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魔族的黑市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831字
  • 2022-06-20 19:55:51

魔族的早餐早早就送来了,既精致又美味,史莲披着毯子过去看了一眼。

“你以后不要给我送吃的了,既然打算老死不相往来,还是一拍两散的好。”

“现在我不想说这个,你把昆仑饿了一天,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夜阑把昆仑抱在怀里。

“谁告诉你的我饿了他一天,他明明在这里吃的很开心。”

“开心,你这个女人有奶水吗?”夜阑不屑的盯了一眼史莲稍微一盖就看不见的胸说。

“你!”史莲脸颊红了,她打开餐桌上的罩子,竟然有一小碗碎雪。史莲吃了一勺,然后当着夜阑的面用嘴轻轻送给昆仑嘴里。

昆仑吃着吃着还笑了,竟然还笑出了声音,夜阑在魔族从来没有见昆仑吃东西时候这么开心过。

史莲做出来的这一幕,显然是触动到了夜阑的不知哪根心弦,他背过身去,竟然肩膀抽动了起来。

“你怎么了,哭了?”史莲有点吃惊。

夜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两个。夜阑从小就没有母亲,没想到我的孩子也会因为我而没有母亲。”

夜阑又拿出史莲给自己的那根狩魔箭,“来帮我在后背上划两下,随便插几个窟窿也行。”

“没必要装的那么像。”史莲明显是下不了手。

“像一点,对昆仑有好处。来吧。”

“我不”史莲拒绝了夜阑。

“这点小事你都不肯帮我?”

“你找别人帮吧。”史莲抱过昆仑,接着用嘴喂他吃东西。

“那好吧,我自己来。”夜阑元神出窍,拿着狩魔箭就在自己肉身的后背上一阵蹂躏。

“好了,差不多就行了。”史莲看见夜阑肉身的后背已经血糊糊的一片了。

“我们走了,想他了就偷偷去看他。”夜阑接过史莲手里的昆仑,“放心,我会保护好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你走吧。”史莲心里十分不舍,她跟昆仑相处了两天不到,但是却给她带来了以前从没有感受过的为人母的快乐。

“我们走了。”夜阑抱着昆仑,让他的小脑袋蹭了一下史莲的头发。然后就消失了,大大的房间里又只剩下了史莲一个人。

史莲起身又回到床上躺下了,她昨晚没有睡好,她更受不了昆仑的突然离开,她更更不能理解的是夜阑动不动的就出言不逊,就像是一个她从来不熟悉的人。

史莲这么一躺就是一天,等到她拿着包包出门的时候,太阳都快下山了。

史莲进了华府,安静的坐在吧台里面,看蓝眉与白苏在外边招呼客人忙碌。

“老板娘,怎么样一会儿功夫进账两万?”蓝眉得意的过来说。

“我十分感谢你们,店里有喜欢的随便挑一件送给你们。”史莲笑着说。

“那怎么行,上神你不要听他的。其实我们每天在这里也很充实,比原来的时候居无定所的漂泊强多了。”白苏说。

“大家都是漂泊在人间的人,不必客气,说送就送。”史莲说着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块黄金,“蓝眉,你见多识广,你帮我看下这块金子与其他金子有什么区别。”

蓝眉接过黄金,认真看了两眼“没有区别,就是普通的金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真的没有任何区别吗?”史莲又问一遍。

“我再看看。”蓝眉有拿过那块黄金,用小刀在上面刮了刮,又放在鼻子上使劲的闻。“这个好像是他们说的那种托命黄金,不过我也是听说而已,没有见过。”

“什么是托命黄金?”史莲又问。

“就是拿命换来的,一般在黑市上才有,都是些亡命之徒玩的游戏。”

“那用这个能干什么呢?”

“这上面肯定有跟其他黄金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我认识有限找不出原因来。听说这种黄金也只能在特殊场合用到,有用来答疑解惑的,也有用来雇凶杀人的,反正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谁身上有这东西,谁就一定有秘密。”蓝眉认真的说。

“哦,原来还有这种用途。那这种黄金从哪里才能得来,又去哪里花呢?”史莲问。

“这样我跟我那些朋友们打听一下,打听好了再跟你详细说。”

“嗯,谢谢你。”

“客气啥,我蓝眉愿意为上神效劳。”

夜阑坐在那里,洪药师给他的伤口上药。

“主上,你身上的伤口虽然深但都不中要害,再用几天药就没什么大碍了。”

“行,我知道了。金翅乌那边没事吧?”

金翅乌从昆仑被史莲掳走后就卧床不起,不吃不喝病病恹恹的,夜阑把昆仑抱回家后才渐渐能进食了。

“内侍官大人从来身体康健,已经并无大碍了。”洪药师说。

“那就好,我还需要他给我照看昆仑。他要是病了,还真麻烦。”

“主上也是内侍官大人看大的,当年内侍官大人跟在主上身后满大鹏宫的跑。”

“这老家伙,腿脚一向利索。”夜阑笑着说。

“主上,你身上的伤并无大碍,但是你这脖子上的伤,恐怕会留下疤来。不知主上是被什么所伤,属下好给主上调配药物。”

“这个被谁伤的,用的药还不一样吗?”夜阑问。

“当然不一样,刀枪伤,还有跌打损伤就不能用一样的药。还有这皮肉伤,刀砍的跟狗咬的那也不能用一样的药。”

“狗?”夜阑笑了。

“好了,我脖子上的伤是被人咬的。留疤就留下好了,我还挺喜欢的。你退下吧。”

“主上,这一口可用了不少力气,主上体质特殊。别人疼一分你就会疼十分,主上不疼吗?”

“疼,当然疼。”夜阑穿好衣服,又摸了下自己脖子上的牙印,示意洪药师退下。

“主上,神界的轩辕明羽来了。”南宫大鹏进来禀告。

“他怎么来了,到哪里了,随行的还有谁?”

“还有两里路就到大鹏宫了,随行的就几位天妃而已。”南宫大鹏说。

“知道了,退下吧。”

“喏!”

夜阑给自己重新换了一身袍子,他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脖子上的牙印,“狗咬的。”夜阑笑笑,准备去迎接轩辕明羽他们。

“贤侄,听说昆仑小王子被你给要回来了,身上还负伤了?”轩辕明羽与夜阑同坐在上位。

夜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轩辕明羽,他与史莲明明是一般的年纪。奈何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脸上也是掩盖不住的老态。

“一点小伤而已,史莲上神无意伤我,心里不爽出口恶气罢了。”夜阑说。

“你年纪轻轻就是如此大度,颇让我这个老人满意。”

“神主言重了,您正值壮年,正是雄姿英发的时候,怎么能轻言自己老了呢。”夜阑尽捡一些好听的说给轩辕明羽听。

“哈哈哈,贤侄说话我最喜欢听。”轩辕明羽果然高兴了。

“不过贤侄,你与史莲的婚事真的就不能成了,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吗?”

“上神本来就看不上夜阑,与其让她心不甘情不愿的。还不如小侄自己知趣,还了上神的自由身。”

“是这样吗?我怎么记得是你亲自退婚,还说要与那个妖族女人浅璁成亲。”

“那只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罢了,逢场作戏的。”夜阑说。

“贤侄啊,你哪里我都喜欢,就是你这个关于男女之间的事情,让我不是很懂。”

夜阑早就猜出轩辕明羽这次来者不善了,于是笑了笑说,“神主,这个小侄的确在内帷上有些混乱。不过小侄无忧苑里有几千个佳丽,小侄还准备再扩大两倍无忧苑,把那些有才有色的男子都招募进来。现在四海太平,夜阑闲着也是实在无聊。”

轩辕明羽这次来本来是为自己的十四女轩辕敬柠亲自提亲的,现在听夜阑这么一说,他不仅要佳丽三千,还要养些男宠。轩辕明羽哪里还会说提亲的话,恐怕就是夜阑求着他,他也不会答应了。

“贤侄,你让我这个当前辈的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轩辕明羽说。

“这样,咱们先不要说,这几日无忧苑里又排了歌舞,不如神主还有几位天妃跟我一同欣赏如何?”

“都说魔族女子婀娜,魔族主上无忧苑里的美人更是百里挑一的绝色,今日我们倒是要看上一眼了。”轩辕敬柠的生母王天妃说。

王天妃受不了女儿轩辕敬柠的央求,才拉着神主找夜阑提亲的。轩辕敬怡在王天妃面前把夜阑夸的跟花一样,谁知她兴致勃勃的来,却听见了夜阑那样一番说辞。心里不免尴尬,心想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荒淫无度的人,听夜阑说要准备歌舞,她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们,把夜阑好好一个人给祸害的不务正业。

“来人,准备酒食歌舞。”夜阑招呼一声。

一会儿功夫,无忧苑的舞姬们就在钟鼓音乐里款款走来。

这些魔族女子不仅是体态婀娜,而且肤白长腿,一个个眉目清晰分明,浑身散发着让人心旷神怡的香味。

王天妃硬邦邦的脸,在不知不觉中缓和了许多,后来逐渐就喜笑颜开了。无论男女看到美好的事物都会笑的,何况是魔族里这么美艳的女子。

轩辕明羽见王天妃的脸色缓和了,自己也更加放松心情了,心想夜阑无忧苑里都是这种美女,若换做是自己,一定也不想娶亲,找个时刻约束自己的人。

魔族里不仅美人漂亮,魔族里的果酒也是甘洌的很。夜阑无事,干脆就陪着轩辕明羽一边聊天一边饮酒,小口小口的喝,自己醉的会慢一点。

“上神我这几日我跟我们妖族的朋友打听了一下,这种金块就是三界里黑市上交易用的。它也不是普通的金子,行内人用手一掂就能知道它是不是。”蓝眉把他这几天整理的信息回报给史莲。

“那谁会用到这个,他们都用来做什么用呢?”史莲又问。

“当然做一些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隐秘的事情。比如说他们有用它来占卜吉凶,用它来知道不为人知的秘密,用它来要某个仇家的性命等等。”

“那普通的金银财宝也能行,为何要用这种?”

“这是他们行内的规矩,依我看就是瞎讲究,但也许呢也有我不知道的原因。”蓝眉说。

“那你刚才说的黑市在哪里?他们真的只认金子不认身份吗?”

“身份?”

“当然像你上神这种级别的,……他们可能会拒绝跟你做买卖。”蓝眉顿了一下说。

“你帮我打听一下他们的地点,我要去黑市看一看。”

“上神你去那里做什么,听说那里没有一个好人。”白苏说。

“我闲的无聊,去看看我没有见过的地方,还有没有见过的人。”

“那我陪你去?”蓝眉说。

“你还是在家好好陪你的苏苏吧,我一个人去逛逛就回。”

史莲说着点开电脑,拆开饼干准备看一部关于凡间古埃及金字塔的电影。

夜阑陪着轩辕明羽喝酒,还没有喝几口自己就醉的不省人事了,被金翅大鹏给送回了他的寝宫。

夜阑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既不说醉话,也不呕吐,只是躺在那里什么都不管的睡大觉。

梦里不知身是客,夜阑这一睡就睡去了五天五夜,夜阑的梦里全是他与史莲的过往,从最后一次神魔大战到他手里挽着妖族的浅璁出现在满头白发的史莲面前。

下午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在夜阑的床榻上,夜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浑身无力,只是觉得就躺在这里一动不动太舒服了。

“主上,你可醒了。主上以后可不能喝酒了,你这一醉,就是五天五夜。”金翅乌为夜阑端来一碗晶莹剔透的碎雪。

“我醉了有这么久吗?拿走我不想吃。”夜阑用手盖住自己的额头。

“主上近来的身体越发瘦弱了,洪药师说要多滋补一下。”

“瘦弱,我哪里瘦弱?你听他胡说。还有以后所有的碎雪全部送去凡间给史莲,我不喜欢吃这个。”

“主上,是不舍得吃吧。上神是天地首神,身体得天地日月精华滋养,就是不吃这些补品也一样美艳无比,三界第一。现在即使贬在凡间丢了美貌,也是青春永驻,主上你太多虑了。”

“你说这个什么意思?出去!”夜阑最讨厌听到别人说史莲好本领大的,因为这样会显得他配不上史莲。

“主上,要叫膳吗?”金翅乌走出去两步又问。

“出去!”夜阑彻底恼了。

史莲穿了一身黑色的袍子,外加一件黑色的斗篷去了蓝眉跟她说过的一个黑市。

原来那个黑市就设在魔族偏远闭塞的地方,也有几个黑市是在魔族都城附近,不过都是偏僻的很,七拐八拐的不好找。

黑市其实跟普通的集市没什么不同,不过是缺少说笑的声音。但是却时不时的传出吵闹声,与喝酒打架的声音。这里有男人也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小孩,他们各自贩卖着自己的东西,看人的眼神就像饿了很久的样子。

史莲用黑色的面纱把自己的整个脸都给遮住了,这种奇怪的地方倒是让史莲很有兴致。史莲出门的时候忘记了问在黑市里的东西是怎么定价的,所以她只是看也不敢问,担心一不小心会惹到麻烦。

“你身上的香味好特别,我熟悉三界里所有的香料味道,但是你这一种我却说不上名字来。”一个同样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出现在史莲身边。

“普通的熏香而已。”史莲故作轻松的说,因为她自己知道她身上的味道是夜阑的。

“是普通的熏香吗?我怎么觉得不像,这是我闻过的最自然的味道。没有一点外加的感觉。”那个男人明显对史莲身上的香味充满了兴趣。

史莲快步走开,看见前面一个占卜的铺子就进去了。

“请坐,你要占卜什么?”一个同样戴着面纱的高鼻梁女子说。

“我只有这些”史莲露出手心里的一块金子。

“够了。”

“我要占卜姻缘。”

其实史莲早就从月老的姻缘簿上看到过自己没有姻缘,这次她只是来求证一下。

“你过来把这颗红豆种进碗里。”

史莲过去照做了,那个女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

“你没有姻缘,永远都是一个人。”

“那总有个对我好的人吧,或者说两情相悦的人?”史莲又问。

“没有”

“没有?”

史莲笑了笑,心想什么呀跟凡间那些算命骗钱的一样。史莲放下金子,转身又到了大街上。这时一只乌鸦衔起金子就飞去了大鹏宫,原来夜阑对魔族的黑市也了如指掌。黑市里所有人的举动,只要他想知道,属下就会把所有的来龙去脉都传递过去。

“这么说,她去过黑市?”夜阑拿着手里的金块问。这块金子分明就是史莲从夜阑这里拿走的那袋金子里的一块。

“她现在还在那里吗,除了去占卜,她还去了哪里?”

乌鸦把它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了夜阑。

“这个女人竟然自己找到那里去了,还要占卜姻缘她疯了吗?”夜阑心里暗想。

史莲看见黑市上有一些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花草,便过去看了一眼。

“你把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告诉我,我给你两块金子。”那个贩卖香料的男人真是阴魂不散。

“我真的不知道,不好意思。”史莲躲开。

“哎,你去哪里?”那个男人竟然跟着史莲不肯罢休。

“该死!”史莲心里暗骂,走的急了些竟然去了一处死胡同。

“哎,你没有路可走了。现在告诉我,我不难为你。”男人说话很阴森。只见他手里点着了一支香,淡淡的香味里掺杂着让人昏迷的迷药。

“今天我不杀你,你却来求死。”史莲心里暗想,狩魔箭已经被史莲给攥在了手里。

“你一定用这种下作的方法害过许多人,今天活该你死在我手上”史莲说。

“这根熏香燃了这么久,你都没有事,有意思。”那个男人明显不把史莲的话当真。

“果然是卖熏香的,真的是臭气熏天!”史莲一闪而过,一根金色的狩魔箭从那个高大男人的前喉插了进去。

男人大睁着眼睛,到死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树上一大片的乌鸦轰的一下飞走了,衰败的景象让人不寒而栗。

史莲转身回了家里,这次的黑市之旅一点都没有意思。餐桌上三菜一汤的晚餐早就给准备好了,还有几样好吃的点心和时令的水果。

史莲洗澡出来,一边吃饭,一边想着今天的经历,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

料想那个蓝眉不过是个千年的狐妖,他知道的事情应该是十分有限的。关于这些金块,还不如去问总是跟外夜阑身后的轩辕幕遮。

田西西已经成了北部城市的西西姥姥,北方城市里的所有游魔都会听从她的调遣。

黑市里的香料商人是田西西的一个得力的手下,名唤干尕。田西西接过他们递过来的狩魔箭,看见还带着暗红血迹的狩魔箭上赫然写着史莲二字。

“史莲怎么会到魔族的黑市里去,还亲手杀了干尕?”田西西本来就急不可耐的想找史莲报仇,这次正好找到一个貌似可以的借口。

“谁愿意为水仙姥姥,还有我们魔族死去的众亲属报仇?”田西西登高一呼。

“我!”堂下游魔无不欢呼。

“西西,切不可莽撞。”静彩小声提醒田西西。

“有何不可,有仇不抱难道要忍着?”田西西反问静彩。

“水仙姥姥在时,总是用避其锋芒的方法,所以我们才得以不断壮大。西西你现在让他们找史莲报仇,无异于以卵击石,最后受损失的还是我们。”

“姥姥不要说了,西西又不是傻子,我们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我就不信这个史莲就没有弱点,没有破绽。”田西西顿了一顿又说,“为除掉史莲,大家一定要献言献策。务必要想出一个能让史莲万劫不复的主意,凡是对诛杀史莲有功的人,田西西把身上这身仙气送给他!”

田西西此话一处出,众人哗然。田西西为了对付史莲真是下了血本,连自己的仙身都不要了。

有些女人就是这样,为了一个从来就没有看上自己的男人,把男人身边的另一个女人当成自己的重要敌人。动不动就要对她嘶吼,咆哮,恨不得把那个被男人爱的女人给碎尸万段。而忘了她自己所有的悲剧都是靠自己的想象来的,男人本不爱她,并不关乎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是哪一个。而且就算是任何一个也不可能是她。

“史莲杀了那个卖香料的?”夜阑听完乌鸦的陈述,眉头微皱。

“史莲这个女人,说她心软她杀起坏人来从不手软。说她不心软,可是她每每都会给犯了错了的下人求情。”夜阑手里拿着史莲的照片,就是段紫在凡间给打印的那些。

“来,”夜阑把那个闪闪给放在桌子上,“跟你说,你现在的样子全是你那个长公主娘亲造成的,跟史莲没有一点关系。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是你跟他们一样,如果敢伤了史莲一点,听好了,不是惩罚,是杀掉!”夜阑一字一字得说给喳喳听。

“呀呀呀……”闪闪在不停的反驳。

“你要不听话,我就把你给送回去,回到你那个疯子娘亲身边。你说是我对你好,还是她对你好?”夜阑又接着说。

“呀呀呀……”

“所以,到底是谁对谁错,你要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心灵去体会。谁说的都不如自己的亲身感受,给你。”夜阑拿了一块点心喂给闪闪。

夜阑发现这个闪闪特别喜欢吃甜食,从来到这个大鹏宫,闪闪被夜阑给亲自喂的,从一个小球变成了现在的大球。马上抱在手里都会觉得累了,成了一个又大又胖圆滚滚的深棕色球球。

史莲不放心昆仑,担心夜阑一个看不住让那个轩辕芙生出的怪物把昆仑给伤了。所以她又亲手做了一身纯棉的单衣,为昆仑送过去。

“我们每日香火不断的供奉着上神,不知她能不能感觉到?”

“一定能的,她可是上神。主上让我们这样供奉她,一定有主上的道理,反正无论主上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你看你,说到主上脸都红了。”

“讨厌。”

“你才讨厌,哈哈……”

史莲路过无忧苑听无忧苑里女人好像在讨论自己,她跟到无忧苑里边。看见一间装饰考究的大房子里,分明就立着史莲的牌位。供桌上水果,面食,肉食等贡品密布竟然还有一些衣服,鞋子,胭脂水粉和首饰等。房间的入口处还有几口大大的水缸,水缸里养着盛开的睡莲,布置的倒还雅致。

“这个夜阑,让这群魔族的女人供奉我,好奇怪啊。”史莲笑笑去了夜阑寝宫。

昆仑躺在他的摇篮里玩耍,白虎就守在他身边。史莲靠近看见昆仑的摇篮周围,夜阑给昆仑布置的魔障。里三层外三层的,就是连蚊子也飞不进去。

“你这个父亲看着利索,其实是一个很啰嗦的人,你看他给你弄的这些东西。”史莲把昆仑抱出来,给昆仑换上她亲手做的小衣服。

夜阑感觉到有人动了魔障,眨眼就到了寝宫,看见是史莲,他才放下心来。

“我就说,这三界里还有谁能进了我设的魔障而毫发无损,原来是你。”夜阑靠近史莲。

“我来……”史莲看了一眼面前的夜阑,心里一阵难受,这个夜阑瘦了好多,眼睛都深深的凹陷进去了。

“你哪里不舒服吗?”史莲轻声问夜阑。

“我舒服的很,这段时间没看见你简直就是神清气爽。”

“原来是这样,好长时间没见我相思成疾,把自己瘦成了排骨。”史莲抱着昆仑躺倒了软榻上。

“哈哈哈……,你这个女人的脸皮越来越厚了。还相思成疾,我想你什么,想你一块木板一样的身子,还是想你木头一样的动作?”夜阑坐在软榻旁边的地上。

“随你”史莲不再说话了,把昆仑靠在自己肩膀上,轻轻的拍他睡觉。

“上次你从我这里拿走一袋金子,里边一共有十五块。回家拿来还给我,或者我跟你回家去拿也可以。”夜阑为了不让史莲再到处去打听,觉得还是把金子要回来比较好。

“什么金子?我不知道。”

夜阑没有想到一向正直的史莲也会耍无赖,还耍的理直气壮。

“你明明给拿走了,还给我,我有用的。或者我用十倍的金子跟你换。”夜阑说。

“我真的不知道,我史莲杀过人,放过火,却从来没有做过小偷。你要诬陷人,也得先看看对方是谁。”

“史莲,你可是上神。怎么可以这样耍无赖?还脸不红,心不跳。”

“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脸红心跳?”

“史莲,你不怕传出去不好听吗。上神史莲偷偷进到魔族主上的寝宫,趁别人洗澡的时候偷走了人家的金子。哈哈哈……,史莲你说他们知道后是个什么表情?”夜阑想用外人的眼光来逼迫史莲。

“呵呵……”史莲轻笑,“你去说啊,我看他们是信你呀,还是信我?”

“你!”夜阑真想扑过去猛亲史莲一下,史莲这个无赖的样子他实在是太喜欢了。但是他又不能,好不容易跟史莲的关系弄僵了,这样一亲,岂不是会前功尽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