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她爹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42字
  • 2022-05-15 07:07:10

袈裟那速度没的说,看着扬长而去的人,几个张家族老从暗处走了出来,看着离去的汽车:“真要这样吗?”

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离开这里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咱们帮不上她什么。”

“卜老,您是卜算出什么了吗?”

被称为卜老的人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几个老兄弟:“随她去吧!”

至于卜老卜算出来的是什么冰蓝就不知道了。

冰蓝抱着老大下了车,解雨臣和老管家已经等在了门口。

“怎么?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见你儿子了?”冰蓝打趣道。

管家激动的走到冰蓝身边,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一个劲的夸好看。

几个人一起进了大厅,冰蓝回身把老大放在了花儿爷怀里,看着他僵直的身体,冰蓝不厚道的笑了:“怎么不适应?那以后你得上心了。”

边说边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了下去:“带回来的人呢?”

花儿爷指了指客房。

冰蓝秒懂。

看着管家那稀罕的样子,花儿爷回身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他的怀里。看着两个人幼稚的举动,冰蓝撇了撇哑巴张,那意思不要太明显,亲爹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看看这干爹?咋就那么气人呢?

被瞪了一眼的哑巴张,无辜的看着冰蓝,分明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冰蓝扭过脸给了他一个后脑勺,缺心眼的家伙,没救了。

花儿爷坐在哑巴张对面:“先去吃饭还是?”

冰蓝想了想:“我想先见一下故人,你们俩个自己聊会。”

说着站起身,迫不及待的往客房走去。

听见开门声的齐兵回过头,看见走进来的冰蓝,激动的站起身:“你真的知道那个孩子在哪里?”

冰蓝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眼含热泪的看着这个和她分别十年之久的男人。

“你好好看看我?真的看不出来什么吗?”

齐兵看了看冰蓝,手放在身后掐算起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哆哆嗦嗦的说不出来话。

“看样子你这个老东西隐藏的还挺深,和你生活了十几年,我竟然不知道你是个能掐会算的,你真是好样的。”

那语气要多幽怨有多幽怨。

“冰蓝,你起的名字。”说完站在一边等这个老小子平复自己的心绪。

“你?你?你?”说完抱着脑袋在那里摇晃。

“老了不顶用扔下我自己,年纪轻轻也不顶用。”说完冰蓝委屈的撇撇嘴。

坐在床上开始说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说他是怎么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她长大成人,说他怎么不负责任扔下她自己,说她一个人是怎么活下来又来到了这里。

齐兵在她说自己做的黑暗料理已经相信了眼前这个姑娘,因为除了他爹没人知道他的手艺,他也没有为别人做过饭。而且他的脑子里面像过电影一样,过了很多东西,有很多和这个姑娘说的重叠了。

这?

“你盗了祖师爷的墓?”

冰蓝眼睛睁大表示反对,怎么可能?她咋能做那么欺师灭祖的事情?

似乎看出冰蓝的不服气,齐兵瞪着她:“你拿的那块玉佩是我亲自放进去的,别处没有,那原本就不是这里的东西,平常东西能有那能量?”

冰蓝气的鼻子都快歪了:“好好的一块玉佩你不拿着传宗接代,往什么墓里放?你这不是专门坑你闺女吗?”

齐兵也很无辜,玉佩是在他手里没错,他爹死前说他和那玉佩无缘让他葬他的时候顺便放回去,他有啥子办法?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服谁。

“现在怎么办?你以后是跟着我还是自己出去混日子?”

“跟着你~跟着你,我有了点记忆,咱们的缘分还没尽呢!”

冰蓝嫌弃的撇撇嘴:“我咋不知道你还是个摆摊算命的?”

齐兵理了理衣服:“我没摆过摊算过命。”

“你还有理了?有这本事你咋不传给我?竟然那么小就带我盗墓?你安的什么心?那是女孩子该做的吗?”

以前她小不懂事,他带着她下墓,她就去了,现在想想她这长相完全可以进娱乐圈啊?

“算卦就是女孩子该学的了?”

冰蓝噎了一下,算卦似乎也不是啥好差事,闹不好还得遭天谴,不对?这盗墓也他妈得遭天谴吧?有啥区别?

看冰蓝那一百个不服气的样子,齐兵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你天生就是干这行的。”

冰蓝好想大嘴巴子呼死他?啥叫她天生就是干这行的?这他妈绝对都是后天引导的,她以前可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来着。

“你别不服气,就你这天生天养的人,干这个正好。”

冰蓝看着他赌气的问:“我不是你的种?”

“有你这离经叛道的逆子,生下来老子也掐死你。”

看他说的那么咬牙切齿,冰蓝噗嗤笑了,爹还是那个爹,一点也不靠谱,不过怎么就那么亲切呢?

“你不害怕?还养着我?说你这个老小子有啥企图?”

齐兵来到冰蓝面前围着她转了几圈:“除了老子别人能把你养活?看看这出落的亭亭玉立,能卖个好价钱了。”

冰蓝这暴脾气:“你个老不死的,告诉你晚了,你孙子都有了,还想卖老娘做梦去吧?”

齐兵一个大巴掌呼到了冰蓝后脑勺上:“给谁当老娘呢?啊?你给谁当老娘呢?老子现在有记忆懂不?有记忆。”

冰蓝直接给拍蒙了,这老小子竟然打她了?他从小可没通她一个手指头,这个老小子绝对不是她那温柔可亲的爹了,冰蓝委屈的不得了,眼见着就要哭了。

齐兵往后退了一大步:“你别来这套啊?老子拍你一巴掌怎么了?你今天敢给我掉金豆子,老子就撞死在这里。”

说完一副你敢哭我就敢死的架势。

这让她如何进行下去?

撒个娇,哭一场,发泄一下她心中的彷徨和恐惧都不让?冰蓝严重怀疑再这样被刺激下去,自己会不会得忧郁症?精神病?

“你真有了记忆?”

齐兵骄傲的点了点头。

“这不科学啊?”

齐兵又想一巴掌呼过去,被冰蓝麻利的躲了过去。

“你怎么学会动手了?”

“你老子我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

冰蓝心里狂骂爹,这个老不死的,他小时候过的不好就能折磨她了?暂时不跟这个老小子计较,她还是问点干货比较符合自身利益。

“那个?你捡到我的时候,我是个人吧?”

齐兵一脸不解:“你不是人是什么?”

“那你怎么确定我是人?是天生天养的?不是被人丢弃在路边的?”

“谁说你是被丢弃在路边的?我是从深山里把你带出来的。”

冰蓝一脸懵逼。

“这个啊我听老祖宗说,到我这代你已经存在五六千年了,在那吸收够日月精华才能现世。我们一直守在那,直到我太爷那一代你才成形。所以我爷我爹我一直都守着你呢!”

冰蓝有些不解:“我在哪里出生的?”

齐兵理所当然的说:“蛋里。”

“蛋里能是人?”

“老祖宗说你是人你就是人。不过那颗蛋,我看就是一个破石头。要不是被你吸收了,我会拿去化验的。”

冰蓝看着这个越说越离谱的人咬牙切齿的问:“那个地方在哪里?”

“山里啊!”

“具体点。”

“说不清楚了,你出生以后咱俩就被驱逐出来了,不然老子能去盗墓养活你。”

“你怎么那么没用?都不知道咱们是从哪里出来的吗?”

齐兵指了指自己的脑子:“一点这方面的记忆都没有,我有什么办法?”

冰蓝气的坐在一边,线索又断了。

你说说蛋里出生能是人吗?啊?人能从蛋里出生?天杀的,这个身体到底是个什么鬼?下次有幸离开应该不会带着这副皮囊走吧?

“你家和齐铁嘴家有什么关系?”

“齐铁嘴是谁?不认识。”

“你确定?”

“确定啊!咱们一直生活在山里,跟外界根本没有接触,谁知道齐铁嘴是个什么鬼?”

冰蓝好想给他来一巴掌,她手咋就这么痒痒呢?她突然有点理解他爹为啥老揍他了。

她小时候怎么就那么老实呢?

“你家似乎有点不一样?”

齐兵肯定的点了点头,好像再说那必须不一样。

“你知道你家的来历吗?”

齐兵又点了点头。

“从哪里来的?”

齐兵指了指天。

“没了?”

“没了。”

“你再想一想?”

“想什么?你爷爷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咱家没有啥古籍?族谱之类的?”

“有啊!”

“哪呢哪呢?我想查一查。”

齐兵摆摆手:“山里呗!”

这不废话吗?山里?哪个山里?一问三不知的人,也不知道他牛气什么?

“你就没看看书?这么神秘的家族你就不好奇不想探寻一下?”

齐兵幽怨的看着冰蓝:“我也想看啊!我爹活着的时候,他安排的事情都学不完。好不容易把他送走了,你这个要命的又来了,我有家回不去,看什么看?”

冰蓝尴尬的摸摸鼻子,她也是受害者好吧?她也不想过来啊?她也没得选好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