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电闪雷鸣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43字
  • 2022-06-14 10:22:19

冰蓝一听,妈呀,不是一两年能看到效果的?啥意思?不是要把他们娘几个放棺材里,然后放到什么地方去养尸吧?

不行不行,求人不如求己。

“既然你们现在没了经验,那就听我安排有问题不?”

哑巴张摇了摇头。

药老看了看那几个老头子,几个人一顿挤眉弄眼,冰蓝撇撇嘴把头转到一边,当她是死人吗?

转过头就看见几个张家人围在一起古怪的看着她,那眼神诡异的很,看她干嘛?

冰蓝忽略了一点,她刚刚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肚子里面有颗蛋,这在几个年轻人心里简直是……

冰蓝有些不解看了看哑巴张想让他给自己解解惑,哑巴张看了冰蓝一眼什么也没说,而是望着远方不知道想着什么。

这是冷场了这是?

“丫头现在我们几个老头子听你的,你说说咱们现在怎么办?”

“你们沟通好了?”

药老咳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呢现在吃的喝的用的都不缺,到了这一步想回去那肯定得等我生产完,所以暂时这里就是咱们的落脚地了,四周的安全就规你们了,该布置陷阱还是布置阵法,你们自便就成。”

“药老,这么多年下来张家秘方不少吧?我有药材,所以接下来你就负责给我做药,不求你们把我放在第一位,命得给我保住吧?”

“应该的应该的。”药老搓着手,一脸猥琐。

“那行,我这里没有别的问题了。”

那个,冰蓝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不会是你给我接生吧?你们为什么不带一个女孩子过来?”

药老看了看冰蓝,淡定的点了点头,那意思不用说了。

冰蓝叹了一口气,哎……

说的差不多,众人还需要商量细节,冰蓝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你说她图啥?看着地下的充气垫,果断的弄出来一个大床,让她弯腰坐地上想的有点多啊!

坐在床上的冰蓝赶紧看了看进度条,总算是有了盼头,最好这最后一哆嗦能给力一些。

挑挑拣拣拿出来一堆新生婴孩即将用到的东西,哎,她也就是个土豪吧,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就算从火山口退了出来,冰蓝这心啊也没有踏实过,她绝对要遭殃了。检查一遍自己的库存,冰蓝拿出来几瓶子灵泉准备交给哑巴张。

再她检查到第三遍时,哑巴张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冰蓝指着充气垫上的东西说:“这些都是孩子要用到的,一会你找人进来收拾一下。”

然后郑重的拿出几个瓶子递给哑巴张:“如果,我说如果我要是晕了过去,或者不醒人事了,记得把这些一滴不剩的喂给我,这一瓶是给孩子的,老大是正常的,给他少喝一点就可以,一口两口的,你到时候看看他的状态。”

想了想那颗蛋,哎……她也没招:“那颗蛋我要是清醒着会自己处理,要是我不知人事,绝对不能让她离开我太远记住了吗?”

哑巴张点了点头。

冰蓝想了想她那倒霉的体质,又塞给哑巴张两颗晶核:“这个到时候放我手里。”

又拿出一颗果子,这是她能拿出手的最好的果子了。会不会撑爆她她不知道,反正都快死了,或许能救她一命呢?大不了尘归尘土归土去吧!哎……

哑巴张看着冰蓝塞他怀里的东西,眼皮不停的跳。

冰蓝又拿出两个瓷瓶:“这个是补血的你吃过,这个是补气的,记得喂给我。”

想了想好像也就这些的,别的好东西她也没有,即使有,用不用的上不说,她也不能全拿出来吧?真是好东西到了用时方恨少啊!

“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哑巴张看了冰蓝一眼点了点头。

她还想嘱咐哑巴张一定要保住她的命,可是说再多也没啥鸟用,叹了一口气:“就这些,你去安排,我估计也就这两天了。”

坐在床上长吁短叹的冰蓝绝对想不到等待她的是什么?

第一夜倒是相安无事。

第二日的清晨冰蓝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云层狠狠的打了两个哆嗦。

艹,这个贼老天不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吧?

冰蓝用神识看了一眼肚子,千万别告诉她这个崽子是雷属性的,她是真的伤不起。

是个水属性也好,她很容易满足的真的。

冰蓝仰头看着天空,越看似乎这贼老天越是像在嘲笑她。

冰蓝的一颗心凉到了底,回到屋里走来走去,一点也平静不下来。

她再想:把这两个崽子刨出来的可能性有多大?可看着肚子里面的两个孩子,让他们去死她真的能做到吗?

答案似乎她早就有了,哎~

这男人真不是好睡的,冰蓝第一百零一次后悔自己嘴贱。单身不香吗?无忧无虑不好吗?

闪身进了空间把她能用到的东西整理到一起。给自己仔仔细细的洗了一个澡,换上一身漂亮的衣服,这么一磨蹭就到了十一点多。

哑巴张进了帐篷看冰蓝唉声叹气的样子,想张嘴安慰几句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拿过药老递给她的那本手札:“看看这个或许对你有帮助。”

现在一丁点的希望给冰蓝她都会牢牢的抓在手里,抢过哑巴张递过来的手札快速的翻了起来。越看心越冷,这个确定不是动摇军心的?

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一秒回到了她高冷不近人情的样子,来到哑巴张面前。

哑巴张感觉到冰蓝气场的不同,心里咯噔一下。

“张起灵如果真是天意不可违,我会用尽办法把老大给你送出来,记得照顾好他,如果我们三个……”这样丧气的话她真的说不出口。

从空间里拿出来一个登山包,一个一个往进放东西:“这两个符纸是我留给胖子的,记得给他让他不要离身,可保他两命。这两瓶丹药是留给你的,一个是补血的,一个是止血的。这把匕首,还有这颗果子给花儿爷,这一包是留给我儿子的。”

哑巴张一把握住冰蓝胳膊:“不需要。”

冰蓝懵逼一下,苦笑一声:“拿着吧!”

哑巴张固执的推了回来。

冰蓝看了看哑巴张,看了看手里的登山包,一狠心收进了空间,不收就不收,她就不信她就真的不能寿终正寝?

“你知道了什么?”

冰蓝指了指天:“雷。”

哑巴张愣愣的看着冰蓝,冰蓝苦笑的耸耸肩:“你去通知他们拿着东西退到山谷边缘地带吧,你们帮不上我。”

哑巴张往前走了一步,可是他能做什么呢?他从来没有发现自己是这么的无用。

冰蓝现在可没有多余的心思来抚慰他的情绪,从哑巴张身边走了出去。

她来到药老帐里:“我让你弄的药怎么样了?”

药老擦擦手,拿出一个瓶子递给冰蓝:“就提炼出来这些。”

“行,谢谢。你去通知他们收拾收拾退到山谷边缘地带吧!我可能知道这个孩子是什么属性了,你们帮不上我,别都折在这里。”

药老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可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越早越好,我也有时间做点准备,你们在这里只是拖累罢了。”

药老沉痛的看着冰蓝,不知道他痛的是自己?是孩子?还是张家的命运?

“好,我去通知他们。”

冰蓝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好有个靠谱的,不用她再去开导他们了。

她把自己能用到的东西,晶核能放在身上的全都放在了身上,万一空间用不了她还有一点自救的机会,这些要是也没了,对不起,她只能听天由命,谁让她只是个异能者,还不是雷属性,能怎么整?

谁让自己不够强?

做好心里准备的冰蓝,拿出系统送给她的那把剑,关键时刻这东西得给她割下脐带啊!

抱着剑盘坐在一块石头上,或许此时她存在一些念想,看在她这么知趣识大体上,能对她宽容一些~温柔一些。

天上的云层像是在嘲笑她,翻滚着灰黑色的云雾,没等张家人退到安全的地方,第一道雷狠狠的劈了下来。

我去你妈,她就生个孩子,即使这孩子是个雷属性,不应该是孩子生出来那一刻她最虚弱的时候劈吗?这算啥?她又不是渡劫呢?这是连孩子出生的机会都不给她?

冰蓝抱着剑往旁边躲了躲,那该死的雷认准了她,她往哪里雷往哪里,不劈到她这是誓不罢休的意思了呗?

谁能有她倒霉?她上上上辈子到底做了啥缺德事?怎么她走到哪里都挨批?生个孩子都不消停?

认清现实的冰蓝也不躲了,乖乖的调整了个姿势让雷劈,她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可能保住两个孩子,死也死得其所不是吗?死的憋憋屈屈算个啥?窝囊一辈子两辈子还能辈辈窝囊?

第一道雷劈到冰蓝身上,哑巴张那脸已经阴沉的吓人。药老死死的拉着他,生怕他家族长冲进去。

张家这些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吓懵了,哪怕他们过的千难万难,怎么辛苦的训练,也没遇过这么离谱的事情。

冰蓝被劈的脑子都不是很清醒了,整个脑瓜子嗡嗡的,这还是她有被劈经历下的反应。颤颤巍巍拿出准备好的灵泉往嘴里送,怎么也拧不开瓶盖,这个时候她是真想哭,她从来没有想过打不打得开的问题。

把灵泉放一边,拿出一个果子胡乱的啃了啃。苍天啊大地啊,不带逮着一个人劈的,就不能换个人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