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菜菜的教练

眼看着女朋友神情越发冰冷,苏澈一秒也不敢耽搁,直接找到Shy哥,询问道:

【Shy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女的找我?我有没有干什么丢脸的事?】

不多时,小姜发了一段语音过来,他迫不及待地点开:

【哦,那个好像是什么随队解说?我也不太明白,昨天你喝醉了,她正好遇到我们,就把VX加上咯,还说要请我们吃饭来着。】

听完语音,苏澈长出一口气,差点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是清白的!”

凌七七撅起小嘴,抓起他的胳膊放在自己玉颈上,钻进他怀里,娇声道:

“人家知道错了,对不起嘛,下次不这样了。”

她悄悄看了看苏澈,见他还是有些不开心,心头略显愧疚,于是双手绕过他的胸膛,贴在背脊上,同时扬起脸庞,在他嘴唇上轻轻一印。

嘴唇冰凉的触感让苏澈瞬间忘记烦恼,他低头看着怀里娇羞的可人儿,内心泛起波澜,忍不住捏住她的下巴,重重地吻上去。

“唔——”

良久,唇分……

凌七七眼神迷离,俏脸一片通红,像个精致的洋娃娃,乖乖地依偎在他身上。

苏澈紧紧抱住女孩,左手置于她柳腰上,右手越过她精巧的锁骨。

“不要嘛~……”

女孩迷离的双眼浮现出些许春意,小手在苏澈背后搅动,双腿和腰身不安分地扭动着,也就只有语言在做最后的抵抗了。

苏澈轻咬住她红润的耳廓,喘气息令他陶醉,每一声都宛若春风,不断撩动他的心弦。

不知什么时候,左手离开柳腰,掠过她的小腹,朝着神秘之地驶去,也就是在这时,少女突然抓住他的左手。

“不要,今天,不可以……”

苏澈先是一愣,随后大概算了一下日子,愁苦之色布满脸庞,说道:

“见鬼,我居然把这茬忘记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苏澈带着满心不甘,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

“真的来了吗?会不会时算错时间了,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

两个小时后,苏澈依依不舍地从床上爬起来,这大冬天的,要是能一直抱着女朋友睡觉那该多好啊,可惜,他还得去上班。

他轻手轻脚地穿上衣服,没有打扰还在熟睡的凌七七,把门反锁后离开了家。

新搬的家离俱乐部只有20分钟的路程,刚走到俱乐部,在大门口恰好碰上TheShy。

姜承録害羞地笑了笑,走向苏澈,打招呼道:

“教练,你咋这么早就来了?”

“这都十点了,还早,要不是昨晚喝多了,我只会更早。”说到这里,他一下子想起酒桶牌跌打酒,忙问道:

“昨天你喝了几瓶酒,都是谁递给你的?”

小姜有些困惑,回想片刻后不太确定地回答道:

“好像都是你给我的吧?哎哟,记不清了。”

“那你今天起来后,有没有觉得哪里不一样?”

闻言,姜承録一下子兴奋起来,甩了甩自己的右手,开口道:

“教练,我跟你说,我今天起来,发现自己的伤疤居然不见了,而且,动起来也没以前那么疼了!”

听到这里,苏澈案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出岔子,不然就白搭一瓶酒,他故作诧异,说道:

“啊?是吗?那岂不是说曾经的世界第一上单要回来了?”

TheShy摆摆手,腼腆一笑,说道:

“没有没有,没有世界第一,不过,应该会比之前好一点吧,不行,我得赶紧打两把感受一下。”

说完,两人快步走向训练室,看着Shy哥打开游戏,苏澈不禁有些手痒,说道:

“要不我租个号,你带带我?”

“教练你也想玩?我的号有很多,我给你就阔以,不用租。”身为号贩子,姜承録表示完全不用花这冤枉钱。

早上十点半,隔壁国是十一点半,玩的人不是很多,两人整整排了五分钟才进入游戏,很不巧,两人都是补位,一个AD,一个辅助。

“Shy哥,你玩什么?要不我选个锤石来辅助你?”

“你玩锤石的话,我就玩一下女警吧,这样好配合一点。”

进入游戏,锤石笔直地走到下河道,还往人家蓝BUFF摸过去,TheShy愣了愣,忙问道:

“教练,你要做甚么?快回来,对面可能在那里。”

话音刚落,锤石一个眼插在草丛里,下一霎那,对方布隆隔墙丢了一个Q砸在他身上,他屁股后面又窜出来一个赵信。

A接A,再接A,就算他交出闪现也被跟闪晕住,随后金克斯、布隆赶到,收下他的人头。

FIRST BLOOD!

“我的我的,没反应过来,被晕住了,早知道就不过去了。”苏澈神色懊恼,颇为后悔。

TheShy安慰道:

“没事没事,小事情,有我在,照样阔以打。”

来到线上,Shy哥拾回过往的打法,疯狂压线,借助优秀的拉扯狂A对面,锤石跟在他身旁,想要出勾却找不到机会,还不时被金克斯点两下。

升到2级,苏澈想借助等级优势换一波血,径直往前走,不料布隆直接A掉一个小兵,升到二级的同时清掉障碍,一个Q砸向锤石。

锤石屁股一扭,根本没走位,身上被挂上一层震荡猛击,金克斯见状,枪管对准他,疯狂输出。

“教练,快回来,打不来了!”

苏澈哪能忍下这口气,E推开布隆,闪现改变位置,从侧方勾向金克斯,结果人家闪现都没交,向右一步躲开钩子。

没了闪现,身上还有寒冬之咬的减速,锤石像是罚站一样站在原地,还被挂了一个点燃。

金克斯凭借致命节奏和Q的攻速加成,打出震荡猛击,把他定在原地,女警不得已上前输出,可惜布隆的盾牌让他很难对金克斯造成威胁。

然而,拿了一血的金克斯配上布隆,在加上小兵的伤害,不过眨眼功夫,锤石就只剩下一格血了,女警给到治疗也无济于事,被活活A死。

在他死后,布隆闪现A了一下女警,金克斯调转枪管,被动加速,让女警无处可逃,即便交出闪现也难逃一死。

ENEMY DOUBLE KILL!

“我的,我就不该反打的……”苏澈仰天长叹,两级就死了两次,金克斯拿到三个人头,还怎么玩?

“教练,你不会玩锤石,好菜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