说了这是汪家老头发现长生的地方,估计就是这棵古怪的植物了,也不知道他吃了以后有了什么反应?让他相信了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东西能直接吃吗?”冰蓝好奇的询问。

哑巴张想了想拿出一颗给了冰蓝。

“你的意思可以直接吃?”

哑巴张点头。

冰蓝左看右看也没下嘴,系统可是说了这东西发生了变异。

“吃后有什么反应?”

哑巴张想了一会:“说不清。”

我去,说不清还让她吃?她万一恢复本体以后恢复不了人形怎么办?

冰蓝把手里的果子递还给了哑巴张:“你收着吧,我还是不吃了。”

哑巴张有些疑惑:“你不是为了这果子来的?”

冰蓝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是不是,我真是无意中寻进来的。”

哑巴张看冰蓝真的不想要,接过去重新放到了盒子里。

“这东西很珍贵吗?”冰蓝问。

哑巴张把盒子收进背包:“二百年结一次果,每次多少不定。”

原来周期那么长,怪不得他那么小心翼翼的。这么说他有生之年可能就这么一次摘果子的机会。

“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哑巴张觉得告诉她也没事,说道:“药老让摘回去的。”

噢,她忘记了张家还是有老人在的,即使他失忆还有古籍文献在,实在不行人家还能下墓找找线索,时不时还会天授一下,反正传承不会断就是了,也就费些时间的事情。

“那现在?”

“回上面。”说着掉头往回走。

冰蓝有些可惜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下好了,石头和植物都不能收了。那她下来一趟干嘛来的?就长长见识?

哑巴张突然回头问:“你不开心?”

不开心?她有吗?或许有那么一点,千辛万苦没收获,她心累。

某女昧着良心说:“有点累。”

哑巴张上下打量她几眼没说话掉头继续走。

冰蓝心里的小人一顿咆哮,这狗男人……

哑巴张是顺着一根绳子跳下来的,上去自然也就原来爬回去。

看着收绳索的哑巴张,冰蓝打量起周围环境。

这是一个崖壁凹陷处,往下看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到石头和树的一点影子。往里看是一条石道,她没看出有人为修建的痕迹,更像是天然形成的。

“走吧。”哑巴张来到冰蓝身边。

冰蓝跟在哑巴张屁后,看着这个对她冷漠无情的男人,不知道该怎么阐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简单来说就是憋屈。

关于睡男人这事,冰蓝还是挺想的,毕竟她可如素几百年了。

只不过造化弄人……

好不容易开了荤睡个男人,人家还不是自愿的,要是没那果子的药效,人家不一定睡她。

这一失忆更好了,对她好不容易有的那点好感全忘了个干净。

所以还能怎么着?

哎呀妈呀!

真是难为死她了。

第N可怜自己的冰蓝被哑巴张一把拉进了旁边的石道缝隙里,也就一米五深的缝隙,两个人挪到了最里面。

冰蓝想张嘴询问缘由,听见了从远到近的走路声。

这是又下来人了?

哑巴张呼吸出来的热气喷在冰蓝的额头上,有点痒有点热,她想动一动,被哑巴张死死的扣住。

这姿势?

五六分钟过后一队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有点急切,不用想也是冲着那颗果子树去的。

冰蓝动了一下胳膊,搂住哑巴张就亲了上去。

这么近的距离不做点什么太对不起自己了,肉吃不到,利息收一点没问题吧?

哑巴张僵硬着身体,任由冰蓝胡作非为,再冰蓝这里,不拒绝那就是默认的意思。

哑巴张也不是不想拒绝,一是不能出声,二是没有后退的空间给他。

冰蓝想撬开这个人的贝齿,可惜有些人不懂风情。

你说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

自己亲亲也就没了兴趣。

约摸着几个人下了崖底,冰蓝先一步错开身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哑巴张才从缝隙里走出来,冰蓝没有说话,哑巴张也没开口,气氛有点……

哑巴张抽出刀守在了一旁,冰蓝明白了他是想解决掉这几个人。

那她是走呢?还是帮忙呢?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她这都是些什么命?

冰蓝抽出鞭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位置给她藏身。

哑巴张拉过她把她推进了刚刚的缝隙里,得,这是嫌她碍事?

欲求不满的女人有点难伺候,你也不想想也许人家是担心你怕你伤到呢?显然冰蓝不会那么去想。

她只觉得哑巴张对她是毫无兴趣,对她爱答不理,对她还没有对吴天真用心,想到这一股无名火冒了上来。

哑巴张感受到了什么?回头看着冰蓝,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冰蓝低下头不想暴露自己的心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