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秦岭五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50字
  • 2022-05-26 23:50:19

那硬壳大脑袋和那尖锐的牙齿看着就让人牙酸,背鳍似乎也碰不得,那玩意看着跟钉子似的。

冰蓝上下迅速的扫视着这条大家伙,好吧似乎确实只有肚子可以做点文章,眼睛也成,就是这需要正面对上。

一不留神的冰蓝被撞出去十多米远,随着水流撞在了石墙上。

捂着闷疼的胸口,冰蓝是真的生气,这个该死的畜牲这分明是看她好欺负,她要不是怕流血怎么会打的这么畏手畏脚?

她是不是太久没有暴露出弑杀的一面?以至于自己都懈怠了?

握着匕首的冰蓝动都懒得动,实在是疼,没咬牙切齿、面部扭曲已经是她足够克制。

自从离开末世来到这里,这样的战斗似乎是头一次呢!

感受着自己浑身上下那不安分的因子,让她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看着水面的波动,冰蓝右脚蹬向后墙,身子越出水面,俯冲向下,匕首整个没入到了怪鱼的身体里。

翻转匕首硬生生让她给破开一个口子。两只手快如闪电般插了进去,深呼一口气,两手往两边用力,就听水里不停的传来水波敲击墙面的哗哗声,这鱼疼的厉害,不停的甩着身体。

即使这东西横冲直撞冰蓝都没把手松开过,一声怪叫,冰蓝把这条鱼从侧面给撕成了两半。那浓重的血腥味和腥臭味瞬间弥漫着整条过道。

剩下的两条鱼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快速向着冰蓝那边游了过去,众人回头都看傻了,这……

这……是人干的事吗?

杀条鱼用得着这么血腥?

此时的冰蓝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渗人,虽然你穿着潜水衣看不出来什么血渍,可那两半鱼尸有点倒胃口了。

她此时还在高度戒备状态,一个眼神没给过众人,这么浓重的血腥味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看着向自己游过来的两条畜牲,冰蓝观察一下周围,找到一个对自己有力的位置,迅速游了过去。

只是这两条鱼并没有对冰蓝发起攻击,而是咬上了死去的同类。

不攻击她?那省事了,冰蓝二话不说迅速往岸边游,看着在水里扑腾着,傻了眼的众人:“还不上岸,等死吗?”

众人被冰蓝冰冷的语气吓得一哆嗦,赶紧掉过身子往岸边的台阶游。

他们得庆幸那条鱼够大,这个石洞够小,给了他们足够的逃跑时间,不然就这群货还想全须全尾的出水面,做梦去吧!

众人出了水面是半刻不敢耽搁,走出去很远才找到一个可以暂时休息的地方。

这里除了冰蓝就没有一个身上不带伤的,不是手被刮伤,就是身体哪里破一个口子,可见那鱼鳍有多硬。

还好没有被啃的,不然那一嘴下去,基本上被咬的人战斗力会直接跌到零,还得分人去照顾伤患,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大家互相处理清洗着伤口,实在是那水不干净,这里感染的机率又大。

胖子拖着他的大背包来到冰蓝面前,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边:“妹子,来,快给胖哥处理一下。”

看着胖子后背那一道划痕,冰蓝撇撇嘴,这小子皮肤够白的。

黑灯瞎火的把手伸进背包,拿出来一瓶碘伏,实际上这瓶东西被她做了些手脚,也没管他疼不疼,喷喷喷,几下过去,整个伤口被她喷了好几遍。

又拿出一瓶药膏给他背部伤口做了一次按摩,绷带都没给他缠一条。

“打着手电我给你缝缝衣服。”

胖子有些不可思议:“妹子缠吧缠吧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

冰蓝一巴掌下去,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她这东西能见人,还缝补什么衣服,这个憨货。

被打的胖子不敢吱声,实在是这女人的战绩有点吓人。

乖乖的用左手拿着手电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冰蓝自己调整了一下手电光,三去五除二就给这孩子的衣服做了一次修补,虽说卖相不好看,可安全不是?没人能看到他伤口的恢复情况。

“去,把针线给他们送过去,看看有人需要缝补一下子不?”

胖子活动了一下身体,除了凉既然没有一点疼的感觉。

“疼对吧?疼就对了,忍着吧!”说完恶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

胖子是谁?那都不需要说的太明白,拿着针线包给了阿宁,他认为女人对这种活计肯定拿手。

阿宁拿着手里的东西有些懵逼:“这是?”

“冰蓝让你们把破损的衣服缝补一下,如果有虫子什么的钻进去不好整出来。”说完还猥琐的笑了笑。

看的阿宁一阵火起。既然是冰蓝给的,她又不好发作,而是叫来一个佣兵,对着他一顿输出,最后那个倒霉的孩子接了那个艰巨的任务。

胖子看的乐呵,被冰蓝那死亡凝视盯得不自在,乖乖的坐在一边装鹌鹑。

冰蓝看着大家捣鼓的差不多,拍拍湿哒哒的衣服说:“走吧,找个能生火的地方休整一下。”

他们顺着阴暗潮湿的石道走了有半个钟头,看着两边的石雕众人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胖子问阿宁:“宁小姐,有没有这里的资料?给胖子我普及普及。”

阿宁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从冰蓝发现第一个石雕开始就一直关注着这里的东西,虽然她的专业知识不够强,也知道这些东西没有在现有的知识库中出现过。

看着石俑身上的双身蛇纹,让她有了某种猜测。

这应该是另一种文明体系的表现,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封建王朝,应该是在这两个文明体系外的另一种文明。

很有可能是从空间裂缝掉进来的那批修士,就这造型她想应该是妖族的后代或者族人。

蛇这玩意生命力顽强活得又久,应该是能存活很长一段时间的,漫长的岁月里有点什么流传下来,她倒是不好奇,只是这还学着人类修陵墓了?

一个佣兵指着地上的烟头和阿宁说着什么,冰蓝想了想估计吴天真他们到过这里。

说来也奇怪,他们竟然没有发现别的石道,兜兜转转竟然都进了这里,她还想着可能他们早已经分开了。

这一路过来除了石像就是石像,这是多想证明自己存在过?非要留下点什么痕迹不行?

路是漫长而又乏味的,冰蓝在脑海里歪歪了一百种那些家伙非要留下石像的各种原因,最后也只是娱乐一下自己,谁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呢?

“石棺。”有人用蹩脚的中国话说着。

胖子一下蹿了出去,那速度就像有人和他抢老婆一般。

冰蓝慢慢悠悠来到石棺旁,看着石棺盖上的双身蛇,这雕刻的还挺精致,就这雕工不得了,古朴大气,一股子悠远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么长一条甬道就通到这个石洞?摆了这么一口石棺?这怎么看怎么违和好吧!除非是傻子不知道这里有猫腻。

胖子已经吆喝着几个佣兵一起开棺了。

冰蓝想骂一句大傻子,果然棺材盖子是错开了,胖子骂骂咧咧,因为里面空空如也,干净的不能在干净了,连快骨头都没有。

阿宁站在棺椁旁,看着里面发呆,然后用手电观察着周围,打出几个手势让大家分开探查。

冰蓝看了一眼棺椁,然后开始查看这个石洞的石雕,这一路下来,如果是行家会认为这里是采石场,可她总觉得哪里怪异,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只能把石洞中所有的石雕观察一遍,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可那种违和感又是从何而来。

冰蓝想找胖子要点灵感,一回头就见这个家伙正在卯足了劲的推棺材。

“你就不能叫几个人过来?非要自己上手?”

胖子摸了一把脸上不存在的汗水:“这不大伙都忙着吗?”

“我知道你发现了通道,先过来给我看看,这个石室有什么违和感。”

胖子有些不解冰蓝的意思,冰蓝拉过他:“按照你的直觉给我看一看哪里你认为不同。”

胖子回身指了指棺椁下面。

“再好好看看。”

胖子看冰蓝严肃的样子,也不嘻嘻哈哈,而是认真的看了起来。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不同。

冰蓝指着一个石像:“你认为这是没有雕刻完工的还是废弃的?”

胖子绕着石像转了一圈:“这是没有雕刻完工的。”

冰蓝摇摇头:“我要告诉你这些都是完成雕刻的呢?”

胖子皱着眉头认真思索起来。

不过他们的思考被一阵欢呼声打断了思路。

看着被推动的棺椁,还有显露出来的黑色坑洞,这该死的命运啊!

说实话她一点也不想下去。

下去等于什么?等于今后麻烦不断纠缠不清啊!

她此时此刻倾向于一个人行动。

“胖子,要不你跟着他们下去?”

“你要去哪里?路口都出来了别折腾,走走走,一起。”

冰蓝被胖子半拉半拽的拖到洞口。

“你们这是?”阿宁不解。

“没事没事,妹子现在有点犯邪性,我控制点她。”

冰蓝无语望山壁。

众人沿着漆黑的石梯下到地底的甬道,冰蓝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石室,再给她一点时间她一定能找出来那点不对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