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她想做个人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30字
  • 2022-05-04 13:13:21

她这果子还没有吃完,第二道雷就劈了下来。

冰蓝急中生智用剑把瓶子割开,多半瓶水毫不犹豫的倒进了嘴里。果子的能量,灵泉的能量,还有雷劫的能量,一下子把冰蓝对冲到地上,她艰难的蜷缩起身子,给孩子最大的生存机会,可以的话她想趴着的。

她想第二道了,再有一道总也行了吧?生个孩子三道差不多了。

用剑把身体支起来,坐着不行,躺着不行,冰蓝选择了跪着,这样她能把身子前倾,用头和后背挡住肚子。

“药老,这是什么情况?这是生孩子吗?”

药老看了看这个没眼色的东西,没看他拽着族长呢吗?不帮忙就算了,净问一些废话。

“去去去,一边去,没看我忙着呢吗?”

那个张家人摸摸脑袋,来到几个族老面前,看他们一个个那阴沉的脸色,识趣的退到了后面。

冰蓝用异能疏导着身体里的能量,发现她体内少有的那点雷电被肚子里的崽子吸了过去,整颗蛋里面可以说是噼里啪啦。

卧槽,活见鬼了?这个崽子咋做到的?这是赤裸裸的打她脸呢这是?

还有那个睡的喷香的老大,这不是个傻的吧?外面这么大动静他们竟然都没有要出生的意思?

冰蓝欲哭无泪,她想把孩子送出去,前提是得生出来才行,这算咋回事?一个个的一点也不着急,她都这样了,这两个崽子还在她肚子里享受?

调整好姿势的冰蓝,刚想吃点东西,第三道雷毫无征兆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毫无征兆的她一口血吐了出去,肚子跟着疼了起来。

艹,她这是生孩子疼?还是被劈的疼?

扒开药老给她配制的那瓶子药液这也太少了点?这能管啥事?心里骂娘的冰蓝只能继续吃果子,晶核她是没有时间吸收了,灵泉经过这次她觉得对她来说也没有那么大的效果了,只有灵果能修复她受损的肌肤和内脏,就这还浪费了大半的能量,往往没等她吸收,伤害就加成了。

这果子可就五颗,这是第二颗了……

摸了摸又疼又胀的肚子:“你们两个可给我争点气知道不?不该出来的时候躲好了,该出来的时候别折腾我,懂不懂?”

她这自言自语的话还没有说完,第四道雷落在了她的身上,给冰蓝劈的是外焦里嫩,衣服都已经遮不住她的身躯,头发就更别提了。

怎一个惨字了得。

族长这样下去不行,大家想想办法,照这样下去,一个也剩不下。张家引以为傲的血统,身份,智谋这个时候通通没了用武之处。

哑巴张甩开药老向雷电区走去,被几个老东西用鞭子卷了回来:“你现在不能过去,你过去也是于事无补。”

哑巴张两眼死死的盯着躺在地上的冰蓝,那个女人现在已经没了一点美孕妇的样子,狼狈无助的躺在那里,雷电在她身体上噼里啪啦直响。

要问冰蓝现在最需要什么?她或许不会说灵丹妙药,她现在最想整来一些避雷针,可惜她空间里面没有这些东西。

就凭她这三阶异能的身体能扛四道雷真是老天开了眼了。

努力的调动着身体的异能,护住心脏和肚子,手里握着六阶的晶核,摸出怀里的阵盘,她想这玩意能帮她扛一丁点也好啊!可能是她的运气到了头,她千辛万苦改造的东西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

第五道雷劈下来以后:“她?她……”剩下的话没人说出口,可那意思不要太明显,他们眼中的冰蓝已经是一个死人。

哑巴张回头死死的看着栓着他的几个张家族老,几个人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的松开皮鞭。

雷区中的冰蓝没了动的力气,也没了恢复身体的能力,她的肚子暴露在了空气中,整个人几乎算是赤身裸体,只是此时的她太黑了。

她知道自己快没了意识,她用神识一遍一遍的沟通着肚子里面的两个崽子:“祖宗啊可以出来了,你妈我马上就要去见马克思耶稣外加毛爷爷了,你们赶紧出来逃命去吧!”

思绪几乎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第六道雷没有劈下来的时候,冰蓝的身体开始抽搐,身上的麒麟纹身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变的忽明忽暗,热辣滚烫。

这一变化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冰蓝自己。

即使这样,贼老天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第六道雷毫不犹豫的劈在了她的身上,像是和她不死不休一样。

只是这次的冰蓝没有感觉到死亡逼近的气息,她身上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和雷狠狠的撞击到了一起。

能量形成的波纹冲击着山谷里的一切,张家人被掀翻在地,哑巴张离得近受的伤害最大,嘴里不停的往出吐血。

这次冲击只有冰蓝受到的伤害最小,她的脑海里似乎响起了系统的声音,后又归于平静,像梦一场如果不看周围的狼藉。

冰蓝扒拉着身下没被劈到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往嘴里送,其实也没有剩下什么了,大多数都毁在了雷里。

可她似乎对生又燃起了希望。

她的系统此时正在威胁着一道薄弱的魂体:“您如果不和她融合,那就和我融合吧!我是不会允许在她命悬一线之际你断开和她的联系,另投他人的,她的儿子也不成。”

那道魂体气的吹胡子瞪眼:“我一个雄性你让我和她去融合?你存心要气死我是吧?她哪一点好?血脉不纯又没用,我等了几十万年,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好苗苗你让我放弃,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系统不懂它的气急败坏,更不能感同身受。

它只知道它的宿主不能死,只要吸收了这只老麒麟的血脉精华,它的宿主可以在这雷劫中活下来。

系统毕竟是个死物,不善于开导别人,对着藏在她宿主空间内的魂体动了手,在这里它还是有绝对主导权的。

老麒麟一看这样下去不行,赶紧叫停:“停停停,你这个器灵怎么这么不通人情?她已经有了你,多一个我少一个我有什么不同?她的儿子有了我绝对如虎添翼,你问问你主人,看看她怎么选?”

系统别的不懂,她的宿主没了,它也就没了,这个道理它还是知道的。不听老麒麟的蛊惑加大了对这个魂体的消磨。

老麒麟气的捶胸顿足,打打不过,跑跑不掉,他当时怎么那么想不开?就为了那么一点灵气把自己给卖了?现在说啥都晚了,他不把传承交给那个女娃子是没有机会传承下去了,哎……

“行了,我同意了还不行,你在继续下去那个笨蛋什么都别想得到。”

这边的冰蓝可不知道她体内还有一个随时要背叛她的家伙,只是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整个身体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这样的状况让她焦虑又无助。

老麒麟化成一道光进了圣珠,逼出三滴精血融入到了冰蓝体内,这以后他就彻底消亡在了这天地间,他几十万年的坚持落了空,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传人虽然不咋地,儿子是个潜力股。

得到三滴纯正麒麟精血的冰蓝整个人都不好了,全身上下骨骼噼里啪啦的响。

天上的雷不要钱的往下砸,冰蓝的意识就在一会有一会没中左右摇摆。

感受着身体的一点点变化,冰蓝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条兽腿,她为什么还不晕?这两条腿为什么长在她的身下?她什么时候这么抗压的?

闭了闭眼睛,一定是她灵魂出窍了?或者她已经魂归故里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没等冰蓝说服自己,脑海里突然多出来一些东西。

冰蓝欲哭无泪的想:“我真谢谢你了,她宁愿去死。”

系统有些不解,这有什么不好吗?从今以后宿主的体魄会更加强大,资质也会更好,以后会走的更远。

好?冰蓝冷笑告诉她哪里好?好好的人她不做,非要成为一只畜生?她不要做麒麟,就当个普通人就好,就那么难吗?

经过她同意了吗?想融合她的血就融合她的血?当她是什么?

系统一阵沉默,它完全不明白宿主的想法,在它看来这是好事,为啥宿主一副求死的样子?

冰蓝现在也不想抵抗雷了,也不想活着了,她想:贼老天快劈死她得了,她一刻也不想活着了,趁现在的她还没有转化成功,赶紧的把她劈成灰,省得看着自己闹心。

人家都是兽兽经过长达几千年几万年的修行变成人,而她绝对是第一个由人变成兽的,让她怎么接受?怎么活?

张家人被一连串的变故惊着了,能让张家人吃惊的东西绝对不算多,今天可是开了他们的眼界了。

有人结结巴巴的指着冰蓝:“族…老…这?这?这?”

只有药老一脸兴奋的看着冰蓝,像是一个变态。

哑巴张支撑着受伤的身子,看着那个女人慢慢的开始发生着变化,即使多少雷落下来,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她改变的速度。

他看不到了那个女人的无助和狼狈,此时的她麻木的看着天空,无悲无喜。

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女人返祖了,不止她怀的孩子返祖了,她自己似乎也……

老天像是察觉了冰蓝的想法,不紧不劈她了,还用七彩光芒包裹着她,似乎有助她一臂之力的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