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中途出山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97字
  • 2022-06-16 10:57:35

哑巴张回过头:“还不走?”

冰蓝拍拍手快走几步,搂住哑巴张肩膀哥俩好的问:“你总盯着我干嘛?”

哑巴张把冰蓝的手扒拉开,和她稍稍分开了一些距离。

这点距离对于冰蓝来说不存在的:“怎么占完老娘便宜嫌弃上老娘了?”

哑巴张想说他没有,想想解雨臣家的小崽子又闭了嘴。

“这次出去你得听我的,也许睡一晚你就想起我来了?我跟你说……”冰蓝这话还没有说完,哑巴张已经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有鬼追你吗?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她还想说教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几句,人家已经跑了起来。

冰蓝气的踢了一脚石块,本来不想追,想想这家伙的脾气,估计是吴天真那边又出事了。

这个倒霉催的~

等两个人一前一后返回到分开的地方吴天真已经晕了过去,阿宁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好点的竟然是大胖。

看着哑巴张滴滴答答留着的血和一地的虫尸,她还有啥不明白的。

冰蓝皱着眉头看着哑巴张的手,这次她没有上去给这个不爱惜自己的男人包扎,而是抱起阿宁就往外走,一个眼神都没给剩下的几个人。

胖子看看小哥,看看天真,过去想把人给背起来,被哑巴张放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十多个人进来最后只出去了他们五个,损失不可谓不小,关键是这个墓没有探完就已经损伤保重。冰蓝不甘心这样回去,又不能看着两个人死,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生谁的气她不知道就是憋屈。

三个人闷头赶路,走出深山的时候大兵和燕青正在外围等着他们。

“小姐就这几个人了?”

冰蓝点点头不想说话,太他妈累了。阿宁和吴天真已经昏迷多时,还好有人来接他们,不然等他们走出去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有医生吗?”冰蓝问。

“有有有,爷都让带着呢。”

冰蓝把人给了燕青,自己坐在了一旁的折叠椅上,要不是阿宁这小妮子她信不过,给她喝点灵泉水,何至于自己把人给背出来。

唉组队真是太麻烦了,不救人心里过不去,救了人耽误事,无解……

医生给两个人打了抗生素,众人又是一顿忙活,剩下的事情交给燕青她放心,找个宾馆舒舒服服泡了澡,狠狠的睡了一夜一天。

冰蓝神清气爽的来到医院看着床上病恹恹的阿宁问:“给他们打电话了吗?”

阿宁摇摇头,她也是刚醒过来没多久,还没有来得及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两个人刚说几句话,病房门已经被人打开,看着走进来的裘老板,冰蓝一点也不意外,哪用打电话,估计阿宁身上有追踪装置,他们想知道她的位置还是简单的。

作为一个老板裘先生是合格的,进来没有追问底下的情况,只问了一下两个人的身体,最终阿宁被他们接走了,冰蓝谢绝了对方的好意,她觉得自己还是回去看看她儿子比较好。

人家回去说些什么她就管不着了。

冰蓝从阿宁房里出来上了楼,看着还在睡觉的胖子和床上的吴天真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哑巴张正在一旁眯着,大兵翻看着一张报纸:“燕青呢?”冰蓝问。

大兵放下报纸回道:“出去买饭了,也快回来了。”

“他们两个什么情况?”

“那个胖子没啥大问题,就是伤口有些发炎。吴家这小子脑症荡,不过休息休息也能出院。”

“这次过来几辆车?”

“三辆,都能拉的走,放心吧!”

冰蓝默默给花儿爷加分,看看这安排,省她多少事,找男人绝对要找这样的。再看看睡觉的哑巴张,冰蓝是一脸的嫌弃。

只是她这嫌弃的表情还没收住,就被醒过来的哑巴张看了个正着。

冰蓝一时间有些错愕,还有些羞愤。

几个人吃饭的功夫,大胖醒了过来,冰蓝猜想他是被馋醒的,因为燕青买的这些个菜真是太好吃了。

傍晚吴天真也醒了过来,今天才醒,很大一部分原因估计是累狠了。

胖子问他去哪里,他决定回去找他三叔,最后冰蓝让大兵开着车把他和胖子送了过去。

哑巴张应该也会跟着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直到吴天真他们走也没上车的意思。

冰蓝好生疑惑,难道她的出现改变了他们三个的基情?电视可不是这么演的,书上的剧情更是已经偏离了路线。

“你怎么不跟着去?”冰蓝问他。

哑巴张颠了颠手里的剑,那意思就是他要销赃。这个死胖子倒是每次都不走空,厉害得他。

“那走吧,我想我儿子了。”

冰蓝直接领着哑巴张回了解家,到家已经是半夜,孩子是不能弄醒,几个人各自回了房间。

睡不着的冰蓝拿着她的战利品进了空间,她的系统忙着完善自己,这次出去真是一次忙也没帮她,冰蓝觉得这样也不错,省得给自己养成依赖别人的性子,自食其力很好。

只是这个破木鱼她看了半天也找不出其中的玄妙,冰蓝正在为契约还是不契约而烦恼,她是真的不想当个和尚。你说这玩意给她是不是有点浪费?让她给别人又很舍不得,果真她还是如此贪心。

最后冰蓝一狠心把手划了个口子,让血一点点滴在了木鱼上,只是过来半个小时这个玩意也没有什么反应,这不应该吧?难道她的判断有误?

冰蓝把手随意包了包,拿起木鱼仔细端详,白瞎她几百cc的血了,这个破玩意真是针大的反应都没有。

血液不行只能神识来凑,冰蓝用神识包裹住眼前的木鱼,一阵阵刺痛袭来,还好她的神识区域够强,这个东西竟然能影响人的神魂?冰蓝花费了六个小时才把这东西整妥当,看着面前漆黑漆黑的木鱼,怎么看怎么像邪修的东西,她竟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更让她确信了这是宇宙中某个文明的东西,这玩意类似于音波攻击,又有些不一样,它震动产生的声波能舒缓人的情绪也能攻击人的神魂,是个相当不错的装备,就是不知道弄出这个东西的人拿这个东西干嘛用的?

估计短时间内她是找不到答案了,毕竟她还没有探索宇宙的能力,人啊果然太渺小了。

这个小东西为什么对哑巴张影响那么大呢?冰蓝很是好奇,她想回头她还得试一试才成,拿着新鲜出炉的木鱼,冰蓝敲击了一下,这一下直接把系统给整出来了。

“主人你拿的是什么?”

冰蓝扬了扬鼓锤:“我新收的装备,难看是难看了点,不过敲击出来的声音挺好听的。”

系统刺啦刺啦两声:“你还是拿出去敲吧,这个东西影响我的稳定。”

冰蓝听得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这东西的声波影响系统的稳定,你刚刚敲了那么一下,我几天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冰蓝有些不敢相信:“有这么严重?”

系统智能化出来的萝莉严肃的点了点头。

“你能看出来这是什么材质吗?”

“那你把它放进商城看一看。”

冰蓝点开页面把木鱼放了上去,不大一会出现了一大串数据,看着面前的信息,冰蓝和系统对望一眼,这竟然是块星核,还是块特殊的星核。想到秦岭的那棵树,冰蓝整个人都颤抖了。

再想想青铜门,我艹,她不会卷入什么星际争霸中了吧?这玩意明显是被打碎掉到各个星球上的。

“收起来收起来,在这里用处不大,将来咱们去了别的地方或许有大用处。”

冰蓝拿着木鱼:“你就不好奇是哪个高人把一个星核雕刻成这样的?”

“主人那都是成千上万年的事情了,我觉得你不用好奇这些,等你到了更高级位面,或者就不这么吃惊了。”

冰蓝想想也是,这可是一个星球的核心区域,怪不得声音那么好听。

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冰蓝觉得这个声音好听。

知道这个东西的大概来历,冰蓝也就放了心,更加期待进入青铜门那一天。

兴奋过度的冰蓝穿着睡衣下了楼:“早啊,我爹呢?怎么没见到他?”

花儿爷把一封信放在了饭桌上。

冰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个老东西肯定走了,看完信以后,冰蓝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老家伙竟然自己一个人去找回山的路了,还说会给她留记号之类的,她就呵呵了。

真要是什么人类踏足不了的地方,留个记号有个鸟用,指不定能不能留的下来。她现在严重怀疑那周围是不是有什么阵法之类的。

“你也别着急,老爷子本事不小。”

花儿爷不说这话还好:“你就没拦着点?”

坐在一旁的哑巴张开了口:“他拦不住。”

好吧冰蓝觉得她太情绪化了,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个的谁管谁啊,自己把自己料理明白就成不错了。

看着摇篮里的儿子冰蓝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养的不错。”

花儿爷一脸的骄傲:“哑巴张刚刚谢过我。”

“我也要谢你,一会晚点走给你点好东西。”

哑巴张看了冰蓝一眼没说话,花儿爷倒是挺期待。

“那你把孩子放下快点吃饭,我也有事和你们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