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宠物闪闪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868字
  • 2022-06-16 18:52:38

史莲一觉醒来去用早餐的时候,就看见枯城上下全都给布置了白色,远处大厅里还传出悲伤的哭泣声。

史莲从枯城里其他的客人口中知道这座枯城里的老板死了。所有城市里的枯城全是夜琛一人的产业,不过夜琛精力有限,他把所有的产业都分割开来,交给魔族里他比较信任的人管理。

这座枯城的老板是个美艳的女子,名叫水仙。也就是魔族的水仙姥姥,众人都知道水仙姥姥不仅年轻漂亮,而且身体一向健康,不知为何会突然一命呜呼了。

史莲正在吃着早餐,一身孝服的田西西就坐到了她的对面。

“为了你,三表哥昨晚亲自逼死了水仙姥姥,现在你满意了吧?”田西西说。

“我满意什么,与我何干?”看见田西西史莲顿时没了胃口。

“怎么与你无关,你这次不是专程来杀水仙姥姥的?水仙姥姥位列仙班,你若杀她定会遭到断骨之刑。三表哥为了让你免受断骨之痛,他昨晚眼睁睁的看着姥姥自行了断。”

“有这事?”史莲擦擦嘴。

“史莲你与魔族的仇恨越来越深了,小心不要落到我田西西的手里,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史莲微微一笑,“我好害怕。”

“西西,你到这里做什么,姥姥临终之前对你说的话你转头就给忘了。”静彩过来找到田西西。

史莲抬头看了静彩一眼。

“你看什么,静彩姥姥是我身边唯一的亲人了!”田西西赶紧挡在静彩面前。

“听听你说的多么可怜,魔族里还有你田西西的阿爹,还有十几个兄弟姐妹呢。还唯一的亲人,呵呵。”史莲起身出了餐厅。

“你!”田西西被史莲怼的哑口无言,她在魔族真的还有一大家亲人。不过这个田西西就是这个脾气秉性,宁愿露宿街头求人收留,也不愿意回家里去,让人不能理解。

这次夜阑算是帮了史莲一个大忙,但是史莲心里却十分的不舒服。那个水仙姥姥虽然在凡间胡作非为,但是她却对魔族对夜阑忠心耿耿,史莲不能理解夜阑亲自逼死水仙姥姥时的心境。夜阑为了史莲不是第一次站在了魔族的对立面,这种关心与照顾要比金钱,物质等等强上千百倍。史莲知道自己欠了夜阑的,却不知应该怎么偿还为好。

既然没有办法偿还,那就做个没有感情的人吧。忽视夜阑对自己的所有好,冷漠的处理夜阑给自己的每一次热情。反正夜阑好像也不是很喜欢史莲突然对他很好的样子,你对他好了他又躲,找出许多莫名其妙理的由跟史莲拉开距离。

念青早早的就去了华府,手里提着一个简单的箱子。

“念青这么早,上神还没有过来,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了。”白苏笑着迎接。

“没关系,我不找上神,我是来请你们帮忙的。”

“我们,你跟你那个凡间男人说清楚了吗,他有没有被你吓死?”蓝眉问。

念青过去坐了下去,“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呢,他就跟我翻脸了。这样正好,本来我还犹豫不决要不要离开他,是他帮我下了决心。”

“那你这次来是?”蓝眉问。

“这个小箱子里是我来到人间后存下的所有积蓄,请你们帮我交给李康。这些钱财对我来说已经毫无用处了,但对于李康可能会帮他的大忙。”

“这世间还有你这么痴情的女子,临了还要帮那个负心汉。”蓝眉说。

“李康他不算负心,他哪里有负心的资本啊,在凡间像他这么一无是处的男人,也只有我们妖会喜欢,会不在乎他一无所有。凡间女子才不会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呵呵。”念青说着说着竟然笑了起来。

“对了,这是他的地址与联系方式”念青从身上的包包里拿出一张纸条。“还有就是,李康他不愿出去工作,所以他经常搬家换联系方式,还请你们尽快把这些交给他,免得晚了,就找不到他了。”

“你把这些都给了他,以后你怎么办?”白苏问。

念青淡淡一笑“我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去处,这凡间一遭就当做是大梦一场罢了。”

“那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想我们了就回来看看。”白苏拉起念青的手说。

“嗯,拜托了”念青起身抱了白苏一下。“帮我跟上神道谢。”

“我们会的。”

蓝眉与白苏一起送念青离开,不一会儿史莲就到了华府。

“老板娘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蓝眉看见史莲来了,起身问。

“出去逛了逛,怎么了?念青来过,她的事都处理好了吗?”史莲问。

“上神你怎么知道念青来过?”白苏吃惊的问。

“我猜的。”史莲可不能说,她是因为老远就闻到了念青身上的腥味知道的。

“她刚走,跟你前后脚。要我们帮忙把这个箱子交给那个凡人李康,这是她在凡间这些年所有的积蓄。还有她还让我们替她谢你,念青走的不是很开心。”白苏说。

“嗯,我们说不定哪一天又能遇到,不必伤心。”史莲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她接着又说“这些东西你们尽快抽时间给那个凡人送去,我想那个男人可能还不知道念青已经不要他了。”

“对,念青也是这么说的。”蓝眉说。

史莲开始悠闲地翻看时尚杂志,虽然这些东西电脑上都有,但是史莲还是喜欢从纸质媒介上去看。

“哈哈……”史莲从杂志上看了一个笑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什么东西让你笑得这么开心?”夜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他拿过史莲的杂志,读了两句那个笑话,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跟我出去走走。”夜阑把史莲的杂志又放回吧台上。

“我很忙。”史莲打开自己的电脑。

“忙着追剧看电影,读笑话?”夜阑进到吧台里边,身体紧贴着站到史莲身后。

夜阑靠的史莲太近,那边的白苏看得脸都红了。

“你不想让别人看见我对你做出更不雅的举动,你就赶紧跟我走。”夜阑小声贴着史莲的耳朵说。

“走不走?”夜阑又问了一遍。

“我……”史莲回头,被夜阑当着蓝眉与白苏的面一下子亲了上去。

“啊!”白苏吓得惊叫一声张大嘴巴,蓝眉连忙过去捂住白苏的眼睛,“这种无耻之徒,真是厚颜无耻!”

“走,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夜阑拉起惊魂甫定的史莲一下就不见了。

夜阑带史莲去了大鹏宫里他为史莲做的花园,花园里花飞蝶舞的,与魔族的季节从来不相关。魔族这个时候刚刚转暖,万物还正在复苏中,而这座花园里一年四季都是春天。

“那两个人有没有跟你说我的坏话?”夜阑还是不肯松开史莲的手。

“你哪里有那么重要,人人都要议论你。”史莲不屑的说。

“史莲,万万年久不久?”夜阑问。

“久,当然久了。你们魔族加起来都换了多少主上了?算一算。”史莲脱开夜阑的手,从地上捡那些刚刚飘落的花瓣。

“喜欢这里,可以经常来。”

“我家的露台上也种了许多花草。”史莲边捡边说。

“凡间的那些花草,总不过是一些庸脂俗粉罢了。”

“是你要求太高,普通凡人哪里有那么多要求,一草一木皆是春。”

“那你呢?”夜阑问。

“我都爱”

“那你爱……”夜阑话到嘴边又停住了,他本来要说那你爱我吗,但是他怎么敢说这种话。“那你爱的也太多了。”夜阑改口说。

史莲笑笑用裙子兜着许多的花瓣,放到溪水那里,然后坐在溪水边上,一片一片的丢花瓣玩。

“良辰美景”夜阑也坐到史莲身边。

“史莲我的阳寿真的还剩二十多万年?”夜阑认真的问史莲。

“简简单单风平浪静是这样的,你如果修身养性,潜心修炼,会有一个又一个二十多万年。”

“怎样才能做到,帮帮我好不好?”夜阑用恳求的语气说。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被镇压在天台山,不过这样的话,你就算活的再久也只能在天台山。其他方法嘛……”

“对,我就是问的其他方法。”

史莲笑笑,不再说话了。

“你快说啊!”夜阑急不可耐。

“等你活到二十万年的时候再说,还早的很,不着急。”

史莲心里暗想,这个人真是当局者迷,他吃了一半的魔族圣物。阳寿这件事早就不用考虑了,还在这里傻傻的追究。

“史莲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比我还要让你心仪的男人。他能安安稳稳的爱你,娶你,你会不会就这样跟他走。以后再也不愿意知道关于我的事情,老死不相往来?”

“会!”史莲想都没想。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真可笑。”史莲心里暗自取笑夜阑荒唐幼稚。

“史莲,你的心好狠,不愧是个没有心的人。”夜阑冷冷的说。

史莲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继续玩着她的花瓣。

“史莲,有没有方法让我忘了你?”夜阑说。

“有”

“怎么做?”夜阑的心已经凉透了,史莲好像总是对自己漠不关心。

“你闭上眼睛。”史莲认真的说。史莲打算在夜阑闭上眼睛的时候,轻轻逗一逗他。

“我偏不,你让我闭我就闭,我只有睡觉和吻你的时候才会闭眼睛!”夜阑暴怒冲史莲一下子扑了过去。

史莲被夜阑扑到地上,身上的衣裙都落进了水里。夜阑扑过去就亲了起来,他在愤怒的发泄心里对史莲的不满。

“我对你不好吗,你到底是什么的铁石心肠才会对我的深情无动于衷!”夜阑恨恨的说。

“成亲是一个男人对一个他爱的女人最好的承诺,你什么都能给我,你是这三界里对我最好的人。但是你却给不了我一身凤冠霞帔,你发什么脾气,我又是哪里不好?”史莲冷冷的说。

夜阑把史莲抱进自己怀里,“史莲,我们私定终身吧。没有红袍礼乐,我们一样可以的,只要你点头,求你了!”

“你说的是我跟你私会?”史莲问。

“不,这样也不行!”夜阑如梦初醒,他差点忘了,他要做的是让史莲讨厌他,恨他。不是偷偷摸摸的私定终身。

夜阑拉起史莲,用手拧干史莲身上被溪水打湿的衣裙。

“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你可以走了。”夜阑做出一副无赖的表情。

史莲安静的走到夜阑面前,“抬起头!”史莲冷冷的说。

夜阑的眼神明显是在躲闪。

史莲抬起手轻轻在夜阑脸上打了一下,“刚才那种话,以后再敢说一次,小心我让你的阳寿到此为止。”

史莲极少在夜阑面前露出这种凶相,不过她这种样子,倒是让夜阑有点措手不及的享受,放眼三界还没有人敢这样跟他魔族主上面前这个样子说话。

夜阑摸了摸自己的脸,史莲的这巴掌足够轻,轻到就像被风吹过一样。夜阑忍不住坏笑了起来,还笑的很开心。

“今天我不走了,快去准备午膳,还有我要去看昆仑,你去把昆仑准备好。”史莲捻着花冷冷的说。

“喏,上神稍等片刻,属下马上就是准备。哈哈哈……”夜阑笑着出了花园,去准备迎接史莲的午膳与可爱的昆仑小王子。

史莲看着夜阑离开的背影,心想今天就当我谢你帮我除了水仙姥姥那个老妖物,看把你给嘚瑟的。

史莲采地上的野花为自己编了一个花冠,又编了一个小的,准备一会去送给昆仑。

念青随夜琛一起住到了枯城,枯城所有干活的魔族都要恭敬的称呼念青为太太。

“没想到你这么简单就答应了,本来以为我还要下一番功夫。”夜琛说。

“没有什么,琛王能看得上念青,是念青的福分。再说琛王不但懂念青,还能助念青成仙,百利而无一害,念青求之不得。”念青主动过去挽起夜琛的手臂。

“我现在少了一目,一腿,难得你不嫌弃我。”夜琛轻轻拍拍念青柔软的手。“我们做的事非同小可,以后你不要再见史莲那个女人了。她正好就在这个城市,指不定哪天会遇到,休息几天我就送你去其他地方。”

“全听琛王的。”

原来念青那日酒醒之后就接受了夜琛的条件,远离凡尘俗世,安安心心的待在夜琛身边做他凡间的太太,两人一起修仙得道。”

长公主轩辕芙在琛王府里烦躁的很,琛王府再大也比神界的玉宵宫小多了。她与香馥每日待在自己的小院里,凌云还动不动过好久也不来看自己,总是推脱说军务繁忙。就算来了也不会像原来那样殷勤亲切,总是推脱说身体乏了,让轩辕芙倍受冷落。

“香馥,香馥!”轩辕芙大叫了起来。

“长公主何事?”香馥慌忙的从外边跑进来。

“我这个脸越来越痒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过来的药师一个管用的都没有!”

轩辕芙的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痒了起来,而且天越热越痒。痒得轩辕芙心烦意乱,动不动就要发脾气,甚至出手伤人。所以王府上下无不躲着她,只有香馥可怜,躲也躲不掉,只能硬着头皮出来伺候。

“禀公主,药师们说是因为魔族与神界的气候差异,长公主的皮肤一时难以适应才会这样,等过一段时间适应了自然就好了。”

“放屁,都过了一个月了,它越来越痒,一群没用的废物!”轩辕芙骂道。

“那长公主,不如我们回神界修养一段时间再说?”香馥说。

“不成,现在凌云本来就对我爱答不理的。我若是这个时候再走了,岂不是更称了轩辕敬蕊那个小蹄子的意。让你把喳喳放到野外去锻炼一下,你放了吗?”轩辕芙问。

“已经照做了。”

“放到野外去,可不能丢了找不到了,好歹养了它一回。”

“不会的,喳喳恋母,每次深夜总会回来,它心里放不下长公主。”

“放肆!”轩辕芙一巴掌打在香馥脸上。

“长公主息怒,长公主息怒。”香馥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以后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再敢说一次,我就让人把你剁碎了丢给喳喳吃。”轩辕芙冷冷的说。

“长公主为何会如此狠心?香馥伺候长公主从来就没有过二心,一直把长公主做自己的长姐看待。”

“你个下贱的奴婢,你哪里来的胆子把我当你的长姐,我堂堂神界长公主你也配!”轩辕芙恶狠狠的说。

“奴婢知错了,奴婢这就去为长公主熬药。”香馥捂着脸退了出去。

“无知奴婢!”轩辕芙忍不住又骂了一声。

史莲抱着昆仑给他戴上自己编的小花环。

“宝贝,亲亲,亲亲。”史莲喜欢闻昆仑身上的奶香味。

“这样闻来闻去的,有什么好闻的?过来吃饭了。”夜阑过去把昆仑接过去放进摇篮车里。

“这一桌子菜,有一大半都是海鲜,你最近的口味变了?”史莲看见面前长长的桌子上,大半都是龙虾,鲍鱼,海参,螃蟹什么的。

“那天在凡间看你喜欢吃,让东海送了一些过来。”

“我也不是很喜欢,是你提前为我剥了那么一大堆虾仁放在那里,我不吃岂不是浪费。”史莲笑着说,“哎呀!”一个婢女不小心把热茶倒在了史莲手上。

“这点事都做不好,出去跪着!”金翅乌过来呵斥说。

“没事吧?”夜阑接过婢女递过来的冰块给史莲敷在手上。

“没事,她也不是有意的,就不要罚她了。”

“上神,这里是魔族,而你是客人,可不能喧宾夺主了。”夜阑一边给史莲冰敷着,一边说。

史莲用余光看了一眼面前对自己无比柔情的夜阑,他对自己身边的人竟然如此的不近人情。人都说慈不掌兵,如果将来走上战场,夜阑一定要比其他魔族的主上更难对付。

“好了,也是你自己不小心,她们婢女毛手毛脚的,你怎么不小心一些?”夜阑把冰敷的毛巾递出去。

史莲笑笑,接过婢女呈过来的蜜汁水果就开始吃了。

“饭还没有吃的,谁让你们把这些拿出来的?”夜阑又阻止了史莲。

“大哥,你还让不让人吃。我吃你一口东西看把你给心疼的,史莲又把那水果取了回去。”

“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遍!”夜阑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

“主上,这三界之内的年纪是按修为来的,以上神的修为推算,她就是应该叫你一声大哥。”金翅乌在一边插嘴说。

“什么意思?我不懂。”夜阑还要去求证。

“你不要听金翅乌的,他说的也不对。我刚才不过是开玩笑,不当真,你能不能把那个巨大的螃蟹给我拆了?”史莲说。

“哦,来。”夜阑拿过那个大大的螃蟹,把螃蟹的肉给史莲开出来,为她占上调料吃。

日暮黄昏史莲还没有走的意思,她用完午膳后就躺在夜阑寝宫的软榻上睡着了。这一觉一睡就睡到了天黑,昆仑趴在史莲的胸口上吹着鼻涕泡。

“怎么这么能睡,我要是有她这么能睡,也能一下子就活万万年。”夜阑坐在软榻旁边,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轻轻攥着昆仑小王子的小肉手手。

“这是早晨还是下午?”史莲打着哈欠微微张开双眼。

“你猜呢?”夜阑笑着说。

“那就是下午了,我该走了,回去还要睡觉。”史莲躺在那里弱弱的说。

“回去还要睡觉,你这是没有睡够吗?”夜阑笑着吃惊道。

“你不知道春困秋乏吗,哎呀浑身没有力气。”史莲轻轻起身,把还在熟睡中的昆仑抱在怀里。

“你舍不得他,以后可以每天都来这里吃饭,然后抱着他睡觉。”

史莲笑笑把昆仑交到夜阑手里,“你说的是真的吗?”。

夜阑当然是惧怕上天的,他不敢点头说是,不敢再进一步拉近他与史莲的距离。夜阑的举动,让史莲觉得很没意思。

“我走了。”史莲俯身在夜阑嘴角轻轻亲了一下,一闪便不见了。

刚才还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眨眼间的功夫就成了孤儿寡父了。夜阑心里不高兴,把昆仑交给金翅乌就去了魔族大鹏宫郊外那里。

大鹏宫远处的郊外人烟罕至,且常有蛇虫怪兽出没。夜阑想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散心,大鹏宫的郊外是再合适不过的地方。

“吆,看看这是谁啊,是魔族的主上夜阑!”日光残余的树林里一个人面蛇身的女子将蛇身挂在树上,娇羞的说。

夜阑知道那是还没有修炼成人形的妖怪,在白天的时候她只能是半人半蛇,等日落时分她就是一个完整的美女样子。她们专门靠吸引来山林里打猎的魔族壮丁来吸食男人身上的阳气,吸的越多,她得道的时间就越短。

“知道我是夜阑,还不赶紧躲得远远的,以免废了你这得来不易的修为。”夜阑说。

“哼,一会儿再出来。”那个蛇妖出溜一下隐进了树林深处。

夜阑儿时的时候不高兴了就偷偷跑到这片荒野里来玩,成人之后来的少了,但对这里的大致景象还是了解的。

树林深处有几处小池塘,小池塘里水草密布,里面有许多淡水的哈喇,还有小虾什么的。还有几株野生的莲花,小株的莲花,总在夏季里最热的时候开出几朵小小的花,夏末初秋会长出莲子。

现在魔族的暖季才刚刚开始,小池塘里还没有几分生机。夜阑一个人坐在池塘的岸边,就像小时候一样暗自伤心。

夜阑儿时非常想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他用尽各种方法去打听试探,但是每次都是一无所获。

独孤城对聪明伶俐的夜阑宠爱有加,但是每当夜阑问起关于自己母亲的事,独孤城轻则装作听不见,重则就会把夜阑给狠狠的训斥一顿。时间久了夜阑也就不问了,但是他还是想知道,还是郁闷。于是就一个人跑到这里偷偷的伤心,猜想。

黑夜完全占领了这片土地,树林里的蛇虫鼠蚁以及各类怪兽迎来了它们一天中最快乐的日子。

“小东西,早就设好陷阱就是来抓你的,你果然上当了。”一个黄鼠狼精手里提着一个毛茸茸的小怪物,还使劲打了它一下屁股。

“喳喳,喳喳……”那个小怪物不停的在挣扎。

“看它一身毛的样子,也不像好吃的样子,但是我却从它身上觉察到一股仙气。”树林里的猫头鹰精说。

“它有仙气?”蛇精赶紧过去上下左右的闻了起来。

“喳喳,喳喳……”小怪物貌似不会说话的样子。

“哥哥不如把这个怪兽送给我,小妹妹一定好好回报你。”蛇精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怎么回报,妹妹可知道我就馋你这身子,馋了许久了。”黄鼠狼精说。

“哥哥,真的要把它让给我?”蛇精喜出望外。

“真的!”说时迟那时快,黄鼠狼精一口咬下去,他狠狠的咬住蛇精的脖子,直到那个蛇精放弃了挣扎。

“小女人,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能不知道?”黄鼠狼精踢了一脚被他吸尽精元,只剩一身蛇皮的蛇妖。

“喳喳,喳喳……”那个小怪物越发挣扎。

夜阑本来不想管这些妖族间的事情,但是听他们说那个小怪物有仙气,就过来看看。

“把它拿过来给我看看。”夜阑说。

众妖听见魔族主上夜阑的声音,赶紧跪了下去。那个黄鼠狼精双手把毛茸茸的小怪物托给夜阑。

夜阑远远看了一眼,果然是有一股仙气,而且它的仙气还不少,竟然是那种上乘的仙气。

“你会说话吗?”夜阑伸手过去,却不料被那个小怪物给一口咬住。

“哎呀,你这个畜生!”夜阑骂了一声,手指流出了鲜血。

“主上,这个怪物野性难驯,我们这里许多人都被它给咬伤过。”黄鼠狼精说。

“看它毛茸茸的也是可爱,我送你一颗丹药,能补给你百年修为。这个小怪物我拿回去养着玩的,如何。”

那个黄鼠狼精哪里敢跟夜阑讨价还价,当然是马上答应。

夜阑伸手变出一只金色的笼子,把那个小怪物给装了进去。他想着等昆仑长大了,可以给昆仑当一个玩伴。因为就现在的情形看,夜阑也只能有昆仑此一子了,等昆仑长大后未免孤单,说不定也会像自己小时候一样伤心难过,夜阑现在就已经想着给昆仑找玩伴了。

不过这个怪兽野性难驯,夜阑打算先把它降服了,才能放心的送给昆仑玩。

“我现在就带你回大鹏宫,你要是能乖乖听话什么都好说,如若不然,也只能一刀劈成两半了。”夜阑对着笼子里的喳喳说。

“你老是喳喳,喳喳的叫,太烦人了。我要给你取一个好听的名字,不如,不如就叫闪闪吧?刚才看你动作敏捷,而且毛色光亮,叫闪闪最合适不过了。”

“喳喳,喳喳”那个小怪物不停的咬着笼子,不过夜阑做的金刚笼,哪里是它能咬破的。

这个喳喳,喳喳叫的小怪物就是长公主轩辕芙与鬼索的胎中之子。他因为在初成之时就被长公主给强行打落,但是又因为他得了长公主身上的仙气,所以才能勉强存活下来。

不过因为毕竟在胎里的日子太短,出生后又受了许多非人待遇,所以才长成这副毛茸茸怪物的样子。

夜阑拿回去养了它,他不知道那个连续伤了史莲两次的野兽就是这个毛茸茸的闪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