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找出缘由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78字
  • 2022-06-21 23:05:59

“东南亚”

冰蓝皱着眉头怎么会是那里?汪家大本营不是在漠河附近吗?

花儿爷坐到冰蓝身边,转过电脑看了看问冰蓝:“怎么想起来查这个?”

冰蓝给花儿爷解释道:“我们这次下地遇到几条狗,这是追踪到的位置。去打电话问问瞎子在哪里?”

冰蓝没说她能控蛇,有些东西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

据她所知瞎子常年活动在南边,具体在干什么她不知道,汪家人也去那边,那就说明那里有东西吸引着大家。

花儿爷思考一会拨出去一个电话,只是对方接通一下就给挂了。

冰蓝不明白什么意思,也就没问。

“解家的事情尽快解决掉,过几天我们还得走一趟,这次带上你弟他能帮你。”

翟星耀一听这嫂子上道,他也就不用舍近求远了。计划他都想好了,只要他哥同意,绝对能铲掉不少毒瘤。

“对对对,哥你带着我,我能帮你,说着掏出手机一顿捣鼓把视频语音之类的东西给花儿爷看,看的花儿爷脸色微沉。”

冰蓝抬起头对着花儿爷说:“他要帮忙你总要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你这么忙咱们的二人世界怎么过?赶紧培养一个能上手的人出来,还有大事等着你去做。”

“嫂子你啥意思?我可没有抢当家人的想法,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啊?”

冰蓝语气不善的怼了这个二憨一句:“就你?还当家人,你也就和我一样只能打个辅助。”

翟星耀还想辩驳几句,一听能和她一样打辅助心里美的不行,冰蓝偷偷观察着这个小子的微表情,知道这孩子飘了,撇撇嘴,太好骗了。

花儿爷看的直揉太阳穴,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同意这个小子进这行的原因,实在是太蠢。

“你们两个商量一下怎么尽快把解家稳住,霍家那边也不太平,背后的人动了,不能让人牵着鼻子走。”

“哦,还有,我要出去一趟。”

“我让燕青送你。”花儿爷说。

冰蓝点点头,去她房间拿上登山包,装上木鱼,去了哑巴张的宅子。

进了客厅的冰蓝看着坐在屋里的十多个人也不废话,从包里拿出乌黑锃亮的木鱼递给哑巴张,哑巴张一愣,这好像不是之前的样子了?

摩挲一会给了家里辈分最大的族老,一帮老东西各个上手摩挲了一下,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

这个结果是冰蓝始料未及的:“你们有没有搞错?再看一看,没道理你们都不知道它的出处?”

众人一致的摇摇头。

冰蓝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哑巴张身上:“你没有查到?”

哑巴张冷硬的回:“没有。”

这不科学啊?张家都不知道的东西,那是什么来头?又怎么会在大山深处?要说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东西,那绝对不可能,因为她本人在没有见过这个木鱼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和尚用的东西。

“你去过秦岭对吧?你就没发现过那个平台?”这话是冰蓝对着哑巴张说的。

哑巴张想了想,肯定的摇头:“尸骨查过吗?”

“查过是查过,手指也看了,保存完好,没有张家人的特征,身上除了这个木鱼和鼓锤,就剩下白骨了。”

说着冰蓝一拍脑袋:“早知道把骨头收回来,也能看看死了多少个年头了,哎~失误。”

说到这里,她又想起空间里的死尸,回头得赶紧给花儿爷,这一天天的。

哑巴张看着桌上的东西,严肃的对着冰蓝说:“你在这里试一次。”

冰蓝明白哑巴张的意思,把大家集合在这里,她也想看一看这个音波攻击是在哪里都实用?还是只在青铜树附近才有效果?而且她和哑巴张都想知道是只对哑巴张影响巨大,还是对张家人都有影响?

只是她又有些担心:“确定在这里吗?上次胖子也~”未言之意她想哑巴张懂。

“而且这个范围不好控制,影响到周围居民怎么办?”

哑巴张沉思一会对着冰蓝说:“试一试才知道接下来怎么应对?”

“那把暗处的人都叫出来,我的意思是一米一人,看看它有多大的影响?测试个大致范围出来也好。”

如果对张家人有影响,这种试验就不能总去做。

几个老家伙倒是没动,守在门口的几个年轻人走了出去。

十分钟后哨声传回,冰蓝盘膝而坐,放空自己,拿起犍槌轻轻敲击一下,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与之前的不同之处。

声音绵润悠长,震动频率忽高忽低,由近及远,层次感很强,她细数一下,声音分九次波纹往外扩散,而且这声音对一个人的心神有安抚作用,她怎么听还是大道梵音,很是洗涤神魂,不应该听了让人不舒服。

可哑巴张为啥就那么痛苦呢?

一个词语在冰蓝脑海里炸开。

神魂不稳?

她这刚抓住点灵感,砰的一声,打断了冰蓝的思路。

睁开眼睛环顾一周,几个张家族老皱着眉头看不出难受与否。

冰蓝回头,她身后的哑巴张已经摔倒在了清石地面上。

凝神静气,加大力度,犍槌落下,更强一波的震动四散开来。

冰蓝挪到哑巴张身边,把他扶起抱在自己怀里。

想了想,一狠心,神识分出一股进了他的识海。

一抹金光闪动,冰蓝觉得肯定是她看错了,仔细探查过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刚要退出,一丝波动让她惊疑不定。

试探着操控犍槌再一次敲击而下,这一次一股高频率震动在哑巴张识海里回荡,忽明忽暗,一抹淡金色符文显现了出来,这可吓到了冰蓝,哑巴张的识海里面竟然会有封印。

而且看这封印程度似乎有松动的迹象。

一股异样的感觉传进冰蓝神识,感受着比刚刚强了一些的精神力,她竟然在吸收着这些封印?

为了确定她的感觉正确与否,神识开始试探着靠近淡金色符文,感受着不断增长的精神力,这下冰蓝是弄明白了,为什么她和哑巴张接触精神力就会有所提高,原因竟然出在这里。

就是不知道她把这些封印解除掉以后,对哑巴张来说是好是坏?

找到问题所在,冰蓝慢慢地把自己的神识撤了出来。

拿起犍槌开始像和尚念经一样不停的敲打起来,想了想这样敲着没意思,一边敲一边开始吟唱清心咒,这可是她在修真界得到的好东西,能驱除心魔,在这里最起码也能凝心静气吧!

敲击了有三分钟,冰蓝把犍槌放下,就看刚刚还很是难受的众人,一脸的安详,这个结果让冰蓝觉得惊悚,她可不是和尚,也不准备普度众生。

半刻钟过去,众人纷纷睁开眼睛,只有哑巴张还躺在她的腿上。

“圣主,这?”

冰蓝没有给大家解释其中缘由,而是扫过众人:“来一个一个说说各自的感受?”

听着大家或多或少的心得,冰蓝总结如下,第一下敲击下去,众人脑中一股镇痛,第二下镇痛增强脑中有爆裂开的感觉,接下来有所好转脑中逐渐清明,最后非常平缓,能平复他们心中的躁动,很是舒服。

冰蓝收起木鱼,这东西以后她还得好好研究研究。

法器认主一般情况下主人都知道使用方法,她这个竟然得自己摸索着来,好气人。

“这东西应该有安抚心神的作用,只是刚开始我的使用方法不对,它有巩固你们精神力的作用,所以你们才会有痛的感觉,我回去再研究研究,你们去看看外面的人什么情况?回头告诉我一下。”

说完话把东西往背包里面一收,抄手给哑巴张来了一个公主抱:“我们今晚住这里,记得留饭。”

大踏步进了内室,把人放在床上,看着脸色苍白的哑巴张,冰蓝有点感慨,这小子在别人面前不是老厉害了吗?咋她觉得在自己面前这就是个弱鸡?

多想无益,闭上眼睛仔细的勾画着封印符文,一笔一划越来越流利顺畅,豁然睁开眼睛,我艹,她咋不记得给别人下过什么封印?

这?竟然和她所学同根同源?

到底有什么因果关系?一时间冰蓝有些参悟不透。

拖鞋上床,把哑巴张搂进自己怀里,或许多吸收一些封印能有一点收获也说不定。

她总感觉这里的规则排斥着她,或许也排斥着曾经到达这里的更高文明。只是她找不到切入点,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感受着往自己怀里拱的男人,冰蓝脸有些发热,上身往后退了退,她能说好久没开过荤的女人,被这样挑逗,有些不得劲不?

感受到身边女人的抗拒,哑巴张把这女人往自己怀里使劲搂了搂,头还使劲蹭了蹭,蹭的冰蓝僵硬着身体。

冰蓝压低声音问搂着自己不放手的男人:“你是不是清醒了?”

哑巴张不说话,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羞耻。

“喂,说话,是不是醒了?好受点没?”

哑巴张想沉默下去,似乎还没那么厚的脸皮,松开冰蓝换个姿势把人搂进了自己怀里。

“搂着你舒服。”哑巴张闷闷的说。

这话冰蓝相信,不关乎男女之情,就像她抱着哑巴张能给精神力充电一样,是挺舒服暖洋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