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夜雨被贬去白虎关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84字
  • 2022-07-02 14:05:56

史莲一觉醒来,天已经微微黑了。夜阑就坐在自己脚边那里,也睡着了。

史莲坐在沙发上在那里裹着毯子出神,她稍微一动,夜阑也醒了过来。

“你醒了?”夜阑捏了下自己的额头。

“你怎么还没有走?”

“说了要在这里陪你几天。”

“我为什么要你陪?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史莲苦恼的很。

“我知道没有关系,可我就是喜欢惹你,看你不高兴我就开心。”夜阑说着起身去开灯了,他不知什么时候把史莲楼上的围棋给搬了下来,“过来,我们两个下盘棋。都说文治武功,武功我肯定不如你,但文治我觉得你就是跑着也追不上我。”

“我不想下,你给我放回去。”

“不会这么快就饿了吧?一睡醒就发脾气。”夜阑自顾自的摆放着他的棋子。“那边我们的晚膳早就送过来了,先不急着吃,我们两个先下两盘棋。你会下什么棋?”

“什么棋也不会。”史莲说。

“不急,我教你。”

“我不想看到你,你死了的才好。”史莲恨恨的说。

夜阑摆放棋子的手稍微顿了一下,他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摆了。

“好了,过来我教你。”

史莲先去冰柜那里给自己拿了一盒冰淇淋,然后真的坐到了夜阑的对面。

“真的一点都不会?”夜阑问。

“一点不会”史莲肯定的说。

“我先教你简单的五子棋,等你熟悉了我们再学围棋。冰淇淋放那化一化再吃,太凉了。”

“嗯,”史莲果然把冰淇淋放在一旁,这次但是出其意料的听话。

“这个五子棋很简单,就是你想办法把你的五颗棋子给连成一条直线你就赢了。黑子先行,你要白色还是黑色?”

“黑色”史莲说。

凌云在王府里认真的看书,已经能看出肚子的轩辕敬蕊在他身边耐心的煮茶。

“夫君,刚才几个妹妹过来了。”轩辕敬蕊说。

“嗯,以后这些事你不用跟我说。”

“夫君……”轩辕敬蕊在小心的试探。

“什么事?”凌云放下书,看着欲言又止的轩辕敬蕊。

“父亲他……”

“不要说了!”凌云一听到关于自己父亲的话题就免不了火冒三丈。

“凌云,父亲他的伤势很重,听他们回来的人说。父亲的后背有一个巨大的口子,这几日伤情越来越严重,一点没有要好的迹象。”

“伤口?父亲一次又一次的犯上作乱,在魔族谋逆是全族上下剥皮拆骨万劫不复的重罪。三叔父一次又一次饶了他,还让大鹏宫的药师给他医治。父亲在谋逆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想过他的孩子们。我真的很失望,不要再跟我提父亲。”凌云表情凝重。

“夫君,可是主上完全没有责怪你,我们的生活还一切照旧。”

“就是三叔父太过仁慈,才一次又一次助长了父亲的嚣张气焰。要我说,三叔父就应该好好惩罚父亲。”凌云说。

凌云他哪里知道,自己的三叔父让自己的父亲活着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夫君,你从金翅坪回来,就不跟三叔父说一声吗?”轩辕敬蕊说。

“金翅坪的事我都交代给九叔父了,见三叔父,我哪有脸?”

“夫君,三叔父从来都知道你跟父亲不一样,要不他也不会重用你,给你那么大的权利。找机会你到三叔父面前帮父亲认个错,缓解一下他们的矛盾。”

“再说吧,反正我现在没脸去见三叔父。”

轩辕敬蕊还想说什么,被旁边的花嬷嬷给摇摇头拉住了。

这个凌云虽然年龄尚小,但是因为自小就被魔族主上夜阑重用,对自己的兄弟姐妹又多有招抚,所以他在琛王府的地位甚至都超过自己那个日日留恋凡间的父亲。

这次夜琛毫无征兆的又去刺杀夜阑行谋逆之事,凌云对自己这个父亲实在是失望至极,而夜阑表现的对夜琛越宽容,凌云就对自己的父亲越失望。

“学的很快,但是你下一盘就输一盘,而且走不了十步就输,你这输的也太迅速了。”夜阑一边收拾着棋子一边说。

“我这是刚刚学会,还没有能仔细领会它的内涵,等我稍加时日给领会了,就不会输的这么快了。”

夜阑笑了,“不会输的那么快,输的慢了也是输。”

“输的慢了就是进步。”史莲拿过她已经化开的冰淇淋开始吃了起来。“五子棋我已经会了,你再教我围棋吧。”

“就你这水平还想学围棋,先把五子棋练好再说。”

“那我不下了。”

“为什么?”夜阑问。

“我都学会了,就不用再学下去。”

“你这也叫会了?”夜阑忍不住摇头。“好吧,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再接着教你。”夜阑站起身,向史莲伸出一只手。

“你自己去吃吧,我现在不饿。”史莲拒绝了夜阑,她站起身走上楼去。

“天都黑了,你现在不饿,什么时候饿?”夜阑随史莲到了楼上。

“饿了再说。”史莲开始准备她巨大的天文望远镜,这是她下了好大的决心斥巨资买下的。不过买了它之后,史莲晚上看星星的日子倒是过得特别开心。

“这是什么?”夜阑问。

“天文望远镜”

“做什么用的?”

“看星星啊,他们说今天晚上有五星连珠,几百年难遇,我一定要好好看看。”史莲说着就坐在自己望远镜那里认真观察起来。

夜阑听了史莲的话觉得特别好笑,“史莲,你一个上神,天上的星星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还几百年一遇,几百年对你来说就是眨一下眼。”

“既然做了凡人就要有个凡人的样子,用凡人的眼睛看这个茫茫宇宙。从这里边看出去真的很美,你过来看一下。”史莲竟然邀请夜阑去看。

夜阑从被史莲骂到被她邀请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好,给你个面子,我看下下。”

夜阑走过去从那个巨大的望远镜里看了出去,天上的星星果然变的巨大了许多,还有些紫色蓝色的星云。

“怎么样,好看吗?”史莲也凑过去,好像生怕夜阑不会看,看不到自己想让他看到东西一样。

“我什么都看不见,黑漆漆一片。”夜阑骗史莲说。

“怎么会,明明能看到。”

“真的看不到。”

“我看下”

史莲把头挤了过去,夜阑正好回头,两人的额头咣当一下撞在一起。

“啊”史莲小声叫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疼不疼?”夜阑赶紧去给史莲吹吹又摸摸她的额头。“疼不疼?我看看红了吗?”夜阑捧起史莲的脸,看史莲的额头果然是红了一些。

“没事”史莲说。

“没事?”夜阑问。

“没事”史莲想退出夜阑的包围圈。

“没事吗?”夜阑神情恍惚的看着史莲,想要低头吻下去。

“没事”史莲赶紧扭开头。

“怎么会没事”夜阑果然贴了过来。

史莲半推半就不知该怎么办,两人的脸颊绯红眼看就要亲在一起,这时史莲设的三里禁地突然有了震动。这代表着是一个级别很高的魔族在强行闯关,漫天繁星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狂风四起,电闪雷鸣。

史莲抬头看了下天空,“今晚的五星连珠可能要看不见了。”

“是夜雨,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夜阑非常不舍的摸了下史莲的头发,然后一闪消失了。

史莲按动开关把自己的阳台用透明的玻璃给封闭了起来,仅留出一小块不被封的作为她看雨,和收集雨水的地方。这种凡间的高科技也花了史莲好多的钱,其实是夜阑给史莲的钱,所以如果史莲要是真的还夜阑钱的话,恐怕以她赚钱的能力,在凡间一百辈子是远远不够的,可能要两百辈子不止。

夜阑能清晰的感应到夜雨的位置,作为魔族之王这是他必备的本领。凡是魔族里有头有脸的人出来作妖,夜阑都能用法力感知到那个人是谁,具体在哪个方位。

夜阑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看到了正在那里拼尽全力作法的夜雨。魔族公主夜雨出生的那一晚,狂风四起,暴雨如瀑。所以她的父王独孤城给她取名叫作夜雨,而夜雨的确也有呼风唤雨的本事,是在魔族王族公主里面本事最大的一个。

夜雨一直以为自己是生错了性别,如果自己不是女人,以父王对自己的宠爱,说不定魔族主上之位就会传给自己。

“夜雨”夜阑走在夜雨身后唤了一声。

夜雨听见夜阑的声音,停下手里的作法,回过身来。

“怎么是你?我要见的是史莲。”夜雨的语气冰冷。

“你在做什么?如果现在过来的不是我,而是史莲,你恐怕就变成天上的星星了。”

“我看不见得,是三哥自告奋勇故意讨史莲欢心吧?”

“这个你管不着。”夜阑不想跟夜雨多费口舌,自己让史莲等着,不能让她等久了才好。刚才夜阑靠近史莲,他心里的火已经燃了起来,却被夜雨这一阵电闪雷鸣给强行熄灭了,他心里很不高兴。

“我要见史莲,让她出来!”夜雨蛮横的说。

“就你还不配见她,有话就说,没事就滚!”夜阑说话一点都不留情。

“三哥,你让我滚?三哥难道一点兄妹之情都不顾吗?”

“你连自己同父同母的夜琛都砍,我待你不过就是个普通兄妹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可是三哥是整个家里从来对我最好的那一个。”

“罢了,你认为好就好吧。那都是过去了,人总要对自己做过的错事负责的,你既然做了谋逆的事,我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

“三哥果真要这么绝情?”夜雨流泪,大雨马上更加滂沱了起来。

“从来就是这样,你走吧,不要在这里自讨没趣。”夜阑虽然嘴上说着绝情的话但是心里还是要放夜雨一马。

“三哥,得罪了!”

夜雨话音刚落无数钢刀在暴雨中向夜阑冲了过来,夜阑闪身避开,却正好落入夜雨准备好的雷区,夜雨引天雷,电闪雷鸣的向夜阑席卷而来。

夜阑只知道夜雨有些呼风唤雨的本事,没想到她还能引导天雷,使用起电闪雷鸣来一点不比神界的龙岩与虎章两个司雷天神差。

夜阑一路躲闪,夜雨招呼着天雷一路追赶,直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空旷之地。

夜阑回身一看四面八方的天雷,如席桶一样将他包围起来。

“三哥,早就听说当年你被史莲引入神界虎章的雷阵差点丢了性命。今天妹妹夜雨的雷阵就是要送你去死的!”

“你说的那是当年!”夜阑道。

其实当年的情形是夜阑为了接近史莲,自己故意放弃抵抗被雷击中给打伤的,他成功骗了所有人。虽然当时夜阑看史莲全没有爱意,但是为了魔族他决定牺牲自己的色相来成全魔族的千秋大业。

夜阑亮出自己的长戟,瞬间天崩地裂,一个巨大的屏障般的利刃砍向夜雨的天雷。

坐在阳台上的史莲感觉到事情不妙,这个夜阑光顾着自己打架痛快忘了这里是凡间。凡间的生命十分脆弱,一个小小的地震就可能会造成死伤无数的情况。

史莲用法力稳住地壳,压制住地面马上就要开始的剧烈震动,同时用法力抹去刚才凡人惊慌的记忆。

“夜阑这里是凡间,控制你的法力!”史莲千里传音告诉夜阑事情的严重性。

夜阑定了一下收起长戟,“夜雨,你太娇纵了,去白虎关搬砖头收收你这蛮不讲理的矫情劲。”

夜阑话音刚落,一个银色的铁笼从天而降,夜雨被手铐脚镣的锁住,牢牢的关在了那个铁笼里。

“三哥,没想到你的不学无术,法力低微都是装的。”夜雨大喊。

“上次在金翅坪你还没有看出来,偏偏要再试一次。父王若不是早就看出来我能力非凡他怎么会把魔族主上的位置传给我,因为他知道如果传给别人,以我的能力一定能轻易给抢过来。到时候他的儿女们血流成河,还不如直接给我的好。”

“三哥,难道你不是父王亲生?”夜雨吃惊道。

“亲不亲生的这些都不重要了,你一个女子还是知道的少一点比较好。”

“走吧,去白虎关好好反省。”

“三哥,不要!”夜雨还要求饶,但是已经晚了,夜阑一挥手那个铁笼眨眼就落在了白虎关。

夜阑回去,正好落在史莲的阳台上。史莲早就不在了那里,史莲阳台的水缸里开着好看的莲花,竟然还有一只小青蛙在上面快乐的蹦跶,夜阑笑了笑去了楼下。

“史莲!”夜阑叫了一声。

“哎……”史莲回答了,一听就是嘴里含着东西呢。

果然夜阑走进厨房的餐厅,史莲正在那里看着电视,吃着好吃。

“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这样显得很不雅。”夜阑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还滴着水。

史莲起身擦了下嘴,去衣帽间那里拿出一套蓝色身杏色边的真丝睡衣放在沙发上。

“你如果不急着走就去冲一下换衣服,你要回大鹏宫就算了。”

“对我这么好?”夜阑笑着说。

“夜雨哪里有本事要了你的命,你站的远一点别弄脏了我的地毯。”史莲嫌弃的让夜阑走开。

夜阑早就觉出史莲变了,不如原来时候跟自己贴心了,也凉薄了许多。

“夜雨没能杀我,你有些失望?”夜阑拿着衣服一边往浴室那边走一边说。

“没有”史莲又拿了一双男士的拖鞋给夜阑送了过去。

史莲基本上吃的差不多了,她端了一大盆的水果放到桌子上,换了个地方去看电视。

夜阑擦着头发换了衣服出来,“吃饱了吗,不再吃一些?”

“不了,我要减肥。”史莲一边吃着冰镇西瓜一边说。

“过来陪我吃一下。”夜阑站在那里微笑着朝史莲伸出手。

“我不。”史莲拒绝了他。

“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回来。”夜阑自己去了餐厅那里。

史莲放下水果,过去把夜阑给自己买的各种首饰给拿出来,悄悄的看一遍。

夜阑的审美从来都是最在线的,每一款都买在了史莲的心里,珍珠,钻石,翡翠,玉石,金器还有碧玺。

史莲打开那个装着十几个翡翠手镯的盒子,把每一个手镯一个个都戴在手上,她竟然每一个都喜欢。无论是满绿,飘绿,还是春带彩每一个都是成了凡人后的史莲可望而不可即的,史莲偷偷的欣赏一遍后,趁夜阑还没有出来又把它们给还了回去。手腕上仅仅留下夜阑给自己戴上的那个满绿透手的高货,继续看着电视吃那一大盆的各色水果。

夜阑吃完饭从餐厅里走了出来,他本就白皙的脸庞刚刚洗过之后都白的发光。史莲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那种情不自禁的笑意难以掩饰。

“看我一眼就笑了,是见色起意吗?”夜阑靠着史莲坐下来。“这么凉,女人不要吃这么凉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你说这句话好几次了,你怎么知道女人吃凉东西不好?”史莲调低电视的音量。

“古书上早有记载,我博览群书当然知道。”夜阑一边说一边把史莲旁边那一盆水果拿到史莲够不着的地方,“等一会儿不凉了再吃。”

史莲没有争论调大了电视的音量继续看。

“怎么不说话了?”夜阑问。

“不吃就不吃,大不了忍忍等你走了我再吃。”

“那我不走了。”

史莲冷笑,气氛一度尴尬。

“你这个家布置的我很喜欢,不要搬走,求你了。”夜阑拿了一个抱枕放在身后,把他长长的胳膊搭在沙发上,等着史莲一不小心会靠过来。

“我真的没用,除了打架什么都不行。贬到凡间给凡人打了三年工,平日里省吃俭用,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史莲关了电视机,顺便把屋子里的灯全关了。

“这个,每个人的天赋不同,老天爷分给他们的气运也不一样。你是三界第一战神,这还不满足?如果有一天我流落到人间,一定过得还不如你。但是像夜琛那种的,你看他做魔族做的不怎么样,但是做凡人没有谁能比他成功。只可惜,哈哈哈……”夜阑一想到被自己欺负的生不如死的夜琛就想笑。

“老天爷,哼!”史莲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俯身穿过夜阑又把水果给端了过来。

“你什么意思,你不怕他吗?”夜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

“我怕他作甚?他怕我才对。”

“快跟我说说,为什么不怕他?”

“他有什么可怕?只不过谁都不知他是谁,长什么样子,他一人掌管这三界的生杀予夺大权。还动不动就要惩罚我,我哪里错了他就惩罚我。那些与凡人签《卖珠协议》的游魔难道不该杀!他们利用凡人的私欲投机取巧,弄得民不聊生,让多少人活得如行尸走肉一般。”史莲愤愤的说。

夜阑听史莲说杀游魔,自己多少有些不自然,“那我呢,我该杀吗?”

“不要问这些没有意义的话,落红之咒都解了,你是个自由人。”

“可我不想自由,我就想惹你,看你生气我心里特别满足。”夜阑从身后搂住史莲。“除非你杀了我,要不然我一定会纠缠你一生一世。”夜阑咬着史莲的耳朵说。“你脸红什么,是生气还是心动?”

“我困了。”史莲想要推开夜阑。

“我也困了,我们一起。”夜阑说。

史莲的身体抖了起来,真想把夜阑摔到地上,先打上两百拳再踢上三百脚。

“抖什么?我们两个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有我还有一项特别的能力,还没有告诉过你。”夜阑用手抚摸着史莲的绯红脸蛋。

“什么能力?”

夜阑对着史莲邪魅的一笑,“你想知道吗?现在月黑风高电闪雷鸣正是时候。”说完夜阑冲着史莲轻轻吹了一口白色香香的气。这种气味跟夜阑身上的气味一样,不过要浓重好多。

史莲只觉得眼神迷离,眼里的夜阑变得异常的迷人,她身上有股莫名的冲动,甚至用自己的两只手牢牢的抓住夜阑。

“怎么样,受不了了,很难受是不是?”夜阑把史莲抱进自己怀里,轻轻的说了声对不起。

夜阑在内心深处一直怀疑昆仑到底是不是史莲所生,虽然昆仑长了和自己一样的鼻子嘴唇,与史莲一样的眼睛。

但是夜阑实在是不能想象史莲是怎么一夜之间生出的昆仑,简直是匪夷所思。虽然史莲警告过自己再怀疑就让他再也见不到昆仑,从那之后夜阑再也不敢说怀疑的话了,但是他心里始终有这个疙瘩存在。

“既然我们都有过一次,上一次是你主动的,这一次也是你主动的。”夜阑抱起史莲去了史莲的卧室。

白虎关那里晚上寒风刺骨,白天烈日焦灼。押着夜雨的笼子从天而降,在白虎关掌管犯人的工头仔细一看就认出了笼子里押着的是魔族高傲的夜雨公主。

工头名叫铁爪乌,是大鹏宫内侍官金翅乌的表兄弟。

铁爪乌打开铁笼,“出来吧,公主。”

夜雨身上戴着手铐脚镣,慢悠悠的从铁笼里走出来。

“公主快一点,这白虎关的活没有干完的时候,上头还催的紧,别因为你一个人耽误了工期。”

夜雨抬起她的手铐,想让铁爪乌给解开。

“公主,你想什么呢?像你这种犯了谋逆之罪的贵族。手铐脚镣谁都不敢给解了,解开可就是同罪。”铁爪乌笑嘻嘻的说。

“好,算你们狠!”夜雨喉咙沙哑的说了一声。

“快点你!”铁爪乌一鞭子抽到夜雨身上,夜雨衣服上马上就渗出了血迹。

夜雨一声不吭的回头看了铁爪乌一眼,她发誓今日受的委屈一定要加倍的讨回来。

一夜雷雨之后,空气变得特别的清新,风轻轻的吹动窗帘,史莲醒了过来。

她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自己用手摸了一下,全身上下除了左手腕上那个满绿的手镯完全不着一缕。

“醒了?”夜阑竟然在一脸娇羞的看着史莲,他赤裸着上半身,手里拿了一杯白开水。“刚才听见你在睡梦里咳嗽了,去给你倒了一杯水来。”夜阑说着坐到床上,把水递到史莲的嘴边。

“你对我做了什么?”史莲抱着被子问。

“什么都做了,就像在仙海神山生昆仑那一晚一样。”

史莲红着眼瞪着夜阑。

“别这样看我,跟上次一样,是你自己主动的,我只是被迫的而已,你自己回忆一下,我真的很为难。”夜阑很无辜的说。

史莲拿起水杯把水喝了下去,“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赶紧穿衣服,我在外面等你吃早饭。”夜阑大摇大摆的出了史莲卧室。

史莲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她记得当时夜阑对自己吹了一口很香的气。然后,然后……,她全记起来了,真的是她主动的。她主动去楼夜阑的脖子,主动去亲人家。从始至终都是自己主动,强迫着夜阑。

史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去了浴室那里。

史莲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被自己剪掉的头发突然又长长了,而且乌黑浓密。自己的皮肤变得更加的光滑白皙了,平板的身材突然变得有了前凸后翘的形状。

这真是史莲的一生之耻,过了好久她才穿好衣服走出浴室。

“耽误了这么久,快过来吃早饭。”夜阑起身把史莲拉到凳子上。

史莲拿起桌子上的银筷子,真想用它一下插透夜阑的身子,然后一口一口给吃了下去。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像要吃了我一样。”夜阑把小笼包的蘸料给史莲端了过来。“今天的小笼包是虾茸,蟹茸好像还有鱼肉馅的。”

“我史莲活到今日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史莲一边吃小笼包一边说。

“哪种委屈?你不委屈,是你抓着我不松手,若说委屈,那个委屈的人应该是我。”夜阑又给史莲剥了两个鸡蛋。

“你为什么不丢下我跑开?”

“我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一次跟两次还有无数次不都是一样吗。我就勉为其难了,虽然不爱你,但这是我的强项。”

“什么强项?”史莲停下来。

“还有什么,无忧苑里美女如云,我身边的女人就没有重样过。你还是第一个重样的,反正闭上眼睛都一样。”夜阑把话说得有多难听就多难听。

“是吗,你真了不起。”史莲起身去为自己拿了一盒冰淇淋就去了客厅。

“吃这么少?”夜阑追了出去,“哎,刚刚吃完热的不要接着吃这么凉的东西。”夜阑阻拦史莲吃冰淇淋。

“走开”史莲躲开夜阑,去了另一处角落打开冰淇淋就吃了起来。

夜阑知道他刚才说的话刺激到史莲了,他要跟史莲在一起,就要不断的去刺激伤害史莲。防止史莲对自己再生出感情,那样史莲就会受到莫名的天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