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木鱼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06字
  • 2022-06-19 22:24:25

意外还是出现了,随着虫蛊越来越多,凉师爷一个没踩稳从树上掉了下去,前面的冰蓝想要施救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看了消失在自己面前的老头子,只能叹一句时也命也。

和冰蓝他们分开的吴邪顺着树往下爬,下了十几米看到了挂在树杈上的老痒,那小子还在挣扎着想上树。

眼见着背包带就要断了,吴邪吓的魂都快没了,焦急的说:“老痒,别动,别动,我这就下来了。”

还在和树杈较劲的老痒听见了吴邪的声音,有些诧异接着就是狂喜:“老……老吴,你下来找我的?”

吴邪懒得回答他这个幼稚的问题,爬到树杈上费尽心力把人给拽了上来,两个人做在树杈上一阵无言。

“你做了什么?冰蓝为什么要把你踹下树。”

老痒没有去看吴邪的眼睛,结结巴巴的说:“老吴……我……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下。”

吴邪是真的给累狠了,没有抓着老痒问个没完,他自己也清楚这个小子把他骗过来肯定有事瞒着他,他不说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找了一个通道钻了进去。

事情就是这么凑巧,从上面掉下来的凉师爷并没有死,而是被和他们一起下来的王老板给救了,怎么也是一起下来的人,能遇见熟人凉师爷很是开心。

就这样两队人磕磕碰碰再一次遇到了一起。

凉师爷是恨透了那个结巴,恨不得找机会弄死他。

下面的恩怨情仇冰蓝是不知道,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满是蔓藤的甬道。

“看样子这里还连通着一个墓室。”伙计边走边说。

冰蓝摸着干枯的树藤有些可惜,这要是活的,她啥会不知道?整个底下不就成了她的主场?可惜啊可惜,全都死翘翘了,找个绿色的枝条出来都没个可能。

左耳动了动,有人?

一枪过去只听一声子弹敲击石头的声音,没打到?这是藏石头后面了?冰蓝拽着干枯的蔓藤翻身上了石壁,只见石壁上是一些不规则的山石,下面还有人为休整的痕迹,这上面就有点原生态了。

背靠石壁,眼睛扫视四周,汪家人出现了?她这蝴蝶翅膀煽动的是不是有点脱离剧情?

下面的阿宁翻身上了石壁,蹲在冰蓝身边:“怎么回事?”

冰蓝抬了抬下巴:“有只老鼠跟了一路。”

阿宁皱眉她怎么不知道?

冰蓝不着急,掏出一个手榴弹就扔了出去。

眼见着藏不住,石头后面出来三个黑衣人,别说阿宁,冰蓝自己都有点意外,她知道有人,以为也就一个,好家伙一下出来三个。

砰砰砰三枪打出去,有一枪是打到了人,对方闪的也快,两枪干在了石头上。

阿宁反应也快,拔出腰间的枪,一连六发子弹射了出去,一枪没中。冰蓝撇撇嘴,真是财大气出,都不用瞄准的?背着子弹上山不累的?

双方放完冷枪,冰蓝一个鞭子甩了出去,两个人被她打到了底下的甬道里,阿宁跟着跳了下去。

冰蓝借力跳到对方的石堆里,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起来。一个黑影闪过,冰蓝就看着一个东西朝着自己的面门而来。

用鞭子抽已经来不及,冰蓝伸出左手就抓了上去,看着手里血了吧唧的黑飞子,冰蓝有些嫌弃的甩甩手,一个巴掌就抽了上去。

被抽了嘴巴子的汪家老鼠有些懵,盯着地下的蛇,又看了看冰蓝,口里吐出了黑血。

“哎哎哎,你至于吗?我就打了你一下你就自杀?”可惜不管冰蓝怎么扒拉,地下的男人一动不动。

用精神力探查一下四周,把人收进空间,准备带回去给花儿爷研究研究。

跳下甬道没有看见阿宁和伙计,冰蓝顺着血印往前走,跟他们进来的伙计死不瞑目的倒在那,身边躺着一个黑衣人。

上前把黑衣人扒拉过来,有些意外竟然是阿宁带领过来伙计里面的一个,怪不得死不瞑目,被同伴捅刀子能明目才是怪事,哎……

把两个人身上的装备往下一扒,收拾收拾全部装在自己的背包里,想了想念了一段往生咒把伙计拖到墙角。

顺着通道往前,冰蓝并没有和阿宁相遇,而是左拐右拐不知道自己走向了哪里。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青铜树枝,冰蓝一个翻身上了树,顺着树枝往上爬,看了看自己没带手套的手和手下的青铜树,还是屁的感觉没有,以防外一,清心咒念起来。

一阵恍惚过后,冰蓝这回是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一些别样的东西,望着离她有几十米的岩壁,有种感觉告诉她,她应该去那里。

爬到离岩壁洞口最近的树杈上,冰蓝本想用木系异能甩个藤条出去,找到着力点自己荡过去,可甩了半天,她的手里一根藤条没出来。

冰蓝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她的异能竟然用不出来?

细细的感受一番,这棵该死的青铜树居然在吸收她体内的能量,我勒了个去,好不容就要突破到五级的异能既然掉到了四级,她发现的再晚一些,马上就往三级去了。

冰蓝赶紧拿出手套套到手上,妈的,这竟然是一颗收集能量的载体。

诡异的向下看去,这下面有东西啊这是?

她是下去呢?还是下去呢?

一阵晃动打断冰蓝的胡思乱想,趁着振动冰蓝弹跳而起,抓住一根枯藤,由于用力过猛枯藤一下断裂开来。

我去……

抽出鞭子缠住一块石头固定住自己,好险好险,手脚并用的往上爬,爬了几十米才到石壁洞口,喘着粗气的冰蓝坐在地上拿出水就是一顿灌。

离开青铜树杈,感觉一下异能似乎又可以正常使用了,冰蓝把手伸进背包,把用不到的东西过度到空间,又过度出来一些必需品,这个鬼地方她还是做好万全准备的好,真是一个对她不咋友好的地方。

站起身看着裂谷里的青铜树,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似乎一座石山被从中间分开,里面长出来一棵树一样,这是先有的山还是先有的树,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背起装备顺着石道往里走,越走这心里越是毛毛的,鸡皮疙瘩已经出来了,看着石壁上趴着的密密麻麻的虫子,冰蓝好想掉头跑出去,这也太恶心她了……

抱着胳膊念着经,有惊无险的过了虫子的老巢,深深呼出一口气。辨别一下方向,看着被折断的枯藤,冰蓝顺着空隙钻了进去。

越往里走空隙越小,不用点特殊手段都钻不过去,想到这里,我去,那外面断掉的枯藤是谁弄断的?

拔出匕首一步步往前,扑棱一声,几只蝙蝠飞出,冰蓝摸了摸自己胸口,真他妈吓人。

拐过拐角前方有了人为修建的痕迹,只见从山体处突出一块巨石,石头上摆着一些东西,是什么她得上去看看才行。

没走出几步,铃铃铃的声音响起,冰蓝反应快两步退了回去,光顾着研究上面了,这才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一座木质小桥,连着20米宽的两个山体裂缝,底下是什么有些分不清,铃声是从桥底发出。

冰蓝用鞭子缠住木桩翻身下了桥底,只见桥底挂着几十个青铜铃铛,六角铜铃?张家?

张家张家又是该死的张家,碰见他们家的东西准没好事,这时候的冰蓝早就忘记自己也是名义上的张家人。

伸手摘了一个铃铛扔进空间,有时间她要好好的研究研究。

翻身回到上面,她是试验一下张家的幻术呢?还是另寻他法呢?

想了想还是抬脚走上了桥面,一声声的铃声入耳,冰蓝细细品味,直到到了桥对面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这就有点说不通了,张家的本事她可是一点没有学习过,这铃声竟然对她不起作用,怎么可能?

下次遇到哑巴张她要好好问一问。

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石台还有垂下的铁链,没啥说的,上就完了。

气喘吁吁爬上石台,看着上面的东西,冰蓝好想骂娘,这是些什么鬼?一副枯骨,一个青铜木鱼?

冰蓝捡起枯骨旁的铁棒在木鱼上敲了一下,她想看看这玩意发的是什么声音,真的,她就是好奇,顿时整个空旷的山体里回荡着当的一声,一圈又一圈荡漾开来。

听过手里里面的那种三分钟快速入睡的声音没?就跟那玩意没啥区别,区别可能就是这玩意发出的声音更加悠长,更加空灵,你别说还挺好听的。

不管咋说这是个老物件,她值得拥有,于是乎拿出背包装了进去。

看着一旁的枯骨,这是不是个和尚好像也不能从木鱼来判断对吧?要不来段往生咒?

把整个石台翻了个遍,除了这木鱼就没了别的什么东西,当然枯骨她就不动了。

石台连接着山体,冰蓝猫腰钻了进去,这个山可以用七窟窿八眼来形容了,各种杂七杂八的通道,转的她晕头转向,也不知道她就这么走能到哪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