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搭伙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66字
  • 2022-06-19 22:24:49

“要吃点吗?”吴邪拿着食物问冰蓝。

冰蓝摇摇头,太寒酸她才不要吃。

吴邪以为人家姑娘吃过了或者不饿,根本没想过人家是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吃完早点休息,我守夜。”

吴邪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没说出口,他自己知道,他和老痒太需要休息了。

冰蓝也不在乎给几个人免费不免费当回保镖,她做事全靠心情。

吴邪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想着心事,漆黑的山体里,只听得到火堆的噼啪声,还有三个人咀嚼食物的声音。

冰蓝看的出他们三个是真的累了,一个人坐在火堆旁想着胖子他们有没有伤亡,哑巴张现在在哪里?

睡醒的三个人看着冰蓝都有些不好意思,三个大老爷们让一个女人给他们守夜怎么想怎么觉得丢了男人的脸面。

闲聊的时候凉师爷说了一下几个广东佬的身份,听着凉师爷那叙述,不去说书屈才了。

看着三个人收集树枝要做火把,冰蓝嘴角抽了抽,从包里拿出两把手电:“吴邪。”

吴天真看着冰蓝手里摇晃的两把强光手电,几个健步来到冰蓝面前:“谢谢。”

哈哈,还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老痒很鸡贼,一把从吴邪手里拿过去一个,晚了一步的凉师爷眼巴巴的瞧着冰蓝。

“没了。”没眼力见的,没看她自己都没有吗?

凉师爷的背包被吴天真背在了自己背上,真看不出来……

啥都没有的凉师爷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看的冰蓝挺乐呵。

“你们要这样下去?”

吴邪不解的看着冰蓝。

冰蓝又从背包里面拿出一捆绳子,看着迅速瘪下去的背包,在外人看来她这里的东西一下子去了一半还多。

老痒是最积极的,拿过绳子先拴在了自己的腰上。

“我~我~我先下去给你们趟趟路。”

冰蓝很想说一句,你快闭嘴吧!

吴邪叮嘱他小心一些,第二个是吴邪,凉师爷第三个,她垫后。

冰蓝看了看石头上的绳子,熟悉吗?让她垫后?她要是拿出匕首把这绳子一割,呵呵……

随着她最后一个脚踏实地,一拽一抻绳子稀稀落落的落了下来。

“三个人看了看,姑娘大才。”凉师爷说道。

切,不收不行啊,她以后不能往出拿东西了。

闻着周围发霉的味道,冰蓝摸摸索索拿出一个口罩,几个大老爷们不好意思和冰蓝讨要,只好拿着手电往前走。

冰蓝迈了几步想起什么,站在原地没有动。

就看吴邪他们几个离她越来越远,一会自己又走了回来。

“你怎么在我们前面?”

冰蓝无语的指了指刚刚被他们压垮的棺材,几个人懵逼了。

“我们中招了。”

冰蓝耸耸肩那还用说。

三个人在那里嘀嘀咕咕,冰蓝没有认真听,而是打量起了这个地方,你别说真有点阵法的意思,她是带着他们走出去呢?还是走出去呢?

她就愣会神的功夫,三个人已经拿着手电进行了第二次尝试。

冰蓝站在原地无语望苍天,这是把她这个大活人给忘记了?三个人说走就走,没有人问问她的意思?这是一群智障吗?

百无聊赖的冰蓝这看看那敲敲,没过十分钟三个人又回到了冰蓝面前,颇有点不好意思。

也不能怪别人,实在是冰蓝收敛起气息的时候很少有人能记起还有这么一号人。

“那个……对不起,我们…”

冰蓝摆摆手:“你们高兴就好。”

“姑娘,你是不是看出点门道来了?”

冰蓝刚要说话,老痒就被一个东西扑倒再地,手电滚落到了地上,吴邪迅速回身,凉师爷啊了一声:“有鬼。”

吴邪抽出他们捡到的老猎枪就要射击,冰蓝压住他的手:“再看看别误伤了?”

因为凉师爷大叫着跑了出去,老痒也追着什么东西离他们有20几米的距离。

只有他和冰蓝站在了原地,一阵凉风吹过,吴天真后背起了一层白毛汗:“这里有脏东西。”

冰蓝抽出腰间的鞭子,一抽一卷一只大老鼠就被她抓在了手里。

“这么大的老鼠?”

“你也不看看他吃什么长大的。”

当然除去这一点,冰蓝还想到点别的,这里不会也有天石吧?这些个头有猫大小的东西是被辐射的?

一阵乒乒哐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两个人又跑了回来。

凉师爷弯着腰喘着粗气,可冰蓝明明能察觉到这老头子气息平稳的很,有点意思。

老痒手里同样抓着一个大家伙。

凉师爷喘后了气就开始摆弄棺材里面掉出来的枯骨,冰蓝的注意力多留意了几分在他身上,另一部分在老痒身上,吴邪被她直接给忽略了,实在是这个孩子有点傻,但是没有什么坏心思,那两个可就不一定了。

看凉师爷在那里摆弄骨头,吴邪也走了过去,冰蓝看着老痒,就看他拿着老鼠一副深思的样子,不知道此人想到了什么?

凉师爷把骨头拼好给两个人普及一些他知道的东西,冰蓝听了一耳朵,对于这些拼凑出来的故事,她的一贯宗旨就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出。

几个人商量过后,准备沿着棺材踏过去,她其实有更好的办法,只是不想暴露那么多,也就随了大溜。

这里的棺椁时间久远,木头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不碰还好,一碰那简直了,垫后的冰蓝看着散落一地的骨头架子,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往生咒,死者为大,她是一根骨头没有踩,不是不敢只是觉得不太好。

前方的老痒不知道犯了什么抽,一个信号弹打向洞顶,暗骂一句蠢货,冰蓝足尖点地,几个跳跃向一个方向奔了出去,吴邪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冰蓝已经弹跳出去几米远。

“跟上。”

三个人有些懵,这是啥情况,看着从上而下的照明弹,吴邪高喊一声:“跑。”

说完说着冰蓝的方向追了上去,遇到棺材手脚并用的往上爬,大有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架势。

三个人没跑出去几步,后面就可以闻到了烧焦味。

我艹,着火了。

凉师爷一边跑一边嚷嚷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胆子小,冰蓝停下脚步观察着凉师爷,就见那老小子步伐稳定身法矫健,呵呵……都是戏精。

老痒的身法明显比吴天真迅速很多,也不像个菜鸟。

看大家跟得上,冰蓝几下子跳出火圈,到了一个真空地带。

她进来不大一会,跟着她的吴天真也滚了进来,看他衣服上火星不多,冰蓝也就没有多管闲事。

接着老痒和凉师爷也冲了进来。老痒身上的火星不多,滚几圈也就熄灭了,凉师爷倒是有点惨,拿火烧的有点猛烈。

这老小子一直扮猪吃老虎,冰蓝也歇了救他的心思,吴天真还是处世不深,拿着衣服就扑了过去,老痒也慌慌张张的帮着扑火。

冰蓝四处打量一下,该往哪个方向退以后,一转头,凉师爷的火已经被两个人扑灭。

听着由远及近的吱吱声,冰蓝抽出腰间的鞭子,把吴邪卷到自己身后,老痒和凉师爷那都是人精,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看着从火墙窜出来的红眼大耗子,几个人背靠着背,老痒不等他们冲过来,一梭子打了过去,吴邪手里没了抢只能拿着手电左右挥舞。

凉师爷烧伤有点严重,这下不用装犊子了,被冰蓝一脚踹了出去:“往前跑。”

凉师爷回头看了一眼奋力杀鼠的三个人,拖着受伤的身体往前走去。

看着不要命冲出来的老鼠,可见外面已经是一片火海,这样下去这玩意只会越来越多。

“吴邪带着你同伴去找洞口,凉师爷一个不行。”

吴天真愣了一下,一把抢过老痒手里的老猎枪,塞给他一把手电:“去找你挖的洞口。”

吴天真的想法很简单,洞口是老痒挖的,他去找肯定比自己强,他留下来能帮忙。

老痒拿着手电向着凉师爷的方向追了出去。

没了两个碍眼的人,冰蓝看着甩着手的吴天真,这老猎枪打过一枪过后会震得虎口发麻,就这速度能干个啥?

冰蓝扯了吴天真一把,把猎枪拽了过来,别在登山包侧面,给了他一把轻巧的手枪,想了想又给了他一把匕首,毕竟子弹的数量是有限的。

两个人一边杀鼠,一边往后退,凉师爷已经被老痒顺了下去,他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自己也爬了下去。

冰蓝抢过吴天真手里的手枪:“你也下去。”

手枪这东西还是自己留着好,万一落在那两个人手里,平白无故增加风险。

吴天真拿着冰蓝给的匕首,顺着两个人下的洞,两手撑着身体也把自己顺了下去。

剩她一个人冰蓝浑身的气势不用隐藏,红眼老鼠愣了一下,一个个安静下来。

冰蓝往后退了几步,拿下背后的背包,进了洞口,这还没下去一人高,脚底已经踩到了东西,把背包拿下来,正要跳下去,吴天真举上来两块砖头。

冰蓝有些懵逼这是要干嘛?

吴天真努努嘴眨眨眼睛,意思让她拿砖头堵住洞口。

好吧!冰蓝把登山包重新背在自己身后,接过青砖开始补洞。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