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猴群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64字
  • 2022-06-04 19:13:49

修修补补费了冰蓝十多分钟的时间,看着吴天真还在往上递砖头,冰蓝实在忍无可忍:“已经够了。”

吴天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放下手里的青砖去观察墓室结构。

冰蓝一个翻身双脚落地,来到凉师爷身边,这老小子这回是真的晕了过去,体温有点高,毕竟年岁在那里了。

她要是把这老小子从秦岭带出去,是不是又给汪家带出去一个麻烦?一看这个老小子就有几把刷子。

冰蓝扯下背包,拿出来一片退烧药,捏成粉末掐着老头子的腮帮子给扔了进去,又灌了几口水,点了几下凉师爷的穴道,这老头子悠悠的醒了过来。

冰蓝把水塞进他的手里:“自己喝,刚给你吃了退烧药。”

说着站起身来到吴天真身边,拿出一板消炎药:“去碾碎给那老头涂到伤口上,你们也处理一下。”

吴天真这才想起来他浑身上下都是疼的。

要是胖子来到这里肯定想着摸冥器,想到这里冰蓝冲着打开的棺椁走了过去。

里面的死尸已经霉变,看着很是丑陋。没啥值钱的玩意,冰蓝打消了摸尸体的念头。

围着墓室转了一圈,这里明显被人摸过了。

三个人互相上完药,老痒拿着皮带来到棺椁旁,把那死尸拉了起来,手伸进棺椁一阵捣鼓,一阵磨擦声响起,得芝麻开门了。

望了一眼黝黑的洞口,这深度不浅啊!

冰蓝看了老痒一眼没有说话,吴邪也偷偷的看了老痒一眼,然后低下头,这小子心里又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就不知道了。

“吃些东西。”看着吴天真递给她的食物冰蓝摇了摇头,让她在这臭味熏天的地方吃美食,对不起做不到。

吴邪收回手,说实话他也吃不下去,可一想老痒说的话还是忍着恶心往嘴里塞东西吃,没有能量补充谁知道下面还会遇到什么。

看着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冰蓝,吴邪心里有点复杂,一个墓室四个人,他竟然谁也不相信,他的发小他最熟悉的人竟然成了他最不信任的人。

凉师爷和冰蓝原本就是过来倒斗的,他不熟悉没有太多的感触,身边这个人,吴天真叹了一口气。

吃完东西的老痒结结巴巴的对吴邪说:“下边没有机关,我打头下去。”

吴天真点了点头,冰蓝能看出来老痒不想带凉师爷和她下去,只是没有理由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就在刚刚冰蓝救了他们。

凉师爷来到冰蓝身边,也不说话,往她身边一站,一副你去哪里我去哪里的意思。

她这是人格魅力大发,别的人没有吸引来先吸引来一个糟老头子?

几个人陆续下了坑洞,冰蓝习惯性垫后,她不是哑巴张不喜欢打头阵。

随着一股热浪袭来,洞里的气味好闻了一些。

台阶很长,他们四个人最后站在一个平台上,冰蓝往下看了看,这就是那棵青铜树了?

往生咒,清心咒念起来。

第一眼冰蓝就知道这不是近几千年的东西,具体什么作用她要研究一下。

眼前这棵青铜巨树的确挺少见,看着上面的纹路,冰蓝鬼使神差的把手按了上去,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袭上她的心头,被老痒一嗓子嚷回了神。

冰蓝像看死人一样扫了他一眼,收回手站在一边。

吴天真被冰蓝的眼神吓得不敢说话,拉了拉老痒的衣服让他客气点。

吴天真见气氛有些微妙,赶紧往一边转移话题,问凉师爷了解不了解这个东西?

凉师爷的回答这是一个祭祀用的东西。

冰蓝知道这不是,这东西起码有几万年以上的时间立在这里,也许还更久远,而且她不认为这是青铜器,更像是另外的一种金属制品。

三个人在那里说些有点没的,冰蓝的思绪早以飘远。

而和冰蓝分开的众人已经死了三个,两个是被温泉喷死的,一个是被鱼怪吃进了肚子里,众人拖着疲惫的身体正在休息。

“王先生冰蓝小姐会来找我们吗?”

王胖子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不会,咱们自己找路走,只要都在这里早晚能遇到。”

阿宁看着浑身是伤的自己和众人,一股子沮丧,自从和冰蓝分开,他们的伤亡太大了,几乎每个人伤的都不轻,她现在明白为什么老板让她服从命令了。

看着这些伤患她一点信心也没有能带着他们走出去。

其实他们现在和冰蓝离的也不远,只要找准方向一路向前就能在树上和冰蓝他们相遇。

只是幸运并没有眷顾他们,随着一声惨叫,四周密密麻麻爬出来很多虫子,众人捡起装备四下乱窜,胖子胡乱找了一个洞口钻了进去,一路狂奔还是被咬了很多伤口。

拼着一口气逃到一个墓室里,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昏迷前看到了一个背着刀的人,他想要是小哥就好了。

哑巴张蹲在胖子身边,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撩了撩他的眼皮,划开手掌把血喂进了王胖子嘴里。

看着老痒拿出来的手套,看样子皮肤是不能直接接触这棵树的。

老痒打头,吴邪跟着,凉师爷居中冰蓝垫后,四个人踩着树岔子往上爬。没爬上去二十米三个人就开始气喘吁吁,看的冰蓝很想把他们一个个的踢下去。

“这才爬几步,继续。”

吴邪听着冰蓝那冷掉冰碴子的话,解释道:“六当家我们这一路就没好好休息过,又是游泳,又是走路,这个时候实在是爬不动了。”

冰蓝冷笑,一会你们就会爬得动了。

扔下众人,冰蓝一马当先的往上爬去。还么有爬几步,感觉到底下的变化:“赶紧上来不想活了吗?”

冰蓝这话说完,老痒第一个行动起来,那速度比刚才快了不止一倍,这回不用冰蓝催促谁了,三个人感觉到振动,不要命的往上爬。

这种时候只能她来垫后,伸手把凉师爷提溜上去:“往上爬。”

凉师爷感激的看了一眼冰蓝,跟着吴天真他们往上而去。冰蓝抽出腰间的鞭子她真挺好奇爬上来的是什么东西。

看着带着面具的怪物冰蓝想起来一点事情,这他妈的是那些成了精的泼猴。

鞭子飞起一下一个,她身边两米的地方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这些猴子精明的很,打不过她也不恋战,眼见着有几只向石壁爬去,准备从那里去追树上的人。

冰蓝也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实在是活动范围有限,鞭子挥舞不开,一不小心还有可能缠住树杈,能拦下大部分他们谢天谢地去吧,所以跑几只就跑几只,也不是非追不可。

她这里打的艰难,上面只听一声枪响,震得整棵青铜树嗡嗡直响,这种声响对别人有什么影响她不知道,冰蓝只觉得一阵恍惚,仿佛看到了点什么,又没有看清楚。

这时从上面掉下来一只血肉横飞的猴子,半清醒半懵逼的她只好闪到一旁,艹,这他妈的被砸中也太冤枉了一些。

猴子还会带面具真是邪了门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整的这一出,真是有些变态。

看着有些退缩的猴群冰蓝往上爬了几米,下面的猴子一直坠在她的身后,没有攻击可也没有要撤的意思。

上面时不时掉下来那么一两只,她简直怀疑了有上去这么多吗?

看着上面几只拦路虎,冰蓝一鞭子过去拽下来一只,鞭子够不到或者不方便的地方,他们只能自力更生了。

吴天真是个聪明的,看她的鞭子施展不开,拿着老猎枪和她打配合,等几个人一汇合,冰蓝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你们怎么才爬这么点距离?”

凉师爷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看冰蓝那鄙视的眼神三个人有些不自在。

“冰蓝现在怎么办?”吴邪问道。

怎么办?她咋知道,她都以为这些人快爬到顶部了,这玩意到底有多高?安分半天的猴群不知道受到什么刺激,猛地冲向他们。

“凉师爷你往上爬。”

在冰蓝看来这老小子是个定时炸弹,不安全因素,因为受了伤岁数也大得照顾一些。剩下的两个小子还有战斗力留下给她帮忙得好。

凉师爷有气无力的扶着树枝,抓住吴邪说:“它们怕火,信号弹……”

冰蓝没明白他的意思,有能领会他意思的人,老痒掏出信号枪问吴天真:“这怎么打?”

吴邪一把把信号枪抢了过去,对着对面的岩壁就开了一枪。

冰蓝现在非常暴躁,已经不是想把他们踹下去那么简单了。

该死的,这个吴天真哪里天真了?这是没有逼急他。看看那不要命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真是日了狗了。

“闭眼睛。”吼完这一嗓子她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反正她有背包,把背包往前一拿,整个面部贴了上去。

冰蓝估算着时间这个亮度持续了有几分钟才逐渐的黑了下去。待她抬起头,底下的猴子一只也没了,是烧死还是跑了,无从得知。

冰蓝从新把背包背在背后,忽略掉吴邪和老痒的互怂,来到凉师爷身边,这老小子竟然晕了过去。

这是把人掐醒呢?还是让他休息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