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心塞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52字
  • 2022-06-19 22:23:58

老管家叫几个人过去吃饭可是解救了哑巴张,也让齐兵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这闺女算是完犊子了,长歪了。

看着花儿爷拿出来的那坛子酒,齐兵和大胖两个人鼻子不停的耸动:“花儿爷这可是好东西。”

解雨臣笑了笑,把酒坛放在了桌子上,老管家立刻用分装器给几个人倒满。

冰蓝看几个大男人面前那是好酒好菜,她面前是一杯果汁,有点不满意:“我的呢?”

老管家当没听见。

齐兵那小暴脾气:“喝喝喝,喝死你得了,你这些年到底学了些什么?”

冰蓝明显不服气。

这事还得胖子来:“妹子啊,你还是消停会吧,孩子不喂了?再者说你身体也没恢复好呢!”

冰蓝有些惆怅,这没人管着吧有些孤独,有人管了吧又有点麻烦。

哑巴张和花儿爷没有开口,默契的一人给她弄了一块大骨头。

几个人正推杯换盏,一个温柔甜腻的声音插了进来。冰蓝回头看着青春靓丽的秀秀,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完犊子了。

解雨臣明显愣了一下,只是他的反应比冰蓝快,接收到解雨臣的目光,冰蓝表示她明白。

用脚踢了踢哑巴张,用神识安抚着说:“一会别管听到什么淡定点,霍家以为孩子是解雨臣的。”

说完冰蓝也没敢去看哑巴张脸色,虽然她估计这人也不在乎这些,可她心虚啊……

看着秀秀拎进来的大包小包,老管家赶紧接了过去。

解雨臣也站了起来。

冰蓝想:她是站呢?还是不站呢?最后还是懒惰占了上风。

“冰蓝姐,你怎么不好好养着?”秀秀一边说话一边拉开椅子,那是真没拿自己当外人。

“馋了。”

秀秀听冰蓝这么说,嘀嘀的笑出了声,那声音还是蛮好听的。

齐兵踢了踢冰蓝:“这是谁?”

“霍老太太孙女,霍秀秀。”

“秀秀这是你冰蓝姐的父亲齐兵,你叫他齐叔叔,这位是潘家园王月半,大家都叫他胖子,你叫他胖哥就成。”胖子特别会来事,冲着秀秀点了点头。

“这位是张小哥,都是我朋友。”

秀秀和大家见了礼,众人又是一阵寒暄。

“今天怎么有时间?”花儿爷问。

冰蓝竖起耳朵听着。

“白天给你打电话没人接,听伯伯说冰蓝姐生了,过来看看她。”

冰蓝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秀秀激动半天,弄得冰蓝有些莫名其妙。

“冰蓝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冰蓝摸摸自己的脸:“是吗?”她还没注意过自己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霍秀秀点了点头,冰蓝狐疑的看着桌上的几个人问道:“是吗?”

齐兵撇了撇嘴,心里嘀咕好看有什么用?从小蠢到大。

“我妹子是最好看的。”这里也就胖子最会来事。

哑巴张扫了冰蓝一眼,毛表情没给她一个。

最后冰蓝看向花儿爷,解雨臣晃了晃杯子:“没我好看。”

几个人一致的鄙视他,包括事不关己的哑巴张都看了他一眼。

齐兵和胖子胡吹海吹了起来,那气氛搞的,两个人就差拜把子当兄弟了。

她和哑巴张安静的吃东西,秀秀和花儿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什么时候办酒席呢?奶奶也想见一见小家伙。”

花儿爷指着冰蓝:“听她的。”

莫名其妙被指的冰蓝叼着鸡翅一脸的懵逼。

看的秀秀笑的前仰后合。

她有这么好笑吗?

齐兵实在没眼看,看看人家姑娘,再看看他家姑娘,真是丢死人了。

“秀秀是吧?”

霍秀秀点了点头。

“办酒席这事问我,他们做不了主。”第一回当姥爷的齐兵那派头是十足十的。

“日子回头我得好好的算一个,不能马虎了,等我们商量好请你过来喝酒。”

“齐叔叔会占卜?”

齐兵酒是真的喝多了,有点自豪的挺了挺胸脯,那意思都不用他说出来。

冰蓝使劲的踩着她爹的脚:“他啊,就会点皮毛,第一回当爷爷,看给他能耐的。”

“回头我们请个高人给指点指点,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认识认识圈里的人。”

“这事你别操心了,回头管家会安排的。”解雨臣接过她的话说道。

冰蓝当然不会操心,她就随口说说,满月礼不满月礼的她根本没想过好吧?

齐兵被踩的是真的疼,接受到她闺女那幽深的目光,识趣的闭了嘴。

一顿饭下来也算宾主尽欢。

抱着孩子回到楼上的冰蓝本以为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不大一会房门被哑巴张和她爹敲响。

“你没醉?”

齐兵嘚瑟的耸耸肩。

“你们这是?”

“闺女啊,虽然爹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也不咋待见这小子,可你也不能光明正大给他带绿帽子吧?”

冰蓝看了看哑巴张:“你们这是来兴师问罪的?”

“怎么?不行吗?”齐兵瞪着眼睛。

行,咋能不行?她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解说有点烦躁而已。

冰蓝头很疼,把怎么来到这?怎么认识的花儿爷?怎么认识的哑巴张?怎么有的孩子?怎么从雪山里出来?怎么生的孩子?给他们两个人从头到尾捋了一遍。

又把她知道的事情从头到尾过了一遍,说的她是口干舌燥。

冰蓝看着两个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哑巴张听了以后倒是淡定的很,因为很多事他都是参与者。

齐兵那表情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在屋里转来转去,转的冰蓝脑袋疼。

“其实我更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还是说我本来就是这里的,只是时间回到了过去?你要是能给我解答一下这个疑惑那就太好不过了。”

齐兵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我要是能看透你的命格,用得着这么着急上火的吗?”

“那说说你身上的纹身?你和张家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祖上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互相帮衬一把的事。”

“你们想必也知道身上纹了凤凰的人吧?他们和你们一样?”

两个人出奇一致的点了点头。

“他脑袋的毛病你有没有办法给他治一治?”

齐兵看了看哑巴张:“我得想办法回去一趟。”这小子的情况是小事,她好好的闺女返祖了,这事可大可小。

谁不想?她也想去这具身体孵化出来的地方看一看。

“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咱俩从哪里来?”

齐兵沮丧的摇了摇头。

“一个大概的位置也没有?”

从她爹那哭丧的表情来看,冰蓝啥也不想问了。

“或许你们也需要和我一样。”一直没有说话的哑巴张说道。

“你是说下墓?”

哑巴张点了点头。

这事冰蓝也想过,最可能有线索的地方不是在山底,就是在沙漠,要不就在雪山,这些地方都没有,她都打算进昆仑去南极的。

冰蓝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尤其是古潼京那里很可能有时空门,通向哪里的就不知道了,因为进去的人没有一个出来过。

齐兵看了看冰蓝,看了看哑巴张:“你孩子小暂时别去冒险,我去沙漠走一遭。”

“你一个人怎么成?我不同意。”

“万一真被你找到了,那地方有进没出,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怎么办?”

不是她矫情,好不容易她的生命里有点熟悉的东西,轻易的她不想放手。

齐兵揉了揉冰蓝的头发:“你现在有孩子,有这个傻小子,怎么就一个人了?”

冰蓝指着哑巴张:“你看他在乎我不?他自己都管不过来自己,哪有我的位置?我不管,你不能去,要去咱们得一起。”

哑巴张看着齐兵:“你不是会算吗?算不了冰蓝你算我,算自己,算她身边的人,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然后又补充一句:“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

冰蓝看着很少说这么多话的哑巴张,和她爹对视一眼,这小子真有神棍的潜质。

哑巴张对这样的眼神是免疫的。

“咱们先去秦岭看看,那里的东西有些特别。”

冰蓝没有更好的办法她是怎么着都行。

齐兵暂时也没有头绪,他需要回去好好捋一捋这些事情,当年他如果没有死,肯定是去了什么地方。可关于那些记忆确一点没有,只有和这个丫头的一些片段,他自己知道那是不全的。

“我先回去了。”说完唉声叹气的往出走。

“你不走?”

哑巴张没有说话,把孩子抱起放在了婴儿床上。

这小子是忘记在雪山上怎么对她的了?

“孩子可以给解雨臣养着。”

冰蓝有些搞不懂他。

“你和我没有时间照顾他。”

冰蓝想反驳她完全可以走到哪里把孩子带到哪里的。

“你想的我知道,不可以,会惹来麻烦。”

好吧,孩子是不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你身上还有秘密。”

冰蓝有些不解,他什么意思?

“齐兵之前……”

冰蓝试探的问:“你想起什么来了?”

哑巴张摇了摇头。

“那……”

“我不会说。”

我去,这是说不说的问题吗?

“有些东西不要在人前用,经不起推敲。”

这是给她上课呢?

冰蓝陷入了深思…她确实太容易相信身边的人了。

你看人家张大族长,吴天真对他那么掏心掏肺,他不该说的一句不说。

再看看大胖,那嘴巴也是严的很。

解雨臣更甚。

还有她爹?

似乎好像只有她比较二……什么都往出突突。

“谢谢。”冰蓝是真心道谢的。

哑巴张说完自己要说的话走了出去。

这一晚冰蓝失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