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脑回路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60字
  • 2022-05-06 08:16:14

雷越劈越少那一刻,冰蓝就知道坏菜了,这个该死的贼老天绝对不会让她如愿以偿的,它绝对会帮着自己转化成麒麟的。

看着天上降下来的七彩霞光,冰蓝的那颗心彻底死了。

孩子不孩子的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她正在从一个人,一个大美人变成一头麒麟,一头兽兽。

这让她一个曾经拥有过契约兽的人情何以堪?

她要做个人,做个人懂吗?

哭,哭不出来,喊,喊不动,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她上上上辈子到底干了啥缺德事????????

她觉得这已经不是刨人家祖坟那么简单了,绝对扒的人家裤衩子都没剩下。

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冰蓝,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任由各种能量融合改造她的身体。

那是一种什么体验呢?她已经感受不到疼痛,因为肉体的疼痛比不上她内心的千番滋味。

这一转化就是两夜一天,还是在天道那孙子的帮助下。她还想着哪天她实力够了,绝对把那几滴麒麟精血逼出去,有了这孙子的参与,某女知道再想做回人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

感受着手脚同时按在土地上,冰蓝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她为啥还他妈觉得挺顺手?

肚子里一阵阵疼痛袭来,好,好,好,好的很呢!精神折磨刚结束,肉体折磨接踵而来,一会好日子都不让她过了对吧?

张家人看着面前威风凛凛的麒麟,真麒麟,一个个生怕看错,眼珠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好像她是人民币是大肘子。

她现在是一头纯种兽兽,所以她的面部表情谁能看懂?

此时此刻肚子疼要生产的冰蓝,翻着她的大兽眼,一群傻叉,就知道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过来帮个忙?她曾经是一个孕妇他们都忘记了?

投胎是个技术活,她是一次都没投对。无语望苍天的她用意识沟通傻愣愣的哑巴张:“我要生产,过来帮忙。”

哑巴张看了看那头比他们高出很多的麒麟神兽,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但他还是艰难的支起身,一步步朝着冰蓝走了过去。

第一次做兽兽的冰蓝有些不适应新的身体操作,把两条前腿跪下,又把两条后腿跪下,侧躺在了面目全非的土地上,等待着孩子的出生。再多的恕她无能为力,能成功躺下已经是她够聪明。

现在别说她嫌弃一颗蛋了,人家嫌弃不嫌弃她都不好说,别孩子一出生被她这副面容吓出个什么好歹?

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哑巴张,冰蓝把大脑袋转到一边,人家都是美女与野兽,她这算什么?简直不惹直视…不知道哑巴张以后会不会不举?或者对女人有什么心里阴影?

哎……

忧伤……

药老第一个看出了这是要生产,回头背起一个大包裹就往冰蓝身边跑。

剩下的人也三三两两的互相搀扶着往族长身边靠近,只是他们不敢太往前,这冲击力简直太大。

药老指使着张家人砍柴烧水打地铺,一通安排下来,冰蓝这边还没有生。不是她不生,是老大那个缺心眼的死活不撒手那颗蛋。

冰蓝急的心里直骂娘,这个傻缺,你倒是放下弟弟自己先出去啊?这让她怎么生?难道都这样了,还要刨开她的肚子取出来?

似是察觉出了她的想法,那颗蛋努力的挣脱开老大的手,微颤一下把老大给挤出去了一些。

他是微颤了,冰蓝可受不了,整个山谷都听到了她的吼叫声。

她不是个人了,叫喊什么的对不起发不出来,只能像动物那样嘶吼,震的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山谷外有没有人听到?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药老拽着小孩的两条小腿:“圣主您用力,孩子出来了,出来了。”

冰蓝可想用力了,又不知道这个兽兽要怎么用力?只能习惯性的用异能给孩子往出推。

您别说真有用唉~

难道说她还是一个人?或者说她怎么当人就可以怎么当兽?

在药老的指挥下冰蓝成功诞下了一个男婴,据说男孩出生就对着大家笑了笑,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睡觉。任你怎么折腾他,是打屁屁还是洗澡,这小子都没在睁开过眼睛,全程呼吸绵长,睡的很香。

老大出生以后,那颗蛋自己滚了出去,都没用冰蓝费神,他刚出去那一刻,冰蓝恢复了人形,全身赤裸的晕了过去。

蛋宝宝自己滚了一圈,回到冰蓝腋下找个位置停了下来。

这可给周围的人尴尬坏了。

还是药老眼疾手快把一个单子盖在了冰蓝身上,哑巴张看着冰蓝恢复的人形直接傻了。

估计刚试着接受一个兽兽,又突然变得正常,有点应对无能。

“族长~族长”药老推了推哑巴张。

哑巴张有些木纳的看着药老,这对他打击简直太大了。

“把圣主抱搭好的帐篷里面去,里面有热水,给她清洗一下身子,衣服就穿你的。”

他抱着怀里的孩子,踢了哑巴张一脚:“傻啦?赶紧的,她不能在外面受凉。”

哑巴张起身踉踉跄跄往冰蓝身边走,跟个二傻子似的。蹲下身就去抱冰蓝,又被她腋下的蛋为难住了,回头有些无助的看着药老他们。

张显仁实在看不下去,走过去弯腰把那颗蛋抱在了自己怀里。

还摇了摇头,这个小子还不如他孙子机灵。

哎…现在的年轻人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药老把孩子给了他身后的剑痴,跟着哑巴张进了帐篷。

就见先一步进来的张显仁把蛋扔在木头盆里,正玩的不亦乐乎。

药老过去把他拉起,嫌弃的瞪了他好几眼,仔仔细细的给蛋来了个全方位的清洗,然后放在了一块布上认真的擦了擦,最后放在了木床上。

对着站在帐篷口的剑痴摆摆手:“木头,愣着干嘛呢?赶紧去给老大洗一洗。”

剑痴看了看怀里的小人,又看了看做的丑了吧唧的木头盆,快走几步把孩子揣药老怀里就走了出去。

让他给那小东西洗澡,他情愿出去猎杀点野味回来。

几个小伙子抬着一个新做的大木桶走了进来,药老指了一个地方,几个人麻利的安排好退了出去。

“族长看你的了,圣主你自己收拾,我出去给老大清洗清洗去。”说完头也不回的换了一个帐篷。

哑巴张看了看怀里的女人,把她轻轻的放进了浴桶,从怀里摸出两个丹药瓶,掐着冰蓝的嘴一样给她喂了一粒。

想了想把冰蓝的手搭在浴桶边,看着人不会滑下去,转身出去找他的背包,那里有冰蓝提前留给他的东西。

回来以后喂了一些她留下来的水。拿着一条毛巾认真的给冰蓝擦洗身体,那表情就像洗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猪,眼里完全没有男女之情,也没有一点羞涩与别扭。

看着冰蓝光秃秃的头发,哑巴张叹了一口气,似是可惜又似是感叹。

被摆布的冰蓝脑子里面一片混沌,看着犹如狂风过境般的神识区域,某女垂着脑袋,拽着为数不多的几根头发,这要怎么恢复呢?

哑巴张兢兢业业的照顾着昏迷的冰蓝和她腋下的那颗蛋,喝完最后这点水,她留下的东西已经全部吃完了,这个女人一点恢复的迹象都没有?

药老抱着老大来到哑巴张身边:“到吃饭的点了,你给他吃饱,过会我过来接人。”

哑巴张熟练的接过这个胖小子,放在了冰蓝身边,解开冰蓝的衣服,他自己就凑了上去,吃的那叫一个香。

他这边吃着,另一边往出滴答着乳汁,哑巴张只能拿块热毛巾放在了上面,像这样的操作已经是第八天,他们已经从深山里回到了四九城。

哑巴张负责冰蓝的日常起居,药老负责冰蓝的营养问题,凡是没有任务的张家人都被外派出去采购药材去了。

冰蓝这样的情况他们没有经验只能瞎子过河。

还好冰蓝的生命体征还算明显,虽然半死不活总比一命呜呼的好吧?

你问冰蓝此时的情况,她啊正在构建自己的神识区域呢!自从自己从人变成一头兽,她对醒过来兴趣不大,对怎么保护自己的神识特别热衷,生怕一个不注意被男主女主什么的给契约成契约兽,那样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去死一死了。

能活着谁想死?所以此时的她像入了魔障,回忆着自己修真界的一切,哪怕一个无用的小法术都没放过,正在用曾经学过的知识一点点完善她自己的神识区域,她的目标就是,让对她不利的人有来无回。

为了这个宏伟的目标,冰蓝屏蔽掉了一切,活在了自己的精神识海里。做个兽兽不可怕,做个没有尊严的兽兽才可怕,为了避免那样的难堪,她简直把1加1等于2这样的知识都用上了,可见她认为此时此刻神识对她的重要性。

从无法改变现实,到开导自己,她不停的暗示自己:除去神识无论什么物种的身体那就是一具躯壳,长的短的,胖的瘦的,人啊鬼啊兽啊魔啊都只是一种形式,有了这样的自我解说,确实也宽慰了不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