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德杯总决赛(三)

原本剑魔对上酒桶,是有Counter作用的,不过在被单杀一次之后,Ale变得谨慎不少,加之上河道没视野,兵线处于酒桶的回推线,所以他只能缩在后面补尾刀。

酒桶还时不时丢个桶子,吃兵线就得挨揍,对于TheShy这样的行为,Ale总感觉似曾相识。

“憋吃,憋吃!憋吃!!!”

WBG四人嘴上不说,心中颇为同情,果然,伤势恢复的姜承録才是憋吃型上单。

靠着畏畏缩缩的补刀,剑魔升到了5级,而酒桶已经升到6级了,还好兵线逐渐推了过来,剑魔距离解放已然不远。

“SofM,上!”TheShy低呼一声,赵信从剑魔背后绕了出来,形成二包一的局势。

剑魔身上没有闪现,只能殊死一搏,一段Q击飞赵信,斜角Q2,被赵信无畏冲锋躲掉。

“恶火束链拴住,三段Q击飞,伤害有点高,Tarzan插旗,EQ二连击飞赵信,蹲了这么久,酒桶没蹲到,蹲到了赵信!”

赵信还没有到6级,没有咳血战斧和血手,坦度等于没有,面对两人围攻,他血量暴跌至一半。

酒桶挺着大肚子赶到战场,大招起手,十分精准地砸到皇子、剑魔中间,将剑魔往自己方向砸了过来。

赵信闪现到剑魔跟前,三重爪机第三段挑起他,滚动酒桶丢过去,剑魔交出E技能想走,赵信W减速。

眼看剑魔要走出红桶子的爆炸范围了,酒桶反向E技能加闪现,硬生生将其撞了回去。

“反向E闪,帅!剑魔根本扛不住,连6级都没有,赵信、酒桶伤害太高了,桶子爆炸,剑魔没有反抗的空间,被直接带走!”

剩下一个皇子,只好灰溜溜地走开,不敢和两人作对。

Ale仰面坐在椅子上,神色略有些惆怅,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这把多半没了。

7分钟,酒桶不仅做出了永霜的核心小件,还买出黄书、女神泪,剑魔打个屁呢。

8分钟,TheShy先是借助无限乱放的技能压低剑魔的血量,最后在塔下用出完美的几何桶击杀掉剑魔,整个过程没有出现丝毫失误。

“Ale完全被蹂躏了啊,这样的话LNG前排很难起来,单靠皇子一人感觉扛不住啊,要知道这把的酒桶可是AP桶。”

第三次击杀剑魔,TheShy顺势拿下两层镀层,还配合着赵信拿下了峡谷先锋,不过LNG并不像让他们平安离去,复活后的剑魔、皇子、辛德拉以及布隆包了过来。

“TheShy、SofM,对面四个人朝你们去了,能不能走?”Angel提醒道,自己也走向先锋处。

蛇蛇并没有选择支援,而是和huanfeng在线上不断消耗Light,以寻找击杀的机会。

“应该能走……”骚芬话还没说完,皇子EQ二连接近两人,随后天崩地裂坐下来,将两人困在其中,酒桶交出肉弹冲击脱离,赵信却只能留在里面。

辛德拉超远距离推球,没得办法,赵信只能交出大招规避伤害,布隆挺身而出来到皇子身边,寒冬之咬减速,两大汉子赶紧按在他身上摩擦。

赵信:“哒咩哒咩!”

剑魔开启大灭,带着满身血气杀向赵信,酒桶想要施救却无能为力,只能果断卖掉队友溜掉,人头也被剑魔收下。

TheShy狂喜,科学养猪,还得靠队友!

在上野区发生三个壮汉与赵菊花惨案的时候,下路找了一波机会,完成了卡尔玛与女警的互换。

看着卡尔玛还未消失的尸体,伊泽瑞尔悲痛万般,收下了两波兵和两层镀层,实现1000经济大领先。

复活之后,赵信配合下路收掉第一条小龙,拿到人头的剑魔补了一些魔抗装备,虽然线上还是大不了,但也比之前好受一点了。

随后13分半,赵信来到上路,放下先锋,和酒桶一起在镀层消失前拿下了一血塔。

“酒桶的发育已经领先剑魔1500金币了,16分钟了,剑魔还没做出咳血战斧,只能靠着水银鞋硬抗。”

进入到换线发育时间,剑魔被队友赶去下路,因为双方要争夺小龙的缘故,下路视野总是忽暗忽明,让他不能很好的发育。

WBG在16分半收下第二条小龙,前两条亚龙分别是海洋亚龙和云端亚龙,对线期结束后,海洋亚龙的帮助并不算大。

而拥有一件半外加二级鞋子的酒桶,化身为泥鳅油男,带着扫描各种入侵,时常出现在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敌方。

17分钟,被WBG拿下小龙后,Doinb回到中路推线,中路一塔血量还算健康,结果下一刻,一道身影直接撞在辛德拉身上,随后便是酒桶大招将他炸出防御塔,还按出永霜主动技。

“炸的好啊Shy哥!”Angel操纵维克托放下力场,配合永霜晕眩敌人。

控制还没结束,维克托QERA,所有技能全部打在辛德拉身上,将其瞬间融化,连闪现都没机会交出来。

要知道,酒桶和维克托可都是AP伤害,两人的技能基本全中,一个脆皮中单法师怎么可能扛得住?

“又是E闪,这把TheShy三个E闪都达成了击杀,这波他藏在墙壁后面,先E后闪,Doinb技能都交不出来。”

维克托手下人头,完成了第三次和第四次进化,伤害再次获得质的飞跃。

19分钟,酒桶、伊泽瑞尔、卡尔玛蹲在下路三角草丛,卡尔玛RW起手,女警E闪现都没能摆脱闪现后的卡尔玛,被禁锢后击杀。

剩下一个布隆,也不想交闪现了,被酒桶E撞飞,人头给到伊泽瑞尔。

回到家后的huanfeng,直接补出魔宗,进入到强势期,反观女警,虽有狂风在手,但也只有狂风,伤害低得离谱。

20分钟,酒桶做出大天使之杖,维克托做出影焰。

22分钟,赵信做出挑战护手,WBG阵容进入强势期,开始大龙逼团。

“伊泽瑞尔poke能力太强了,一个Q就能打掉脆皮300血,酒桶伤害也很爆炸,LNG被堵在隘口下不来,别看WBG阵容打大龙不行,可是架不住装备好啊,大龙只剩3000血了!”

布隆突然闪现越过龙坑墙体,冰川裂隙砸过去,由于龙坑口过于狭隘,WBG维克托、赵信、卡尔玛被击飞。

皇子EQ进场,大招圈住三人,辛德拉超远距离推球击晕维克托,随后大招一股脑砸过去,好在维克托身上有破败王后之冕才免于被秒杀的命运。

即便这样,他也只剩下百余点生命,在生命的最后刹那,他ER尽数交出去,随后便被皇子无情击杀。

Shutdown!

伊泽瑞尔不断QAW,所有技能技术放出去,精准弹幕擦着辛德拉的头皮飞过去,只打了皇子、布隆两人。

酒桶被迫交出大招,炸在LNG人堆里,伤害爆炸不说,还成功分割了战场,辛德拉连忙交出闪现拉开距离。

“蛇蛇,给我盾!”TheShy大喊道,下一瞬,死胖子身上出现了白盾,还伴有加速效果。

卡尔玛RE到酒桶,酒桶闪现还差一点点,扭身躲开剑魔的恶火束链,靠着加速追上辛德拉,W醉酒狂暴,E肉弹冲击撞飞辛德拉。

“TheShy上了,永霜禁锢,丢出滚动酒桶,醉酒狂暴砸一下,辛德拉直接残血!!!酒桶扭头就走,引爆Q技能收掉辛德拉。”

“剑魔进场,开启大灭,Q2E破空斩击飞酒桶,感觉AP桶有点脆啊,女警爆头A,三枪点掉TheShy1/3的血量!”

叮——

酒桶为了防止自己暴毙,交出金身,同时赵信闪现出圈,E到剑魔身上,开启大招,想要保住酒桶。

天崩地裂范围内的卡尔玛狗链栓皇子,却被布隆开盾挡掉,也正是因为布隆开盾的原因,ez很难越过他打出伤害。

“金身结束,酒桶在赵信的掩护下向后走,布隆残血,ezWA收掉人头,皇子咳血回一口,闪现后撤,赵信能不能走,被打出血手。”

由于皇子发育滞后,他并没有做出血手,相比之下身板薄弱不少,尤其是之前维克托的伤害基本全打在他身上,此时的他仅剩三百来点血量。

“赵信知道自己走不掉了,借着大招最后的时间像要换掉皇子,AW,咳血回一口!E技能A一下!杀掉皇子,自己也死了。”

双方打野阵亡,没有人拉大龙仇恨,大龙血量迅速回复,LNG只剩下上单和ADC,不敢硬拼到底,正准备撤退。

伊泽瑞尔闪现E追上两人,一发Q技能被女警躲掉,剑魔Q技能击飞ez,女警交出夹子,EAQ直接干掉ez半血。

残血卡尔玛不敢太靠前,只能远远地丢两个技能。

“EZ被击飞,血量降得很快,huanfeng太冲动了,不应该把所有位移都交掉的,TheShy开启醉酒狂暴顶了上去,女警不敢继续A了,迈着大长腿往后面跑。”

“剑魔能不能走,E技能过墙,ez还想追,Q命中剑魔,就是要追死你!”

WBG队内语音,TheShy一个都没打算放过,指挥道:

“huanfeng,你追剑魔,我追女警,我闪现还有5秒,全都杀了!”

huanfeng回答道:

“没问题,剑魔必死。”

女警见酒桶不肯放过她,回头放了两个夹子,TheShy就像没有看见一样,径直踩了上去。

第一时间,女警都不敢回头A爆头,一直走到爆头线的最远距离才A了一下。

暴击-420,这一枪直接干掉酒桶1/5的生命,之后三秒,Light又靠着视野优势A了酒桶两枪,将他的生命压到400。

“女警一直在拉扯,在草里放一个夹子,WBG在这里是有视野的,啊?TheShy怎么E上去了?!”

Light狂喜,他不知道酒桶是不是想趁着夹子展开的功夫,通过E技能直接越过夹子,但他知道,酒桶必死无疑!

可惜,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谁都没有想到酒桶在踩到夹子的一瞬间交出刚刚转好的闪现,以极限距离撞到了女警。

“OH,my god!?老天爷啊,这也能撞到?这样的话女警没了啊!”

回头A爆头的女警确实打出了枪管里的子弹,可惜还是差了一枪,她那羸弱的娇躯在酒桶数百斤的体重面前,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羔羊。

修长雪白的大腿直接被撞开叉,娇躯向后跌倒,香汗淋漓地靠在墙上,还没来得及求救,便被一个桶子炸的满身汁水。

最后,她苍白的嘴唇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被酒桶当场砸死。

“这个酒桶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实在是太可耻了!这边的话EZ还在追剑魔,剑魔过墙,ezQ一下石甲虫,刷新奥术跃迁,飞了过去,一发平A收掉剑魔。”

ACED!!!

“虽然LNG的辅助布隆开了很好的先手,皇子也困住三人,但还是没能瞬秒三只手,被ER打掉不少血,而且两个前排都去开团了,交完技能的Doinb没得躲开酒桶的肉弹冲击。”

“WBG这边反打也很果断,没有继续在大龙上浪费时间,而是率先选择击杀辛德拉,没让她打出第二轮伤害,尤其是酒桶,所有技能都打满了,伤害实在是有点离谱。”

米勒口水飞溅,饶是以他解说多年的经验,语速也有些跟不上了,只能捡着大概说一下。

“确实,Shy哥这个酒桶不仅在线上把剑魔打的没脾气,打团也猛得一批,REQ就把辛德拉秒了,最后还成功击杀掉女警,我们再来看一波回放。”

“你看就是这里,LNG第一波技能全部给了维克托,可惜之前没人打掉冠冕,让他活了下来,要是他没能丢出RE,皇子就不会死这么快,这团战就还有的打。”

很快,回放镜头来到酒桶追击女警的时候。

“你们看,这里慢动作可以看出来,酒桶是很清楚地看见女警在草里放了一个夹子的,当他往前面E的时候,女警都觉得他必死无疑,直接回头了。”

“没错,仔细看,酒桶的闪现是踩到夹子前半秒才转好的,TheShy这里就是买了个破绽,不然女警不回头的话,他这个E技能是撞不到的,更别说击杀了。”

“而且他还不是闪现E,不然女警绝对不会回头的,真的,这把比赛Shy哥的E闪就没失误过,一次比一次秀,细,实在是太细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