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怎么就决赛了?

得到系统奖励后,苏澈愣住了。

解说不是说等后续通知吗?难道官方已经判定鲨鱼主播队输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紫竹确实没能拿到一个人头。

为此,他还特地联络了比赛方,得到的答案与他想的一模一样:

鲨鱼主播队由于违反比赛安全规则,取消其参赛资格。

只是直接宣布的话,难免会出现些许退票、舆论风波。

所以腾竞还是老样子,先用暂时延期稳定军心,待热度、时间一过后再宣布结果,将自身损失降到最小,把观众损失搞到最大。

用观众的钱来堵自己的缺口,妙哉妙哉。

WBG众人回到休息室,由于比赛基本没打,他们比计划提前了至少一个小时。

TheShy趴在电脑桌前,神色有些忧虑,苏澈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道:

“怎么?觉得事情因自己而起?有些内疚了?”

TheShy摇了摇头,回答道:

“唉哟,好不容易玩把锐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和教练一样快,阿一古……”

“哈哈,难免的嘛,毕竟……”苏澈顿了一顿,眯着眼睛看向姜承録,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

“什么……叫和我一样快……?”

TheShy大惊,自知说漏嘴了,疯狂摇头,妄图萌混过关。

算了,苏澈想了想,选择不和他计较,毕竟打比赛还得看他呢,现在打坏了,以后就不好用了。

“大家,后天就是德玛西亚杯的决赛了,有没有信心拿下冠军?”

众人闻言,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反应,huanfeng、蛇蛇不愧是下路搭档,皆是一愣,好半天才道:

“怎么都到决赛了?感觉啥都没干啊?”

确实,别看从小组赛打到决赛有五场比赛,实际上真的有五场。

只是这五场比赛,WBG势如破竹,全部以2:0将对手斩于马下,还有一场0:0就赢了呢。

SofM习惯性地挠挠头,说道:

“还不知道打谁呢,要么LNG,要么RNG,感觉都不是很好对付的样子。”

TheShy歪着头想了一下,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说道:

“Bin和Ale?感觉还阔以吧,我都没有问题。”

苏澈哈哈一笑,说道:

“要的就是Shy哥这种气魄,不管对手是谁,我们都没问题,反正最后赢的只会是我们!好了,废话少说,抓紧时间,多打两把游戏,明天打训练赛!”

众人:“不要吧……”

是夜,WBG五人还在打Rank,某黑心教练已经钻进了女朋友温暖的被窝。

“七七,想不想吃冰激凌?回来的路上,我顺手买了两小根。”

凌七七关掉手机,白了他一眼,吐槽道:

“这么冷的天气买什么冰激凌?”

苏澈大喜,哼哼,这买的是冰激凌吗?不,这买的是智慧。

要是直接问她亲戚走了没,必然会被凌七七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为由臭骂一顿。

买了冰激凌,要是没走,答案肯定是“身体不舒服,不能吃”。

他笑容满面地将冰激凌放进冰箱,坐到女孩身边,一把抱住她。

“你怎么了?今天……”

话说到一半,苏澈便咬住她的红唇,良久唇分,伴着满脑子色色的情话:

“我想你了……”

凌七七俏脸粉红,她浑身无力,软绵绵地靠在苏澈肩上,声若蚊蝇:

“去房间里,不可以,不可以在客厅……”

……

是夜,WBG五人还在打Rank,某黑心教练已经在快乐的大草原策马奔腾了。

……

LNG俱乐部,会议室灯火通明,在和RNG鏖战3场后,LNG靠着Ale武器大师的41取得了胜利,本着趁热打铁的功夫,其主教练Nelson展开了深夜茶会。

“嘴巴张的最大那个,对,就是你,起来说说,面对WBG我们要注意什么?”

喜欢毒硬币的猴子连忙收住哈欠,说道:

“啊,啊,啊,啊?”

Nelson一支笔砸过去,没好气道:

“看看你们,打了个BO3就能这样了,要是再早个几年,BO10不得把你们全打废?”

某处住宅区,水晶哥猛然打了个喷嚏,趁着屏幕灰白的时间调高了空调的温度,自言自语道:

“25℃,不低了啊,怎么还会打喷嚏?”

Doinb厚着脸皮道:

“教练,这都12点咯,打哈欠也是正常的嘛。”

Nelson懒得理他,继续之前的分析,说道: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这赛季的WBG和上赛季已经截然不同了,尤其是在上野两方面,打野SofM的节奏感越发成熟,可以Gank、刷野都兼顾到。”

“而上路TheShy更是展现出极强的压制力,从目前几场比赛来看,估计WBG新教练是准备把TheShy当作核心使用了。”

闻言,Ale微微皱眉,问道:

“TheShy今年24了吧?他去年状态这么差,还能作为核心吗?”

在LPL之前的比赛中,Ale和TheShy同为上单选手,对上很多次,两人都有名场面献给彼此。

在S9及之前,Ale对上TheShy,往往会被TheShy极具压制力的打法压得喘不过气来,大多数情况只能靠失误反击。

S10之后,特别是去年,两人对上五次,五场比赛,无一例外,Ale都取得了较大的线上优势。

这并不是说他进步了多少,而是TheShy退步了多少。

以前那种压制力几乎没有了,反倒是以发育补兵为主,甚至双方火拼起来,TheShy总是占不到便宜。

BO3结束之后,Ale还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

“TheShy不行了……”

当时还是春季赛刚开始,这句话被曝光后,成为了Ale的名言名句,也成了喷子的素材。

很多人都直言Ale狂妄自大,可当TheShy在之后的比赛中不断挣扎,难有作为时,人们才发现,Ale说得对。

现在,当Ale再次听见TheShy的名字时,难免有些惊讶。

Nelson解释道:

“年龄不是问题,关键是比赛状态,去年我打听过,TheShy下滑的主要原因就是手伤,练越多伤越重,练得少又拿不出手,后来干脆就玩团队型英雄了。”

“甚至玩团队型英雄,他都有些勉强,不过从这赛季的比赛来看,他应该是找到办法应对比赛了。”

Ale微微颔首,伤势对于每一个运动员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电竞选手也不例外。

像老一辈的选手,有不少都受困于指关节炎之类,别说打比赛了,Rank都疼得要命。

好在现在选手有钱了、科技起来了,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到底情况如何,还得你自己去体验,我的初步战术是这样的,Doinb……”

倘若TheShy知道LNG战队这么重视他,必然会开心的像个孩子。

次日中午,WBG五人陆续起床来到训练室,苏澈早已等候多时,说道:

“都准备一下,20分钟后就是训练赛了,你们这次的对手是TES,都给我拿出干劲来,别把训练赛不当比赛哈!”

TES,LPL中强队伍。

S12通过一系列操作,上单拥有Zoom、Qingtian,打野Tian、Xiaopeng,中单Knight稳如老狗,下路Jackeylove配上Zhuo,压制力十足。

就是不知道啥原因,没能打出好成绩,经过休赛期的磨合,他们的实力比起WBG,只强不弱。

“我可告诉你们,这次TES可是主力阵容,要知道,他们打德玛西亚杯都只上了青训队,你们要是干丢我的脸,哼哼!”

众人看着苏澈阴恻恻的笑容,不由浑身一凉,同时心中也泛起烈火般的战意。

万恶的Rank分和魔鬼演说家,并不会产生冲突,只会让他们打着鸡血卖PY——越干越血腥。

训练赛就没有那么多条条款款了,BP环节快得雅痞。

蓝色方:WBG VS 红色方:TES

上路:WBG丶TheShy(格温)VS TES丶Zoom(男枪)

打野:WBG丶SofM(劫)VS TES丶Tian(赵信)

中路:WBG丶Angel(佐伊)VS TES丶Knight(飞机)

下路:WBG丶huanfeng(厄斐琉斯)VS TES丶JackeyLove(女警)

辅助:WBG丶SwordArt(腕豪)VS TES丶Zhuo(卡尔玛)

比赛刚开始,双方都没有选择搞事情,而是稳稳地占住河道视野,不给对手搞事的机会。

30s,兵线还有30s刷新,格温从河道草丛摸到对面三角草丛,然后又摸到石甲虫,最后硬是绕过对面视野来到了红BUFF草丛。

由于赵信蓝开,Knight中路占视野,男枪站在三草位置,所以格温很是安全。

TheShy在红BUFF留了一个眼睛后准备回线,也就在这时,男枪离开三草,走向三角草丛。

当然,这是训练赛,彼此是看不到的,也没有所谓的上帝视角。

在男枪迈进草丛的一瞬间,格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两人同时学习E技能,同时AEAA,交换一波血量后格温趁着男枪换子弹的功夫卡草丛溜了。

硬要说的话,格温占了点便宜,她出的是多兰剑,男枪是长剑,天生多了几十点生命。

苏澈安静地看着这一切,格温打男枪,没有Counter关系,单纯看谁操作好。

接下来就是平淡乏味的发育时间,值得一提的是TheShy放在红BUFF处的眼睛,在最后几秒看到了赵信,可见对面舍弃了三狼,准备速三搞事情。

“SofM,你不用管TheShy,刷完上野区直接去对面下野区,Shy哥,你打得凶一点,给对面打野一种可以Gank的错觉,别把自己搭进去哈。”

(PS:3k字,最近快过年了,奔波于亲戚、购物、朋友,更新有点力不从心,以后都会补上的。

对了,卑微作者在这征求一下作品改进意见,大家各抒己见哈,感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