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下路爆哭,中野狂喜

训练赛有个好处,就是主教练可以指挥,要知道,在正式比赛中,BP结束主教练就得回到休息室了。

TheShy上前靠着W凶了公爵一波,虽然没有赵信视野,但基本可以确定赵信就蹲在河道草丛。

凶完一波后Shy哥也不浪,稳稳向后拉,走位时而考前时而靠后。

在众人看不到的草丛里,赵信一直在回城和取消间徘徊,直到Zhuo在河蟹处插了个眼,他才意识到不妙。

河蟹没了,蛤蟆还会远吗?蛤蟆没了,三狼还会远吗?说不定F6都没了!

他一下子明白了TheShy的意图,取消回城径直走向蓝色方上野区走去。

蛤蟆?没有!三狼?没有!只有一个可怜的河蟹在河道游荡。

开局架没打多少,骚芬就靠着演戏多拿了4组野怪,小天肠子都悔青了。

只能说,骚芬这个选手自带常人没有的特性,要是对手是厂长这种食草型打野,估计这一波入侵连毛都捞不到。

然而,对面不是,骚芬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疯狂入侵,疯狂搞心态,在各种出其不意的敌方阴你。

所谓顺风骚芬逆风海王就是如此。

骚芬刷完敌方三狼后,回家补出锯齿短匕,然后舍弃刚刷新的下野区,带着扫描、真眼朝敌方红BUFF摸去。

路过河道时开启扫描,保证视野没有暴露,随后他绕着石甲虫来到上路,目标正是法外狂徒!

格温直接开启疾跑,男枪见状,意识到有人来Gank了,赶紧后撤,E、W死死捏在手上。

致命节奏、疾跑格温,完全不准备当人,纵然男枪快速拔枪也没摆脱掉,一把剪刀剪得飞快,都快剪歪了。

没有不朽盾弓的男枪就是个脆皮,当劫出现在他视野中时,他自己只剩下半血了。

骚芬并没有直接交出影子,而是闪现E,减速男枪,给格温更好的输出环境。

男枪不得已,只能闪现进塔,烟雾弹砸到劫头上。

直到此时,骚芬确保公爵身上没有任何位移了,才交出影子,打出角度极其刁钻的双Q,随后进塔狂A。

眨眼间,男枪只剩下百来点生命,格温追上他,EAQ。

“咔擦咔擦”收掉男枪,斩获一血。

苏澈见状,暗自点头,这要是直接交出W,估计杀不掉男枪,关键就在于双Q,否则两人至少得多抗两下塔。

要是不小心死了一个,男枪凯旋回血,估计都得死。

两人迅速将兵线推进塔里面,逼出男枪TP。

帮助上路取得优势后,骚芬回到自己野区刷野,不出他所料,下半区被反了。

好在拿了人头的格温直接买出小吸血棒,线上压制力十足,靠着W和较强的机动性,死死压住男枪。

不过小天也抓住机会,帮助下路阿水、Zhuo拿下蛇蛇人头,打回一波节奏不说还把海洋亚龙收入囊中。

TES俱乐部训练室,公爵一脸蛋疼,吐槽道:

“TheShy怎么又开始压人了,一个兵都吃不到,什么狗屁法外狂徒,明明就是法内狂徒!”

话语刚落,疾跑刚转好的格温带着四层被动冲上前来,男枪迅速丢出E、R、W,拉开近千码的距离。

然而,TheShy是谁?0-2都要你命!何况1-0?!

引针簇射减速男枪,A一下小兵,第二段射出,高额减速让男枪被轻松追上。

QE吃满,纵然进了防御塔,格温也没有退缩,一剪刀一剪刀落在男枪羸弱的身躯上。

“又快又狠!”

裙角飞扬,她哼着欢快的歌,打得男枪毫无还手之力。

引针簇射第三段逼迫男枪走位,随后满被动Q技能打满,最后一A带走男枪,断续疾走脱离防御塔的攻击范围。

“我不会让你伤害任何人了!”

灵罗娃娃娇弱、坚定的声音回荡在公爵耳畔,他没好气道:

“伤害,伤害你个骆驼,NM,还恶人先告状!”

小天没有说话,走到防御塔下,含泪收下两波兵线。

当他在上路收完兵线时,耳麦里传来接Q辣舞的呼救:

“看我看我,能不能T?”

镜头拉到下路,只见佐伊直接舍弃中路兵线,来到下路,而骚芬也从后面包围了TES下路两人。

飞机的TP用来包发育了,还在冷却,男枪也是如此。

蛇蛇闪现进塔,一个E技能,阿水闪现躲开,骚芬进场,R起手,落地WQE,伤害被女警E技能规避大半,再加上卡尔玛的E技能,实际伤害并不高。

佐伊在女警交出E技能的瞬间,RE,丢出睡眠气泡,砸在女警身上。

“我有治疗,帮我挡,能操作!”

女警交出治疗,向后拉距离,随后被睡在原地,当飞星向她砸过来的时候,卡尔玛闪现挡住。

睡眠还没有结束,huanfeng厄斐琉斯直接开启大招,命中两人。

腕豪屈人之威来到防御塔边缘,再被防御塔打了三下之后,豪意值已满。

蓄意轰拳!纵然两人疯狂走位,也吃到高额的物理伤害,女警只剩下一丝血皮,卡尔玛半斤八两。

而佐伊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残局,闪现捡闪现,靠着W小气泡收掉女警,A残卡尔玛,由厄斐琉斯拿下人头,之后更是W闪现捡起治疗术,奶了一口腕豪,配合凯旋极限未死。

Knight看着队友温热的尸体,满脸悲愤地收下两层镀层。

这波四包二,中路不亏……

赵信趁着格温回家、WBG四人包下的功夫,拿下峡谷先锋,没有犹豫,直接放在中路,强吃两层镀层。

虽然红色方一血塔被WBG四人强推得到,但蓝色方中一塔也掉了,赵信、飞机平分经济。

纵然队友的死亡让他们心生同情,但不得不说。

打野、中路,赚翻了……

13分钟,靠着镀层和防御塔的经济,飞机直接做出卢登、法穿鞋,要知道格温拿了两个人头都才做出峡谷制造者、草鞋。

可惜,这句比赛对于TES来说,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难。

女警一血塔掉了,狂丢3、4波兵线,发育周期被无限拉长,飞机距离魔宗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接下来的两波小龙和先锋,难以正面抗衡WBG。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