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的手,好像恢复了?

击杀男枪,锐雯还有一半的血量,看似赢得轻松,实则不然。

她身上就只有咳血、草鞋、锯齿短匕和两把铁剑,并没有护甲加成,别看一半血量挺多,面对两件套的男枪,也就是两枪的事情。

这波能赢,关键就在于视野,可以说,TheShy把男枪的心理拿捏得死死的。

一开始进草,逼迫男枪使用W,假装拼不过,退到二草,随后闪现道墙壁转角处,男枪看见金光,必然知道她使用了闪现。

一旦他以为锐雯闪现过墙,肯定会跟上,锐雯便靠着这来之不易的时间迅速叠出Q3,越墙砸下,一套技能带走他,都不给他闪现的机会。

苏澈只觉得头皮发麻,为什么Shy就能越装备击杀男枪,自己二级就被越塔强杀?还是玩的石头人!

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huanfeng砸吧砸吧嘴,感慨道:

“这男枪被秀麻了啊,根本没想到Shy哥会闪现到那里,啧啧啧,这一千块,锐雯都快和太阳肩并肩了。”

蛇蛇瞅了苏澈一眼,补充道:

“是啊,要是没有这个石头人,那这把基本上稳了,谁也奈何不了这个9-0-1的锐雯,可惜……”

“呵呵。”苏澈阴冷一笑,说道:

“说好的一次不死并且超神,既然你已经死了,按照我们的赌约,每日训练量是不是得加一下?就罚你rank分多打100吧。”

“不是吧教练,来真的?”

“废话,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呢?”

锐雯拿下1000块赏金,回家直接买出死亡之舞,可谓是富得流油,而复活之后的蛇蛇,操作着大聪明来到下路一草。

别看石头人超鬼了,但他还是有一手极强的开图能力,只是单纯扛不住罢了。

蹲在草里,红外扫描仪扫一扫,确认没有事业,下路队友也秒懂蛇蛇的意图,泰坦主动上前吃了两个技能,压低自己血线,装作打不过后撤。

敌方双人组见泰坦血量见半,杀心顿起,露露给上加速,月男切刀追击。

蛇蛇见时机成熟,一个R撞向两人,敌方两人的注意力都在泰坦、莎弥拉身上,没能反应过来,被双双撞起,泰坦勾中月男,直接给上大招。

接连的控制让莎弥拉有充足的时间刷出大招,子弹四处飞舞,露露临死之前给上大招打断她,可这对结果没有丝毫影响。

从一开始,下路双人组选出莎弥拉、泰坦,就是有配合石头人的意思的,奈何苏澈实在是太菜了,一点作用没有,还把男枪养成爹了。

“呼,这下子下路应该会好受一点,男枪交给Shy哥,他们打野和己方打野都炸了,一个是帮上炸的,一个是帮中炸的。”

“接下来只要把下路养起来,这把游戏就能赢下!还好有Shy哥,不然就得15点了,这波还不错吧?教练?”

苏澈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这波要是换做他,可能已经回到中路,再给男枪送100块了。

某些人玩的好这个游戏,不仅仅是操作犀利、手速快,更多的都是因为他们优秀的大局观和判断力。

他能成为WBG的主教练,其实这些东西他都有,甚至说得上顶级。

但是,一旦自己成了当事人,他的视野就只剩下1000码了,判断力也会下降至负数。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这波打的还可以,作为奖励,那100分就给你免了吧。”

“NICE!!!教练,我真是爱死你了!!”

“滚滚滚,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别来恶心我!”

十五分钟后的大龙团,红方也就是Shy哥这边率先占住龙坑视野,准备打龙逼团。

敌方瞎子隔墙Q到大龙,原本只想探一下视野,不曾想到锐雯直接翻墙到他面前,吓得他一个神龙摆尾吧锐雯踢下去。

男枪仗着自己装备好,屁股后面还有个露露,气势汹汹逼上前去,皇子没有犹豫,闪现EQ击飞男枪,天崩地裂盖住。

露露赶紧给上大招,男枪不慌不忙,穷途末路,A一下,E出地形圈,再A一下,最后大招收掉皇子,血都不见掉的。

打野阵亡,己方四人不敢托大,退出大龙坑,对面并不愿意就此罢休,月男大招定住泰坦,还逼出了莎弥拉的闪现。

泰坦发育不算特别好,更何况敌方还有个富得流油的男枪,勉强交出大招就阵亡了。

也正是这个大招,击飞了男枪,蛇蛇知道,这波不打,对面一定会拿掉大龙反推一波,何况对面为了杀泰坦、皇子,交了四个大招,只剩下腕豪,完全可以打!

石头人闪现拉近距离,势不可挡,击飞三人!!!

TheShy没有错过如此好的机会,开启大招,闪现E加W,目标正是大胡子纯爷们!

与此同时,莎弥拉进场,W挡住月男的禁锢枪,一个Q斩到三人,AOE爆炸!

男枪趁着锐雯Q1、Q2的时候向后闪现,可惜石头的甩饼让他被轻松跟上,Q3砸下,大招直接带走!

腕豪姗姗来迟,大招抱走锐雯,想要保住ADC,不过这就是在做梦,残血的月男被莎弥拉的收集者斩杀,瞎子趁机杀掉莎弥拉。

乍一看,红方还剩两人,蓝色方还剩三人,血量也占据优势,似乎要赢了。

可六神装的锐雯岂会就此作罢?

轻松做掉腕豪,借助石头人霜火护手的被动瞬秒露露,最后靠着超强的机动性追上瞎子,拿下团灭。

团灭后的对手知道胜负已定,直接点了投降,苏澈发出一声欢呼。

“牛啊Shy哥,21-1-7,把对方当成狗杀了!当之无愧的MVP!”

蛇蛇、huanfeng对着他竖起大拇指,可结束比赛的姜承録并没有看向他们,反而愣怔地盯着双手,也不知在想什么。

“嗯?怎么了Shy哥?打得太好,把自己都惊住了?huanfeng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这下他总算有了反应,缓缓抬起脑袋,迷茫地瞟了一眼huanfeng,又看看蛇蛇、苏澈,用低不可闻的音调开口道:

“我,我的手,好像恢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