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秦岭六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02字
  • 2022-05-28 23:34:47

冰蓝是不情愿下去的,心里还想着刚刚那个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石洞。

触摸着甬道两边青灰色的山石,非常潮湿滑腻腻的,这里人工开凿的痕迹已经很少,越往里面走越像是一个地质运动形成的山体空洞。

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灌入冰蓝鼻腔,有时候味觉好也不是啥好事,地下都应该是土腥味吧?这里好奇怪。

石阶上也是滑的厉害,走几步就可能打个滑,这要不慢点很有可能咕噜下去。

在这幽黑深邃的山体里,手电光的亮度终究是有限的,虽说他们人手一把强光手电,可这里还是黝黑黝黑的,让人从心理来说就有一种难言的压抑感。

这种笔直向下的石阶走起来十分吃力,还好凿的比较粗糙,增大了脚底与石阶之间的摩擦力。

这样的石阶走了有二十多分钟,路渐渐的好走起来,远处能听到湍急的水声。

“他妈的,前面怎么这么大的流水声?”

没有人解答胖子的牢骚,也没有人接他的话。

出口很快出现在了一个拐角处,这里有着对流的强风,吹的冰蓝打了一个大大的冷战。

看着几十米开外的河滩和那湍急的河水,那是一种什么心情呢?

嗯,有点想吃烤鱼。

众人被刚刚的怪鱼弄的那是胆战心惊,看见水下意识的靠拢在一起,阿宁打着手电试探着河水的深浅。

在冰蓝看来这里的水不是很深,到了阿宁腰部,可这只局限于岸边,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哑巴张相遇,精神力是一点不敢乱用。

奇怪的就是最外围的那个石洞里面的水是怎么进去的?从顶部的窟窿进去的?还是有他们没有探查明白的地方?

那里面的水太深了,又黑又暗,再想回去探查一次就目前而言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从墓顶下到墓室,墓室里面全是积水,他们游进一个门,通过一个很长的石道,半路遇到袭击进了另一个墓室,然后爬上台阶,通过石道走进了那个简陋的石室,之后又往下走,脑海里面出一副平面图,这么说,当时他们在水里是再往上走?因为在水里泡着众人没有发现?

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最后进去的那个石洞一点被水浸泡过的痕迹都没有,也就是说这条河跟他们下的第一个石洞是相通的?

现在没有谁给她解答这个不是很重要的问题,不论通不通,他们此刻面对的是怎么游过去?

这条河道不是夸张又急又宽,有几十米,从一条山体裂缝流出汇入另一条幽深的水道通向了远处的山体裂缝,冰蓝环顾一周还是一条路,周围竟然没有岔口?

这样的山体空洞太难得了,一般她知道的地下溶洞,地下空间那道路可是九转十八弯的。

这里不是,这里单纯的就是一个地下大空间,上下高度几十米,十米以下的岩石都有被冲刷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这里到了雨季河水流的会更加凶猛。

让她更加怀疑她们的到来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小姐您有什么想法?”

冰蓝认真的看着阿宁:“我建议咱们从最开始的那个洞口出去,还是从底下的山道往里走找别的入口。”

她的话太伙都听着呢,瞬间山洞里面吵吵起来。

这里有没有危险大家不知道,回去的那条甬道一定有大家伙等着他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一个人赞同她的决定。

众人不听话她有什么办法?这种事情无非少数服从多数。

“话我要说明白,我们现在退出去,有可能什么也遇不到就能回到上面。不退出去前方的路不知道有多深多长,我一个人顾不过来你们这么多人,这次没带潜水设备,到时候你们想过后果吗?”

胖子看着冰蓝,他觉得妹子说的也有道理,冥器是好也得有命拿出去才成,就看这个流水量他们不一定有体力游出去,如果来条大家伙?就刚刚那条他们几个人愣是一条没干死。

摇摆不定的胖子看着阿宁,她是老板,他想听听这个娘们怎么说。

“您的顾虑我清楚,既然是从上面的石室找到了这里,我认为这条路是正确的。”

冰蓝耸耸肩,年轻啊姑娘,有路是没错,是不是机关陷阱谁说的清楚?这是从内心里接受接下来有死亡了这是?

就在之前她还觉得这个姑娘没坏得彻底,看样子也不然,不是太坏的人,绝对也算不上一个好人。

当然她也佩服这群人的勇气,就刚刚那条食人鱼吃人绝对和吃嘎嘣豆一样简单,就这都没打消他们淘宝的绝心,勇气可嘉。

“既然你们都想赌一把,那我是开路还是垫后?”

众人互相看了看,毕竟相处好几天,看着这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去死众人还是没勇气说出来。

这结果倒是让冰蓝心理舒服很多:“既然这样,我开路,你们在我周围别离开我太远的位置。”

一群大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他们可是见识了这女人的凶残,和“宁”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有这样的高手给他们趟路,他们还是蛮有安全感的。

冰蓝现在早就忘记了这是那个陵墓的地下水道入口。

背好自己的装备,把鞭子握在右手,匕首握在左手,随意看了一眼大胖,向着河里走去。

入脚那冰冷刺骨的水瞬间让人的大脑清醒了几个度不止,随着她的深入,身后的人也都下了水。

水是越来越深,最后脚根本不可能够到底,她是无所谓,就是不知道身后的人体力怎么样?

游出去有百十米,现在的冰蓝看着两边的山体,呈现出收缩的趋势,宽度在逐渐缩小,他们正往山体裂缝中游动。

这里光线变得暗淡,即使有手电光不断的扫来扫去,也看不出去太远,除去湍流的水声,冰蓝听到了风刮铁链的声音。

这种声响越往里面游动声音越大,听起来越发清晰,不止她听到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把手电光扫向洞顶,可惜什么也没有。

不在这里就是在前面的某个地方了。

众人那是卯足了劲的往前游,他们泡在这冰冷的水里有二十多分钟了,如果还有很远那无疑也是危险的。

前面的冰蓝听见两声枪响,回头只看见众人慌乱的表情,还有空气中似有似无的血腥味。

她心里暗想:完啦完啦,芭比Q啦!

心理过着小电影,动作一点不敢马虎,迅速游到队伍最后面,给大家比划了一个先撤的手势。

冰蓝游过众人的时候,先看到了胖子和阿宁,这两个人她最熟悉。然后看到了几个经常和她搭讪的人,少了一个特别幽默的小伙子,冰蓝很喜欢那个家伙,眼睛带电,人很幽默,不像是个佣兵,更像一个相声演员,实在是那个小子面部表情太招人乐。

我去,竟然把她的开心果拖走了?怎么能忍?

冰蓝仔细的感受着水里的动静,向着来时的路追了过去。

很快她就看见一条背鳍漏出一点的食人鱼正往另一个山体裂缝游去。

这速度,啥人能追的上?

当然她不是人。

只见那个小伙子偶尔还能漏出水面一点又沉了下去,还没被吃进肚子太万幸了。

冰蓝甩出手里的鞭子,缠住了那个小伙子的身体,借着惯性追上了那条家伙。

这条明显个头小了很多,有一米三左右,不是他们遇到的那两条,她琢磨这是一窝的?有老有少?

抬起左臂找好角度使劲的把匕首捅进了那鱼的眼睛里。

这准头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鱼松开了外国佬的臭脚,摇摆着身躯,朝着冰蓝凶狠的冲击过去。

经鉴定还是条记仇的东西。

她的眼睛斜楞着水里,那个倒霉孩子竟然没有浮出水面?

冰蓝有些担心,又腾不开手,只好一扽一甩,用出吃奶的力气把他朝着远处的手电光甩去,能不能得救只能看命啦!

她就救个人的功夫一耽搁,侧身被撞了个十成十,感受着肋巴扇的刺痛,这家伙不咬她?改套路了?

被这大脑壳顶着往前游这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该死的憋屈。

伸了两次手想够鱼眼睛里的匕首,两次都失败了,着实是她一抬胳膊肋骨疼。

这会她想:她能不能在过度出来一把匕首呢?有人盯着她吗?

哎,想起哑巴张的话,冰蓝最后还是歇了心思,这样也能弄死它,费些力气罢了。

水上不行她可以潜到水下面搞它,这样别人就看不到她用的是什么手段了吧?

实干派的冰蓝把头扎进水里,冲着这该死的泥鳅就冲了过去。

离的太远别人看不到冰蓝是怎么对付的怪鱼,也不敢耽搁,只能拖着同伴拼命的往前游。

冰蓝到了水下没了什么顾忌,怎么弄死的那家伙这里就不多做赘述了,有些恶心。

几分钟后,水面扶起一条鱼尸,肚子已经看不出来模样,那是血肉翻飞,模糊一片。

冰蓝握了握自己的匕首,下回打架可不能脱手了,拿回来可真麻烦。

摸了一把脸,冰蓝向着山体裂缝中游去。她还是离开这里的比较好,再被撞击两次,她也别想好受了?就这她的左半边肋骨也是疼得厉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