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黯然神伤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348字
  • 2022-06-22 13:04:19

软软香香的昆仑趴在史莲肩膀上,一会儿功夫就吹起了泡泡睡着了。史莲从软榻上起身,把昆仑重新放在摇篮里,又给他盖好小被子。

“看你粗粗笨笨的,没想到照顾起小孩子还很像回事。”夜阑说。

“我不光照顾小孩像回事,照顾大人也很体贴,等主上哪天躺那了,史莲可以勉为其难照顾一二。”史莲从来没有将夜阑说过的那些无礼绝情的话放在心上,还有意试图缓和两个人之间尴尬的处境。

“我躺下?我夜阑只有在睡觉的时候会躺下。”夜阑走过去一把搂住史莲的腰。“把那袋金子还给我。”他威胁说。

“我没有拿,拿什么给你?”史莲又这么近距离的闻到了夜阑身上迷人的香味。

“你这个女人,竟然还有撒谎不脸红的本事。”夜阑说着把手伸进史莲的腰带,从里边拿出两块史莲带在身上的金子。“哈哈哈,你没有拿,这是什么?”夜阑盯着史莲的眼睛。

“他怎么知道我留了两块放在身上?”史莲心里暗想。

“我可是魔族的主上,这种特别的东西,我都不用找的,我能感知到它的藏身之处。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把剩下的那些金块还给我,免得以后被我给找到了,你脸上挂不住。”

史莲趁夜阑说得高兴,一个不注意把他手里的金块又给抢了过去。

“这上面又没有写你的名字,你叫它,它也不会答应,我还说你是抢我的呢!”

“你!”

夜阑正要说话,这时身上披着浴袍,衣衫不整,头发潮湿的段紫从内廷转了出来。

“主上,说好跟人家一起的,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有过去?哎呀,上神也在啊?上神在上,段紫有礼了。”段紫扭捏作态,完全就是一副女人的样子。

史莲看懵了,她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你先去后面等着,我一会儿就去,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夜阑宠溺的笑着问段紫。

“主上吩咐的,当然都准备好了。一共八丸,都是药师们精心调配的,保证一会儿主上服下后威风八面。不过药师们叮嘱了,每晚只能用一颗,用多了伤身啊。”段紫说话的模样像极了凡间电视剧里的阴柔太监。

“那些老头子就是事多,我偏偏要多服!”夜阑看段紫的眼神满满的宠溺。

史莲好像明白了一些,她走到段紫旁边,拿起一粒段紫手里托着的红色丸药。

“夜阑原来你暴瘦成这副模样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他?”史莲盯着夜阑。

“上神管的太宽了,我夜阑身为魔族主上,日子想要怎么过得舒服,当然往舒服里过。”夜阑过去还轻轻搂住娇娇的段紫。

“我不信!”史莲睁大眼睛。

“你信不信与我何干,今天反正都被你见到了,我也不必躲躲藏藏了。我的无忧苑要扩大两倍,一边是女色,一边是男宠!”

史莲浑身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我不信!有本事你当着我的面!”

“你这个女人脸皮真厚,你要看我就给你看!”夜阑说完拿起三颗丸药咕咚一下吞到嘴里,然后他抱起段紫就把他丢在了床上。

“夜阑,你无耻!”史莲把手里的丸药和金块一并丢在地上夺门跑了出去。

“主上,上神跑了。”段紫小声说。

“闭嘴,我知道她跑了。”夜阑用被子把两人给盖住了。

“主上,我虽然仰慕你,但还没有到要为你献身的地步。”段紫不好意思的护着自己。

“闭嘴,她在屋顶上”夜阑知道史莲不会轻易放手的,所以他干脆要演的像一些。

“主上,你流鼻血了!”段紫惊道。

夜阑深吸一口气,“混蛋,你给我吃的什么?”夜阑觉出来自己浑身滚烫。

“就……就是那个啊,主上你还吃了三颗!”段紫颤抖的手伸出三个手指头。

“你这个笨鸟!”夜阑骂了一句,还好史莲失望透顶已经离开大鹏宫。

夜阑从床上跳起来,赶紧跑到冰泉那里跳了进去。

“主上,你这也不能怪我,是你交代的太含糊,我都是按你的意思办的。”段紫坐的离冰泉远远的,生怕再掉进去。

“你退下,让他们把那张床上的床单被褥全部丢掉!”夜阑从水里露出头来。

“主上,你这样太过分了,你这是有多么嫌弃段紫?”

“我不嫌弃你,谢谢你帮我骗过史莲。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要什么都行吗?”段紫开心了。

“什么都行。”

“主上,让轩辕幕遮带我去凡间玩两天。”

“行,明天你就可以随轩辕幕遮去凡间。不过这戏你还要跟我一起演下去,该是你的赏赐我不会少了你的。”夜阑还泡在冰泉里,这是他特意让人引雪山深处的极寒冰水做的,比冰块,雪花还要冷。

“主上,你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竟然这样委屈自己,主上不怕别人嘲笑你吗?要换做段紫早就丢死了。”

“很丢人吗?我不觉得。我没有秘密,就是不喜欢史莲了想让她死心,你退下吧。”

“喏”

段紫退了出去,他才不信夜阑不爱史莲了,如果仅仅是不爱,哪里会费尽心机的做出那么多麻烦事。

史莲回了住处就吐了,跪在那里吐了将近一个时辰。

她心里实在接受不了那样的夜阑,一边女色一边男宠,这是个什么情景,真的不敢想象。夜阑是史莲万万年来爱过的唯一一个男人,也是第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唯一一个与她谈情说爱亲亲我我的男人。

史莲还记得夜阑的眼神是那么的深邃又干净,就像是沉在深海里的星星一般。夜阑的身上天生带有魔王的馨香,这种香味在遇到夜阑爱的人的时候,通过肌肤的接触会添加到她的身上。史莲是唯一一个拥有了与夜阑一样香味的女人,唯一一个夜阑每次见到都会情不自禁微笑的女人。

在原来时候不论夜阑说多么绝情与混账的话,史莲都不会放在心里。因为她知道夜阑每次见到自己时眼神里的欢喜藏不住,但是这一次真的是出乎史莲的预料。夜阑把魔族王族的荒淫无度直接给发挥到了顶峰,他竟然能当着自己的面与男人亲热,还要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丸药,把自己搞得面黄肌瘦不成人形。

史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地板上的时候,史莲晃晃悠悠的下床,从柜子里的夹层里拿出夜阑为自己画的那副画,想要把它撕的粉碎。

上次夜阑因为浅璁跟史莲翻脸,史莲把夜阑送给自己的所有东西都还了回去,只是偷偷留下了这幅画。她当时心里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夜阑,只是搞不明白夜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还抱有侥幸心理。

这一次夜阑竟然做出了让史莲惊掉下巴的事,史莲心里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

她看了一眼画像上,远处的雪山近处的草原,夜阑背着自己两人说说笑笑。

史莲还是下不去手,又把画轻轻放进夹层里好好的放起来。

夜阑把魔族里搞建筑最拿手的夜琛给叫来了,做戏就要坐全套,他真的要扩大无忧苑,一边养美女,一边养男宠。

“夜琛愚钝,竟然不知主上还有这种兴趣?”夜琛脸上满是对夜阑的看不上,他没有想到夜阑竟然会生出养男宠的心思。

“我的兴趣多的是,说不定哪天我还会请琛王再扩大无忧苑,里面专门养妖族。”夜阑说着看了一眼夜琛身后的念青。

“夜阑你不要太过分,念青是我的夫人,是你的嫂子。”夜琛挡在了念青面前。

“哈哈哈,二哥你孩子都生了二十几口了。现在才出来一个嫂子,看来这个嫂子还真不一般。”夜阑又故意去看念青。

“主上,微臣该死。微臣愿意为你效犬马之劳,请主上放过念青姑娘。”夜琛最终还是要放下面子,跪在地上屈服的。

“好,好好给我建,给我建的富丽堂皇。如果建的不合我的意,那我就让这个女人先住进去。”夜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念青,转身就走了。

“王爷”念青害怕的攥住夜琛的手。

“没事,有我呢,他若敢对你有非分之想,我就带你逃到天涯海角。”

“王爷,你不该带念青出来抛头露面的。”

“你这么好,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我夜琛的女人是三界里最好的。”

“王爷”念青轻轻靠在夜琛身上,她软软的身子,让夜琛觉得越发的有保护欲。

“主上,你真的看上了琛王爷身边的那个妖族女人?”南宫长卿问。

夜阑笑笑,“我逗一下他罢了,无忧苑里哪一个女人不比她强?”

“主上,但是无忧苑里的女人你也不喜欢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我全都喜欢。现在我最喜欢段紫,我现在才发现原来男人也不错。”夜阑边说边上下打量南宫长卿。

“主上,南宫长卿先告退了。”

“下去作甚?一起吃些点心。”夜阑看南宫长卿被自己吓得都不知该怎么迈步了,忍不住的偷笑。

金翅乌为夜阑端上来一份碎雪。

“我不是说过这些都拿到凡间去给史莲吗?”夜阑生气的问。

“主上,这是从凡间退回来的。一连许多日,送去凡间的吃食,上神一下没有动过。”金翅乌说。

“一下没有动,那她这些天都吃什么?”夜阑听说史莲很长时间没有吃饭,马上就紧张了。

“这个,老奴不知。”金翅乌小心的说,“其他东西老奴都让他们丢掉了,唯有这个碎雪实在是金贵,老奴留下给主上送过来了。”

“我不吃,你照看昆仑有功,送给你了。”夜阑知道史莲真的伤心了,心里又难受起来。

“主上这碎雪金贵啊,你看你这几日都瘦成什么样了。你要做什么起码要先养好身体,身体坏了,做什么还有力气?”金翅乌就像一个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老太婆。

“哎,你怎么还哭上了?我真是受不了你。”夜阑看见那金翅乌竟然抹起了眼泪,知道自己又要哄这老鸟了。“内侍官,我吃,我吃,你去把史莲不吃的那些全部给我拿来,我现在就全部给你吃了。”

夜阑是金翅乌给一手带大的,别看他平日里动不动就对金翅乌发脾气,但是一旦这个金翅乌伤心委屈了,他就得赶紧出来哄他。金翅乌是在夜阑心里是除了他的兄长夜风之外,最亲的亲人。当然那个老王独孤城,夜阑也是十分在意的,不过上次独孤城摆明了要亲手杀了夜阑,让夜阑心里很难过。

一会儿功夫金翅乌就让人给夜阑送来了盘盘碗碗的上百种,夜阑就当着金翅乌的面一阵的风卷残云,虽然没有全吃光了,但是也吃了一大半。

“怎么样,满意了吧?”夜阑擦擦嘴问金翅乌。

“以后主上的每一餐老奴都要看着主上用完。”金翅乌说。

“好,你高兴就成。”

“那老奴下去看昆仑小王子了,小王子这几日长的越发可爱了。”

“下去吧。”

“喏”金翅乌小跑着走了。

夜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他又想起了那日史莲看见自己的脸,也是差点哭了出来。史莲对自己早就情根深种了,而自己却要做出那些荒唐的事来让史莲失望伤心。

长公主轩辕芙的脸在治疗了数月之后还是没有起色,而且还越发的严重,甚至就连身上与四肢上也都是一样的症状。

“香馥,香馥,你死到哪里去了!”轩辕芙心情一旦不好了就找别人出气,而香馥就是她的出气包。

“长公主,香馥姐姐在那里给长公主煎药。”一个小婢女过来禀告说。

“我来了,我来了。”这时候香馥端着刚煎好的药急匆匆的赶来。

“贱婢!”轩辕芙也不知那里来的无名之火,上去一把将香馥手里的药给打翻了。

“啊!”随着一声惨叫,香馥的手臂上立马被烫出了大包。

“长公主,奴婢又是哪里错了?”香馥跪在地上痛哭。

“你哪里都没有错,错的是我!”轩辕芙疯了一般。

“这是怎么了,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惹长公主姑姑生气了?”大公主轩辕敬蕊由花嬷嬷搀扶着到了长公主的院子。

“大公主,大公主。”长公主院子里的婢女们看见大公主就像见了她们的救星一般。

原来这个大公主轩辕敬蕊自从身子重了就从金翅坪搬到了琛王府里居住,而且就住在长公主轩辕芙的隔壁。旁边的院子里有点风吹草动,隔壁院子里都是听的一清二楚。本来魔族主上夜阑觉得轩辕芙与轩辕敬蕊是神界里最有声望的两个公主,要给上将军凌云建一座规模宏大又华丽的宅院居住,但是奈何凌云上将军偏偏就是不愿意接受,于是就把神界里两个娇贵的公主都给挤到一起了。

“你来做什么,来看我这个样子的笑话?”轩辕芙才不会给自己大侄女留面子。

“长姑姑,气大伤身您贵为神界长公主又何必跟一个婢女置气?”轩辕敬蕊说着亲手把跪在地上的香馥给扶了起来。

“先去我屋里,一会儿让人给你上些药。”轩辕敬蕊对香馥说。

“谢大公主,长公主屋里有药,奴婢一会儿自己上药就好。”香馥哭哭啼啼的说。

“你最好去了大公主那里,永远都不要回来了,就当我轩辕芙是养了一只不回家的狗。”轩辕芙骂道。

“长姑姑……”轩辕敬蕊还想上前劝说,被花嬷嬷给使眼色劝了回来。

“公主,你现在身子重小心过了病气。”花嬷嬷倒是一点都不怕轩辕芙的威风。

“这样既然长姑姑房间里有药我们就先回去吧,大家都快别站在院子里了,这个大太阳晒的我都有点头晕。花嬷嬷我们回去吧。”

“公主老奴扶着你”

大公主轩辕敬蕊出门看了一眼热闹,又慢慢悠悠的回去了。

轩辕芙站在那里浑身发抖,她的长指甲都插进了肉里。

“公主,奴婢也扶您进屋吧?”香馥去搀扶还在颤抖的轩辕芙。

轩辕芙进到屋里好像什么气都没有了,竟然主动拿出药来给香馥上药。

“公主,这使不得,让香馥自己来就好。”香馥受宠若惊。

“是我不好,动不动就拿你出气。非打即骂,香馥你恨我吗?”轩辕芙问。

“长公主,香馥不敢!”香馥赶紧跪下来表忠心。

“我知道就你对我最好,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莫说是上将军,就连我自己看见了都气恼。”轩辕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暗自神伤。

“长公主,可能这魔族的气候真的不适合你,我已经让他们去叫神界的药师过来,想必我们神界的药师能帮公主药到病除。”

“不必了,我们明天就启程回神界,什么时候治好了,什么时候再回来。”轩辕芙说。

“那长公主喳喳还没有找回来呢。”香馥害怕轩辕芙责怪,故意放低声音。

“那个怪物不回来了也好,省的以后它再给我添麻烦。听说那个主上夜阑最近得了一个宠物取名叫作闪闪,不知是不是它?”

“那奴婢去打听下?”

“不必了,我们还是先回神界吧,先把我这脸给治好了再说。那个夜阑既然把喳喳当宠物养,想必不会为难了它。”

“好吧,那奴婢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对了,要不要跟将军说一声。”香馥问。

“算了,他若今天能回来我就跟他说一声,他要是不回来,就不用说了。”轩辕芙很伤心的样子。

这个香馥自小就跟长公主轩辕芙生活在一起,在私下里自己对轩辕芙的感情早就超出了主仆之情。虽然有时恨轩辕芙恨的牙痒痒,但是看到轩辕芙伤心难过,她就恨不得把全部的痛苦都帮轩辕芙给受了。

“公主,都是香馥的错,是香馥对不起你!”香馥哭了起来。

“傻丫头,你哪里有对不起我,我这脸成了这个样子又不是你的错。”

轩辕芙的话一出,吓得香馥脸都白了,幸好轩辕芙没有察觉香馥的反常举动。

花嬷嬷为大公主轩辕敬蕊点了安神香,轩辕敬蕊虽然有孕在身但是凌云对她宠爱有加,千依百顺的。王府里又什么好东西都是可着的给到她这里,所以如今的轩辕敬蕊不仅体态丰腴而且面色红润。

“大公主当日你手软不在金翅坪对长公主下手,老奴还气你不够果断。但是没想到那个长公主竟然自作孽,不可活。你看她这脸恐怕不好治了,公主以后还是离她远一些,免得过了病气。”

“我知道了,难为花嬷嬷时刻为我着想。也不知道长姑姑的脸是怎么回事,看着好吓人的样子。可怜长姑姑一直以神界第二美女自居,如今好好一张脸成了这个样子。”

轩辕敬蕊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花嬷嬷在她身边时刻不敢怠慢。她深知那个神界长公主轩辕芙可不是个善类,提防着可不能让人给使了手段。

转眼间又到了魔族的暑季,那个紫尾燕子段紫为了配合夜阑演戏每日打扮的比女人还要妖娆。他从凡间学到了很多凡人的化妆技巧与服装搭配技巧,每日行走在金翅坪上他都是最帅的男人与最美的女人。

“行了,行了,你别在我眼前晃了,我眼都花了。”夜阑破天荒的坐在那里钓鱼。

段紫穿着一身黑色的纱裙搭配一条深紫色的大丝巾,在正午焯烈的风里走来走去。

“主上,奴家又看上了一条项链。”段紫又娇滴滴的跟夜阑撒娇。

“好了,好了。又看中什么去金翅乌那里拿钱去买就是,这里没有别人,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夜阑无奈的瞪了一眼段紫。

“你这个没良心的,明明是你让人家过来跟你钓鱼的,这么大的太阳都把人家给晒黑了。”段紫还是改不了他的油腔滑调。

“我真是服了你了,没想到我夜阑当年救的是你这么一块货。史莲还……”夜阑说到史莲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自从那次史莲看到夜阑在寝宫与段紫的种种,史莲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魔族为它送去的一日三餐她再也没有动过,幸好夜阑知道史莲身上有魔族圣物加持,不会有事的。所以他就索性一直没有去看过史莲,甚至不愿意知道她的下落与去处。

“你如果不放心,不妨去找找看看。”段紫说。

“她可是史莲,我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夜阑明显心不在焉,鱼都上钩还吃了鱼食跑了,他还楞在那里。

“主上,自古以来男男女女间的爱情故事段紫也知道很多,不过像你这么为了心爱女人豁的出去的,你是第一个。简直就是闻所未闻,段紫甘拜下风。”

“哼,你知道什么?”夜阑故作轻松。

“你们两个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但是这个过程没有比我这个第三者更清楚的。”

夜阑笑笑,不自觉的摸了下脖子上的红色牙印,“要不我偷偷去看她一眼?”

“对,偷偷的看一眼,反正她又不知道。”段紫一拍大腿说。

“好,看看就去看看。”夜阑丢下鱼竿就不见了。

夜阑早早就把自己隐去了身形,远远的他就看见那个在阳台上侍弄花草的史莲了。史莲现在住的房子是两层超大的顶楼,她住楼下一层,楼上的那一层,被她用来养花,画画弹琴,织布,绣花用。

一个装着水的透明玻璃花瓶被史莲放在桌子上,史莲正在用剪刀小心的修剪着花朵。她穿着一身米白色纯棉的衣裤,光脚穿着拖鞋,偶尔会不小心被月季花上的刺给札出血。

史莲把受伤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了一下,阳光下她是那么的干净清秀。突然夜阑发现史莲的长头发没有了,她散乱的短发正好能够着肩膀的样子。

其实史莲在刚被贬到凡间的时候,为了阻止衰老她也剪过短发。不过后来因为有了魔族圣物的帮助,史莲完全不用再考虑老的问题了,于是又留起了长头发。

这次史莲把头发剪短,是因为她不想再用发带了。她把夜阑送给自己的魔族翼翅好好的收在一个盒子里,等到合适机会再还给人家。

史莲明显比原来的时候清瘦了许多,本来就是平板一块的身体,现在看来就像一片纸张一样。她的容貌似乎也变了,眉眼口鼻似乎比原来变淡了许多,竟然让夜阑有点认不出来的样子。

史莲把剪下的花枝认真的插到花瓶里,反反复复几次却总是不很好看。后来干脆就那样好了,不再去管它。

那边的画架上有一张画了一半的画,插完花后,史莲又过去画画了。史莲画的是水粉画,画面上是绚烂的天空。

“她对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却总是喜欢过去时不时的弄两下。”夜阑心里暗想,他看见史莲看几眼天空又接着画几笔画,就像是在认真的临摹一样。但是现在的天空上却是万里无云一片蓝色,还有好大一个太阳照的人睁不开眼睛。

史莲在那里手忙脚乱的调试着水粉,一不小心就会把水粉弄到身上弄到脸上。弄到身上的就不用去管了,弄到脸上的她就用身上的衣服给胡乱擦一擦。每一次擦脸都会露出她扁扁的小肚子,瘦的好像都能看清有几根肋骨。

“我以为她现在是个很糟糕的模样,没想到现在她除了瘦一点日子倒是过得有滋有味。”夜阑心里暗想,他看见史莲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伤心难过,心里竟然有一些失落。

这时史莲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史莲打开手机的免提继续画她的画。

“喂?”

“仙女,在忙什么呢?”是个温厚的男人声音,夜阑的心猛的震动了一下,就像被谁给猛的使劲攥了一把。

“我在创作一副超级名画,能震惊宇宙的那种。”史莲一边画一边回答,嘴角时刻挂着开心的微笑。

“得了吧,你那双手除了拿银枪,拿什么都不成。名画画成之后卖给我,我用大东海的珍珠跟你换。”

“好啊。”史莲笑的越发的开心。

“一会儿我去接你,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电话那边的男人说。

“我不……吃。”史莲说到吃字差点吐了出来。

“又反胃了是不是,你再不吃东西就死了。上神史莲卒于饥饿,说出去多丢人。”

“我都死了,还要去在乎丢不丢人。死了好,早死早解脱。我还没有死过呢,好想感觉一下那是个什么感觉。”史莲把死说的轻松自在,仿佛那不是死,是享受一般。

“快闭嘴吧,你死了我怎么办?赶紧收拾下,给你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一会儿我到你家楼下等你。”

“好……”史莲笑着挂了电话。

史莲又给画添了几笔,然后下到楼下开始梳洗打扮。

“原来她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吃东西,怪不得瘦了许多。那个电话里的男人,我一定让你过不过明天去!”夜阑的妒忌之火被完全点燃了。

史莲去洗完澡,换好衣服,她身上穿了一套真丝的宽松套装。她瘦衣服肥,上乘的真丝就像能在她身上流动一般。

史莲对着镜子开始认真的化妆,她化起妆来比她画画可认真多了。夜阑就站在她的身后她却全然无知,画好最后一笔眉毛,史莲对着镜子笑了,她对镜子里的自己满意。

然后史莲又在认真的挑选首饰,夜阑发现史莲的首饰全是看着很华丽,其实都是仿品,几乎找不出一件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

“你又不缺钱,为什么这么苛待自己?”夜阑心里暗说。

史莲收拾好自己一会儿,电话又响起来了。

“喂?”

“仙女,准备好了就下来吧。可不要打扮的太好看,我会流鼻血的。”那个男人说。

“哈哈,你少油嘴滑舌,你要是不流血,我给你打出血。”史莲挂了电话,拿起包包就一阵小跑着出了门。

“你用得着这么开心吗,以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开心?”夜阑喘着粗气坐在史莲的床上,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如果不是段紫让他到凡间看一眼史莲,他还不知道史莲早就移情别恋了,他放手史莲,却从来没有想到会有去别人牵她的手。

夜阑走到史莲的餐厅那里,魔族的晚餐已经早早的准备在那里了。夜阑打开盖子,是按他的意思做的白灼虾,卤猪蹄,清水黄瓜片还有解暑莲子汤。夜阑虽然半年没有理会史莲,但是史莲的每一餐他都要亲自过问,虽然魔族的人对自己主上的行为十分不解,但是哪里有人敢去问个究竟。这半年里,从史莲这里撤回来的饭都让夜阑给吃了,他会吃的一滴不剩,就像要把自己所有的心事全部都吃进去。藏的深深的,不让任何人发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