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木鱼声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17字
  • 2022-06-09 20:11:33

走了有半个小时冰蓝来到了一个全是树根的地方,怎么说这个地方呢?就是树根太多了,看着密密麻麻的。

如果你眼光好,里面隐隐约约能看到墓道里才会有的那种石俑。

既然能看到这种东西,那说明什么?说明里面可能有棺材对吧?当然冰蓝就是这么想的。

于是乎这个虎丫头拿出匕首左一刀右一刀就开出一个口子,钻了进去。只是预想的棺椁没有,就连外面的枯骨都没看见一具。

转了一圈除去五个人俑,连个棺椁毛都没有看见,放棺椁的地方是在的,就是吧不知道让谁把棺材给弄走了。

真够可以的,盗墓就盗墓呗,棺椁都不放过,过分了。

毫无收获的冰蓝正想退出这个树洞,脚被树根绊了一下,身子朝前趴去,不知道按到了哪里,身下的石板裂出一个口子,冰蓝就从那个口子掉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的特别匪夷所思,自动把自己划到高手行列的冰蓝,从来没有想过这种狗血的事情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

正在研究开棺的哑巴张和王胖子,听着头顶轰隆一声,接着就看一个人掉了下来,要不是哑巴张反应快,等冰蓝反应过来自救,早就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

落在哑巴张怀里的冰蓝根本没回过神就被哑巴张放在了一边。

王胖子看见是冰蓝也有一瞬间的不可置信:“妹子,你咋掉下来的?”

冰蓝回他:“莫名其妙就下来了,这种概率不足万分之一。”

王胖子倒是没有纠结概率的问题,而是拿着手电晃了晃棺椁:“你来了正好,快给哥看看,这个玩意怎么开?”

冰蓝看了看棺材的大小,看了看她刚刚掉下来又恢复如初的石顶,你妈,合着她要找的棺材在这下面?

“有哑巴张在这,你找我开棺材,你脑子进水了吗?”

王胖子狠狠的瞪了哑巴张一眼:“指望他,他都站那里有十多分钟了,叫他也不理人。”

那一股子怨妇的口气听的冰蓝直乐呵。

冰蓝环顾一下四周,看着做工精美的石棺,你别说挺好看,怪不得被人给截了胡,要不是给自己准备这玩意晦气,她也想收走,就是送人也是好的,有面。

看着立在那不动的哑巴张,冰蓝上前搂着某人的脖子,蛊惑的说:“想我没?”

哑巴张看着冰蓝不说话,看的冰蓝老脸有些挂不住,赶紧转移话题:“想起来什么了?”

哑巴张点点头。

我去,她就是随便那么一问这也行?

想到收起来的六角铜铃,冰蓝趴哑巴张耳朵说:“这里和张家有关?我刚到了一个挂着青铜铃铛的地方。”

哑巴张的声音从冰蓝左耳传来:“找到了什么?”

冰蓝直起身,摘下背包拿出来一个木鱼。

王胖子看到后眼睛瞪的老大:“妹子,你这是要皈依佛门?吃饭的家伙都自给自足了?”

冰蓝转过身,拿后背对着他,你才要皈依佛门,这个不会说话的死胖子,忒讨人厌了,没看她和哑巴张亲密互动呢吗?有他啥事?

哑巴张拿过冰蓝手里的东西,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什么,还到冰蓝手里,被胖子一把抢了过去:“我看看,我看看,这东西竟然是金属的,说着还敲击了一下。”

那种空旷悠远的声音又一次充斥着整个空间,一圈一圈荡开,王胖子一个没站稳,踉跄两步差点摔倒。

冰蓝以为他是装的,回头正要和哑巴张笑话他,就看哑巴张捂着耳朵,一副难受的样子。

我艹,神器。

冰蓝上前,一把从胖子手里抢走木鱼,拿在自己手里,只是这声音还得响一会,她也没啥办法,可她毛事没有啊?这两个家伙不会合伙逗弄她的吧?

可又不像……

冰蓝把捂着耳朵的哑巴张抱在怀里,一边难受的胖子被她完全的忽视掉了。

某女还嘚瑟的想,看吧,大佬就是大佬,哑巴张都这样了她竟然啥事没有,好神奇有没有?

声音持续了一会,最后化为虚无。王胖子已经昏迷不醒,哑巴张也没好到哪里去。

这时候冰蓝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拍着哑巴张的脸:“张起灵,张起灵,醒醒,你这是咋了?”

回答她的只有压在她身上的重量,还有哑巴张那苍白的脸色。

你妈,就一个破铜烂铁至于吗?

体会不到那种痛苦感觉的冰蓝一点也不明白他们两个是怎么了?当然她也找不到第三个人来给她解答问题。

认命的把哑巴张抱到棺材旁,她想把王胖子弄过来,一起给两个人看看是怎么回事,可人是放下去了,腰上的手是几个意思?

冰蓝想掰开他的手,一下没掰开,加上手里拿着木鱼不是那么方便,好小子,这么难受还楼她搂的这么紧,有前途。

侧头看看躺在地上的胖子,心里默默说了句:对不起了您呐!

十多分钟过去,哑巴张的胳膊有了反应,冰蓝回过头:“怎么样?”

哑巴张晃晃脑袋,看着冰蓝手里的木鱼,久久没有说话。

冰蓝怼了他一下:“傻啦?到底咋回事?”

看到哑巴张看着她,努努嘴:“你看,那里还躺着一个,说说,你们听到了什么?”

哑巴张没有回答冰蓝的话,而是把木鱼又一次拿在手里,这次他伸出自己两根修长的手指给整个木鱼摸了一遍。

估计是什么也没摸到,把东西放回在了冰蓝手里:“拿好了。”

拿好,是得拿好了,这可是能放倒张家族长的大杀器,有用有大用。

“你什么也没有听到?”哑巴张问。

冰蓝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他,怎么可能?她又不是聋子:“听到了,还挺好听。”

哑巴张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头。

“怎么还学会皱眉了?你听到的是什么?”

“嗡嗡声,和青铜树产生了巨大共鸣的嗡嗡声。”

冰蓝张大嘴巴,这怎么可能?她完全没有听到好吧,她听到的好比大道梵音了好吧!

“你没开玩笑吧?”

这次哑巴张把头扭到了一边,估计心里唾弃她呢!

她这不就确定一下吗?至于不?

“把手松开,我把胖子弄过来看看。”

她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哑巴张还使劲的搂了搂:“抱会。”

我去,有点吓人。

冰蓝鼓足勇气拿手拽了拽某男的脸皮,脸都红了,真人,真让人受不了,她不适应这个转变。

“你恢复记忆了?”冰蓝不确定的问。

“一点。”哑巴张说。

“关于我的?”冰蓝问。

“没有。”

冰蓝一把把哑巴张推开:“死一边去,看着碍眼。”

脑袋撞到身后棺椁的哑巴张一脸的懵逼,他也没说什么吧?这个女人……

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句话是非常经典的。她一听恢复了好几次记忆,一次都没有关于她的,能不冒火才怪。

刚要起身的冰蓝又坐了回去:“等出去咱俩睡一觉,我觉得你就能想起我。”

冰蓝说的非常正经,她确实也这么想的,既然得有某种媒介才能记起一些东西,他们之间的媒介不是空间,那只能是床上那点事了。

哑巴张靠着棺椁:“睡过了,没想起来。”

冰蓝鄙视的看了哑巴张一眼:“抱着能想起啥?我说的睡和你说的不是一个意思你懂吗?”

背后悠悠的来了一句:“他没懂。”

“要死啊你,醒了不老实待着,怎么还偷听别人说话呢?”

王胖子揉着脑袋:“妹子,哥也不想,可你们眼里没胖哥,你们就让我躺这?”

冰蓝有些百口莫辩,用胳膊怼了一下哑巴张:“还不放开。”

“不放。”

王胖子瞪大眼睛看着冰蓝:“他是假的。”

冰蓝认同的点了点头,是假的,太肉麻。

“赶紧给我放开,你抱着我就舒服了?”

谁知道哑巴张说了一句:“舒服。”

这话给地下坐着的胖子刺激坏了,指着哑巴张问冰蓝:“他……他……他鬼上身了?”

冰蓝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在认真的想哑巴张字面上的意思。或许就是抱着她能好受点呢?就像她能抱着哑巴张吸收精神力一样?

“胖子要不你也过来抱抱我,或许你也会舒服一点。”

王胖子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现在啥事没有。”

“那你坐那里干嘛?”冰蓝不解。

王胖子看看哑巴张那眼神,对着冰蓝说:“累了,歇会。”

冰蓝哦了一声:“我遇见阿宁他们了,伙计都死了,估计就剩她一个人了,也走散了。”

“还看见吴家那个小子了,有点蠢,没眼看。”

“你遇到天真了?”

“遇到了。”冰蓝回。

“是有点蠢。”胖子说道。

“他身边有个小子,有点邪性,你们遇见以后注意点,别着了他的道。”

胖子没有说话,而是拿过背包开始吃东西。

“胖子你听到什么声音了?什么感觉?”

王胖子想了一下说:“嗡的一声就在脑子里炸开了,很疼,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

这听的声音还不一样?这是啥原理?

哑巴张捏了捏冰蓝,示意不让她说了。

冰蓝乖乖的闭了嘴,好吧!她就是好奇。

青铜铃铛至幻,青铜树抽象,木鱼让她说就是有魔性,难道是某种音攻?

这些东西到底哪里来的?是先有的青铜还是先有的张家?

而且这也不是青铜器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