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解家风波二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37字
  • 2022-06-20 14:43:29

说着话站起身指着花儿爷鼻子大骂:“你是不是以为我怕你?以前那是给你爷爷面子,他解九爷在厉害现在也是一捧黄土,你说你一个唱戏的娘炮,非往爷们堆里钻,你能出头吗?你真觉得你脸比天大是不是?你觉得你解家当家的位置坐稳了是吗?我告诉你多少人盯着你呢?”

冰蓝那小暴脾气,骂她男神是娘炮是吧?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打量着这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你说他是娘炮?”

姓康的正在气头上,早把刚才那一巴掌的力度给忘了,嘴上不干不净:“你个臭婊子一会找你算账,给我死一边去。”说着就要一巴掌给冰蓝抽走。

冰蓝都快被这个蠢货气笑了,她看着就那么好欺负?刚才她打的力度不够大吗?她是不是手艺有点退步?这都不带忌惮她的?以为她是软柿子?这脏话骂的,怎么就那么刺耳?

冰蓝抓住姓康的要扇她的手臂一扯,硬生生的把这条胳膊从人家身体上给撕了下来,阴测测的说:“我的力度不够大吗?震慑不住你吗?满嘴喷粪我瞧着有那么好欺负?”

屋里的人都傻了,静悄悄的,包扣解当家,这个姑娘怎么这么虎?活生生的把人家胳膊像撕鸡腿一样给撕了下来?

过了得有一分钟,姓康的看看他的胳膊,看看他的肩膀和阴出来的鲜血,哆哆嗦嗦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冰蓝把他手臂往他怀里一塞,好心的给他点了穴道止住血,花儿爷的事情还没办完,她就是一个打酱油的,就不喧宾夺主了,反正仇她当场报过了。

回头对着花儿爷人畜无害的笑了笑:“你们继续。”

屋里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也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

抱着自己胳膊的老康开了口:“解当家盘口归你,这些东西你们带走,我老康认栽了。”

冰蓝看了看这个硬刚的老家伙,这就完了?我去这么怂逼杀什么人?不应该鱼死网破干一场的吗?

花儿爷站起身:“那六个伙计的命怎么算?”

老康只想先把这些瘟神送走,他想去医院看看他的胳膊还有没有拯救一下的必要。

“不就是钱吗?我赔,一人一百万。”

我去,她就说吧这个老家伙很能刚,就这七不服八不服的口气,这是拱火呢还是讨饶呢?

“你还是坐牢去吧!”花儿爷阴测测的说。

冰蓝觉得坐牢岂不是便宜这小子了?看看这大豪宅,这出来以后岂不是还能好吃好喝颐养天年?

花儿爷知道冰蓝那眼神是什么意思,搂着冰蓝说道:“走啦回家看儿子去,剩下的有人收尾。”

冰蓝看了看袈裟,好吧,她确实饿了。

坐在车里冰蓝有些不解:“你确定让他去坐牢?”

花儿爷笑看着冰蓝:“我有那么好欺负?”

好吧,她就说吗,那话绝对是说给别人听的。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和花儿爷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叮铃铃~叮铃铃~

冰蓝拿出手机,她啥时候塞进自己衣服兜里的?好神奇她有记得带手机的一天。

打开免提没等她问好:“妹子你们那边出事了吗?”

大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给冰蓝问的有点抓瞎:“什么情况?”

“妹子我跟你说,我们这边出事了,我和天真被人蓄意碰瓷了,身上的东西全被摸走了,天真家里也被里里外外搜刮了一通。还好拿出来的东西给了哑巴张,不然这次整个白忙活了。”

“你们没事吧?”花儿爷问。

“没事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

“用我过去吗?”冰蓝问。

“暂时不用,等我消息。”

“那也行,你们自己小心点,有事来电话,我们都好。”说完两个人挂了电话。

冰蓝给哑巴张去了一条信息。

花儿爷看着冰蓝问:“你怎么看?”

“能怎么看,有人沉不住气了呗!我可能没来得及给你说,这次下去遇见了几个汪家人,被我弄死了,估计他们进去没有什么收获,想摘现成的桃子呢!”

“你这边小心点,他们不会这么算了的,你把解家稳住了。我光身一人,他们暂时动不了我,哑巴张他们更不敢动。”

“吴邪那边真的没事吗?”

冰蓝好笑的看着花儿爷:“你以为吴家老二和老三是吃干饭的?你还是顾好自己把吧,吴天真那边有人给他擦屁股,不然你觉得他真能靠运气活下来?人家那也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区别只在于一个是潜移默化,一个是光明真大。

冰蓝自己回了解家,她要好好的陪她儿子。

一晃就是一个星期,哑巴张从走以后就没有回来,花儿爷也忙了起来,据说最近解家有点不太平。

还是因为老康阴人那件事,都觉得他花儿爷太不仁慈,说来说去就是酸的,要不就是闲的,还有就是好日子过到头了,想追求一下刺激。

抱着孩子的冰蓝迎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二十来岁的一个小青年,一看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

“你就说我的小嫂子吗?这就是我的小侄子了?”

说着拿出一个礼品盒递给冰蓝:“这是我送侄子的见面礼。”

冰蓝有点头大,这个熊孩子谁家的?洗手了吗就摸她儿子?

“你是谁?”其实冰蓝心里已经有数了,只是吧人设不能崩。

“我是我哥的弟弟。”

冰蓝一个白眼丢过去,经过她的鉴定这就是一个白痴,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外外外,你瞪谁呢?你真是黑背老六的后人吗?你和我哥怎么不举行婚礼?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我怎么不知道?霍家那丫头咋办?你……”

冰蓝听着一连串的问题很是头疼:“停停停,去一边自己玩去,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

翟星耀一听那还得了,他可是特意回来看这个传说中的母夜叉来的。最近外面可都传疯了,大大的给冰蓝扬了一回名,可惜冰蓝自己不知道。

“你就这么没名没分的跟着我哥吗?我跟你说他和霍家那个姑娘才是真爱,我……”

冰蓝实在有点烦这个男人吵闹,坐在沙发上问:“你是回来挑拨离间的?看不得解雨臣好?”

对面的青年闹个大没脸,他确实是回头找事的。

“你是想引起谁的注意?我的?霍家姑娘的?还是你哥的?”冰蓝好奇的问。

“你胡说什么呢?什么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我有那么闲吗?”

冰蓝一副看傻子的表情:“那你这是干嘛呢?你这种小屁孩我见多了,无非就是想引起点关注罢了,赶紧找你哥去,正好帮帮他。”

“他有什么事情是我需要帮忙的?”说完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别告诉我你整天上串下跳的,不就是为了混进这个圈子吗?机会给你了还不赶紧去,我这里可没有你想要的。”

冰蓝有时候觉得解雨臣就是太闲,人家想跟着混就领着呗,非把人家洗白白干嘛?什么行业不是干?你越把人往外面推,人家岂不是越叛逆?

“你不留我吃饭?”翟星耀问。

“留,等着吧,反正也快开饭了。哦对了,你小子不是黑客吗?正好我有点东西需要你给我弄一下。”

冰蓝用起人来那是一点也不含糊。客气什么的在她字典里面完全没有,苦劳力是自己送上门的不用白不用。

说着拿出一张存储卡:“按照上面的坐标,给我看看这个地方在哪里?”

这地方她查过不是国内,那就是国外了?可惜她闲太麻烦,正好来了一个尖端人才,不用一下就太可惜了。

“快点,傻愣着干嘛?”

翟星耀觉得很没面子,又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最后扭扭捏捏地把东西接了过去。

“小伙子好好干,想进这个圈子就得听话懂了不?不然你哥是不会同意的。”

他能说啥?好男不跟女斗,哼~反正他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方法来的。

中午回来的花儿爷看着客厅里面的两个人,怔愣了一下:“阿耀,什么时候回来的?”

翟星耀撇撇嘴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着手头上的事情。

冰蓝把孩子给了管家,拉着花儿爷上了楼:“你这兄弟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今天过来挑拨离间来了。”

花儿爷把衣服脱下,扔在椅子上:“你没收拾他?”

“那怎么可能?那不,在下面乖乖的给我卖命呢吗?你不想他掺合家里的这摊子事?”

“很明显吗?”花儿爷问。

冰蓝点头:“这就是一个求关爱的叛逆小孩,我觉得你没必要把人家往外面推?干什么不是干?这小子能给你提供助力的,你不妨试一试他。”

“好,他要真那么想进来,我也拦不住。”

“中午怎么回来了?”

“管家给我打电话,怕他为难你。”

冰蓝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是怕我收拾他吧?”

花儿爷不语。

冰蓝好好反思了一下自己,她难道那么不知轻重?

噔噔噔的上楼声响起,书房门被打开:“你们大白天的怎么还这么腻歪?有事就不能晚上被窝里面说?”

冰蓝倒是想被窝里面说,人家不给机会她能怎么整?

花儿爷倒是不接话抬起头问道:“有事?”

“小嫂子让我查的东西查到了。”

冰蓝有点开心,行啊小伙子,这么快就查到了。

把笔记本往过一转:“说说,这是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