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魔族夜阑的筹谋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85字
  • 2022-06-09 21:08:45

史莲拿起包包准备出门被夜阑给拦住了,“天快黑了,你去哪里?”夜阑站在那里挡住史莲的出口。

“太阳还很高,田心在这里,我去找她。”史莲说。

“你去找她,怎么不提前给她打电话?”

你也知道有电话,史莲心里暗想。“我要给她惊喜。”史莲又上前一步。

“骗鬼的!”夜阑防止史莲逃跑,干脆抓住史莲的手腕。

“你又不是鬼,反正骗不到你。”

“骗我也不行!”夜阑又把史莲给拉回了房间。“今晚哪里也不能去,我要跟你一起吃烛光晚餐。我准备了好久,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

“你都说出来了,还怎么惊喜,再说了我不喜欢。”

“你喜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夜阑笑着说。

“你不是不爱我吗?”

“不爱你,也一样逗你玩。”夜阑像盯犯人一样盯着史莲。

“好吧”,史莲不再说话,而是拿出好多短短的狩魔箭,把它们一根一根的摞起来,她自己用狩魔箭搭起了积木。

“你的狩魔箭一下子就能拿出一大把,到底是什么变出来的,是用头发还是汗毛?”夜阑笑着问。

恰巧一颗夜阑的唾沫星飞到了史莲的手背上,史莲意味深长的看了夜阑一眼,“是你的唾沫星变的,能不能不说话了?”

夜阑下意识的擦了下嘴唇,“你出门有没有带几件好看衣服?你本来就是木板一块,还喜欢穿这种又肥又大的衣服。”夜阑看着穿着一身宽松卫衣的史莲说。

史莲继续搭着她的积木,短短的狩魔箭被史莲一会功夫就搭成一个小房子的样子。

“不过说你木板一块还是有些委屈你的,按你的身材比例,你长这样是最匀称的。我很喜欢,还记得那次在芦苇丛那里,我解开你上衣工装的扣子吗?”夜阑说着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史莲,我好迷恋你,你就是夜常欢说的毒药,你……”。

夜阑还想说下去,却见眼前金黄闪闪,自己被无数根狩魔箭给困了起来。一根根尖利的箭头离他的皮肤只有一毫的距离,甚至他动一下嘴唇,狩魔箭都会穿透他。

“再说呀,看把你能的。还买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给我穿,要不是看在昆仑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这张不知疲倦的嘴用狩魔箭给缝上了。”史莲微笑着重新提着包包出了门。

史莲从酒店客房里出来,一路到大厅,她遇到的所有工作人员几乎都是魔族的人。但是这家酒店里的客人却全是凡间的,他们在这里玩乐,消费,完全不知道这里其实是一处货真价实的魔窟。

史莲来到了这座城市的步行街,一般一座城市的步行街夜市,不光凡人喜欢,魔族的人也一样喜欢。凡间的步行街是魔族的游魔蹲守他们的猎物最简便的场所,凡人的喜怒哀乐全在充满烟火气的一条街上体现。

果然用不了多久,史莲就发现了一个面相贪婪的游魔。废话不说,史莲一个狩魔箭飞出去,那个游魔瞬间变成天上的星星。

如此反复,史莲在短短的时间里就为天上增了五颗星星。

“喂,你这样会让我们魔族的人对你更加的仇视。”一个与凡人签过《卖珠协议》的游魔走到史莲面前说,看他的样子功力还不浅,是个马上就要得道成仙的游魔。

史莲才不愿跟这些游魔们废话,她拿出一根狩魔箭,把自己马尾的辫子给盘了起来。在史莲眼里靠祸害凡人得道成仙的游魔才是最低贱的,真不知道那些订神界法典的人是怎么想的,用牺牲凡人的方法,换取魔族的认同。完全就是肉包子打狗,还要被狗咬。

“夜阑的女人,被魔族主上夜阑反复悔婚,你还到处抛头露面,你这个女人真是不把丢脸当回事。”那个游魔明显是在嘲笑史莲。

“魔族主上夜阑,人长得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后宫佳丽三千不止。没名没姓的那些更是不计其数,你说他接近你是为了什么,纵使你有千般好,哪里有每天换一个的好。”那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史莲心想难道魔族人的嘴巴都抹了鸡油,滑的舌头都放不下。史莲又拿出一根狩魔箭,用手一点点把它弯曲成一条波浪形状。

“这个样子怎么样?”史莲问那个喋喋不休的游魔。

碎嘴游魔不懂,“你什么意思?”

史莲微微一笑,那根弯曲的狩魔箭唰的一下就穿透了游魔的嘴唇,把他的嘴巴就像缝衣服一样给上下给缝了起来。

游魔痛苦不已,史莲暗笑,一挥手将他倒着悬挂在魔族大鹏宫的角楼那里。

夜阑的眼珠在眼睛里来回走动,他刚才还为史莲会对自己出手而伤心了一会儿。

“你就这么走了,万一我真的死了,你不会后悔吗?”夜阑心里痛道。

突然,夜阑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他想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死了,或者受重伤命悬一线史莲会是个什么态度。于是夜阑把心一横,马上动了起来,谁知他刚一动,包围着他的所有狩魔箭顷刻间全部不见了。

“狡猾的女人,弄个假的来骗我!”夜阑看了一眼还躺在阳台上的高跟鞋。他走过去把高跟鞋拿回来,重新放在包装袋里。

“段紫!”夜阑叫了一声。

段紫在另外一间客房,他哪里能听得见。

夜阑无奈只得亲自出去找他。

“段紫!”夜阑敲门。

“主上?”段紫开门毕恭毕敬。

“我刚才叫你,你为什么不答应?”

“主上,你是在哪里叫我?”

夜阑看了段紫一眼,不想跟他废话。

“主上,这些事情在凡间都是很简单的,你只需要拥有一部手机,那边你一打电话,我这边就能马上知道。”段紫说着把藏着史莲照片的手机交到夜阑手里。

“我从来不喜欢这些奇技淫巧的东西。”夜阑边说边翻看段紫这一路上偷拍的史莲的照片。“这件事不能让史莲知道,还有这个东西我不能拿去魔族,你想办法把里边的画给拿出来。”

“都给你办好了”,段紫拍了拍身旁的打印机,把他早就打印好的照片递给夜阑。

“早不拿出来,还有跟酒店的前台说把他们准备好的东西现在就去我房间里布置。”夜阑拿着照片就回了自己房间。

夜阑坐在那里认真看着史莲的照片,嘴角时不时露出得意的笑。

“主上”南宫长卿突然出现。

“什么事?”

“大鹏宫角楼那里有一个游魔被倒挂在了那里,那人的嘴巴还被狩魔箭给缝了起来。”

“什么时候的事?”夜阑问。

“就是刚刚。”

“行,让他挂在那里就是。”夜阑淡淡的说。

“主上,这不是对我们魔族的公然侮辱吗,嘲笑我们魔族无人。”南宫长卿说。

“那个游魔一定说了不该说的话,这神界的狩魔人敢这样做的也只有史莲。我跟她计较什么,让凡间那些嘴碎的游魔们都看看,这就是他们乱说话的下场。让他先在那里挂上十天半个月,再把他赶到白虎关出苦力就是。”

“喏”

响起了敲门声,酒店里的人开始为夜阑准备他今晚的烛光晚餐了。

枯城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魔族的人,他们进门抬头看见夜阑,忍不住的就要跪下。

“都免了,该干嘛干嘛。”夜阑拿把椅子在阳台上捡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坐在那里,人间已经开始亮起万家灯火,夜阑估计史莲也快回来了。

夜阑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史莲的照片,吹着晚上和煦的春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夜阑给史莲倒了一杯红酒,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夜阑本来就不胜酒力,他看着模糊的烛影与史莲的明眸皓齿就越发的醉了。夜阑抚摸着史莲柔软的头发,轻轻的亲了下去。他越来越投入,直接把史莲抱在铺满花瓣的大床上。史莲这次无比的乖巧听话,几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反抗。

“这次怎么这么乖?”夜阑微醺着问。

“夜阑,你娶我好不好?”史莲眼睛里都是祈求,在深情的看着夜阑。

一阵冷风吹来,夜阑打了一个激灵。原来刚才是一个梦罢了,这个梦却把夜阑惊出一身冷汗。

“幸好是个梦。”夜阑擦着额头的汗水,他踉跄着走过去拿起桌子上飘着玫瑰花花瓣的水一下子给倒在头上。

“来人!”夜阑开开房门冲外边喊了一声。那些时刻准备着伺候夜阑的魔族工作人员马上跑了过来。

“去把房间里的那些东西都给我收拾干净了,快点!”

夜阑房间里被精心布置过的花海梦境还没有等到史莲回来,就要被撤掉了。

“主上,真的要撤了?”段紫小声问。

“撤,马上撤!”夜阑头也不回的去了电梯。

史莲记得夜阑说要请自己吃什么烛光晚餐,她不知道夜阑又要整出什么花样来,但是她却喜欢跟夜阑在一起的时候。在夜里九点多的时候史莲就回了枯城,去赴夜阑的烛光之约。

史莲远远的就看见了夜阑高高的人影,“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回来。”夜阑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微笑着说。

“你就像凡间古时候那些等着孩童放学回家的父母亲。”史莲笑着说。

“所以你就跟小孩子一样不让人省心。”夜阑过去刮了一下史莲的鼻子。

“竟然有胆子从我设下的箭圈里出来。”

“我胆大包天,我还敢抱你。”夜阑说着把史莲从地上抱了起来,原地转了好几圈。

“你放下我,我饿了。”史莲在委婉的提醒夜阑烛光晚餐的事。

“这么晚回来,都没有在外边吃饭?”夜阑故意说。他心里估计了下,房间里那些人应该给打扫干净了。

“走,上去让他们再给你做些好吃的。”夜阑拉着史莲说。

“原来他不过是说说而已,他也可以是忘了,也可以是说话不算数的。又是我自作多情了,一朝被蛇咬,还要被蛇咬。”史莲心里暗想。

夜阑推门房间里果然早就恢复原样了,“你去换下衣服,吃的一会儿就送过来。”

“不用了,我不是很饿。”史莲去洗手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刚才不是说饿了?”

“现在又不饿了,哦,你把段紫带走,我不喜欢有人离我这么近。”史莲坐在了阳台上,看到脚底下竟然有一片玫瑰花瓣。

“人间有一本书叫作《小王子》,说的是一朵美丽的玫瑰花和一个孤独的小王子。”

“怎么了?”夜阑问。

“没什么”史莲捡起地上的玫瑰花瓣,把它轻轻放进那个盛着半盏水的玻璃盏里。

“累不累?”夜阑过去给史莲捏了两下肩膀。

“不累”史莲笑着拒绝夜阑。“明天开始我不想见到段紫。”

“好。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夜阑笑着拿椅子坐在史莲身边。

史莲笑笑喝着杯子里的水,“现在凡间的普通人都在准备入睡,我原来上班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等到入夜一两点的时候,是他们睡的最熟的时候。”

“怎么了?”夜阑问。

“你长的真好看,眼睛就像沉在海底的星星。身上还自带香味,嘴里说出的话也是那么好听。”

“哈哈哈,你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夜阑看着史莲温柔的笑了。

史莲不再说话,推开水杯。趴到桌子上自己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了,不是说不累吗?”

“嗯”

夜阑看见灯光下,史莲额头渗出了汗水。“你很热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本来打算今晚回大鹏宫……”

“你走就是”

“段紫还是留下来照顾你……”

“他马上就会再死一次,救不活那种。”史莲威胁说。

“好,我让他走。”

夜阑走了,史莲从桌子上站起身,她刚才是故意隐藏自己心口疼的事实,夜阑果然没有发现。

史莲一生要强,她就不信夜阑的这个诅咒能疼死她,要了她的命。其实当时夜阑给魔族圣物立下的诅咒就是要要了史莲的命,疼死她。史莲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动了真心爱上夜阑,她犯了一个上神最不该犯的错。她爱上的是神界的仇人,是三界里最危险的人物。所以无论是忍受魔族圣物的毒咒,还是上天用匪夷所思的方法惩罚她,都是她活该的。

史莲连夜退房,去了一家普通的连锁酒店。她躺在床上,回忆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越陷越深,没有后悔,只是觉得一切都是自己活该。都说男人会贪恋美色,这次自己也贪恋美色了,看中夜阑那副深情的样子,忍受他几次三番的出尔反尔。

夜阑坐在大鹏宫最高处的地方又吹起了树叶,风把这悲伤的声音传遍了大鹏宫的每一处角落。

“主上,上神在我们走之后就退房了,她自己去了别的地方。”段紫过去禀告说。

“随她吧,被别人辜负了许多次,任谁也不会高兴的。”夜阑低着头说。

“主上,既然如此你为何又要几次三番的辜负她?”段紫小心问道。

“你看我像是爱她吗?我只是喜欢跟她在一起罢了,喜欢看她被我气得满脸胀红又无话可说的样子。”

“主上,你好自为之吧。”段紫张开翅膀飞走了。

“好自为之,你说的倒容易,可是我……”夜阑又吹起了树叶。

半夜,也就是史莲说的人间凡人睡的最熟的时候。史莲起身要去清理这座城市里的游魔,四周却感觉不到半点游魔的气息。

因为夜阑在离开那座城市的时候已经下令,所有游魔必须马上撤出这座城市,不管是否就要成功在即。若有违令者,全部发配到白虎关做苦力。

史莲飞出狩魔箭把挂在大鹏宫角楼上的那个游魔给一箭穿心。这是给夜阑的警告,他再敢把自己的行踪泄露出去,史莲就跟他反目成仇。当然他们两个很难成为仇人,就连装都不好装,一见面总是忍不住会跟对方微笑。

“主上”南宫长卿上来禀告。

“何事?”

“吊在大鹏宫角楼上的那个游魔死了,一箭穿心。”

“死了就死了,我让那些游魔都撤走是为了让她睡个好觉,她误会我是故意给她难看。一激动,那个游魔就成了替死鬼。”

“主上”

“还有什么事?”

“那个游魔再得两缕魂就能成仙了,不仅如此,他还是你的远房表哥。”南宫长卿说。

“什么表不表哥的,一表三千里,还远房的那就更远了。”夜阑说。

“喏”

“等一下,你刚才说他还欠两缕魂就能成仙了。那不是说他签了许多的《卖珠协议》,史莲杀了他,岂不会遭到很严重的反噬?”

“主上,这个属下不太懂?”

“段紫!”夜阑叫了一声。

“主上”段紫又飞了回来。

“你刚才说史莲退房去了别处,去哪里了?”夜阑着急的问。

“主上,你确定要知道吗?你如果知道了又要去找她,又给了她希望,如此循环往复,受伤的总是史莲,而且伤的一次比一次重。”段紫平静的说。

“你跟我说地方就好,我只是去看一眼,确定她没有事。”

“她不会有事的,不过是受伤。什么伤也没有你给她的伤重,痛一点会过去的,可怕的是反复不停的痛。”段紫说。

“你们都走吧”夜阑重新坐在了屋顶上。

“段紫”夜阑又叫了一声。

“主上”

“我知道史莲为什么讨厌你了,你真的很让人讨厌。”

“主上谬赞了。”

“退下吧。”

大鹏宫上空又响起了夜阑忧伤的树叶声,吹的整个魔族的都城几乎都哭了。

“哎呀,这是谁啊,烦死了。大晚上的不睡觉,怎么没人去打他?”住在南宫大鹏府上的十四公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你仔细听,这个声音里都是故事。”轩辕敬怡站在窗前看着远处高高的大鹏宫。

“敬怡,我是来陪你养胎的。明天我就回去禀告父皇,说这里太吵了,让神界的人把你接回我们玉宵宫去。”十四公主轩辕敬柠说。

“好姐姐你可不能这样,我喜欢听这个声音,有的时候他好久不吹,我就会心烦意乱的。但是每当我听到这个声音,我就知道这是他又不开心了。”

“他,他是谁啊?”轩辕敬柠好奇的睁大眼睛。

轩辕敬怡轻轻凑近轩辕敬柠的耳朵小声说“他就是魔族主上,夜阑。”

“啊,你竟然说的是他?”轩辕敬柠满眼都是疑惑。

“当初你一个人提着酒壶跑到魔族来,是不是就是因为他?”

轩辕敬怡赶紧过来捂上轩辕敬柠的嘴巴,“嘘,好姐姐,可不能让外人给听见了。”

“你果然是!……那他呢?”轩辕敬柠不可思议的指着轩辕敬怡的肚子。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跟南宫大鹏是他亲自给做的媒。当时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所以我就另觅新欢了。”

“你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三界第一风流没有正行的人物呢?”轩辕敬柠不懂。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他是个很专情的人。这幽怨的声音全部都是出自他的内心,他心里有一个放不下又得不到的人。”

“他还有得不到的人?上神史莲可被他坑惨了。”

轩辕敬怡笑笑没有说话,她又倚靠着窗子入神的听着外面悠扬的曲子。

“你这么痴迷,小心被你夫君南宫大鹏给觉察出来。”轩辕敬柠说。

“大鹏他知道,他也知道他们家主上心里有一个不敢走得太近的人。”

轩辕敬柠更加十分不懂了,“有机会我真想见识一下这个表面多情实则专一的魔族主上夜阑。”

“不如去求父皇,把你许配给他如何?”轩辕敬怡笑道。

“也不是不可,只不过他心里总是有别的女人,我要是嫁给他,也不能强迫人家喜欢我。”轩辕敬柠认真的说。

天还没有亮史莲就醒了,是被断骨的疼痛给叫醒的。

“啊……”史莲蹲在地上,忍受着一遍又一遍重复断骨的疼痛。

每次骨头断开,魔族圣物发挥作用让断骨再生,而再生之后上天又要给史莲再一次惩罚。那个被史莲一箭穿心的游魔还差两缕魂就能成仙,史莲犯了严重的天条,她就要忍受一次又一次的痛苦。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他附千人得一缕魂,得千魂能成神。你难道要断我千次又千次的骨吗?干脆杀了我好了!”史莲对着上天说完,左手拿出银枪对准了自己的眉心。

“再断我一次骨,我就自毁修为,一百颗魔族圣物都救不活!”

断骨终于停止了,史莲丢下银枪,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乃天地首神,但是我却受命于天,只得好好听话。我史莲一生无愧于任何人,只是有愧于自己。你要是不喜欢,换了其他人就是,我灰飞烟灭,绝不拖累任何人。”史莲坐在黑暗里淡淡的说。

史莲去洗了把脸,拿着行李就回了原来的城市。

史莲回到家里,打开厨子,发现凡是有空格的地方全都被放满了崭新的钞票。厨房的餐桌那里,满满一桌子的各色瓜果,客厅的地板上堆满了各种服装包包和鞋子。

“论有一个有钱的男人是多么重要,有钱还颜值,不娶我,更不会娶别人。”史莲淡淡笑了笑,她好像又不气恼夜阑了。

史莲收拾好行李,去浴室洗了一个美美的澡,坐到餐桌那里就开始了吃吃吃。

夜阑又去找怪兽打架了,这次的怪兽不给力,夜阑几乎没怎么受伤,只是在眼眶和嘴角流了一点血。

“哥,金翅坪的冰雪开始融化了,我们又可以在这茫茫草原上策马奔腾了。”轩辕幕遮骑着马跑到夜阑身边。

夜阑骑在马上看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河面,“魔族的暖季又开始了。”

“主上这是受伤了?”轩辕幕遮身后一个眉目清秀的士兵说。

那个士兵见夜阑只是看了自己一眼没有说话竟笑了起来,“主上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神界的三公主轩辕敬鸾。”

夜阑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好像有那么点印象,但是总是想不起来。

“主上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就当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轩辕敬鸾微笑着说。

夜阑笑笑,“南宫大鹏,跟我到金翅坪转一圈去!”夜阑说道。

“喏”

夜阑与南宫大鹏两人策马跑远。

“三姐姐,我们也走吧。”轩辕幕遮说。

“走,也不知这个夜阑的生母是谁,怎么给他生了这么一个好皮相?”轩辕敬鸾说。

“回三姐姐,这魔族王族的人都没有生母的,别说我们不知道,就连他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轩辕幕遮说。

“真不愧是魔族,竟然能做出去母留子这么没有人性的事。”

“现在不一样了,我这个哥,跟他们魔族的王不太一样。你看我们神界嫁过来的公主,没有一个受委屈的,人前人后都是礼遇有加。”

“听说他自己的孩子也不知谁是母亲。”

“那个昆仑啊?”轩辕幕遮笑笑,“男人嘛,总有不小心犯错误的时候,起码他对那个昆仑宠爱的很。”

“哼,你们男人真不是好东西。”轩辕敬鸾调转马头走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说错了吗?”轩辕幕遮自言自语道。

“主上,你脸上的伤不需要用药吗?”南宫大鹏问。

“用不着。”夜阑下马,从地上捡起一些残雪攥成团,冰在自己的眉角上。

“主上,听说神主轩辕明羽有意要将神界的十四公主嫁给你做王妃?”南宫大鹏说。

“有这事”

“主上怎么想的?”

“我不喜欢女人”夜阑平静的说。

“如果那个女人与众不同呢?”

“有哪里不同,她能长出胡子来?”夜阑说。

“神界的十四公主轩辕敬柠最近老是在臣府上陪她的妹妹敬怡养胎,这位公主真的有些与众不同。”

“哈哈哈,无论她是怎么的与众不同,我觉得金翅大鹏你这个绝世好男人是不会对她动心的。不如把这位公主撮合给你堂弟南宫长卿,南宫长卿也到了婚配的年纪。”

“轩辕敬柠公主活泼,堂弟长卿热情,如果他们两个能走到一起,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主上你当真要这样孤家寡人下去?”

“南宫大鹏你是我的义兄,跟你说句心里话,想不想跟我一起万万年?”夜阑将脸上的冰块远远的丢了出去。

“主上的意思是?”

“他神界的轩辕明羽能万万年不倒,我夜阑为何不成。我们休养生息万万年,到时候的魔族是个什么样子,南宫你敢想吗?”夜阑认真的说。

“主上果然雄才大略,如此心计与城府是我们魔族祖祖辈辈的那些主上所不及的。”

“那我们就一起来,南宫有你南宫世家辅佐我,还有上将军凌云,九王夜常欢,轩辕幕遮他们,万万年基业我夜阑唾手可得。”

夜阑望着远处,仿佛万万年后的情景就在他眼前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