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最末一级的药师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27字
  • 2022-06-29 21:24:26

夜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大鹏宫寝宫的床上,段紫就趴在夜阑的床尾还在呼呼睡着。

他不记得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是感觉身上轻松多了,就像满血复活一样舒服。

夜阑起身过去拿起一条毯子盖在段紫身上。

“主上”南宫长卿推门进来,正好看见夜阑轻轻的给段紫盖毯子,赶紧扭头就走。南宫世家的人性格耿直,南宫长卿真的以为夜阑与段紫有说不清的关系。

“什么事,跑什么?”夜阑说。

“什么事?哦主上大喜。”南宫长卿思索一会儿想起自己要说的事情。

“喜从何来啊?”夜阑过去把睡醒的昆仑抱在怀里。

“主上,轩辕敬怡公主生了,是个男孩。”南宫长卿说。

“是吗,果然是大喜事。”夜阑笑着说。“这段时间就不要让南宫大鹏当值了,让他在家里好好的陪公主。”

“喏”南宫长卿从身后的士兵手里拿过一个竹篮,“主上,公主交代这是神界的规矩,喜蛋送亲人。”

夜阑看见南宫长卿手里提着一篮红的绿的鸡蛋,红色与绿色放在一起倒是好看。一眼看过去,满眼都是喜庆。

“难得公主有心,放这里吧。”夜阑顺手拿起一个红鸡蛋逗昆仑玩。

“主上,公主还说你是她与南宫大鹏的媒人也是恩人,还请主上为小公子赐名。”

“他们两个本来就情投意合,我这个媒人是白捡来的。替我谢谢公主的好意,名字我就不给取了,等到他们摆酒席的时候请我吃杯喜酒就好了。”

夜阑深知敬怡公主这个孩子可是神界的第一个孙子辈,他才不会抢了轩辕明羽那个老头的风头。

“啊,还有一会儿等段紫醒了让他替我送些礼物过去,全代表我的心意。”夜阑说。

“喏”

南宫长卿退了出去,夜阑抱着昆仑坐在软榻上,“当日你母亲生完你,就把你丢给我再也不管了。我一度怀疑你到底是她生的还是变出来骗我玩的,现在也是怀疑着,但是不管你是怎么来的。只要你是她给的我都喜欢,知道吗?”夜阑抱着昆仑亲昵的不得了。

段紫揉揉眼睛醒了过来,“啊……”他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主上,你早醒了?”他睡眼迷离的看着夜阑。

“这里有一篮子红的绿的鸡蛋,南宫大鹏得了一个儿子,南宫长卿一大早就送过来的。”夜阑说。

“哦,这红色跟绿色在一起还真好看。”段紫手里抱着毯子说。

“去看看他们给史莲送的早膳送到了吗,要是还没送,把这篮子鸡蛋一起送过去。”

“喏”段紫提着鸡蛋就要出去。

“等一下,我给她写张纸条。”夜阑放下昆仑,拿起纸笔写下一行小字放进那篮子喜蛋里。

“主上,你真不是人!”段紫看着篮子里的纸签说。

“什么意思?”夜阑问,段紫说自己不是人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主上你太完美了,我本来以为你就是表面文章而已,后来发现你越来越多的本事。今天看你写字,没想到你连字都写的这么刻骨铭心的。原来我还为上神抱不平,觉得上神与你太过讲究她自己了,现在看来,我觉得是上神占了便宜。”

“哈哈哈……”段紫的马屁直接拍在了夜阑的心头上,他高兴得喜形于色。

史莲起床后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餐厅那里魔族的三菜一汤已经早早送来了。今日与往日不同,今日的早餐除了平时的菜品牛奶,稀粥,水果,点心还有一竹篮红的绿的鸡蛋。

史莲看见鸡蛋上面还放了一个短短的卡片,卡片上娟秀的蝇头小楷一看就是夜阑的手笔。

“南宫大鹏,轩辕敬怡喜得贵子,普天同贺,上神笑纳。”

上次史莲在夜阑寝宫亲手取消了夜阑的落红之咒,自己辗转反侧一夜未眠,心里百感杂陈不能自已。但是到了第二日魔族的早餐还是出现在史莲家里的餐厅,史莲站在那里愣了片刻之后就把早餐给吃了。这饭菜里有毒也好,无毒也罢,吃就吃了。

夜阑派人把给夜琛治病的药师请来了,这个药师姓白,白发,白须,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自带仙风道骨,让人猛一看去高深莫测,肃然起敬的感觉。

“主上”白药师跪下给夜阑行礼,一般情况下夜阑都会跟下属说免礼的。但是这次这个白药师实在是太像神仙,而夜阑心里总是对神界的人看不惯,是所以他偏偏要让这个仙风道骨的白发老人跪着。

“药师好精神,你这副长相比那神界的轩辕明羽也差不了多少了。”夜阑似笑非笑的说。

“主上玩笑了,白书贤才疏学浅,在大鹏宫的药师局算是最末等的药师了。还有白某虽然白须白发但是年纪却不大,这满头白发全是因为白某愚钝,读书不得其解愁的。”原来这个酷似神仙的药师叫白书贤。

夜阑知道大鹏宫里的药师分为十八个等级,级数越少说明那个被他救的人离死亡越远,而十八级是最靠近死亡的一级,被他们救活全要靠运气。夜阑自己经常用的洪药师便是药师局里唯一一个一级的药师,虽然洪药师长的很随意,但一点都影响不了他精致的医术。

夜阑微微一笑,“派你去救治夜琛,是给你一个抬级的机会,我现在亲封你是三级药师,你去好好给琛王看病。”

“喏”

天大的好事就这样掉在了白药师头上,要知道就凭他的资历,恐怕再过十万年也到不了这三级药师。

“还有,把你们药师局里那些几万年不舍得用的药都给搬出来,全用在夜琛身上。只要他死不了就好了,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属下不是很明白”这个白书贤果然愚钝。

“段紫他不明白我也不想说了,你带他到个僻静的地方给解释一下。”夜阑说。

“喏”

“白先生请吧。”段紫带白书贤去了一处安静之处,教他怎么给夜琛使药治病。

轩辕幕遮在金翅坪那里早就收到了夜阑传来的消息,早早的就把手底下的活交代好,快快乐乐的跑到了大鹏宫。

“哥,今天怎么想起我轩辕幕遮来了?”轩辕幕遮兴奋的问。

夜阑正在用早膳,“还没有吃吧,洗洗手,一起。”

“哎,哥的三餐从来都是最蛮横无理的。”轩辕幕遮爽快的答应了。

“你喜欢就好,赶紧吃,吃完我们去凡间看看我那危在旦夕的二哥夜琛。”

“哥,夜琛与夜雨谋反。哥处罚了夜雨,为何还要救治本就该死的夜琛。难道哥是因为手足情深?”轩辕幕遮问。

夜阑笑笑,“当然是手足情深,他夜琛一定要好好活着,只要我不让他死,他一定要好好活着。只有他好好活着,才有意思。”

夜阑带着段紫和轩辕幕遮三人一行去了人间,他们的第一站就是夜琛的枯城,夜阑还特地让段紫给夜琛买了一篮打折的水果,不打折对不起夜阑对夜琛的好。

白药师特地来到凡间给夜琛看病,他掀开夜琛后背的巨大伤口看了看,不禁连连摇头。

“你是魔族的三级药师,连这点小伤都治不了?”夜琛脾气从来不好。

“回琛王,琛王只是皮肉骨骼的伤势,除了用药还需要身心轻松。琛王还是不要经常动怒,这样伤口才好的快。”这个白书贤,白白长了一副神仙样子,看病的本事不行,怼人的本事却高超的很。

“你下去吧。”夜琛不想说话,只是后背的伤口好几日了,一日比一日疼,可恨自己却看不见情况。

“王爷,喝药了。”念青端着刚熬好得汤药款款走过来。

“这几日让你没日没夜的照顾我,看你的黑眼圈都这么重了。”夜琛心疼的说。

“应该的,王爷带念青恩重如山,念青无以为报。”念青对着药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喂给夜琛。

“念青啊,听他们说那晚你急匆匆跑出去了。”夜琛终于问起了那晚的事。

念青的手抖了一下,脸色也因为理亏变得复杂起来,所有事情昭然若揭,根本不用再问下去。

“念青,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夜琛没有想到念青这么简单就承认了。

“王爷,赶紧喝药吧,药凉了药效就不好了。”念青又给夜琛喂过去。

夜琛气急,一巴掌打在念青脸上。他虽然体弱没有多少力气,念青那白嫩的脸上还是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这时一个魔族的手下急匆匆的跑来禀告,“琛王,主上来了。”

“他怎么来了?”夜琛一着急,伤口又被挣裂了一下。

“二哥,我来看你了。”没想到夜阑说到就到,转眼功夫就到了夜琛面前。

“主上,臣给主上行礼。”

夜琛拼劲全力从床上爬起来,跪在地上为夜阑行礼。他艰难的样子,让段紫都看不下去。而夜阑仿佛没有看见一样,就坐在那里,让他完完整整的把礼给行完了。行完礼还不让他回去躺着,就让他在那里忍着疼痛站着。

念青用她纤细的身体努力支撑着夜琛摇摇欲坠的身体,她那倔强的样子倒是引起了夜阑的兴趣。

“嫂嫂这柔弱的身姿,力气倒是很大。”夜阑走到念青旁边,当着夜琛的面就要对念青动手。

“躲什么?嫂嫂脸上有些红晕,夜阑看见着实喜欢。”夜阑哪里看不出那是夜琛刚刚给打的,他只是故意想气夜琛罢了。

“主上,你要杀要剐都是夜琛一人的错,请不要为难念青。”夜琛急道。

“为难,我怎么会为难她呢,像嫂嫂这样一个美人,我喜欢还来不及。”夜阑说完又恋恋不舍的坐了回去。

“主上,王爷他快支持不住了,还请主上允许王爷回床上躺下。”念青恳求道。

“啊,你看我,大意了,大意了。轩辕快扶琛王躺下,二哥不要记恨,实在是嫂嫂太过好看,夜阑一时忘了你还有伤在身。”

“主上,不必自责,你想怎么样,谁还能管得着。”夜琛身体都被废了一大半,嘴上还在那里拼命抵抗。

“好了,这看也看了,话也说了,夜阑就不打扰了。二哥好好养伤,没有二哥夜阑的日子还真是无聊的很。”夜阑说完起身故意在夜琛的伤口上用力拍了一下,夜琛疼的冷汗都流下来了。

念青跟着夜阑他们出来,代表夜琛送夜阑与轩辕幕遮三人。夜阑走到大门口,回头看了一眼枯城这座富丽堂皇的高大建筑。

“主上慢走”念青彬彬有礼的说。

“慢走,那你是不舍得我了?”夜阑又故意回头来调戏一番,他伸手想去触摸念青的脸。

“主上请自重!”念青吓得后退两步。

“乖,不用怕。他要是再敢打你,你就去告诉我,我替你出气。哪天你烦了他,就去大鹏宫里找我,我的无忧苑就喜欢嫂嫂你这样的美人。”夜阑说着故意看了一眼那个摄像头的方向,嘴角泛起一丝轻蔑的冷笑。

史莲蓝色短裤搭配玫红色体恤衫,脚上穿着一双厚底的运动鞋。她本来个子就高,这下更高了。原来史莲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每天都穿着高跟鞋,后来不上班了。史莲再也没有穿过高跟鞋,她越来越喜欢穿运动鞋了。

史莲逛了一会儿街,就选了一家串串餐厅,一边吃串串,一边休息。

史莲正吃的高兴,突然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香水味向她扑面而来,史莲抬头看见身穿低胸包臀裙的田西西。

“史莲,你一个人吃这么多吗?”田西西坐到了史莲的对面。

“吃不了,我可以带走。”

“史莲,忘忧花的毒竟然对你没用。”

“也许是你们下的毒不对。”史莲忍不住看田西西白花花紧绷的胸脯,真的是又大又圆,让人不自觉的产生联想。

“史莲,我还会想其他办法对付你的,只要你不死,我就不会放弃。”田西西手里拿着一杯西瓜饮料。

“随你”史莲一抬头好像看见了不远处夜阑的影子,但仔细看看又不见了。

“史莲你为什么不杀我,杀了我,你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田西西忧伤的说。

“不舍得,我可不想看见你这么一个美人,变成一堆躺着的肥肉。”史莲说完这些瞬间觉得眼前的美食不美味了,还有点反胃。

再看一眼坐在对面浓妆艳抹的田西西,史莲情不自禁干呕了一下。

“跟你说了多少回,不要吃凡间这些乱七八糟有毒的东西。”夜阑突然出现,拍了拍史莲的后背把桌子上的白开水递给她。

“三表哥!”田西西喜出望外,不过夜阑并没有理睬她。

史莲往旁边躲了躲,她从心底里不想再跟夜阑有什么瓜葛。

“这里有点冷,你穿的太少了”,夜阑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史莲盖到腿上。

“不用”史莲很厌烦的说,她刚想起身离开,却好像看见那边念青的影子。

夜阑也顺着史莲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是念青,念青的对面还坐了一个穿着一身不合时令旧衣服的男人。只见那个男人在慢吞吞的好像求着什么,而念青脸上也是很为难的样子。

过了不久念青提起包就起身走了,却正巧路过史莲这边。

史莲刚想叫念青没想到夜阑先开口了。

“美人,你是偷偷跑出来的吧?让夜琛知道了少不了又要被欺负。”夜阑拦住念青的去路,看见念青的另一侧脸上又多了一个手掌印,虽然念青用粉底掩盖了,但还是能看得出来。

“主上,我该回去了。”念青低着头。

“夜琛要是问起来,就说是出来见我了。当然如果你想让刚才那个凡间男人死,可以不这么说。”夜阑看了眼远处的那个男人。

“主上说的话,念青不懂。”念青说。

“你爱懂不懂,只要记好了夜琛那里待不下去了,去大鹏宫我养你。”夜阑又不怀好意的说。

念青红着脸看史莲,想要跟史莲解释什么。

“快走吧,照他说的做,夜琛忌惮他,不敢为难你的。”史莲拍拍念青的手说。

念青走了,史莲把夜阑的外套又丢给他。

“走,我们回家。”夜阑抢去了史莲的包包。

“给我!”史莲生气。

“这么多人,我们回家再说。”夜阑搂住史莲,一路押着她回家了。

田西西自始至终没有被夜阑看一眼,她甚至还不如那个念青。夜阑的举动更坚定了田西西报复的心理,无论用什么手段她都要引起夜阑的注意,让夜阑发现她的不同之处。

史莲回到家就看见地板上那一大片的各色手提袋。她像没有看见一样,去换了衣服,拿起杂志就斜躺在沙发上。

“我给你买了一些你可能会用得着的东西,上次发现你这里的首饰都是假的。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难道我给你的钱还不够多?”夜阑说着拿起一个看着很厚重的盒子,盒子打开原来是满满一盒十四个不同的翡翠手镯,这些翡翠的材质一看都是凡间的极品,可遇不可求的。

“买了这么多,只有这一盒深得我心。”夜阑说着拿出一个满绿的翡翠镯子给史莲戴在了手上。

“果然好看,这里还有一串珠子。”夜阑又从另一个盒子拿出一串满绿的翡翠项链。“段紫和轩辕幕遮说,在凡间只有老人家才会戴这个。他们才不懂,谁戴着好看谁就可以戴,史莲你真的好看。”

“把你这些所有的东西都拿走,还有那些钱财,我们两个还是分的干净一些比较好。”史莲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悲伤。

“我不给你钱,你花什么?若我猜不错的话,你现在住着很舒服的大房子用的也是我给你的钱。”夜阑一边说,一边整理地上的大小衣服,首饰还有鞋子,零食什么的。

“我很快就会搬走,那些钱我会一点点的还你,我有华府,大不了在凡间住一百辈子,一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哈哈哈……”夜阑看了一眼史莲,“你的华府?信不信我在你旁边开一家一模一样的,低于你一半的价格卖,不出一个月华府就得关门。”

“你不能这样!”史莲放下杂志站了起来。

“我怎么不能这样,我夜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不听话。你不服,我就一定会把你给制服!”

“你要怎么样?”

“原来你史莲也会服软”夜阑不屑的说,“你只要乖乖住在这里,乖乖花我的钱,用我给你买的东西,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呵呵”史莲也笑了,“你以为你是谁?”史莲坐下去摘脖子上的翡翠项链。谁知她太着急不但找不到项链的开口,头发还卡在项链扣子上。

“别着急,我来。”夜阑起身帮史莲摘项链,“你这个急脾气,头发都卡在扣子上了,知道疼了吧。”夜阑轻轻把史莲头发给从项链扣子上拿出来。史莲身上穿着宽松的棉布短袖衫,夜阑从史莲脖子那里看下去,史莲光滑的前胸和后背都被他看在眼里。

夜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俯身在史莲后颈那里轻轻咬了一口。

“你做什么?”史莲身子往后退了一下。

“我……”夜阑手里提着项链,“我其实就想要亲你。”他丢下项链向史莲扑了过去。

“你混蛋!”

“你还会骂人呢?”

“我还会杀人!”

“我知道,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夜阑说着就要亲下去。

史莲一拳打在夜阑小腹上,将他一下推开。“若不是看在昆仑的面子上,我早就将你碎尸万段喂狗了。”

“没有我哪里来的昆仑,说好了,你不准搬走。如果还想让念青,蓝眉等等你那一堆狐朋狗友还有命活,你就乖乖听话。”

“我史莲从不在乎别人的命,你要做什么随便即可。”史莲说。

“那昆仑的呢?”夜阑看着史莲的眼睛。

“都一样。”史莲认真的说。

“就这么不在乎?”

“从没有在乎过。”史莲不甘示弱。

“这个女人真是执拗得让人心疼,什么不在乎,她不在乎的人就只有自己一个而已。”夜阑心里暗想。

“不跟你争了,洗手吃饭。”夜阑起身去了厨房那里,他早就交代过了,今天送去史莲那里的饭菜不是三菜一汤,要按他本人用膳的标准。所以今天中午史莲桌子上满满一桌子的好吃的。

“哎,你怎么还不过来?”夜阑等了一会儿不见史莲去吃饭,他起身去叫,看见史莲在那里拿着冰淇淋在吃。

“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即使是夏天也不要吃这么凉的东西。”夜阑走过去要给史莲拿开被史莲躲开了。

“走开。”史莲冷冷的说。

夜阑蹲下身子,看见史莲两只眼睛里满满的眼泪,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哗啦一声流下来。

“史莲……”夜阑心疼了,刚才他只顾着自己痛快,完全忘了史莲的感受。

“走开。”

“走,去吃饭,吃饱了就好了。”夜阑伸手握住史莲冰冷的手。“走,来。”夜阑俯身把史莲给抱了起来,一路抱到了餐厅那里。他把史莲手里的冰淇淋给丢尽了垃圾桶,拿湿毛巾给史莲把手擦拭干净。

“就知道你嘴馋,看两个眼睛都放光了。”夜阑坐下来还不忘取笑史莲。

夜阑起身给史莲盛了一份甜食过来,“尝一尝,有什么不同。”

“我不吃甜食。”

“冰淇淋也是甜的,你看那两柜子。”夜阑指着史莲放在厨房的两个大冰柜说。

史莲拿起勺子轻轻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马上缓和了许多。

“怎么样,没有骗你吧?”夜阑又把几样他认为夜阑喜欢吃的,拿的靠近史莲一点。

“是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给你的都是最好的。来从这里开始吃起来,快一点。”

史莲听从夜阑的话,果然每一样菜都能给她惊喜。

就像夜阑说的吃饱了就没事了,史莲越吃越开心,后来慢慢悠悠的竟然停不下来,干脆打开了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慢悠悠的吃。

“你这饭量还真可以,我都吃饱了,你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夜阑把白开水给史莲拿过来。”

史莲看了一眼夜阑,眼睛里已经有了笑意。

“一顿饭就把你给收买了?”夜阑说。

“我好困啊,每次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困的睁不开眼了。”史莲说着打了个哈欠。

“听金翅乌说,每次昆仑吃奶吃到一半就困的受不住睡着了,不愧是母子。”

史莲拿起杯子喝下白开水,起身就去了沙发那里躺下了。

她一边躺着一边看手腕上那个满绿的极品翡翠镯子,“这个镯子很贵吧?”

“管它呢,夜琛这次谋逆被我给狠狠的敲诈了一笔。”夜阑说着忍不住想笑。

“夜琛也算是个人才,他的商业帝国遍布凡间的每一处角落,同时他还有高超的建筑才能。凡间各地每一处的枯城都与当地的景观和人文历史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效果融合的那么浑然一体,人才。”

“当年父王要把王位传给他,我也不会抢的,父王偏偏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夜阑拿出一串小绿的翡翠脚链给史莲戴上。

“别动!”史莲抽脚被夜阑按住,“这么好看的脚,不戴点什么可惜了。”

“你再轻薄我,昆仑就真的成了没爹的孩子。”

“没事,没爹有娘就可以了。没想到那晚你会赶去救我,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夜阑嘴上这么说,其实他心里是失落的。史莲去救他,说明史莲还不够恨他,自己伤她这么重,史莲还迷途不知返。

“我没有打算去救你,就算去了也是在那里看你被虐,那晚要不是念青苦口婆心的求我,我才不会去救你。”史莲半睡半醒的说。

“念青,她求你去救我?”夜阑问。

“当然,她冒着生命危险找到我,就是为了求我去救你。”

“她怎么说的?”

“她说你命在旦夕,若不相救死路一条。”

“那你是怎么说的?”

“死了的好。”史莲淡淡的说。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夜阑不怒反喜。

“不然呢,你把我害的还不够惨吗,你死了我好重新做人,岂不快活?”

“哈哈哈……”夜阑终于放宽心了,史莲果然够恨自己,自己那番力气没有白费。他过去拿起毯子给史莲盖上。“睡吧,我会在这陪着你,这几天都在。”

史莲闭上眼睛,夜阑轻轻的拍着她,就像哄昆仑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