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教练迟到了

“对不起……”

苏澈没有勇气回头,打开房门,落荒而逃。

段梓曦看着紧闭的房门,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地板上,泪水夺眶而出。

离开酒店,苏澈接通了电话,却没有任何声响。

“喂?七七?”

话音刚落,电话里传来女孩的哭腔,这也让她的话语模糊不清:

“你,呜,你在哪儿,呜呜,你快回来好不好,我,我好想你,呜呜呜……”

苏澈赶忙道:

“七七,你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你,你不要挂电话好不好,我,我怕……”

苏澈顾不上宿醉疼痛的脑袋,一边安慰凌七七,一边沿着马路狂奔,终于在十字路口拦到了出租车。

报上地名,司机一听他是找女朋友的,油门直接轰到底,不到三十分钟就把送到楼底下了,临别前还苦口婆心道:

“小伙子,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是不懂得珍惜,直到现在都是光棍。”

看着司机花白的头发,他不由打了个寒颤,一辈子光棍,打死他都不要!

他迅速跑上楼,打开房门,凌七七泪眼婆娑地站在面前,看见他的一瞬间,猛然扑过来。

“呜呜呜呜,你去哪儿了,怎,怎么才回来?”

苏澈不断抚摸着她的秀发,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一边道歉一边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凌七七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眨着水润润的眼睛委屈道: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没有不要七七,只是之前喝醉了,电话也关机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委屈过后,生气逐渐占据了凌七七的情绪,问道:

“你怎么又喝酒,你真的不是和那个青梅竹马出去鬼混了?”

什么鬼混?自己都差点被割腰子了!

从息事宁人的角度出发,他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骗过去了,还不会让凌七七担心。

可是,借口挂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幽幽叹了一口气,决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于是回答道:

“七七,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会很荒唐,但你要相信,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更不会丢下你。”

凌七七闻言,意识到了事情的不简单,乖巧地应了一声,靠在苏澈怀里。

“今天比赛结束后,我原本是准备回家的,结果被梓曦抓着去吃饭,我就带着她去吃饭,然后,不小心喝了点酒……”

“你,你不会和她,和她……?”

凌七七脸色变得煞白,深更半夜,酒醉,荒唐,这些词汇组合起来,似乎没有别的选项了。

“没有,绝对没有,我对天发誓!”苏澈赶紧举起右手发誓,又道:

“你也知道的,我一喝醉就想睡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我还以为自己被割腰子了”

凌七七的俏脸越发苍白,身躯紧紧贴住苏澈,双手死死抱住他。

就当苏澈准备往下说时,她颤抖着声线开口道:

“我,我不想听,你不要说了好不好?”

苏澈知道定是她误会了,用上最温柔的声音,道:

“没有的,醒来的时候我衣服什么的都是穿好的,没有发生你想的那种事情。”

怀里的少女松了一口气,不过手上的力度依旧不减,勒得他骨头疼。

“我刚准备离开,她就开门进来了,正好你也打电话过来,然后怕你担心,我就赶回来了……”

内容有一些删减,凌七七也能猜到这一点,但无论如何,苏澈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这便够了。

“你真的没有不要我吗?”

苏澈看着怀里憔悴的少女,在她额头上重重一吻,柔声道:

“我怎么会丢下我最可爱的七七呢,我不仅不会不要你,还要永远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我们拉钩!”

苏澈莞尔一笑,明明都是成年人了,却还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这就是他最喜欢的女孩啊。

拉完钩,情绪一直在剧烈波动的凌七七总算彻底放心了,柔弱的身体经不住这种折腾,困意涌上她的小脑袋。

“我们,我们睡觉好不好?”

“当然啦!”

苏澈公主抱抱起她,来到她房间,把她轻轻放在床上,褪去衣物后为她盖上被子。

“晚安……”

道过晚安,他起身准备离开,少女一下子抓住他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道:

“你陪我一起睡……”

苏澈没有理由拒绝,脱掉衣服,钻进了少女粉红色的被窝。

一夜无言。

……

昏黄的阳光照在苏澈脸上,他缓缓睁开眼睛,拿过手机,没电关机了。

侧头一看,女孩还在熟睡,他蹑手蹑脚地来到自己房间,充电开机。

开机的瞬间,又是上百条消息涌进来,他看着屏幕上大大的时间,整个人陷入了麻木。

18:08

“今天是不是有训练来着?”

数十个未接电话,全是选手、副教练打来的,无一例外,全是询问他在哪里的。

按照计划,13:00开始训练,这尼玛都迟到6个小时了。

来不及收拾了,他火急火燎地套上衣服鞋子,火速下楼。

家离俱乐部倒是挺近的,小跑也就需要十分钟,更何况他是一路狂奔。

期间,他向副教练解释了一下,当然只是说有事耽误了,一会儿就到。

待他到达训练室时,众人已经开始吃饭了,他们神色古怪地看着苏澈,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TheShy对他竖起大拇指,道:

“教练,厉害,晚上到下午,厉害!”

SofM赶紧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刺激教练,苏澈闻着满屋子的香气,肚子“咕咕咕”叫了起来。

现在点外卖还要等一个小时,他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小姜的啃基基,道:

“Shyshy,我饿了怎么办,我一天没吃饭了。”

TheShy忍痛让出一块鸡米花,递给他,他一口咽下,冷哼一声,猛然扑向啃基基的袋子。

“啊!教练疯了,教练咬人了,教练抢东西了!”

五分钟后,小姜委屈地吃着最后半袋薯条,一边吃一边数落苏澈。

苏澈拍了拍肚子,有些意犹未尽,开口道:

“没事,待会我的外卖到了,我们一起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