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秦岭七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2653字
  • 2022-06-19 22:25:03

“妹子你没事吧?”

冰蓝摆摆手,不想说话,她能没事吗?

环顾一周这里有一小块浅滩,还有一些凹凸不平的石头供众人休整。

两条青黑色铁链从一堆石头下穿出,看着这工程就知道用人少不了,这之前应该是一条路,只是被大石头堵住了。

她想:现在大家需要一堆火,不然这样的环境下很容易造成低温症。

阿宁上下扫了几眼冰蓝,虽然很隐晦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小姐,咱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冰蓝点点头,揉了几下肋骨:“我没问题,派人探查过了吗?”

阿宁点点头:“情况不太好,过了这个弯路,前面的水域是热的,底下应该有温泉口。”

“那成,咱们先到那个转角处观察一会。”

阿宁没有说话而是组织大家整理装备继续下水往前走。

胖子感慨:“妹子,这水路不好走。”

冰蓝反问:“为什么不支持我?”

胖子缩缩脖子,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看的冰蓝辣眼睛,装,使劲的给她装,这老小子还装起柔弱来了?

谁信?

众人刚踏足两个区域交汇处,只见前方几十米处,一水柱冲出水面小十米后,稀里哗啦的落进河里,随着湍流的河水急剧而下,隔了这么远溅了前方几个人一身。

“我草,这水这么烫,肯定红了。”

冰蓝就看胖子撸开的胳膊一片通红,可想而知这要在水眼附近那下场还了得?

一帮外国佬懵逼了,七嘴八舌的问阿宁怎么过去?

阿宁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自然奇观,一点建设性的意见没给出来,转头看着冰蓝,希望能从这个神秘的当家人身上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水柱冲出水面那一刻冰蓝已经把手伸进水里,随着她慢慢的探查,发现这片区域竟然有十七个间接性的喷发泉眼。

如果没有这条湍流而下的地下河,这里根本就不是人能踏足的地方。

就这没爆发的水温也得有三十五度往上,在这种温度的水里作业极易让人感觉到疲乏,更别说时不时的给你喷一股子出来?

冰蓝组织一下语言说道:前方有很17个间接性喷发泉眼,如果大家抓着铁链过河那么将会遇到八个,如果大家选择逆流而上会有九个,然后那里没有铁链人很难站稳,这个不用我解释了吧?这温度相信我,它喷发的时候绝对能让人秒熟,咱们观察一会再说不着急。”

他们不着急有东西着急,只见从他们身后极为快速的游过来一条大家伙,这东西冰蓝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她就奇了怪了,这里到底有几条这玩意?不会都让他们碰到了吧?

不走似乎不成,冰蓝嘱咐大家:“顺着铁链走,感觉水温不对就潜到水下,残疾烫伤都不怕,有命在就好。”

众人是什么表情她来不及琢磨,因为那家伙像没有看到别人一样,直直冲着她游了过来,谁让她站在退伍最后面呢?

看着鱼怪冲着他们的方向而来,一群大老爷们犹如惊弓之鸟四散而去,独留冰蓝一个人漂浮在水中央。

这东西还记仇?怎么不去追别人呢?她身上有血腥味吗?

可是这里的味道太混杂,她自己闻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把这东西往冷水区里面带。

原本过去就难,再来个捣乱的,这些人得折一半在这里,想想后面的路,冰蓝果断后退。

这家伙没有像以往的那两家伙拿脑袋撞击冰蓝,而是张开血盆大口,冰蓝目测一下,这家伙得有一米宽,三米长。

收起鞭子,拿出两把匕首,一手握住一个,找到一个借力点冲出水面跳到了鱼的背上,两刀没有扎进去,给自己震的掉了下去。

我去你妈,这是什么变态?

冰蓝是什么力气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这东西竟然能抵挡住她的攻击?这下麻烦可大了。

周旋一气,试过各种办法只在人家身上留下几个印子,真是给人家挠痒痒都算不上。

这个打法鱼没怎么样,她一定给累死了,早知道她拿什么鞭子出来,宝剑不香吗?

琢磨来琢磨去,还得炸它丫的,不是想咬她吗?让你有命吃没命消化。

扯下背后的背包,小手伸进去掏出来一个黑不溜秋的小方块,这个可是好东西。

想想这里炸不安全,冰蓝还洋洋得意的往那条河道退了退,一人一兽你追我跑游到了那个冰冷刺骨的石洞里。

机会来的总是那么措不及防,没等她找好撤退的路线,那血盆大口已经到了她的面门,想也没想顺手就把东西扔了进去,等她想按遥控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迅速下沉到水里,鱼怪扑了个空哪里能放弃,游出去一段掉头返了回来,冰蓝脑袋刚出水面,看着向她冲击过来的死东西,一阵磨牙。

我按,没反应。

再按,没反应?

我按按按,还是没反应。

冰蓝有些摸不着头脑,高科技这么不给力的?还是这鱼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东西进了胃里也不能没个反应给她吧?

冰蓝往鱼跟前游了游,再按,不行。绕到鱼的身后不行,鱼肚子下面还是不行。

好吧,今天不是它的死期,弄不死怎么办呢?

跑呗!留给后人斗去好了,让她一窝给端了不像话,当然她是不会承认自己此时力不从心的。

这前前后后争斗有二十多分钟,是死是活总得有到岸边的人了对吧?

这么一想冰蓝掉头就往那个温泉区域游动,大鱼后面追她,她前面游的那叫一个如鱼得水。

感觉着身后的动静,冰蓝一回头,那鱼竟然不过来了?不过来他们刚才何至于此?早知道它不涉足这里,他们好好的待着好了,现在算咋回事?众人是死是活不知道,她是如愿以偿的落单了。

不追她,冰蓝也乐得自在,往前游了游,只见那翻滚的河面和时不时冲出水面的水柱,冰蓝心理给那群孩子默哀,不会这么凑巧吧?

显而易见现在不是一个过去的好时机,这个时候过去等于自杀,她还是静等时机好了。

河面又一次开始沸腾起来,冰蓝抽出鞭子,甩向石顶,勾住一块石头把自己倒挂在了上面。

一股子冲脑的硫磺味熏的冰蓝头脑沉沉,随着雾气蒸腾,附近已经看不出去,没办法她只好用了龟息之法,不然那味道真真是……上头更要命。

这样的喷发持续了有二十多分钟,加上河水需要冷却,前前后后一个小时过去了。

这种办法能用的人不多,前有狼后有虎,天然的防盗系统,发现这里的人是个鬼才。

冰蓝翻到水里沿着铁链快速向对面游了过去,越游越心惊,妈妈咪呀这得多大的工程?就把这些铁链弄到这里来就得废老鼻子劲了。

服了……如果不是有铁链固定着身体,一般人根本游不到对面来,半路就得给冲到悬崖边上去。

上了浅滩的冰蓝看着周围的环境蒙了,这里一点来人的痕迹都没有,这是全挂了?全给冲悬崖下面去了?

如果有人过河就算不等她,也得有脚印或者线索留给她吧?这算啥?她想出去还得往上爬一爬,看着山体两边的溶洞,还有往上延伸的大铁链,心理总算得到点安慰,毕竟路是现成的,有人已经给她探查过了,她只要沿着铁链走就成。

冰蓝感觉一下还有一条蛇跟着她,四下无人暗搓搓把身上的湿衣服弄干,这下子清爽多了。

也不知道前方还有没有水,不然她可以把衣服换回来的。

搓搓手,冰蓝顺着垂下的铁链爬了上去,上到一个两米多宽的溶洞里。

这里大大小小的洞口很多,她所在的位置不是最大的那几个,也不小,既然铁链通向这里,那她只能走走看。

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握着手电,照着溶洞两边的甬道,她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记号留给她,不管是谁留下的都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