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闹剧

在经过数十秒的思想斗争下,紫竹选择了鳄鱼。

在这个版本,鳄鱼属于非Ban必选的存在。

正常来讲,1L就应该秒选鳄鱼的,只是紫竹并没有那么大的核心地位。

现在的他,在队友眼中,无论是比赛还是生活中,都是个小丑工具人罢了。

不过有一点,这个鳄鱼是WBG主动放出来的,选吧,又觉得心里不安稳。

不选吧,这个英雄可进可退,真的挺适合他现在的处境的。

“感觉鲨鱼主播队完全可以拿下鳄鱼啊?为什么在犹豫呢?好吧,最后还是选下了鳄鱼。”

见紫竹选下鳄鱼,苏澈嘴角一扬,就像看见猎物掉进了陷阱,他拍了拍TheShy的肩膀,加油道:

“Shy哥,路都给你铺好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TheShy满脸严肃道:

“放心教练,我一定打得他出不了防御塔。”

“嗯,我相信你。”他砍向众人,再次提醒道:

“都给我记住了,别让对面上单拿到任何一个人头,不然有你们受的了!”

WBG选下维鲁斯,BP结束,比赛进入到最后的倒计时。

“比赛开始,我们可以看到,蓝色方一开始就来到上路,想要帮鳄鱼占住三草,一旦这个草丛被锐雯占住,前三级都不会好过。”

TheShy操纵着锐雯从上路河道摸到敌方三角草丛,开口道:

“SofM,能不能帮我在对面红BUFF那里做个眼?”

“没问题。”

蓝色方众人帮鳄鱼占下草丛后陆续回城,鳄鱼没有继续待在草里,而是朝己方蓝Buff走去。

“鳄鱼过来了,锐雯还在草里,Shy哥看到他了,从侧面卡个视野,蹲在墙角。”

荒漠屠夫来到蓝Buff下方的爆炸果实处,这段时间,锐雯也悄悄摸进蓝Buff草丛。

“嘶——!Shy哥这是在干吗?他不会要抓一下鳄鱼吧?这视野卡得也太帅了吧?!”

从上帝视角来看,鳄鱼、锐雯分别在墙体左、右向下走,而锐雯硬是没有露出任何视野就摸进了草丛里。

“在之前的比赛中,紫竹是没有使用过鳄鱼的,TheShy是怎么猜到他要一级卡怒的?”

是的,虽然紫竹没有在比赛中使用过鳄鱼,但直播的时候用过啊。

别看苏澈不把这个社会流氓放在眼里,该做的赛前准备、分析可一点都没有少。

从直播录像来看,紫竹一旦玩鳄鱼,是必然选择卡怒的。

这一点,苏澈告诉了TheShy,两人还准备借此搞他一波。

“鳄鱼A掉爆炸果实,A一下蓝Buff,交掉W,锐雯出来了!”

在鳄鱼交掉W的一瞬间,锐雯折翼之舞从草里杀出来!

“卧槽,什么东西?!”紫竹大惊失色。

也就在这短短的功夫内,锐雯已然打出一段QA了。

“鳄鱼赶紧往上方跑,这下不卡怒了,再卡下去自己就得死了!”

它想跑,可锐雯怎么会看着到手的鸭子飞了呢?

靠着折翼之舞的三段小位移,她追着鳄鱼打了一路,甚至鳄鱼在被最后一段折翼之舞击飞的时候,让屁股后面的蓝BUFF成功A了它一下。

光速QA加上蓝Buff的攻击,鳄鱼血量骤降三百有余,迫于无奈,它只好交出闪现。

“鳄鱼交闪了,锐雯直接跟闪,不准备放过它!!!”

TheShy将点燃挂在鳄鱼头上,在它进入防御塔的刹那将其击杀。

First Blood!!!

“卧槽,凭什么她能一直追着我?什么J巴玩意?脑瘫吧这个英雄?”

只要自己被单杀,那就是英雄强度问题,自己操作绝对没有一点问题。

这,便是紫竹圣经第一条,也是最后一条。

克力瞥了一眼站报表,窝火道:

“你能不能看清楚人家的装备?人家出门买的草鞋,怎么可能追不上你?”

锐雯拿下一血,本就不是件好事,结果这蠢货不但不认错,还一直瞎叫嚷。

“艹!看老子不杀穿这个J巴!!!”

斩获一血,锐雯慢悠悠地回到线上,由于鳄鱼带的是传送,当兵线交接时,鳄鱼也回到了线上。

“由于TheShy没有带传送,就没打算回城了,面对多兰剑的鳄鱼,他没有主动上前。”

锐雯是拿了一血没错,不过她并没有回城将经济优势转化为装备优势。

况且她是草鞋出门,点燃也交了,单纯从对线来讲,还真没有上前对拼的本钱。

话虽这么讲,但他毕竟是TheShy,0-2他都要压着对面打,更别说1-0了。

“锐雯上前,QAQAQA!好快的光速QA!Shy哥不愧是世界第一锐雯!不过鳄鱼反手A接红怒W,再接A,感觉从换血来讲,两边都不亏。”

“不对,SofM想干嘛?怎么2级就摸上来了?!”

刚打完红BUFF,蜘蛛便来到上路河道,等待着gank的机会。

在蹲了数十秒之后,鳄鱼升到二级,紫竹眼看TheShy还没到二级,自己身上还有75怒气,秒学E技能。

“锐雯想要补掉近战兵升2级,鳄鱼E过去!A接红怒W咬住!打出强攻!再A一下,走到锐雯后面,二段E回来!”

倘若没有打野在场,这必然是一波完美的换血,他在只被锐雯A到一下的情况下,打掉锐雯300血!

“啧啧啧,不过如此,看你还不回家?!”紫竹脸上洋溢着得意,下一秒,怒火布满脸庞。

“艹!怎么二级就来上?!”

所谓的换血优势,不过是TheShy故意卖的破绽,只见锐雯回身A掉小兵升2学W。

紧接着,两段折翼之舞贴近鳄鱼,被动A一下,旋即按下W,镇魂怒吼!

人形态蜘蛛借此机会,晕眩住鳄鱼,然后变成蜘蛛扑上去一阵输出。

没了E技能、闪现的鳄鱼在锐雯、蜘蛛面前,就是砧板上的鲜肉,完全没有逃生的空间。

“鳄鱼这波太莽撞了,自己身上没有闪现的情况下还敢这么压,可能他也没想到SofM二级就来上路蹲着了。”

人头再度被锐雯拿下,紫竹看着灰白的屏幕,狠狠砸了砸桌子,愤然道:

“煞笔玩意,打不过就叫打野,就只会摇人是吧?世一摇?真TM垃圾!”

他这发泄性的行为让队友一惊,要知道,五人的桌子是连在一起的。

“卧槽,紫竹,你TM在干什么?!”

鲨鱼主播队的ADC怒吼一声,与此同时,赛场屏幕镜头给到了下路。

不知什么原因,厄斐琉斯居然站在泰坦身前两步的位置,将自己脆弱的肉体展露无遗。

蛇蛇一愣,迅速按下闪现,A了一下厄斐琉斯,将他定在原地。

“huanfeng赶紧A,泰坦把厄斐琉斯钩回来!卡尔玛没有学E技能,站在一旁什么都干不了!”

“厄斐琉斯血量越来越低,怎么不交闪现?!完了,跑不掉了,被维鲁斯穿心一箭,收下人头。”

鼓鼓诧异于下路火热的对拼,俏脸上写满疑惑,问道:

“这是什么情况啊?下路怎么一级就打起来了?厄斐琉斯的闪现呢?”

娃娃同样不解,好在导播马上就给了回放。

只见双方下路正好好地A兵,都想抢一波二级,为此卡尔玛还把RQ交掉了。

可不知怎么了,厄斐琉斯身上金光一闪,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泰坦面前了。

“嗯?闪现?这是不小心按错了吗?怎么会闪现上前呢?”

就在两人推测厄斐琉斯是不是按错的时候,鲨鱼主播队的下路和上路已然吵了起来。

“WCNM了,你TM瞎拍什么桌子?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少已满脸怒火,对线对的好好的,结果桌子一震,闪现就按出去了,还被对面维鲁斯射死了。

紫竹脸上闪过几抹阴翳,回喷道:

“你TM自己菜,跟劳资有什么关系?下路选个卡尔玛出来还被打成这B样?你有脸BB?”

少已猛然站起来,拿起纸杯就朝紫竹砸过去,咆哮道:

“我CNM,劳资忍你很久了,你TM的,是不是给你脸了?!”

紫竹一门心思放在魔法攻击上,没曾想到还有物理攻击,被结结实实打了个满大。

比赛刚开始就死了两次,心情本就窝火,又被这么一砸,暴戾的脾气顿时体现出来,他扯掉耳机,两步冲到少已面前。

他高举拳头,眼看就要砸在少已脸上,没想到少已直接一脚踹到他肚子上,将他踹倒在地。

这还没完,少已上前重重压在他身上,一拳一拳挥向他的脑袋。

观众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比赛上了,第一时间没能注意到这场闹剧,直到两人的怒吼响彻在赛场里。

面对狂风骤雨般的拳头,紫竹根本招架不住,连连叫疼,双手胡乱拉扯,完全不是少已的对手。

这时候,裁判和队友回过神来,赶紧上前拉架,花了好半天才将两人拉开。

少已怒视着紫竹,开口道:

“艹!来啊,你不是很能BB吗?!来啊废物,打老子啊?!”

说完,他竟挣开了拉架的众人,又是一拳头打向紫竹。

紫竹下意识地缩了缩头,双手放在脑袋前,可惜,少已被克力死死抱住,这一拳头并没有落下。

“你打我啊,有种打我啊,废物,垃圾,又菜有爱玩的蠢货、煞笔!!!”

见少已被彻底控制住,紫竹胸中再度涌起无尽的勇气,回敬道。

不过别看他在不断输出,眼睛里的后怕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唯唯诺诺的队友打起架这么猛?

组成队伍以来,这个少已一直就是队伍里的小弟,内向且不爱说话,遇到什么事也只是淡淡一笑。

可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像娘炮一样的家伙,一脚就把自己踹飞了?

不仅观众惊呆了,解说也有些不知所措,娃娃结结巴巴道:

“好像我们的现场出现了一些意外,比赛先暂停一下,看看工作人员怎么处理了。”

观众看着两人被拉开,齐齐发出遗憾的嘘声,导播似乎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镜头给到了两人脸上。

由于场馆过于嘈杂,观众不太能听清对喷的两人,不过也能从他们狰狞的表情看出事情不简单。

TheShy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隔壁打起来的两人,低声喃喃道:

“不会吧,不就是死了两次吗?怎么,怎么就打起来了?”

比赛被迫中止,保安冲上台来,将紫竹、少已绑到后台,赛场上只留下八位选手还有裁判。

huanfeng离开椅子,来到鲨鱼主播队的裁判身边,询问道:

“大哥,这边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打起来了?”

裁判叹了一口气,回答道:

“好像是上单被抓死之后,砸了一下桌子,没想到ADC受此影响,将闪现按了出来,然后两人就喷起来了。”

“喷着喷着,ADC朝上单头上丢了一杯水,两人就打起来了,不过你还别说,这ADC看起来瘦瘦弱弱,打起架来是一点都不含糊。”

听完他的话,huanfeng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地回到座位上。

WBG其他人摘下耳机,待他解释完后,蛇蛇看着姜承録坏笑道:

“Shy哥,看看你干的好事,以前是把别人打到自闭,现在是把人家打到暴毙。”

TheShy摇摇头,开口道:

“不行不行,不能怪我,我只是打比赛而已,他们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是不可以的。”

反正比赛也暂停了,闲着也没事情干,五人开始了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一位身穿黑衣的工作人员小跑到两位解说身边,附耳说了点什么。

娃娃听完,用遗憾的语气说道:

“很遗憾,经过裁判组的协商,此次比赛暂时延期,具体情况还需要等待官方通知,很抱歉给大家带来了不好的观赛体验。”

闻言,观众顿时沸腾了,谩骂声也有,询问声也有,场馆乱成一锅粥。

而WBG众人也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回到后台。

休息室的苏澈显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当他听完众人描述后,同样一脸难以置信,嘟哝道:

“这NM居然打起来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态崩了……?”

就在这时候,系统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捍卫男人的尊严。】

【任务奖励已发放至宿主随身空间。】

(最近事情有点多,今天WBG又赢了,加一更,一共欠了两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