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落红之咒被解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928字
  • 2022-06-25 20:16:00

史莲在那里慢慢悠悠的不知吃了多久,反正她在绝食半年之后第一次进食了,好像心里也轻松了许多,但是具体轻松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天气到了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动不动就一阵雷雨一阵暴晒的。史莲又为自己买了一个大冰柜,专门来存放冷饮用。然后她又为自己订了许多的雪糕,冰淇淋,各类时令的水果,还有可以冰冻后更美味的水果。自从那个水仙姥姥死后,流落在凡间的游魔们消停了许多,史莲也轻松了许多。没有重要的事就不会到处出差去捕杀游魔,有事坐在华府里听各类妖怪吐槽他们在凡间的各种遭遇,也是特别有趣。

今日的太阳特别的毒辣,平时熙熙攘攘繁华的街头也变得没有几个人。史莲背着包准备步行到华府去,她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夜阑的伤势,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自作多情,所以她就干脆顶着烈日去华府里找人聊天来消遣。

史莲刚进电梯,迎头看见的竟然是田西西。田西西一身妖艳的黑皮裙,披肩黑发加上烈焰红唇。

“史莲,好久不见。”田西西对着史莲轻蔑的一笑。

史莲知道这个田西西过不了几天舒坦日子就会忍不住的皮痒,不被打击一下就会浑身难受,要作妖。

田西西看史莲没有说话,又故意挑逗,“史莲,今天的裙子很好看,平日里很少见你穿这种花色艳丽的衣服。”

“今天太阳毒,穿着热情一点相得益彰。”史莲也喜欢身上的半身长裙,大朵红花配着绿色的边。

“今天没事请你喝杯咖啡。”田西西说。

“白开水吧,我不喝杂味。”史莲正好无聊,去华府找人聊天与和田西西聊天比较,反正和谁聊都一样。

“跟我走。”田西西重新按了电梯的键,电梯一路上了顶层。

史莲出来电梯就看见一个太阳伞早就支在了那里,旁边是个巨大的绿汪汪的游泳池。几个魔族的小斯早就在那里伺候着了,一见田西西过来马上鞠躬称呼姥姥。

史莲暗自觉得好笑,不知田西西又整了些什么妖蛾子。

“一杯咖啡不加糖,一杯白开水。”田西西一边走过去,一边把紧绷在身上的小皮褂给脱了下来,露出她白花花的胸脯与曲线完美的后背。

“你笑什么?”田西西看见史莲看着自己轻笑。

“没有笑什么,我是欣赏你的娇嫩皮肤与窈窕身材,完全是欣赏。”史莲笑着说。

田西西听见史莲在夸自己,心里忍不住高兴。“羡慕吗?你也不错啊,就是个子高点,身材比我稍微差那么一点。你要是矮一点说不定可以跟我一较高下。”

“我可不敢,你们魔族女子个顶个的蜂腰长腿,大胸脯。她们多少穿着点衣服,你这一下子全露完了。史莲忍不住笑。

“史莲,你若不是史莲,如果三表哥不是对你一往情深。也许我们会成为朋友,还是关系很好的那种。我在那家公司的时候总是给你惹麻烦,但是关键时刻你还帮我。”田西西说着说着竟然又要梨花带雨,这是史莲最害怕的事情。

史莲轻笑,“有话直说,你把我请到这人烟罕至的顶层,不会是跟我在一起回忆往事的吧?”

“不是,史莲你还有什么遗愿吗?作为我看你还不错的情分上,我可以帮你完成。”

史莲看了一眼周围,田西西也没有带几个手下,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说出刚才那番话。

史莲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我没有遗愿,至少我还没有我打算就这样结束了。”

“史莲,你总是这么自信,这三界之内除了我三表哥就数你自信。”

史莲又笑了,“我什么时候不如他了,他算什么?我史莲从来就是第一。”

“史莲,这三界里也只有你敢这么说他,可怜他还对你那么好。”

“好?”史莲觉得越来越好笑了。

“史莲,我们魔族有一种神奇的毒药叫做忘忧花,这种毒药只有我们魔族的王族才有资格使用。它无色无味,平时一点都察觉不出来,但是它的毒性一旦被激发就如洪水猛兽一般,就算你是神仙也一样抵挡不住。虽然你是上神,但是我给你下了半年的量,就连你刚才喝的这杯水里一样也有。”田西西幸灾乐祸的说着,仿佛她已经看见史莲中毒倒地不起的样子。

“是吗?”史莲又拿起杯子仔细的喝了两口,“还真是无色无味。”

“你明知道有毒还要继续喝?”田西西吃惊道。

“你不是给我用了半年的量吗?那么多都吃了,这一点无所谓了。”史莲示意再给她加点水,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史莲,三表哥养男宠的事你知道吗?偌大的无忧苑又扩充了两倍不止,他整日里跟一个叫段紫的男宠,形影不离。”田西西开始说话来刺激史莲了。

“等一下。”史莲让田西西停下,“你能告诉我,你把那些毒都放在哪里了,是怎么下给我的吗?”史莲想确定这个田西西是个什么神通,让自己服了半年的毒药。

“告诉你也无妨,就在你的一日三餐里,三表哥每日精心给你准备的三菜一汤。”田西西笑着说。

“哦,是这样。”史莲点点头,显然这半年来的三菜一汤她从来都没有动过一筷子。这个田西西光忙着下毒了,难道她不知道在下毒之后需要确定一下别人有没有吃这毒药。再者说了,史莲平时就靠毒药来控制自己的心口疼,就算真的吃了半年的忘忧花。也不一定会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那这件事你三表哥知道吗,他跟你联手要杀我?”史莲突发奇想。

“当然,他若不点头,我怎么有机会下手?”田西西也算聪明,她知道如果史莲知道是夜阑要害她岂不比夜阑悔婚对史莲内心的打击更大。于是她就胆大包天撒了这个谎,这个谎真是神来之笔,足以让史莲痛苦一阵子。

“哦,你们真是兄妹情深。”史莲忧伤的喝了一口水。

“史莲,三表哥不但不要你,他还要杀了你,你现在的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吧?”田西西拿出小镜子为自己补妆。

“嗯,不是很高兴,还有事吗?”史莲问。

“没有了,看你这个样子恐怕毒性马上就要毒发了,你好好想想还有什么心愿,我会帮你完成的。”田西西满眼同情的说。

“田西西你这么好,我还以为你恨我入骨呢。”史莲说。

“我是恨你入骨,不过你都是要死的人了。我同情你一下,算是了结了我对你的这份恨意。”

“好了,谢谢你的白开水,我走了。”史莲把杯子里的水一口气喝干净。

“上神慢着!”南宫长卿带着他的金翅营急匆匆赶来,身边还有魔族的洪药师。

洪药师拿起史莲刚刚放下的玻璃杯,对着日光仔细看了一眼。“不好,上神你也中了那忘忧花的毒。”

“哦,我刚刚听田西西说了,你们忙,我先走了。”史莲不知道魔族的金翅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田西西你下毒谋害上神,主上让我即刻把你捉回魔族惩办。”南宫长卿说。

南宫长卿他们故意隐瞒,因为夜阑交代过不能让三人之外的一人知道夜阑中毒的事。

“上神,这是忘忧花的解药,还请上神赶紧服用,以免被这毒药所害。”洪药师从自己袖子里拿出解药。

“先下毒再送解药,几个意思?”史莲笑笑转身走了,并没有拿洪药师送过来的解药。

田西西被带到了夜阑的寝宫,她的对面是一层珠帘。

夜阑还躺坐在床上,他已经服用了忘忧花的解药,身上的毒并无大碍了。但是小腹上那两处诛仙剑的伤恢复起来是极其慢的,甚至他每呼吸一口气,都要强忍着痛。

段紫走出珠帘站在田西西眼前。

“你,三表哥呢?”田西西问。

“田西西,上神史莲从来不屑于惩罚你,你却接二连三的想要去害死她。”段紫说。

“是她害死了水仙姥姥,还害得三表哥讨厌我,它每在一日凡间的游魔都不得安生。”田西西对她犯的错一点都不抵赖。

“主上,上神也吃了忘忧花的毒。”洪药师走到夜阑床前轻声对夜阑说。

“解药给她了吗?”夜阑小声问。

“上神不要。”

“不要她为什么不要?”夜阑急道。

“上神说先下毒再送解药几个意思。”洪药师把史莲的原话一字不差的传给夜阑。

“哈哈哈……”田西西大笑了起来,“是她太过聪明了,我本来想用三表哥两次悔婚来刺激他毒发。谁知她竟然问我,我给她下毒的事三表哥知不知道,你们想我会怎么说呢?我当然要给史莲一个满意的回答,让她知道三表哥不仅悔婚,而且还想要毒死她。这真的好残忍啊,哈哈哈……,我现在竟然不恨她了,反而还有些同情她,哈哈哈……“田西西跪在那里狂笑不止。

夜阑听完田西西的话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心想恐怕这一次以后,史莲真的就与自己一别两宽了。他还担心史莲会对自己留着余情,结果让田西西这么一搅和,让自己彻底放心了,从此再无心上人。

“咳咳……”夜阑一个没忍住,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

“主上,你切不可再动怒了。”洪药师赶紧又给夜阑服了两颗解药。

“段紫”夜阑轻轻的唤了一声。

“我来了。”段紫俯身到夜阑跟前。

夜阑努力喘了一口气,“田西西为我立了大功,去取一些好东西赏赐给她,带她走,我再也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主上,你这是什么意思?”段紫不解,田西西明明犯了死不足惜的罪过,夜阑为何还要奖励她。

“我累了,你们都退下吧。”夜阑闭上眼睛再也不想说话。

“喏”

段紫虽然一万个不明白,但是也不好再说什么。他走出珠帘,狠狠的看了田西西一眼。“走吧,主上说你毒害上神有功,要赏赐你东西,跟我来领赏吧。”

跪在那里做好最坏准备的田西西,也没有料到夜阑不但不处罚她竟然还要奖励她。

“三表哥要奖励西西?”田西西问道。

“快走吧,主上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段紫没有好气的说。

史莲掉头回到家里,她没有心情去华府了。虽然她也不相信夜阑会下毒害自己,但是她的心里就是不舒服。为什么别人都可以一双一对开开心心的,自己却遇到一个负心的人。他不但负心,还动不动就要欺负自己一下。

史莲拿出雪糕开始吃了起来,一根接着一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史莲猜测夜阑中的毒说不定也是田西西说的忘忧花之毒,但是他身为魔族的主上又有谁敢给他下毒。当日听云裳公子说,夜阑是去杀云裳公子的,没想到后来却被云裳公子给反杀了。看来夜阑也不知道自己中毒了,在遇到云裳公子后两人争吵,情绪激动,就毒发了。

史莲绝食太久,才刚刚稍微进食了一些,一下子吃进去太多冰冷的雪糕。她的肠胃受不了,一下子腹痛反胃起来,疼的躺在那里半天动弹不得。

从史莲知道田西西在饭菜里给她下毒后,史莲反而开始认真吃饭了。凡是魔族送过来的食物,她都仔仔细细的吃一遍,能吃完绝不剩下。她在心里假想着是夜阑要毒死她,既然如此,何不干脆从了他的心意。

田西西莫名其妙的被赏赐,但是在大鹏宫帮厨的那个小斯却被金翅营的人给碎尸万段了。夜阑下令以后送去史莲那里的饭菜首先要让洪药师过目,谁再敢动手脚,十六族全灭。

史莲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昆仑,心里难免想念,入夜她去了大鹏宫那里。

无忧苑的院子里被放置了许多冰块,无忧苑的女子们在院子里乘凉。昆仑躺在摇篮里吃着小手,蔷薇看着昆仑满眼爱意的给他扇着扇子。史莲隐去身形,也坐在了白虎旁边。

“蔷薇姐姐,主上好久都不见人影了。听金翅营的人说,主上就在他寝宫里,全是那个段紫在身边照顾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说。

“嗯,你们看,昆仑在看着兰花妹妹笑呢。”蔷薇看昆仑在冲着兰花在的方向笑,其实她看不见,史莲就坐在兰花前面,昆仑是在冲着史莲笑。母子情深,即使史莲隐去了身形,昆仑也一样能看见她。

“蔷薇姐姐,你说这旁边男宠的宅子真的建好了,我们站在这里连主上寝宫里的灯光都看不见了。”一个女子说。

“主上,满意就好。”蔷薇一副风轻云淡。

“蔷薇姐姐你说如果主上真的喜欢上了男人,那就更没有我们姐妹们什么事了。”

“本来就没有我们姐妹们的什么事,自从有了史莲,主上就完全不一样了。就算姐妹们望穿秋水,主上也一点都看不见。”

“史莲好歹是女的,现在那个段紫明明是个男的,我们姐妹们竟然还不如一个男人。”

“快别说了,听金翅营的那些人说这个段紫的日子也不好过。主上这段时间也不知怎么回事,躺在床上就没有下来过,还动不动就大脾气,那个段紫都偷偷的哭了好几回了。”

“有这事,有这事?”

“……,……”这群无忧苑的女人们开启了八卦模式,史莲听了一会儿也觉得没有意思,无非就是抱怨夜阑冷落他们。

看完昆仑,史莲想顺路去看一眼夜阑,听那群无忧苑女人的说法,大鹏宫里里外外的人应该还不知道夜阑小腹上有两处致命的伤。

史莲进到夜阑寝宫那里就遇到了一片精致的珠帘,“这是越来越少女心了,不知是他喜欢还是段紫喜欢。”史莲心里暗想。

“主上,还有三日就是吴桁与秋水的婚期,金翅坪上所有的人都希望你能去。”段紫手里端着一碗汤药,在轻轻的喂给夜阑。

“我这个样子连喘气说话都费劲,到时候多备一些礼物,就说我……”夜阑想不起来应该说自己怎么了。“就说我去凡间找史莲了,不行,史莲已经被我害的够惨了。就说我思念先辈去天台山了,就这样说。”

“主上,你还是记挂着上神,小心翼翼的护着她。田西西给上神下了半年的毒,竟然全被你吃了。”段紫说。

“若不是史莲因为气我绝食了,这种好事也不会便宜了我。原来时候我连新做的饭都挑三拣四的,现在我吃了半年史莲的剩饭。结果是吃了半年的忘忧花,咳咳咳……”夜阑有气无力的,每咳一声身子都在颤抖。

“主上,你到底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明明是爱上神的,连我这个外人看了都感动。”段紫光顾着说话,不小心把药撒了夜阑一身。

“对不起,主上,我一个不注意。”段紫赶紧道歉,他现在的样子倒一点没有女人样,妥妥的一个大男人。

“行了,你退下吧。太苦,我不想喝。”夜阑示意段紫扶自己躺下。

“主上,不如段紫去把上神给请来?”段紫说。

“闭嘴!”夜阑闷闷的说了一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遇见了那个女人,以后你再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女人的名字,我就把你发配到白虎关去做苦力。”

“主上,这到底是为什么?”段紫还不死心。

“出去!咳咳咳……”夜阑痛苦的喘着粗气。

“那我不提上神了?”

“出去!”夜阑暴躁的拿起旁边的枕头冲段紫扔了过去。

“出去就出去,我一会儿再回来。”段紫嘟嘟囔囔的关门出去了。

“咳咳咳……”夜阑自出生以来从来就没有感觉到这种虚弱无力。他咳的上气不接下气,想要伸手去够旁边桌子上的水,奈何小腹疼的刀搅一般。

史莲把地上的枕头捡起来,拍拍放回床上,又把那杯水帮夜阑拿了过来。

“我让你出去!”夜阑低着头还在发脾气。

“自己能喝吗?”史莲就站在夜阑面前。

“你什么时候来的?”夜阑喘着粗气,想要起身,怎么也动不了。夜阑担心他和段紫的对话被史莲给听了去。

“刚刚”史莲当然不能让夜阑知道,她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史莲帮夜阑坐起身子,帮他把杯子里的水给喝了,又重新帮他躺下去。

“你没有告诉他们你小腹上还有伤?”史莲问。

“他们用不着知道。”夜阑躺在那里,闭上眼睛很虚弱的样子。

“你是怕被别人知道后,有人会趁机政变夺权?”

夜阑冷笑,“谁有那个胆子,我是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个伤与你有关。再传出去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毁了上神的清誉。万一神界逼着夜阑一定要娶上神,夜阑还不如死了算了。”夜阑故意说话气史莲。

“没有人逼你娶我。”史莲说。

“别说了,诛仙剑没有扎在上神身上。”夜阑没有好气的说。

“原来你是真的不爱我”史莲很失落的语气。

“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不会是才知道吧?”夜阑冷笑。

“那我成全你。”

史莲轻轻掀开夜阑身上的被子,将他身上的衣服轻轻解开了。

“你这个女人不会想趁人之危吧,你脸皮真厚,你!”夜阑专门找最难听的话说。

史莲轻轻打开夜阑小腹上的绷带,露出他的伤口。她用自己的法力,开始为夜阑疗伤,夜阑看见眼前的史莲渐渐有了蓝紫色的光芒,史莲的本神出现了,她面如皎月,盈盈可爱。

一股莫名的暖流在夜阑的小腹中缓缓的流动,一会儿功夫就再也不疼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出现在夜阑的右侧小腹上,旁边还有一支栩栩如生的荷叶。

夜阑呆呆的看着史莲,只见史莲在治好自己后并没有停住。她把手放在夜阑的胸口,然后植在夜阑身上的那棵情丝缓缓的到了史莲的手心。

夜阑慌了,他万没有想到史莲会这样,他手足无措心里五味杂陈。

“史莲,你这是做什么?”

史莲没有理他,她低着头,一滴血红的眼泪滴到了史莲手心的情丝上。然后随着红光一现,那根情丝在两人面前烟消云散。

“史莲,你不能这样。”夜阑拼命拉住史莲的手。

史莲没有说话,她冲夜阑微微一笑,站起身转身就走了。

“史莲,史莲!”夜阑还是没有能够拉住史莲,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孤独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珠帘后面。

“史莲!”夜阑急血攻心,一下子晕倒在床上。

天亮了,阳光肆意的撒在每一处角落。史莲手里拿着一杯白开水,站在清澈的落地窗那里,明明知道不会有好结果,自己还一意孤行。如今一别两宽,倒是轻松了许多。

夜阑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胸前与小腹上的两朵莲花,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史莲伤心绝望的表情。

“你终于如愿了,哈哈哈……”他对着镜子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竟然哭了起来,难以抑制的抱头痛哭。

段紫拿着今日夜阑需要穿的衣服进来,看见蹲在地上痛哭的夜阑,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主上我们该启程了。”段紫小心翼翼的说。

“出去,出去!”夜阑再一次冲着段紫嘶吼。

金翅坪上张灯结彩,异彩纷呈,今天是金翅坪第一英雄吴桁与金翅坪第一美人秋水的婚礼。上将军凌云亲自给筹备的婚礼,今日魔族大小人物齐集金翅坪。

夜阑换上衣服,眼睛还有些红肿。

“主上,要不要用冰块敷一下?”段紫问。

“去拿吧。”夜阑手里攥着史莲戴过的同心镯,他不解为什么别人都能和自己爱的人永结同心,比翼双飞,为什么偏偏自己就不行。

“主上,时候不早了,我们带着冰块在马车上冰敷吧。”段紫小心问。

“好。”

“主上,你怎么突然就好了?”马车上段紫不解的问。

“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夜阑自己用冰块敷着自己的眼睛。“这段时间劳驾你衣不解带的照顾我,明天和轩辕幕遮去凡间玩几天,喜欢什么尽管买就是。”

段紫喜出望外,“主上你最大方了。”

“我也就只剩钱了,我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冲你发脾气,你不要往心里去。”

段紫刚想寒暄两句,夜阑又说了,“不过暴躁你也得忍着,金翅乌老了。以后你就专心陪在我身边,金翅乌照顾昆仑就好了。”

“主上,你是怎么看上我的?”段紫问。

“我没有看上你,是没得选。南宫大鹏与南宫长卿虽然忠心但是太过正直,有些事不方便交给他们去做。轩辕幕遮是轩辕明羽的亲外甥又不能走得太近,魔族里的其他王,有些秘密不方便让他们知道。”

“主上,听你这么一说我岂不是很危险。哪一天你会不会因为我知道的太多把我给灭口了?”段紫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夜阑笑笑,“不会,你是史莲留给我的唯一一点牵绊了,我怎么舍得你。”

“主上,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没事,一切都会过去的。”夜阑把手里的冰块丢到马车外边,虽然没有太多话,但心里全是心事。

魔族的人一向开放,秋水坐在那里梳妆打扮吴桁就坐在那里认真的观看。

“吴桁,你就帮一下我嘛!”秋水回头求吴桁。

“你什么时候学会撒娇了,这个事真有点难,你容我思量一下。”吴桁挠着头说。

“我的容貌是上神给的,如果我还是原来那个五大三粗的样子,你还会娶我吗?”

“我吴桁不会说谎,我只能说你那个样子也很可爱。”吴桁说。

“反正我新婚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到上神,你如果不能如我的愿,我记你一辈子。”秋水过去揪起吴桁的耳朵说。

“好好,奶奶行了吧。我去求主上,不过如果主上一个不高兴把我给砍了,你就安心做寡妇吧。”吴桁无奈起身去寻魔族主上。

夜阑的眼睛还有一点点的红肿,他去了那座修好的高台上,高台的名字由凌云给定的,叫作飞云台。本来这座高台的名字是要让史莲给取的,谁知道夜阑与史莲既无缘又无份,轰轰烈烈的开始,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主上,吴桁在四处找你。”南宫长卿过来禀告说。

“他今天迎娶新人,找我作甚?”夜阑安静的看着远处。

“属下不知。”

“让他来吧。”夜阑站在高台上,也看见了等在他帐外的吴桁。

一会儿功夫,南宫长卿带着吴桁上了飞云台。

“吴桁拜见主上,主上……”

“免了,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这些繁文缛节就不要用了。”夜阑基本上猜到了吴桁的来意。

“主上,秋水有一个心愿。如果吴桁今日不能帮她完成了,她恐怕会惦记吴桁一辈子。”

“什么事这么重要?”夜阑问。

“主上……”吴桁有些为难。

“看你这个张不开嘴的样子,这件事应该不仅让你为难,说不定也会让我为难。”

“主上……”吴桁还是支支吾吾的。

“既然这样,你就不必开口了。女人嘛哄哄就好了,只要你婚后待她关怀备至,她哪里会还计较那么多。”夜阑直接让吴桁闭了嘴。

“主上,吴桁知道了。”吴桁还是没有勇气把秋水的愿望给说出来。

“段紫你让他们把我赏给吴桁夫妇的礼物都给送过去,我想自己在这里站一会儿。”

“喏”

段紫与吴桁一行人走了,夜阑招招手让闪闪过来,就这样站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与他一起看着日渐繁荣壮大的金翅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