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水仙姥姥之死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11字
  • 2022-06-13 19:43:54

史莲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还真有点担心夜阑真的就这样一气之下不再理睬自己,或者说哪一天看见夜阑身边又多了一个女人。夜阑挽着那个女子的手,亲切的理着那个女子的头发。史莲虽是上神,她也是女人,她的心里也是装着醋的,虽然一直四平八稳,但是一不小心那个醋坛子也会被打翻。不过有时候是被动打翻,有时候又是主动打翻。

史莲起床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拿出箜篌认真的弹了起来。

绵绵的琴音,就像潮水一般在褪去热浪的晚上,在史莲的手指间不停的游动。

夜阑在那处山洞里不知站了多久,可能是几天几夜,也可能是许多天许多夜。等到他开始动的时候,他的胡子都已经长出老长了。

夜阑对着远处的雪山苦笑一声,转身回了大鹏宫。

夜阑刮掉脸上的胡子,看着自己这几天明显瘦削的脸庞,淡淡的笑了一下。他很孤独,身边总是围了许多人,却找不出一个能跟自己推心置腹说话的人,原来的时候他可以找到史莲去倾诉衷肠。现在因为自己的背叛,史莲也讨厌自己,对自己伤心失望。

其实站的高的人总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嘛,夜阑如此,史莲也是如此。但是有些站的高的人他偏偏的想要找人慰藉,比如说夜阑,他怎么努力都放不下史莲。

夜阑把已经泡在温泉里,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件双面刺绣的牡丹屏风。上次自己打怪兽受伤回来,史莲就躲在那里,她还偷偷拿走了夜阑的那袋赏金。

“我明明已经拥有了很多东西,但是我却偏偏想拥有你。”夜阑手里攥着史莲戴过的同心镯,眼睛里像是要流出血来。

史莲刚刚到另一座城市里去,这是一座北方的重镇,这里气候干燥,却因为地理位置优越而人口密集。

史莲这次自己选择住在了这座城市的枯城,枯城在哪里,这座城市的中心就在哪里。

史莲刚刚住下,就有人给史莲送来了一张请柬。是在枯城娱乐中心的请柬,署名是田西西。

“真是阴魂不散。”史莲顺手把那张请柬给丢进客房的垃圾桶里。

她摘下头上的头绳,看着束在上边的两个小巧精致的魔王之翼,嘴角忍不住的微笑。

“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一气之下让人来把这个魔王之翼给讨回去?”史莲喃喃的自言自语。

此刻夜阑正躺在史莲家里的床上,他在史莲的枕头上找到了两根史莲的头发,放在手心。夜阑以为史莲在华府还没有回家,殊不知史莲早就轻装简从的出差了。

夜阑躺在那里想着如果史莲回家他应该怎么开口说话才不至于那么尴尬,才不至于让史莲看到自己就不高兴。

他走到史莲的衣帽间,看着自己给史莲买的衣服有被穿过的痕迹,夜阑心里很高兴。起码史莲心里并不是十分的讨厌自己,但是他马上又不高兴了,史莲不讨厌自己就是心里对夜阑还抱有希望。怎么才能做到让史莲仇视自己,但是如果史莲开始仇视自己,那夜阑的生活岂不是十分的悲剧。

快到夜里九点半的时候夜阑去了华府,华府里现在没有客人,蓝眉与白苏正在那里甜蜜蜜的打情骂俏。

蓝眉早早就看见了进来的夜阑,他安抚住白苏站在那里屏住呼吸。

“史莲去哪里了?”夜阑过去轻轻弹了两下钢琴。

“这个点她应该在家里。”蓝眉说。

“她不在,我刚从她家里过来。”夜阑弹着钢琴说。

“那可能是跟谁去约会了,这个点吃烛光晚餐正好合适。”蓝眉说。

“你最好给我说实话,再胡言乱语小心我让你再也见不到她!”夜阑笑着看了一眼白苏。

蓝眉过去挡在了白苏身前,“没想到魔族主上,也会欺负女人。”

“能被我欺负是她的荣幸,看她也有几分姿色,把她收到我无忧苑里如何?”夜阑故意说。

“我们不知道上神去了哪里,她的行踪从来不跟我们说。信不信由你,今日你若敢对白苏无礼,我蓝眉一定当场死在你面前,化作妖魂,永生永世纠缠你!”

“得了,你活着的时候都不管用,死了更不行了。只有弱女子才要死要活的,是不是?”夜阑笑着问蓝眉身后的白苏。

白苏竟然对着夜阑轻轻的笑了,是那种不由自主的笑,这个夜阑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哪个女人都忍不住对他暗暗喜欢。

“我走了,好好看着店。下次问你话,若是再敢胡搅蛮缠……”夜阑话没有说完,轻笑着看了蓝眉身后的白苏一眼,扬长而去。

“这三界里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还自以为是的人!”蓝眉看夜阑走远了,小声偷偷骂道,“你没事吧,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他回头又去安抚身后的白苏。

“我没事,这个魔族主上果然不一样。”白苏脸上不但没有害怕的样子,竟然还有一些娇羞。

“他当然不一样,他最会仗势欺人了,当然那是仗着他自己的势。”蓝眉说。

“那你说,他对上神到底是不是真心?”白苏问。

“他这种人哪里有什么真心,不过是满足他的征服欲罢了。上神不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他伤害,辜负?”

“那他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厚着脸皮求原谅,绞尽脑汁的哄上神开心。”白苏说。

“这正是他最无耻的地方,伤害一次还不够,等人家伤口刚好了,又扒开人家的伤疤,再去伤害一次。”蓝眉说。

“刚开始我看上神很伤心的样子,坐在那里不吃不喝的。不过现在我看上神就跟个没事人一样,难道是反复受伤后有免疫力了?”

“依我看上神是早就看透他了,懒得搭理她罢了。我们赶紧收拾好,上神给我们订的今晚情侣包间。”

“哦。”白苏答应一声,赶紧忙了起来。

早就听说枯城里的自助餐是帝王级的,而且晚餐开餐时间超长,是通宵营业到凌晨四点那种。

史莲在房间里睡够了,简单洗漱了一下,准备去见识一下这座城市的里最豪华的帝王级自助。

史莲来到自助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餐厅里几乎座无虚席。放眼望去基本上全是人,正当史莲准备回去吃泡面得时候,她看见一个靠窗的绝佳位置那里有一张四人坐的大桌子。桌子一侧坐着一个低着头正在认真剥虾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还很帅,几乎餐厅里所有的人,无论男女都想多看他一眼。

史莲安安静静的走过去,刚想要坐下来,那个人就说话了。

“这里有人了。”

“吃自助餐还有占位的吗?”史莲不屑的说。

“有,只要交钱了就可以。”那人头也不抬。

“哼”史莲轻轻哼一声,转身就要走。

“哎,过来亲我一下,这些位置都是你的。”那人一把拉住史莲的手腕。

“想得美”史莲抬手戳了一下那个男人的脑袋,笑着坐了下来。

夜阑终于抬起头,笑着摘下手上的手套又拿旁边的纸巾擦了下手。“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剥。”

史莲看着桌子上那一大盘子的虾仁,笑着说,“你是不是把人家的锅都给端过来了?”

“没有,我把他们放在盘子里拿过来的。那个锅插着电线不好端。”

这时又有几个人看中了夜阑所在的桌子,他们还没有开口就被餐厅里的服务员给拦住了。“不好意思,这是专属座位,今天晚上只属于这位先生。”

那个服务员劝走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后来干脆就站在夜阑餐桌的一米之外,不放一个人过来打扰夜阑。

“你……瘦了好多,脸上的骨头都突出来了。”史莲说。

夜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颧骨,“好看吗?”

“还是胖一点好。”

“你走后,我在山洞里站的久了一些,胡子都长出老长了。来找你的时候,特意刮了一下,看看干净吗?”夜阑把脸凑近史莲。

“干净,”史莲把一块蛋糕放进夜阑嘴里。“多吃一些高糖的东西,能让你快速的胖起来。”

“你喂我。”

“自己吃”史莲笑笑,又去拿吃的了。

田西西因为对史莲出言不逊被夜阑赶出大鹏宫后就流落人间了,在凡间投奔了她的太姥姥,水仙郡主。

“姥姥,我早就把请帖让人给史莲送去了,她到现在也没影。”田西西给水仙郡主锤着腿说。

“史莲是上神,她不愿意理睬你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刚刚送来的消息,夜阑来了,史莲前脚到,他后脚就跟来了。”水仙郡主说。

“他们两个早就翻脸了,三表哥又跟来,不知是为何?”田西西疑惑。

“我看是那个夜阑对史莲死皮赖脸的揪住不放,你除了夜阑还有很多表哥,怎么就偏偏就看上他了呢?”

“那是因为他最好,当年三表哥还为我挡过天雷。”田西西羞涩的说。

“有这事?”

于是田西西就把当日史莲怎么与神界的人合伙设下陷阱捕杀夜阑,她怎么冲了上去保护夜阑,夜阑又是怎么反身护住她。夜阑怎么身受重伤,怎么命悬一线,她又是怎么恳求史莲借了头发等等给水仙郡主细细说了一遍。

水仙郡主笑笑,“这个夜阑从小就深得老主上独孤城的喜爱,最是诡计多端。你说的那些都是他利用你罢了,现在他不想再利用你了,你为何还要给自己难堪?”

“姥姥,西西不想放弃。即使他是在利用我呢,为什么不一直利用下去?”

“傻子,自寻烦恼!”水仙郡主有些烦躁了。“今天就这样了,我要休息,你退下吧。”

“姥姥难道连堂叔的仇都不准备报了吗?”田西西说的堂叔就是那日被史莲一箭穿心的即将得道成仙的游魔。

史莲与夜阑一起走在夜深人静的大街上,杨柳依依,石桥下的水面上倒映着天上不算圆的月亮。小桥旁边的广场上有人放起了烟花,一个凡间男人手捧着鲜花,单膝跪在地上求婚。小小的广场早就被布置成花的海洋,还有许多看热闹的人聚集在那里,鼓掌欢呼。

史莲站在石桥的最高处,远远的看着那边热闹的情景。

“凡人真有意思,无论是求婚还是结婚动不动就弄出来人山人海,山盟海誓的情景。其实他们的感情最脆弱,轩辕告诉我这些凡人有第一天结婚,第二天就分开的。有的甚至早上结婚,中午没到就分道扬镳了。”夜阑很不屑的说,夜阑从来看不上凡人。

“是呀,形式整得越来越花哨,花言巧语说的越来越好听。但感情却越来越稀薄,你防着我,我防这你的。”史莲笑笑说。

其实他们两个心里都在怀念那日大鹏宫里弯月如钩,夜阑指着苍天亲手断掉自己的两根肋骨,刨出自己的半颗心做成一个好看的王冠戴在史莲头上。本来从那一夜后所有的故事就应该有个完美的结局了,但是北海之后,一切却全变了。

“夜深了,要不要回去休息?”夜阑问史莲。

“我不困,你先回去吧。”史莲再看那边的小广场上,已经是人去楼空。求婚的人与看热闹的人都走了,剩下几个策划布置的工作人员在那里收拾场地。刚才还无比美艳争宠的鲜花,现在全都被乱七八糟的丢在一边。

“今晚先休息,其他事明日再说。”夜阑感觉风有点凉,伸手去搂史莲,被史莲给笑笑躲开。

“怎么想到来这座城市?”夜阑问。

“北方重镇,过来看看。听说这里有一个很嚣张的姥姥,我来见识一下。”

“神界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么卖命?”夜阑不解道。

“与神界无关,是我的使命使然,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游魔在凡间为非作歹。”

“这事你不用管,我来处理。”

“你又跟我抢游魔,她是我的,你休想动她!”史莲笑着说。

“我稀罕跟你抢,那个姥姥早就位列仙班了,她赖在凡间不走,是为了给她的子子孙孙攫取人魂。你如果杀了她,后果知道吗?你的骨头会被断上无数遍。我杀她,我是她的主上,谁也不能吭一声。”

“断就断吧,又不是第一次,反正会重新恢复。”史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上次那个游魔还有两缕魂就得倒成仙了,你被断了多少次?”夜阑伸手去摸史莲的头发。

史莲躲开,“走吧”她说。

在自助餐厅的时候两个人还有说有笑,没想到一会儿后,两个人又冷场了。夜阑多次想要过去碰触史莲,却都被史莲给委婉的躲开了。这就是距离,夜阑已经感觉到,他的史莲离他近在咫尺却远在千里。

“哎,累不累,要不要背你,给你下场雪怎么样?”夜阑追上史莲。

“不用了,背多了会上瘾的。”史莲笑着回答。

夜阑无法,谁让自己辜负了人家,他只能安静的陪着史莲一路走回去。

夜阑当然被史莲给拒之门外,夜阑试了好几次都鼓不起勇气直接进到史莲的房间里,虽然那是易如反掌的。

“喂,你就这样把我关在门外,我觉得如果你开门让我进去,今晚我们一定会很开心。”夜阑轻轻敲了两下史莲的门。

“我给你捶腿,捏脚,你让我做什么都成。你要是不说话,我可一直站在这里不走。”夜阑对着史莲的门絮叨个不停。

夜阑这么一个帅人,站在门口说这些黏糊糊的话,让经过的客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夜阑通过魔王翼翅感知到史莲就在房间里,他自己站在门口一会儿后就找到了魔族姥姥水仙那里。

“主上,主上继任魔族主上的位置,老身未能亲自到门祝贺,还望主上见谅。”水仙见夜阑突然出现赶紧起身跪拜。

“免了,水仙姥姥真是人如其名”夜阑接过田西西递过来的茶水。

“主上此话怎讲?”水仙姥姥也坐到夜阑那边下首。

“没什么意思,夜阑只是赞美姥姥貌美而已。”夜阑笑笑说。

水仙姥姥得意的笑了笑,“主上果然擅长讨女人欢心,不知主上这次来意欲为何。听说那个上神史莲也来了,就住在这枯城里。”

“对,我是追着她来的,刚刚哄她睡下,这才有时间过来跟姥姥聊两句。”

“咯咯……”水仙姥姥干笑两声,“都说上神史莲的名声都被主上你给败坏完了,我看也是那个史莲离不开主上你这个嘴甜人又俊的少年。”

“姥姥明鉴,就知道姥姥比那些一般的小女子善解人意。”

“主上有话就直说吧。”水仙姥姥早就预感到了夜阑来者不善。

“姥姥既然早就大道得成位列仙班了,还请姥姥即刻去到那神界,不要在这里为小辈们操心解忧了。”夜阑毫不避讳,直接要赶走水仙姥姥。

“姥姥我在这里的时间,比你的年纪都大,你这是要赶我走?”

“姥姥若是不走,恐怕有性命之忧。”夜阑冷笑着说。

“三表哥,史莲来杀姥姥你不会坐视不管吧!”田西西冲过来说。

“西西你退下,主上和我说话还轮不到你插嘴!”水仙姥姥喝退了田西西。

“主上,恕老身愚钝,谢主上好意。老身不想走,老身就在这里等着那史莲来杀我,她杀一个普通游魔就要受断骨之刑,她若杀了我也够她喝一壶的。我唯一不明白的是,这个史莲上次杀了我堂孙受刑之后,为何能恢复的如此迅速,就算她是上神之身也万万不可能。”

这个水仙姥姥当然不知道,史莲吃下了三界至宝魔族圣物。别说是断骨,就算是断头都没有问题,不过就是疼一点罢了。

“姥姥明鉴,不过如果姥姥若是执意不肯走,夜阑也不想让心爱的女人受这无边的痛苦。所以姥姥若不肯回神界,还请姥姥自行了断就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想不到夜阑会说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话,魔族主上夜阑为了上神史莲,现在就要逼死魔族的活宝水仙姥姥。

“三表哥,你疯了!你不是不爱史莲吗,你们不是早就解除婚约了?”不知死活的田西西又冲了出来。

“田西西,你再出来我就先杀了你!”水仙姥姥临死都在保护魔族的子孙。

水仙姥姥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敢问主上,你这深更半夜的把美人给哄睡了,然后急急忙忙的过来是不是就是要赶在史莲动手之前解决我。这样一来,我死了,史莲就不会因为杀了我而遭受断骨之苦了。”

“姥姥聪慧。”夜阑笑笑。

“老身若是不肯呢?”

“夜阑不想对自己的长辈动手,姥姥你没有时间了,赶紧动手吧。”

“你也知道我是你的长辈!咳咳咳……”水仙姥姥气不打一处来。

“魔族的女人们除了无忧苑没有任何价值,姥姥不服,跑到这凡间得道成仙本来是不幸中的万幸。奈何姥姥人老心不老,不仅自己成仙得道,还要帮着其他游魔祸乱人间。现在史莲被你招来了,夜阑也很无奈。”

水仙姥姥绝望了,她没有想到自己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人,今天会来逼自己了断。

“容老身跟田西西说几句话,老身先把身后事给交代了,再走不迟。田西西你过来,到姥姥这边来。”

“姥姥”田西西泪如雨下,田西西靠山山倒,自己落魄刚来投奔水仙姥姥几个月,水仙姥姥就迎来了灭顶之灾。

“田西西你不要哭了,姥姥活了这一把岁数最不相信的除了男人就是眼泪。我们女人如果没有史莲那种好命遇到一个主上这种好男人,最不应该干的就是哭,哭会更让人家看不上你,鄙视你,冷落你。”水仙姥姥亲自给田西西擦干眼泪,“西西,等姥姥走了以后,这里的姥姥就是你田西西了,你功力浅,又没有多大本事,史莲是不会难为你的。记住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我还要你发誓,永远不要记恨我们的主上,他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只不过他爱的不是你而已。你这一生都要为主上为我们魔族着想,甚至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我们魔族终有一日会颠覆这三界的无理秩序,而那个有本事颠覆它的人就是咱们现在的主上夜阑。”

水仙姥姥说完,起身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又回屋里对着镜子略施粉黛,她盈盈一笑也是个国色天香的样子。

“主上,老身无能先走一步了,还望主上保重。愿我们魔族早日崛起,那一日老身死也瞑目了。”水仙姥姥跪到夜阑面前,给夜阑行了魔族的最高跪礼。

“姥姥!”田西西亲眼看见跪在那里的水仙郡主香消玉殒,魂飞烟灭。

“三表哥,姥姥她死了,她死了。是你亲自逼死了她,都是你!”田西西又大哭了起来。

“她刚才告诉你说眼泪是最无济于事的,你这么快就忘了,真是竹篮打不起水,烂泥扶不上墙。”夜阑留下冷冷的一句话,起身走了。

“你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绝情,你为什么看不到我半点的好?啊……”田西西刹那间悲痛欲绝。

“她到底是哪里好,她到底是哪里好,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西西姑娘,姥姥已经仙逝了。姥姥临终前把这里交给了你,姑娘一定要听姥姥的话,重整旗鼓,切不可因悲误事。”身边一个魔族的女人过来劝田西西。

“姥姥你是?”田西西问。

“不敢,奴婢是水仙郡主的贴身侍女,名叫静彩。当年郡主还在魔族的时候就喜欢五颜六色的东西,但是我们魔族只有黑白灰三色,所以郡主总是偷偷出去采来野花制染料,做裙子。郡主说魔族不让,我们就自己偷偷的弄,于是就给我取了静彩这个名字。

田西西点点头,“原来姥姥当年也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子。”

“谁还不是从年轻过来的,哪个女孩不希望能遇到一个她爱也爱她的男人。只是我们都没有那个福气,没有遇到。”

田西西点点头,“三表哥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原来的时候还会利用我,骗骗我。现在直接连骗都懒得骗了,他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史莲。就是那个史莲,她一边吊着三表哥的胃口,一边不停的追杀我们魔族。”

“听姥姥临终遗言,史莲与主上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为今之计就是从长计议,史莲无论如何总有落单的时候,主上不可能时刻陪着她。只要我们抓住机会,就不愁没有报仇的机会。”

“嗯,全听静彩姥姥的。”田西西靠在静彩的肩膀,安静的啜泣着。

夜阑回到史莲房间,拉了把椅子坐在史莲的床头。史莲还在安静的睡着,她鼓鼓的小脸跟昆仑小王子睡着的样子真的是一模一样。

夜阑刚刚亲自逼死了在魔族德高望重的水仙姥姥,他心里没有一丝的悲伤,只是没了水仙姥姥。史莲就不用受无尽的断骨之痛,夜阑很欣慰。

夜阑将头凑近史莲的嘴唇,让她在睡梦里亲吻了自己的额头,他满意地笑了。

夜阑又回了大鹏宫,坐在高高的屋顶上,孤独的吹着树叶。

“听听,听听那个多情的魔族主上又开始吹树叶了。”轩辕敬柠听到声音,马上就从床上爬起来。

“他这是又有心事了。”轩辕敬柠说。

“什么心事?我看他是滥情惯了,故意装出这副可怜的样子,勾引无知少女。”轩辕敬柠悠悠的说。

原来这个轩辕敬柠就是个绝顶的大嘴巴,她早就把那日在金翅坪发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轩辕敬怡了。这还不止,她还反反复复的分析了好久,总之她现在就是对魔族的主上夜阑充满了兴趣。

“有时候我们亲眼看见的,亲耳听见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姐姐,我们看事情一方面要靠自己的感觉,另一方面呢是靠别人的传达。我们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认真的分析,还不一定能看到事情的真相呢,何况是紧靠传言与误解,那岂不是更错了?”轩辕敬怡说。

“那照你这么说,这个夜阑还可以嫁?”轩辕敬柠对夜阑还是不死心。

“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如果他真的能娶你,妹妹我一定祝福你。”

“真的?”

“真的。”轩辕敬怡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