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天使的匕首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188字
  • 2022-01-12 18:52:32

史莲来到公司,所有人都在讨论昨天商场外的那一幕。

“史经理,昨天那女主角的包跟你背的包一模一样”田西西故意引起大家的注意。

“什么女主角?八卦不能发工资。都动起来该干活,干活去”史莲到了自己办公室。

“一会说话不方便了,有件事你得知道”金枝玉叶神神秘秘的。

“是什么好事啊?”史莲看金枝玉叶神神秘秘的表情十分好笑。

“史经理早”刘谏云推门进来,金枝玉叶赶紧闭了嘴。史莲笑笑去给她的金鱼换水了。

“史经理你貌似还比我大两岁”中午办公期间刘谏云问。

“不是两岁,是三岁”史莲说,她心想“什么两岁,三岁,老娘活了万万年了,大你何止千万岁”。

“你马上进入大龄剩女的行列了,没考虑过结婚生子吗?”

“我结婚生子得有人愿意娶我,这太难了”史莲做出一副不敢想的表情。

“是你自己太挑剔吧,昨天送糕点的那一位就很有心”刘谏云故意试探。

“谁知道呢,我平时不关心这些,顺其自然吧。”史莲结束了这次谈话。

二楼的展品区有一只好看的花瓶,因为搬运的时候不小心缺了一块角。史莲闲来无事出去买了强力胶水给粘上了,粘上这一片不仔细看花瓶还是完美无瑕。

“史莲,上班时间你不在办公室,跑到二楼鼓捣什么?”秦总走了过来,身后是刘谏云和老杜。

“小女孩都喜欢这些瓶瓶罐罐的,史经理还小嘛,可以理解”老杜笑呵呵的说。

“你把花瓶粘上了,回头不注意再给卖出去。人家发现买了个次品,找公司赔偿,你赔?”秦总说“你史莲留在公司给我打一辈子工都不够赔这个花瓶的,拿到你办公室去玩吧。走,开回去”。秦总招呼一声。

“开这次会,主要是给你们分配下工作”秦总又恢复了严肃认真。“老杜老师来公司已经有一个多星期,刘经理刚来。史经理是公司的老人了,当然人不老,是工作时间长,哈哈哈……”几个人尴尬的赔秦总干笑了一会。“公司后勤管理工作以前都是史经理在管,几十个人的小公司史经理管理的很好。在这里对史经理提出表扬”秦总顿了顿给三人各斟了一杯茶。“以后公司业务这块就交给老杜,人事上的活就交给刘经理,史经理就只管行政就好了。怎么样,任务明确,希望你们三个以后好好配合,把咱们公司的业绩再提上一个台阶”。老杜和刘谏云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做了无限畅想,史莲默默听了一个下午。

史莲把业务与人事的工作交接给了老杜和刘谏云。自己明显清闲了许多,其实本来就没有几件工作要忙。

昨天付雷带自己去的那间商场看外表的确很招人喜欢,史莲算了下自己这个月的开支,下班坐上公交车去了商场。

做神仙的无趣之处就是需要什么都能伸手就来,而做凡人就不同了。要认真的工作,要每天计算着花销,还有许多琳琅满目的商品需要努力攒钱才能拥有。越是来之不易,越是珍惜不及。

商场装修精美,气势恢宏,一看就是财大气粗的样子。史莲从一楼逛到七楼,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也是索然寡味。

“救命,救命!”一个穿着鹅黄色羽衣的小女孩躲到史莲身后。追小女孩的是七八个手持兵刃的魔族,当然在整个商场里只有史莲能看见他们。

“我当是谁呢,是我们的王后啊,哈哈哈!”几个魔族的兵看见史莲狂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狩魔箭飞出带头的那个魔族瞬间死在地上。自从服下夜阑给的魔族圣物后,史莲的神力每日都在增加,现在她只需站在那里出箭,对手便无处逃脱。

“史莲不要多管闲事,我们魔族抓捕逃犯,请你行个方便”一个魔族士兵说。

“你这么小,样子又这么好看怎么就成逃犯了呢?”史莲回身问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

“别看她小,她犯的可是谋逆的大罪”

“当时我还是小女孩,我怎么知道他们要拉我一起造反!”

“管你大小,犯了罪就得捉回去!”

“嫂嫂救我,我是魔族17公主,夜薇”小女孩使劲拉住史莲胳膊。

“叫我史莲,你这么小估计你那夜阑哥哥也不会真治你的罪,你就跟他们回去就是”史莲不想管夜阑的家事。

“我不走,他们会带我回去砍我的头,扒我的皮。那个夜阑是个魔头,比父王的残暴有过之而无不及”夜薇说着露出自己的手臂。一条条的伤疤有新有旧,看上去很像是被用皮鞭反复抽打过的。

“她不愿意跟你们回去,让她在人间玩两天,玩腻了自然就回家”史莲说。

“什么玩两天,她可是谋逆。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招人笑话”

夜薇使劲拽拽史莲的衣袖,像是十分害怕。

“这闲事我今天先管一管,谁让你家十七公主长得这么招人喜欢”史莲回头看夜薇,笑笑的拿出狩魔箭。

“走”魔族的兵士掉头消失了。

“嫂嫂,谢谢你。我要买好看的衣服,我要吃好吃的!”那夜薇像凡间孩子一样粘人。夜薇拉着史莲就跑到了童装区,“我要这件”她像是已经看好了许久,就等着有人来替她结账。

“1980”史莲看了一眼标价,心里马上郁闷了。

“你好,这是今年新推出的秋季公主裙,名字叫‘薇薇之恋’,打完折1980。”售货员看见史莲和夜薇赶紧过来介绍。

“你看连名字都和我一样”夜薇跳了起来。“还有下面的公主鞋,一起给我包起来”夜薇围着史莲旋转,撒娇卖萌用尽全身本事讨好史莲。

将近五千块钱就这么一下子被划走了,史莲收起自己的银行卡感觉卡变轻了许多,她这闲事管的有些费钱。

“嫂嫂,来这边”夜薇拉着史莲去了珠宝专柜。

“叫我史莲,听明白了我叫史莲!”史莲严肃的对夜薇说。

“嫂,哦不史莲。你看这条钻石项链跟我配不配”。史莲看见了玻璃展示柜里的那条钻石项链,无非是一圈的大小钻石罢了,算不上怎么精致。

“不是很好看,价格却不便宜。这我就帮不了你了,上百万的价格呢,带你去吃好吃。”项链标签上那一串零,史莲都懒得去数。史莲居住的仙海神山上有数不清的珍奇宝石,像凡间的这些珠宝首饰她又怎么会看上眼。

路过香水专柜,夜薇又停了下来。“把你们这最贵的香水拿出来我闻一下”她说话毫不客气,好在人长得漂亮,销售小姐微笑着拿出了她们的样品。“这就是最好的?你们不要骗我是小孩”夜薇明显不信。

几个营业员都被逗笑了,“小美女,这个还不够好吗?魔岛之谜呢”

“你们闻下这个”夜薇拉起史莲的手送了过去,“这种香味你们见识过吗?”她得意的说。几个营业员一起凑上去,史莲很无奈。

“很特别的香味,不过又有点男士的感觉,不好说”营业员小姐摇摇头。

“你们当然没见识过,这是我三哥身上的味道”夜薇越发得意,“这才是魔王身上该有的味道”。

“快走吧”史莲拉起夜薇就去了餐厅。“在这坐好,我去点吃的”,史莲给夜薇买了几样精致的糕点和奶茶,自己拿了一杯牛奶。

“谢谢你救我”夜薇把自己的糕点分给史莲一块。

“你吃吧,我不习惯吃甜食”史莲喝了一口牛奶。

“你跟我三哥每天都是神魔两界娱乐版的头条,原来娱乐版头条就你一个,现在又加上了我三哥,越来越有看头了”。

“刚才还怕的要命,现在又叫三哥了。”史莲看了夜薇一眼。

“不说这个,我就想知道你恨不恨他?”

史莲没想到夜薇小小年纪就开始钻研八卦,她没有说话继续喝自己的牛奶。

“你快说,快说!”夜薇纠缠了起来。

“有什么好恨的”史莲淡淡的说。

“他退婚,还说你粗鲁,姿貌一般,毫无温柔可言。而且他退婚之后还把你……”夜薇没有说下去,“你就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名声?”。

“他没把我怎么样”

“我不信!你身上的香味是怎么回事?”

史莲没有理夜薇,她发现夜薇除了长得天使一般,其他方面都不招自己喜欢。

“三哥前段时间每晚都换女人,从来都不重样。现在他竟然每晚都要两个,两个也不重样。可是每个从他寝宫出来的女人都没有你身上的香味,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史莲冷冷的说。

“你生气了,你还是介意他找女人的?”

“我生自己的气,不该多管闲事留下你。赶紧吃,吃完该去哪,去哪”史莲喝了一口牛奶。

夜薇不敢说话,吃完饭随史莲出了商场。

“史莲将军”迎面一个身穿银色铠甲得勇士朝史莲这边行礼,他身后是许多魔族的士兵。

“第一回见你们魔族有长得这么周正的人,你是魔族的贵族?”

“禀将军,我只是一个普通兵士”

“哦”史莲点下头准备离开。

“将军”兵士叫住史莲“还请将军让末将把公主带回魔族”

“你倒是客气,怎么样,你跟他回去吧?”史莲回头问夜薇。

“我不走,我回去会被他们扒皮。史莲你要眼睁睁看他们折磨死我吗?”夜薇说的楚楚可怜。

“是这样吗?”史莲问

“公主犯的是谋逆叛国的罪,具体怎么惩治由魔族魔王决定”

“他残暴无情,我会有好的结果吗?”夜薇哭了起来。她这一哭,楚楚可怜让史莲又有些为难。

“你们回去吧,我不会让你们把她带走”

“既然这样,末将只好回去禀报魔王,由他来定夺了,告辞”那魔族将领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史莲倒是第一回见魔族有这么客气的人。

“你也走吧,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史莲不打算再留夜薇。

“史莲你好狠的心,你就不担心我被他们抓走?”

“我放心的很,你这么机灵他们抓不住你”史莲头也不回的走了。

“主上,属下无能,不能带回夜薇公主”那魔族将军跪到地上说。

“史莲仅剩了十分之一的神力,这样你都打不过吗?”夜阑冷冷的说。

“禀告主上,属下并没有出手”

“你倒是懂得有人怜香惜玉,会拍马屁的很”二王子夜琛冷笑。

“末将只是敬畏史莲曾是战神,威武尊严,至高无上,并无它意”

“哈哈哈”夜阑大笑“你倒是我们魔族少有的君子。带你的兵士再去凡间,我猜史莲不会将夜薇带回家里去,你暗中观察,务必把夜薇给捉回来”。

“是,属下这就去!”

“主上,你怎么知道史莲不会把夜薇带回家?”熊军师问道。

“史莲孤傲,喜欢冷清。她不喜欢有人打扰自己的私人空间”,夜阑若有所思。

“史莲,你心太狠了,我真的会被抓走!”那夜薇又追上史莲。

“我的住处三里之内都不许有游魔进入”

“我不是游魔,我是魔族公主!”

“对我而言,你们魔族除了夜阑全是游魔,当然也包括你。”

“不要抛下我,求你了”夜薇拉住史莲,几近哀求。

“夜阑现在就在我的家里,你真的要去?”史莲故意说。

夜薇赶紧缩回手“原来他每夜都是来找你,那些一个,两个的女人全是假的。”

“你猜”史莲笑笑走了。

夜薇又想去追,却被史莲的三里封印赶出。

史莲给自己煮了一碗泡面,夜阑当然不在自己这,她只是不想夜薇跟到自己的住处罢了。

紫尾燕子又给史莲衔来了蓝色宝石,“史莲,不要让夜薇靠近你”史莲没有理会目送燕子飞走。她心里十分不明白一个深爱自己的人,又怎么会和其他许多不同的女人夜夜缠绵,难道魔族的身和心是分开的吗?

史莲进到办公室看见小葛坐在那里“哎,小葛你怎么在这里?”

“新来的刘经理让我在这等他”

“哦哦,刘经理还没到?”

“他刚刚被秦总给叫走了,史经理,这个刘经理怎么样?”小葛小声问。

“我也不是很了解,等下就知道了”

这时刘谏云推门进来“史经理,秦总叫”。史莲看了小葛一眼去了二楼。

“秦总,你找我”史莲敲门进到秦总办公室。

“来来来,我让刘谏云去辞退小葛了。他什么工作能力,咱们马上就能看出来”

“秦总,小葛她……”史莲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史莲你又要给他们说好话,你是为公司工作的,你的工作不是讨好那些员工”秦总面有怒色。“你这样的工作态度很有问题,你根本就不懂管理,再不端正态度,你也辞职走吧”

“秦总,小葛今年才二十一岁。二十一岁花一般的年纪在咱们仓库工作了两年半”

“哈哈哈,史莲你这审美有问题。就小葛还花呢,再说她工作辛苦那是她能力不足。你看你嫂子,十几岁就跟着我,天天锦衣玉食,主要工作就是买买买。她去仓库,谁逼她了?”

史莲无语,只是笑笑。

“我说的道理你懂不懂?净傻笑。找个好地方,我秦总准备带全体员工,户外一日游。”

离开秦总办公室,史莲顺路去展品区把自己粘好的花瓶给抱到了一楼。

“史经理你喜欢这种残缺的东西吗,是心理有病吧?”田西西又来挑衅。她的意思是魔王夜阑夜夜笙歌,史莲还是悄悄爱着夜阑是自轻自贱了。

“残缺的东西现在属于我了,属于你的那又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史莲故意看了一眼刚刚进门的段锋。

“小葛回去了?”史莲看见刘谏云一人在办公室。

“原来这小葛早就想辞职了,看公司忙一直没好意思。这下好了,大家都能轻松”

金枝玉叶看刘谏云出去,朝史莲吐了吐舌头“史莲,凡人也不好做是不是?”

“这是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实力不管在哪里都是最管用的,到哪都是一样”

“当年你也是这么跟魔族三王子说的”仙人球柔柔的说。史莲笑笑,她喜欢看仙人球那娇羞的说话样子。

好多工作都被分配下去,史莲闲的很。她打开电脑放了一首非洲风情的英文歌曲,用新学会的PS准备做几张好看的图片。

“史莲,你就天天不务正业”秦总风一般的进了办公室,刘谏云就跟在他身后。“我跟刘经理出去一趟,别老玩电脑,看看有什么旅游的好地方”秦总风一般的走了,刘谏云小跑着跟在身后。

这几天公司里传闻史莲要被老杜和刘谏云架空,被迫离职。所有同事看史莲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

“史莲!”史莲走在下班路上被稚嫩的童声给叫住。不是别人,是夜薇。

“我就说他们抓不到你,那我们是偶遇呢还是你在专门等我?”

“史莲,那边的糖我好馋的,帮我买两个吧”

史莲看见马路对面零食铺子的玻璃窗里面,插着闪闪亮亮好看的糖果。

“那个吃了会发胖的”

“史莲你真小气”夜薇又开始卖萌。

“好吧,我给你买”,史莲穿过马路给夜薇买了五个那样的糖果。

“哇,我好开心。史莲这个送给你!”夜薇举着一个草莓样的糖果送给史莲。

“你自己吃,我不吃甜食”史莲拒绝。

“谢谢你上次帮我脱险,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说三哥的坏话,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尝一尝,特别甜,比我三哥好多了”夜薇露出天真的笑容,就像阳光下最纯洁的天使。

“好吧,谢谢你”史莲接过糖。

“快快咬一口,一口吃掉!”

……一望无尽的芦苇滩涂,史莲躺在芦苇枯草上一动也动不得,她所有的力气只够她睁开眼睛。

“史莲,糖甜不甜啊?”夜薇手里晃动着雪亮的匕首,甜甜的笑容还是那么纯真。

史莲没有说话,心里已明白了大半。

“不挣扎,也不呼救。不愧是夜阑看上的女人,我现在十分想知道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说着夜薇用匕首在史莲手上划了一道口子,但口子在她划开的一瞬又自行长好,完全没有受伤的痕迹。“再让我们看看脸上怎么样”她又一刀划破史莲的脸,伤口复合的过程如出一辙。“有意思,我们再看看腿上”夜薇拉开史莲脚腕,“呀,啧啧啧,是同心锁。看来魔王夜阑真的是对你用情至深啊,那他怎么还不来救你呢,他怎么能找得到这里,哈哈哈”夜薇一阵狂笑用匕首在史莲脚腕砍了两下。“原来传闻全是真的,魔王夜阑的肉躯可以破除百毒,医治百病,让人起死回生,而唯一难得的是他的真心。天上地下多少个万万人,只有你得到了他的真心!”

史莲觉得这个十七公主脑子有病,莫不是喜欢上了自己的亲哥。

“我从小就想有青春不老的容貌,试过无数方法”说到此处夜薇撸起袖子,让史莲看她手臂上的伤口。“这些都是我换皮的结果,不过每一次都失败了,直到我听说了关于魔族之王的传闻”。

“我要把你身上的皮肤换到我的身上,这样我就能青春不老”

史莲没有忍住,竟然笑了。

“你笑什么,死到临头还这么开心”夜薇拿匕首上下比划。

“小姑娘我比你大太多,尺码不合适”

“这你不用担心好皮我用着,剥坏的全部扔掉”。听到此处,史莲明白原来她想像做衣服一样缝补起来。

“夜薇,我好心提醒你一下我跟夜阑没有什么肌肤之亲”史莲淡淡的说,她不能把自己服下魔族圣物的事情告诉夜薇。

“哈哈哈,现在开始害怕求饶了,战神史莲不过如此!”

“我没有骗你,夜阑喜欢美女。像我这种姿貌一般的他看不上”

“姿貌一般是他故意气神界还有你的,你身上这种成熟女人才有的气质连我都喜欢,哈哈哈哈哈……”夜薇一阵狰狞的狂笑。

听见夜薇的话史莲觉得一阵恶心“你若不信,那就动手吧”。

“谅你也没什么花招了,夜阑在魔族圣殿当众夸口他趁你被赤目狼所伤身不由己之时,强行霸占了你。天上地下没有一个人不知道!”

史莲这才如梦初醒,她满脸羞的通红,恨不得立刻死了算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我这就动手,看看从哪里开始好剥。从心口吧,先一刀刺穿它,让你的血快速流干,不要染了我的好皮肤”夜薇举起匕首,史莲扭头看着夕阳,自己在仙海神山躺在开满花朵的海棠树枝上,好美呀。

一只手攥住刺过来的匕首,夜薇被提起狠狠的摔到地上。“把她绑起来,关到白虎关严加看守!”夜阑终于出现了。

“不是让你离她远点吗,被一个小女孩给放倒了丢不丢人?”夜阑坐到史莲旁边。

看见史莲眼里的恨意,夜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来晚了一步,害怕了吗,下次再不会晚了,再也没有下次了”他的声音无比温柔。

史莲闭了眼睛还是不愿理他,“夜薇给你下的药一时半会缓不过来,我们再等一下,正好跟你说说话”夜阑把史莲扶到怀里。“四下一片芦苇滩,空无一人啊。这夜薇倒是给我找了个好地方,正好给你解毒”。

史莲睁开眼,正遇见夜阑迷离的眼神,她又赶紧闭上。夜阑就真的一粒粒解开史莲上衣的扣子,外衣,衬衣,最后是内衣“外面穿的那么规规矩矩,里面又这么性感撩人,还不求我放过你!”夜阑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心跳加速,担心一会儿控制不住自己赶紧停手。

史莲闭着眼睛像没有听见一样。“不挣扎,也不求饶,你这是挑战我?”夜阑对史莲束手无策。“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他给史莲整理好被自己解开的衣服,将她背在自己身上,“你这个女人,唉!”。

“将军,那是魔王吗,他背着史莲?”魔族的兵士远远的看见自己的魔王背着史莲,沿着芦苇滩涂走远。

“这件事大家都烂到肚子里,谁敢泄露出去按军法处置!”。魔族众将士撤出了芦苇滩。

“我能动了,你放我下来”

“再背一会儿,我喜欢这种跟你在一起的感觉”

“你在魔族圣殿当众说什么了?”史莲忍不住问。

“我每天都说很多话,你问的是哪一句?”夜阑故意装傻。

“送我回家”

“你求我”

史莲没有说话,“好,回魔族我的寝宫,还治不了你了”夜阑故意说。“别动手动脚的”夜阑觉察出史莲的手偷偷滑到自己胸口。

“伤口已经愈合好久,为什么还不把发丝拆掉?”史莲问。

“想都别想,发丝一去我马上伤口崩裂。这是我对苍天发的誓,没有一丝假”

“落红之咒,你怎么会立这种荒唐的誓言”。史莲知道落红之咒是神魔两界最严苛的咒语,凡所立者皆能应验,没有例外。

“你承诺的什么?”

“让神界战神史莲诚意倾心于我,她若不爱之时,便是我暴卒之日”

史莲的心痛了一下“幼稚,荒唐的誓言!”

“所以种在我心口的情丝你永远不要拿走,拿走就是要了我的命。所以你现在是不是倾心于我更多一点了?”

史莲没有回答,搂着夜阑的脖子,趴在他肩头闭上了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