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段紫落水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347字
  • 2022-06-11 20:53:57

史莲为华府又订了一批货,全是当下时尚圈的最新款。

“老板娘,你最近的穿衣风格有些改变。”蓝眉看着忙着对货的史莲说。

“哦,偶尔换一下,谁让我活的长呢。”

其实那些衣服全是夜阑偷偷为她买的,史莲每天换一身,都穿不完。

“上神,你最近也开朗了许多。”白苏说。

“是吗,那完全是因为你们两个真的很能干,你们给我赚了很多钱,我要给你们发奖金。”史莲笑着说。

“像你这么和气的老板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我们两个就喜欢给你赚钱。”蓝眉说。

“今晚下班,我请你们去吃饭看电影如何?”

“你不会像上次一样给我们两个订好包间,最后只有我们两个人吧?”白苏问。

“当然这样的,你们两个是情侣。我才不要在那里看你们秀恩爱,你们也不舒服是不是?还是回家休息的好。”

“好,你是老板娘,你喜欢怎么样,随你。”蓝眉说。

史莲整理好货,坐到吧台里边又给自己开了一盒酸奶。

这时史莲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走进了华府,她身上用了浓重的香水,是为了掩盖蛇身上的腥味。

“你怎么又来了?”蓝眉吃惊的说。

显然蓝眉与白苏都认识这个有千年道行的蛇妖。她穿了一身浅蓝色的裙子,齐刘海,一头长长的披肩直发乌黑油亮。

那个美女直直的走到吧台那里,眼睛里有怀疑,也有希望。

“你是来找我的?”史莲问。

“我叫念青,是一条千年蛇妖。”那个美女开口说。

“坐”史莲起身给念青冲了一杯清茶。

“上神从来就是这般和蔼吗?”念青说。

“不是,你的身上没有杀孽。你是个难得有良知的妖,不过你身上有男人的味道,是凡间的男人。不介意我说出来吧?”

“上神果然厉害,念青只是坐在这里,念青的所作所为你就能了如指掌了。”念青说。

“没有,我只能猜个大概。”史莲笑着说。

“念青这次来是为解惑的。”

“解惑,为什么找我呢?”史莲问。

“上神仁慈,大度。上神的好名声在我们这些散妖那里如雷贯耳。”

史莲看了一眼在那里假装忙活的蓝眉,估计史莲在散妖那里的事,多半是蓝眉给传扬出去的。

“那就说说看,看我到底能不能给你解了这个惑。”史莲笑着说。

“不知上神在凡间可曾听说过那个千年蛇妖白素贞与凡人许仙的事?”

“知道,那是真有其事。”史莲也为自己冲了一杯清茶。

“念青也爱上了一个凡人。”念青委婉的说。

“嗯,然后呢?”

“我要跟他结婚生子。”

“这个……,那就结呗。”

“他不知我身份,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哎,把那个男人的照片拿来给我看一眼。”史莲喝了一口茶。

念青拿出手机,把那个男人的照片给史莲看。

“怎么相识的?他……”史莲欲言又止。

“上神但说无妨。”

史莲笑笑,“他长相普通,家境非常一般,学识与他的家境一样浅薄。对你呢,我暂时认为不是十分的好。”史莲把照片又还给念青。

“老板娘,你神了。就看一眼照片人家的家底就全被你给看去了,你还是不要开店了,去找个雅居算命吧。”一直在旁听的蓝眉忍不住说。

“泄露天机是要折寿的。”一边的白苏提醒说。

“上神我现在真的很矛盾。”念青说。

“那你想跟这个凡人共度余生吗?他满打满算活不过一百岁,这段时间里他会老,会病,会死。但是你是妖,一百年里你都是容颜不变的,你的秘密迟早会被发现,到时候你会如何应对他对你的恐惧?你们有幸会有孩子,但是这个孩子是人与妖结合后的孩子,身上可能多少会带些妖的法力,从小就是人类里的异类。但是因为你是妖,你们极有可能会生不出孩子,这些都是未知数。还有最关键的他值不值得?”

“上神,你说的这些正是我所忧虑的。”

“他与你并不是前世的恩情,萍水相逢而已,你大可不必为一个普通凡人,废了自己千年的功业。”

“这么说,上神是要我离开他。”念青说。

“一个建议而已,你可以考虑。如今的凡人可不是当年白娘子那个时候的凡人了,他们对生活与未来有更高的期望值,他们被笼罩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远没有我们活的从容自在。”

“可是没有我,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我如果就这样一走了之,他的人生可能就从此毁了。”

“那就先帮他安排下他的人生,看他在自己风生水起的时候,还是不是对你依依不舍,非你不可。当然还有更快的法子,去告诉他你的身份,他如果能接受,一切再从长计议。不过我提醒你,也许你的想法仅仅是你的想法而已,他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需要你。”

“我觉得这个法子好,与其用谎言隐瞒着,倒不如开诚布公的好。也许到时候你所有的烦恼全部都迎刃而解了。”白苏说。

“上神,那我回去就把我的身份告诉他?”

“说之前先准备好凡间的速效救心丸,万一被你吓死了。他死了不要紧,给你身上造成杀孽,影响你修炼成仙。”史莲话里话外的对那个念青说的男人没有一丝好意。

蓝眉差一点笑出声来,他没有想到史莲会如此幽默。

送走念青,史莲又开始理自己的货,看到好看的她总是忍不住夸上一番。

“上神,你怎么知道那个凡人不爱她?”蓝眉问。

“我哪里有说那个凡人不爱她了?”史莲说。

“你虽然没说,但是你话里话外不就是那个意思吗?我们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蓝眉看了一眼白苏。

“有这么明显吗?”史莲看向白苏。

“有!”白苏点点头。

史莲笑笑,“其实好男人有很多,无论是凡间的还是神,魔,妖族。只是有些人总是没有缘分遇到而已。念青的那个男人,没有能力,没有资本,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没有一颗好心,胸无点墨还心高气傲。”史莲说着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今天是不是有点热?”

“热,虽然还不到夏季,上神不也穿裙子了吗?”白苏说。

“是呀,今年热的早一些。”史莲接着理她的货。

魔族金翅坪那里的雪山又开始轰隆隆的开始化雪了,雪山上的冰水流到金翅坪上的大河那里。

夜阑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脱了衣服,跳到河里洗澡。

“主上,这雪水刚刚化开,还是非常冷的。”段紫坐在岸边说。

“是,冷的彻骨。”夜阑说。

“主上知道冷,还要跳到里边去?”

“我就是要这彻骨的寒冷,我还要让他们引一条雪山的融水进到我大鹏宫里的寝宫里。”

“主上高兴就好。”段紫实在理解不了,看来夜阑还想要天天泡在这种冰水里。

“段紫,你说再过万万年,史莲见了我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段紫尽量忍住不笑,“主上,万万年之后再说吧。就算你从此开始修身养性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雷击,天劫,活到了那个时候。但是主上,这才刚刚过了三天而已,你能保证这个雪山水能浇灭你思念的热情。”

夜阑从冰河里捧起一把水泼到段紫那边,“怪不得,史莲死活不要你,我也不想要你了。”

“这叫忠言逆耳,还不愿意听。”段紫边说边往芦苇丛那里躲了躲,他才不想再被那冰冷的河水碰到身上。

轩辕敬鸾与轩辕敬柠不知怎么也到了芦苇丛这里,眼看就要遇见了。那边的夜阑还全然无知,段紫想喊,但是恐怕他这一喊,所有人就会都看向了夜阑这里。

两位神界公主眼看越来越近,段紫急得不知该何是好。

“算了,一不做二不休。”段紫把心一横,脱了外衣就跳到冰冷的水里。

“喂,你不是怕冷吗?”夜阑吃惊道。

“嘘……”段紫二话不说一下子把夜阑给扑到水底。

“哎,姐姐我刚才听见噗通一声,该不是有人落水了吧?”轩辕敬柠说。

“这河里都是雪山上刚刚融化得雪水,凉的刺骨,赶紧看看是谁掉进去了,可不好冻坏了。”轩辕敬鸾说着拉着轩辕敬柠往前边去查看。

段紫在冰河里被冻成了个球,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为夜阑指了指河面,然后就被活活给冻晕死过去。

夜阑透过清澈的河面看见了神界的两位公主,再看看段紫,真的给冻成紫色的了。

“你这个白痴,报信的方法有千万个,你偏偏选了一个最白痴的方法。”夜阑心里暗骂段紫。

“敬柠你看这里有衣服。”轩辕敬鸾看见了芦苇丛里有几件衣服。

“衣饰华丽,一看就是魔族贵族的衣服。姐姐你看,这件上有金色的轩辕纹路。”轩辕敬柠指着一件黑色的袍子说。

“轩辕纹路,难道说是魔族的主上?”轩辕敬鸾张大了嘴。

“我明明可以等你死透了再救你,但是总不能让你再为我死一次,虽然这都是因为你的愚蠢造成的。”

夜阑抱着段紫一下子从冰水里站出来,他赤裸着上身,抱着仅剩一件单衣的段紫。

“姐……”轩辕氏姐妹目瞪口呆,不知该说些什么。

“两位公主还请回避,夜阑失礼了。”夜阑把段紫抱上岸,给冻得发紫的段紫包上自己的裘氅。

“主上请便,我们先告辞了。”轩辕敬鸾拉着还在吃惊的轩辕敬柠赶紧跑离这是非之地。

“你这个傻子,白痴,谁让你跳进去的,我还得救你。”夜阑用自己的裘氅包着段紫,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轩辕敬柠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好看见夜阑抱着奄奄一息的段紫,夜阑还一边给他搓手,一边给他呵气。

“好了,好了”轩辕敬鸾停下来,回头一看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姐姐,我还央求父皇把我嫁给夜阑呢,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了这一出。”轩辕敬柠喘着粗气说。

“我还听说这个魔族主上跟我们那个表弟轩辕幕遮不清不楚的,没想到他跟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段紫也说不好,好复杂啊!”轩辕敬鸾忍住不笑。

“还真有男人喜欢男人的,以前只是听说,今天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轩辕敬柠也在笑。

“敬柠这是秘密,可不能给说出去,那个魔族主上自己不要脸,我们可不能跟他一样。怎么说大家都沾亲带故的。”

“不能说吗,我还准备把这件事告诉敬怡,还有父皇,母妃还有众姐妹她们。”

“可省省吧我的好妹妹,你这一不小心给说出去,一传十,十传百。你让那个主上夜阑怎么见人,即使他自己脸皮厚不介意,我们姐妹们以后还要来这金翅坪游玩,岂不是丢了魔族的人,连我们神界也被贻笑大方?”轩辕敬鸾认真的说,她深知自己的这个妹妹哪里都好,就是一个大嘴巴。所以反复给叮嘱一些,免得让她一个不小心给说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那个夜阑,唉……可惜了他这副好皮相。”轩辕敬柠明显心里还有些不舍。

“算了,皮相再好,没有人品重要。你看大公主敬蕊和妹妹敬怡的夫君,长相也不差多少,人品却强好多。”

轩辕敬柠点点头,却还忍不住要回头看看。

夜阑用法力给段紫温暖全身,段紫好歹由紫变成了原来的肤色,只是偏惨白而已。

段紫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夜阑头发上还滴着水,正在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

“主上,她们走了吗?”段紫弱弱的说。

“她们当然走了,她们不走还要站在这里看我光着膀子抱着你?”夜阑没有好气的说。

“好暖和啊,主上你真是个好人。”段紫又往夜阑怀里靠了靠。

谁知他这一靠把夜阑恶心到了,夜阑把段紫丢在芦苇地上,自己去穿上地上的衣服。

“赶紧起来,回金翅坪营帐。”夜阑说。

“好!”段紫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却眼前一黑又要晕倒了。

“你怎么样?”夜阑赶紧过去又重新抱住摇摇欲坠的段紫。

“主上,我浑身滚烫,就像被蒸在锅里一样。”段紫勉强说道。

夜阑伸手试了下段紫的额头,果然是滚烫的很。

“来,上来,我背你。”夜阑说着就把段紫给背在肩膀上。

“主上,这使不得。”

“使得,谁让我欠你的。我这个肩膀只背过史莲一个人,我本来想它这一辈子都是史莲的。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你,你以为我想背你?还是史莲有先见之明,你就是个讨厌鬼,我烦死你了。”夜阑一边背着段紫一边说。

“主上,你的后背好宽阔,你身上还有一股香味真好闻。”

“闭嘴,再说我就把你就地扔了,让你在这自生自灭算了。”夜阑听见段紫刚才说的话,想起自己每一次背史莲,她都要趴在自己脖子那里使劲的闻,很有意思。史莲对夜阑的亲密举动从来都是躲躲闪闪,却唯一在夜阑背着她的时候,像一个淘气的小猫咪一样,这里闻一闻,那里摸一摸。

夜阑背着段紫一步一步的走回金翅坪,金翅坪上所有人都看见了,轩辕敬鸾与轩辕敬柠两姐妹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她们完全没有想到,魔族的主上是一个如此不拘小节的人,完全不去顾及外人的眼光。

“主上,好像所有的人都在偷偷看我们,有的还一边看一边在窃窃私语。他们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我们又不怕他们看。”段紫说。

“闭嘴,还不是因为你。你的帐篷在哪里?”夜阑问。

“段紫,怎么不说话了?”夜阑没有听见段紫说话,好一阵紧张。

“主上,你刚才不让我说话。段紫是一只燕子,晚上就在鸟巢里休息,没有营帐。”

“真是被你害死了。”

“主上,你们这是?”南宫长卿看见夜阑背着段紫回来,夜阑头发上还结了冰,就赶紧过来询问。

“我带段紫去我营帐,你去让这里的药师给煎几副退烧散寒的药来。”夜阑对南宫长卿说。

“喏”

夜阑把段紫放在自己营帐的床榻之上,又去拿出两件自己换洗的衣服。

“自己穿上行不行?”夜阑问。

段紫睁了下眼,有气无力的说了一个字“行”。

“行个屁!”夜阑暗暗骂了一句。“来人!”

“主上”几个金翅营的士兵围过来。

“你们去把衣服给他换上。”夜阑看着病恹恹的段紫说。

“喏”

几个金翅营的士兵围着段紫,手里拿着衣服,却像围着一个烫手山芋,没有一个敢下手去为段紫更衣。

“我说你们能不能快点?”夜阑着急道。

“喏”

“段紫公子咱们得罪了。”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给段紫换好衣服。

“轻点,他还生病呢。”

“喏”那几个士兵只好硬着头皮温柔起来。

“主上药煎好了”南宫长卿进来营帐说。

“去喂给他。”夜阑坐在了案子那里。

“喏”南宫长卿过去给段紫喂药。

“段公子稍微张下嘴。”南宫长卿小声说。

“咳咳……”一会儿响起了段紫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来,给我,我来吧,你先退下。”夜阑接过汤药,小心的吹了吹,然后又轻轻给段紫喂进嘴里。

“主上,恕段紫直言。段紫原来一直不明白,上神史莲为什么会看上你,你不过是一个修为短浅的后生,不过是继承了魔族的王位而已。论本领不知差了多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好。直到今天,你不顾自己的清誉当众把我从冰河里捞起来,又给背回来,还把我放进自己营帐,还亲自给我喂药。你真是一个温柔善良又多情的男人,段紫如果是女人,一样也会爱上你。”

“赶紧给我闭上嘴,越说越没边,吃了药睡一觉就没事了。”夜阑没有好气的说。

“主上,你连生气的时候都这么英俊。”

夜阑无语极了,想必是这个段紫发烧烧坏了脑子,“闭嘴吧,好好睡觉。”夜阑喂完药又重新帮段紫躺下。

“主上,你能不能不走,就坐在这里陪着段紫吗?”段紫说。

“哈哈”夜阑苦笑,“我真后悔把你从一个普通的燕子给变成人形,我犯了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错。”

夜阑坐在那里,等着段紫睡熟,谁知段紫好像生怕夜阑跑了一样,过一会儿就争眼看看,这让夜阑叫苦不迭。

念青在枯城里为自己订了一个情侣的包间,今夜她就要把自己的身份跟那个男人坦白。

从念青走进枯城的那一刻,高楼之上的夜琛就盯上了这个,肤白貌美的婀娜女妖。

“小姐,这是您的香槟。”一个服务员给等在餐厅的念青送来了一支华丽的香槟。

“不好意思,我没有点这个。”念青说。

“哦这是我们餐厅送的。”

“送的,为什么?”

“这是我们餐厅特地从国外订购的美人香槟,凡是来我们餐厅进餐的美女,都会得到一支。”服务员说着把香槟给打开了,“香槟配美女,您慢用。”

服务员出去,念青的男朋友进来了。

“念青,今天是什么日子,要在这么豪华的地方吃饭?”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念青起身把男友李康拉到自己身边。

“以后我们还要结婚过日子,生孩子等等。这种钱还是少花为好,起码在我成功之前,我们勤俭节约,在家做些吃就好。”李康说。

“知道”念青把酒拿开了,她不愿意让李康喝酒以免听不懂她说的话。

“你结婚后就不要出去工作了,我来养你。”李康说。

“你现在连个正式的工作都没有,将来怎么养我?”

“目光短浅,这就是你现在还这么穷的原因。钱都是一下子挣出来的,可不是你慢慢积累的,你太不懂了。”

念青为李康夹了一片肉,“你说的我也懂,但是我觉得在机会还没有来的时候,你起码要保证自己的温饱。这样才能安心的等待机会来临,你每天都待在家里不出门,机会来了恐怕都找不到你。”

“你是来故意气我的吗?虽然我现在花了你一些钱,但是将来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的!”李康明显生气了。

“好了,好了,你又生气。谁说我要让你还钱,我只是提醒你要多为将来考虑一下。”

“别说这些好听的,就你这样的女人要不是看在我们已经发生关系,我才不愿意要你!”

“李康,你别发火。”念青温柔的说。

“不行你就走吧,不要住在我的家里了,大家不要再浪费时间。”李康决绝的说。

“你这是要跟我分开?”念青有点不可思议,刚才李康还口口声声说要跟自己结婚生子,好像一转眼就变了一个人。

“我跟谁都一样,你们女人不是都爱钱吗,我现在又没钱。等我有钱了,我会把用的你的钱连本带息还给你。”李康说完起身就要走。

“李康!”念青有些失态的叫了一声,“在你眼里我跟她们一样吗?我从来没有跟你要求过什么。跟你住在又黑又潮湿的车库里,跟你一日三餐煮面条,我出去打工挣钱,却全都被你给投资花没了。”

“是呀,我是花你的钱了。但是你不是也盼着我投资成功能给你改善生活吗,装什么纯情可怜?”

“李康我不是装的。”

“你就是,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李康起身就出了包间。

念青本来想今晚跟李康用完最后的晚餐,然后把自己的身份秘密和盘托出。如果李康在知道她的身份后还一如既往的爱她,她就放弃自己千年的修为,与李康甘苦与共的做一个凡人。如果李康介意自己的身份,她就把自己在凡间这些年来所有的积蓄全部送给李康,然后从此归隐山野,休道成仙。

可是事事总是八九不如人意,念青今晚的主题八竿子还没有打着,那个自卑又自负的李康就愤愤然提出了分手。

念青拿过那瓶香槟,自己自斟自饮起来。

“青城山下白素贞,洞中千年修此身,啊……啊……”念青喝着喝着,竟然轻轻哼唱了起来。

这时一个拄着拐杖的高大男人推门进了包间,这个男人就是在暗中观察了念青许久的夜琛。

“你是谁?你走错房间了。”念青醉眼朦胧的说。

“我没有有错,我就是来找你的。”

入夜深了,史莲去了魔族的雪山深处。不知道那个中毒太深的浅璁现在怎么样了。

史莲走进雪山,果然最先认出她的还是那些埋在雪山底下的魔族战死的兵士。

“史莲,你还敢来?”

“路过而已,路过而已。”史莲笑笑去了山洞那里。

夜阑坐在段紫的床头,看段紫真的睡熟了,又用手试了一下,段紫的烧已经退了。

夜阑为段紫盖好被子,突然听见雪山那边轰隆一声巨响。

夜阑记得去年时候史莲不见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史莲是去了雪山,当时雪山那里就是这种轰隆隆的巨大声音,而且此起彼伏。

夜阑顺着声音去了雪山深处,看见一处巨大的雪堆把一个原本的山洞给严严实实的堵了起来。夜阑出现,雪山的动静马上就小了,甚至悄无声息起来,偶尔会有一些冷风。

史莲站在山洞里面,积雪堵住了洞口,她什么都看不见。史莲抬手轻轻一推,堵在洞口的积雪瞬间蹦开,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山洞。而且在山洞外边站着一个被刚才的飞雪覆盖住的人,他呆呆的看着史莲,满眼都是惊喜。

“史莲,你怎么会在这里?”夜阑跑过去,一把抱住史莲。

“我只是来碰运气的,没想到真的是你。”夜阑开心的抱着史莲。

“说的就像我丢了一样,我就在凡间又没有跑掉。”史莲在抱怨夜阑口是心非,若是真的想念自己为何不去凡间找她。表现的就跟千年等一回一样,好不荒唐。

“不一样,不一样。这次是你送上门来的,哈哈哈。”夜阑高兴的说。

“我来看看你的小情人醒了没有,看来她还要睡上一段时间。”史莲看了一眼现出原形,趴在地上的浅璁。

“她怎么了?”夜阑不好意思的问。

“跟你一样,吃了我的毒药,睡在那里不知还能不能醒。”史莲说。

“夜深人静,月光正好。我们一起出去走走,说说话。”夜阑拉着史莲的手不肯松开。他似乎并不关心那个浅璁为何会吃下毒药,又是为何来到这处山洞。

“每次他见到我都很开心,我也很开心。但是每次短暂的欢聚后,就是更加的失望与伤心。”史莲心里暗想,她的眼神也由平淡变成冰冷。

“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如果你想为她报仇,或者救活她,现在就动手吧。”

“又说混账话,她是我一时糊涂,我正好有许多话要跟你说。”夜阑热情的像个孩子。

“留着跟她说吧,我们早就时过境迁了,她不是你口口声声的内子吗?”史莲冷冷说。

女人就是这样,明明在浅璁之后,史莲与夜阑又和好过。但是一旦因为某件事又提起来了,就马上把上次忘了的旧账再重新整理一遍。就像一根绳子被打了一个结,明明其他地方是直的,但就是这一处结,来回让人想撕扯一下,仿佛怎么都过不去。

“史莲,当时的我是失心疯了,我被控制着,才会做出那些荒唐事,不提那些好不好?”

“你被控制,被谁控制?”史莲问。

夜阑不能把白楚对自己说的秘密说给史莲听,他只好沉默。

“你说你当时失心疯了,被控制了。那现在呢,你还愿意娶我吗?从那之后你再也没有说过半个爱我的字,还要不断的反复强调,你仅仅是迷恋我而已!夜阑,你太过分了,你接二连三出尔反尔,你真的让我失望。”史莲推开夜阑,走出山洞。

夜阑木木的站在那里,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恍惚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好难受,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狠狠的按在地上,不得翻身。

史莲路过金翅坪,听见金翅坪上凡是有人的地方,都在议论说魔族主上夜阑喜欢男人。他不但跟神界的轩辕幕遮不清不楚,而且今天直接公然与那个段紫公子举止亲密。

史莲早就察觉出夜阑好像藏着秘密,但是她想不到是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能让夜阑不得不委屈求全。宁愿自己承受也不愿意说出口,宁愿被所有人笑话误解,也不愿意解释。

不过夜阑对史莲真的很好,虽然他现在绝口不提半个爱字。但是他对史莲无微不至的关心,史莲能清楚的感觉到。

想到这里史莲又觉得自己刚才对夜阑说的话重了,她想要转身回去,但却怎么都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与身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