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峡谷里的脏东西(三)

Elk看着残血的厄斐琉斯,这是必杀的局面。

绿光一闪,huanfeng交出治疗术,Elk毫不在意,就算对方交出治疗也只能延缓死亡的到来。

当他用余光扫过锤石时,才发现他头上并没有被治疗术的光芒照耀,心头一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下一刻,他便看着自己的英雄血量骤降,眨眼间便只剩下三格,来不及多想,他闪现上前,想要换掉huanfeng。

huanfeng切出禁锢枪,虽然被卡莎A了两下,但也成功禁锢了对面,趁此拉开距离,躲进草丛。

“Elk想要换掉huanfeng,草里没有视野,能不能杀掉?小丑背刺!厄斐琉斯一枪,收掉卡莎!ShiauC想跑,锤石厄运钟摆钩回来!”

“小丑追击泰坦,泰坦钩住防御塔,还好这波跑了一个,也不算太亏,毕竟对方下路双招也都交了,450块的终结,还能接受。”

“咦,SofM又想搞事情吗?原地放大是个什么操作,莫非是按错了?应该是按错了,假身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真身卡视野摸过去,应该是猜到泰坦回城的位置了,不过泰坦这血量,硬杀的话感觉要被控死在塔底下,SofM得考虑清楚。”

小丑走到墙边,没有犹豫,放Q过墙,杀进防御塔里面泰坦早有预料,直接往后走。

小丑本就是脆皮刺客,被防御塔打了两下后血量减半,ShiauC眼看着小丑就要出塔,杀心一起,铁钩出手,不给他击杀自己的机会。

紧接着,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在泰坦铁锚即将钩到小丑的刹那,另一个小丑凭空出现,被铁锚拉了回去。

“ShiauC出钩,钩住了!不对,这是个假身!他赶紧往后走,被小丑E减速,假身追着他A,要被防御塔打爆了!”

解说话音刚落,承受防御塔两下攻击的假身轰然爆炸,三个盒子惊恐住泰坦,输出伤害拉满,SofM不紧不慢地跟上,背刺带走泰坦。

“SofM补上伤害,身上500血,没有闪现,没有Q,大概率是死了的,果然,被防御塔A了两下,阵亡。”

ShiauC一副吃了粑粑的样子,满脸憋屈,虽然小丑死了,但却是塔杀,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从始至终,他就没碰到真身,一下也没有。

“什么情况啊,他这个假身是怎么过来的?”

Elk想了想,说道:

“应该是距离问题,假身离真身超过一定距离就会自动回来,他算好了距离才进塔的,抗塔估计也是勾引你反打。”

闻言,ShiauC气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憋屈一句:

“玩小丑这种英雄的,多多少少有点大病!”

UP上、下、野都被小丑恶心了一手,尤其是打野H4cker,野怪都快被反干净了,Cryin安慰众人道:

“没事没事,两个人头而已,中期打团,我们控制很足,小丑很难进场的,他选这种英雄就是为了搞心态的,只要稳住就能赢。”

是啊,只要稳住就能赢,看似简单的一句话,想要实现却难如登天。

发育起来的小丑,无论是gank还是捉单,都非常强势,野区更是无人能敌,倘若瞎子和他对等发育,倒能打个半斤八两。

可惜,小丑已经3-0-1了,补兵数更是领先H4cker近十组野怪,盲僧遇到就得死。

而且,因为小丑的存在,无论哪一路,出门都会买真眼,身上带着扫描,这在一定程度上拉开了经济,做视野的压力也会完全落在辅助身上。

“TheShy,你推掉一塔之后,直接来先锋,先锋你拿着,找机会把上路二塔推了。”

“噢,没问题,那你呢?”小姜表示很OK,这把他又能很肥了。

SofM露出诡异的笑容,阴恻恻地说道:

“当然是去折磨一下对面咯。”

原本一个表情倒是没什么,结果刚好给到了他的镜头,解说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笑容,说道:

“看SofM这个笑容,估计又要去做什么坏事了,UP这边又有人要遭殃了啊?峡谷不干净了啊,明显有脏东西!”

拿掉先锋,男枪前往上路,恶魔小丑则千里迢迢地赶到下路红BUFF草丛,随后开启扫描。

“嗯?这里红色方是没有视野的,小丑是想蹲人吗?泰坦、卡莎过来想吃石甲虫,刚好被扫描扫到了。”

小丑开启隐身,悄悄摸到卡莎身后,趁她打完石甲虫的瞬间,AEA,瞬间秒杀!

“wc!什么东西!?”与此同时,Elk身躯猛然一震,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我的天,这是什么伤害?感觉Elk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秒掉了啊,治疗、闪现都没交出来,他是在看下路兵线吗?”

确实,小丑伤害很高,可卡莎双招在手,何况小丑AEA是由很明显的攻击间隔的,不至于什么动作都没有就直接无了。

如此分析,那Elk多半看向了其他地方,视野不在自己身上。

之后的回放也证实了这一猜测,A掉中型石甲虫的卡莎视野挪到兵线处,准备靠Q收掉小甲虫,完全没在意身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啊,我的我的,我没注意,我还以为是石甲虫打的我……”

ShiauC懊恼道:

“我应该等你打完石甲虫再走的,我的问题。”

UP下路没了AD,敌方打野还在自己屁股后面,泰坦哪敢久留,勾着墙体走掉。

SofM技能还在冷却,没有留人能力,想了想,选择回头推塔,不再追击。

“SofM选手心思太细了,猜到卡莎的注意力在兵线,这一次阵亡,下路两波兵没有迟到,还要被推掉一塔,Elk直接炸裂开来。”

上、下路没了一塔,男枪还借助先锋推掉上路二塔,虽然自最后被被上、中、野一起抓死了,但,不亏!

“WBG放掉第三条小龙,换掉UP中一塔,这下SofM爽翻天了,整个野区都是他的天下,他可以出现在各种意想不到的角落。”

因为三路一塔告破,人人都带扫描,泰坦辅助装还没叠满,视野实在做不过来,蓝色方野区一片漆黑。

小丑几乎把对面野区当成自己家了,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还能顺手补个ADC。

“真的,这把比赛过后,我们强烈建议WBG带SofM选手去看一下心理医生,UP下、野都快被折磨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