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地底火山口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94字
  • 2022-06-14 10:17:05

冰蓝一觉醒来已经是五个小时以后,汽车行驶在蜿蜒地山路上,道路一面是高山,一面是沟壑。

“这是哪里?”冰蓝问。

前座的小伙子回她:“九龙沟梁。”

九龙沟?没听说过~

哑巴张递给冰蓝一沓资料,冰蓝大概扫了一下:他们这次的目的地,位于县域东北部的滦河流域,属接坝深山区,地处内蒙和燕山山脉过渡地带,四周群山环抱,中间沟谷相连。

山?

有山有雪的地方她现在都快有阴影了。

放下手里的资料,望着窗外,用伸手不见五指描述一点也不为过,如果不是有车灯的亮光,这黑布隆冬的夜晚,着实有些应景了。

汽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叫苏家店嘎啦湾的地方。看了一下时间凌晨刚过,他们开来的六辆车停在了一座石桥上。

听着桥下的流水声和山间的回声心情宁静了不少。

众人背着东西下了车,张家人的年龄她看不懂,总体来说四五十上下的人偏多,一共下来二十三个人。

药老来到冰蓝面前:“夫人把车收一下,咱们上山。”

冰蓝瞪了他一眼,说好的不暴露她呢?这个不知轻重的老头子,存心给她找不痛快是吧?

“都是靠得住的人,您放心。”

放心?放心个鬼…除了她自己,对于她来说包括失忆的哑巴张都是外人好吧!

都到了这里她能怎么办?认命的把车收进空间,抬头看着眼前黑乎乎的石山:“您确定咱们要从这里上去?”她明明看到前面几里处似乎有个村子,从村里进山不是更方便?

“看到半山腰的山洞没有?”

冰蓝点了点头,看见了,能看不见?她又不瞎。

那是一个特别圆,特别光滑的山洞,赤裸裸的露在山体外面。

“咱们从那里进去。”

冰蓝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她到底造了什么孽?都快生了还得爬山涉水?

她和药老说话的功夫已经有张家人爬了上去,冰蓝撇撇嘴,这速度真快~

只见爬上去的张家人扔下来几条绳子,剩下的张家人一个个抓着绳子,三下五除二凑凑凑的爬了上去。

哎~她这个命啊!没点本事在这样的家族真生存不下去。

冰蓝打量着这个山洞,摸着光滑的洞口:“这不像人工开凿的?”

“不是,据说这里以前是条蟒蛇的洞穴。”

呵呵……

冰蓝也知趣,看一个个的都不是多话的性子,乖乖的闭了嘴。

她最佩服的就是张家人在这黑暗的地方竟然不打手电。

别人不打她也不能搞特殊吧?弄的自己好像挺废物。不打手电的冰蓝把哑巴张往自己身边一拉,她有充电宝,用神识不香吗?

众人一直往里深入,冰蓝和哑巴张坠在了队伍的中后方。她想:这得多粗一条大蟒啊?得有一米五以上粗了吧?这么光滑的石壁怎么那么像水冲刷出来的?

她的各种疑惑没有人给她解答,随着历史齿轮的转动,这里几千年几万年前是什么样子真不好说。

随着越走越深,越走越往下,冰蓝只能时不时的给自己补充点灵泉水。

就这艰苦的环境药老还能给她熬药,冰蓝也是服气。

拿出厚厚的垫子放在身下,冰蓝这边刚坐下,四个人就把她围在了中间。

她现在是典型的母凭子贵。

趁着大家打坐休息,冰蓝拿出晶核握在手里,这已经是五级的晶核了,低级的似乎已经满足不了那个小崽子。

哑巴张坐在药老身边看着药老忙前往后问道:“她有危险吗?”

药老愣了一下回他:“不知道。”

“去哪里?”

“去曾经诞下过返祖婴孩的地方。”

药老把药煮好,让哑巴张端给冰蓝,他处理着剩余的药材。

冰蓝收起没有吸收完的晶核,吹了吹烫嘴的药汁,一口口的喝了下去。

他们在漆黑的山体里走了三天。

冰蓝感觉到孩子出生也就在这几日了,一股子焦虑的情绪困扰着她,让她烦躁难耐。

感受着越来越热的温度,那股子烦躁感更是强烈。忍受着各种负面情绪和烦躁,冰蓝硬是又走了半日,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火山口,冰蓝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她此时的心情。

不震撼是假的,可是再美的地方也没心情欣赏啊?

看着张家人一个个难受的表情,冰蓝第一次在他们面前用了自己的阵法,把在场的张家人都隔离了起来。能陪着她走到这里,不管对她的生产有没有用,这份恩情她记下了。

拉过哑巴张说:“咱们先退出去,我有话说。”

哑巴张看了看这些人的状态,点了点头。

冰蓝也没经过他们的同意,都在她的阵法里,她去哪里他们只有跟着的份。

“别紧张,有话出去说,这样下去等不到我生产,你们一个个的先扛不住了。”

众人想反驳,又拗不过事实。

大家走了六个小时,退到了一个通风口。

冰蓝拉过哑巴张:“咱们找地方方便一下去?”

张家人耳力那是没得说,没人跟着他们,冰蓝做起事来也是毫不顾及。动用了土系异能把她观察好的地方和外界开了一个口子。

开通那一刻感受着外面飘进来的青草气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太他妈舒服了,可憋死她了。

“去,前面探探路,我得尽快出去,那个火山口对我来说有害无利。”

哑巴张皱了皱眉头。

“皱什么眉头?快去,一会一起给你们说。”

哑巴张抽出背后的刀握在手里,向冰蓝打通的洞口走了过去。

没多大一会就退了回来。

“怎么样?咱们现在处在什么位置?”

“峭壁中下方,下面是个山谷。”

“好下吗?”

哑巴张点了点头。

“去把他们叫过来,先出去。”

哑巴张看了看冰蓝,冰蓝懒得搭理她,她现在迫切的想找个她认为安全的地方。

不一会,药老小跑了过来:“祖宗啊你这是要干嘛?”

冰蓝拉过药老:“一把年纪了怎么这么不稳重?”

药老瞪了一眼冰蓝:“你说你这是闹什么?咱们千辛万苦找到地方,你说退出来就退出来,说走就走,到底怎么回事?”

冰蓝同样给了药老一个白眼:“不退出来找死吗?你们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拖后腿的?看你们一个个的那个状态,能在里面等到我生产?到时候是你们帮我,还是我救你们?”

冰蓝给药老噎的半天说不出来话。她的话后赶过来的人也听了个清楚。

“好了,下去我给你们一起解释可以吗?咱们先出去。”

药老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走出来四个年轻人,几个人背着装备走到洞口做下山谷的准备。

众人那脸色肯定是不好看的,冰蓝也没有办法啊!她很确定这个地方不适合自己生产。

等众人下到山谷已经是夕阳西下。负责查探地形的,负责清理营地的,负责搞吃食的,还有给她熬药的。

冰蓝坐在一边边吸收剩下的晶核,边看着众人忙忙碌碌。

晚饭过后,众人围在冰蓝身边,等待她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药老首先介绍了六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听的冰蓝眼皮一跳一跳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话一点不假。

只是这个时候不是关注他们的最佳时机,她想在座的各位也没有人有心情给她解答张家的遗留问题,这些东西还是以后慢慢了解的好。

冰蓝想了想,组织一下语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上一个能在这里生下返祖血脉的孕妇,体内应该是一个火属性的孩子。”

怕众人不理解,解释道:“就是天生喜欢热源的孩子,越热对他应该是越有益处。张家长辈怎么知道的这一点我无从得知,不过应该是这个原因,才有了这个地方。”

“而且这个地方以前应该不是现在这样的,你们也进去看了,在那里你们绝对活不过两个时辰。”

“我想当时张家一定也是付出不小的代价才得来了一个返祖的婴孩,孩子的母亲生下孩子之后绝对活不过三天,更甚者有可能当时就死了,对吗?”

药老拿着那本手札递给冰蓝点了点头。

冰蓝接过手札没有马上打开研读,而是继续说:“我肚子里面这个,我很肯定他不是火属性的孩子,所以我进去之后极度暴躁,很不舒服,才让大家退了出来。具体他是什么属性,我想我们很快也要知道了,如果我没有感觉错,他快出生了。”

药老挪到冰蓝身边一脸沉思,看着冰蓝说:“你似乎并不担心?”

冰蓝嫌弃的往一边挪了挪:“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只是担心有什么用?我之前可是问过你家族长的,他明确的告诉我他是人类,生出来的孩子也没有问题,可现在呢?我肚子里是颗蛋?神不神奇?”她其实还想说,她都怕自己哪天变成一头畜生。

药老尴尬的摸摸鼻子:“我们确实是人类。”

冰蓝摆摆手不想听他狡辩:“好了,是不是的吧!反正咱们现在都一样。”

“现在呢情况就是那里肯定不适合我用,你们还有什么保我命的东西没?或者直白一点,你们有能保孩子命的东西没?”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致的摇了摇头。

“合着你们带着我千辛万苦走到这里,那个火山源就是最大的倚仗?”

药老咳了咳:“这种情况也不多见啊,能有这么一个经验还是祖辈们花了不少代价总结的,我们手里是有底牌,可是能不能成不是一两年能看到效果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