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一下遇到许多游魔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787字
  • 2022-06-07 20:58:48

史莲坐在去隔壁城市的火车上,她呆呆的看着窗外,回忆着昆仑软绵绵香喷喷的小脸。

史莲的华府里有蓝眉与白苏,她也成了甩手掌柜,夜阑又给了她花不完钱,史莲现在完全不用为自己的生计考虑。史莲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对付留恋在人间的游魔,虽然夜阑对史莲的狩魔人身份不置可否,但是史莲知道夜阑不想让史莲去做这件事。夜阑在心里还是觉得神界的人生活的太过安逸,魔族的人想要成神享受那种安逸完全可以理解。凡人的寿命本来就是短暂,用凡人为魔族做一个成神的翘板有什么不可。

“我可以开车带你去。你也可以自己坐飞机去,为什么偏偏选择坐火车?”段紫就坐在史莲对面。

“我喜欢坐在车上看一闪而过的风景。”史莲淡淡的说。

“那我开车不也是一闪而过吗?”

“汽车经过的路上,哪有货车经过的地方风景宜人呢。”史莲说。

“行,你高兴就好。”段紫掏出他的手机,偷偷给史莲拍了一张照片。

“你做什么?赶紧删了。”史莲怒色道。

“马上删,马上删。”段紫说是删掉了,其实他在删除之前已经将照片发到了另一部手机上。这些都是夜阑交给段紫的任务,他必须分毫不差的给完成。

金翅坪上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夜阑坐在那里,看远处秋水跟吴桁打打闹闹。

“轩辕!”

“哥?”

“这个吴桁什么情况,喜欢人家就马上娶了,整日里大庭广众之下嬉戏打闹的,成何体统。”夜阑说。

“哥,在魔族不是不避讳这个吗?”轩辕幕遮夜看了一眼远处。

“是不避讳,可这里是我金翅坪练兵的地方,儿女情长的人还是回家去好。”

“那……”轩辕幕遮实在是不舍得吴桁那个人才。

“你去把他们两个叫过来。”

轩辕幕遮也不动,只是站在那里冲吴桁招了招手,吴桁看见马上就过来了。

“吴桁拜见主上。”吴桁恭敬的行礼。

“喜欢吗?”夜阑看了一眼远处的秋水。

“喜欢。”吴桁爽快的回答。

“喜欢就娶了吧,让上将军凌云给你准备,这事他最在行。”

“主上,吴桁还不是金翅坪上最勇武的英雄,家无片瓦,更无立锥之地。”吴桁低着头说。

“你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还要跟人家打打闹闹。金翅坪上最勇武的英雄永远都是空着的,你现在暂时是第一,但不是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夜阑淡淡的说。

“主上,吴桁再也不去招惹秋水姑娘了。”

“你说了不算。”夜阑坐在那里冲远处的秋水招了招手。

“主上,你叫我?”秋水热情的跑过来说。

“嫁给他,你愿意吗?”夜阑瞟了一眼吴桁。

“我愿意!”秋水几乎跳了起来。

“哈哈哈……”夜阑放声大笑,“你们看把她高兴的。”

“轩辕幕遮,你在大鹏宫外给吴桁和秋水买一处不大不小的宅院,他们成亲需要的一应物品让上将军凌云给准备。”

“主上,吴桁尚未给魔族立功,如此恩情,吴桁受不起。”

“不,你立过功,你给过史莲几个果子。”夜阑笑着轻轻说。“好了,自今日起你就给幕遮王爷做助手,帮他张罗金翅坪上各路英雄,做好了还会继续提拔你。”

“谢主上!”吴桁跪下给夜阑行了叩拜大礼。

“主上,秋水还有事要说。”秋水眨着它秋水般的水汪汪大眼睛说。

“何事?但说无妨。”夜阑笑着说。

“主上,金翅坪上每日都会有像秋水一样想来建功立业的女子,主上就答应清水设一个女人的校场,让魔族女子也大显身手如何?”

夜阑嘴角淡淡笑了笑,“我看你也是太闲了。”起身就走了。

“主上!”吴桁制止了还要说话的秋水。

夜阑沿着芦苇密布的河床一路行走,他又想起了当时第一次在芦苇荡背着史莲的情形。那时候史莲身上穿着一身职业装,外加一件风衣。披散的大波浪有一些盖在了脸上,她躺在芦苇地上,闭着眼睛。夜阑当时就知道坏了,他已经完全爱上了这个仇人,无可救药的逃不出史莲的手掌心。

夜阑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也躺在了芦苇丛里,让温暖的阳光照射着他英俊的脸庞。他从袖子里拿出水晶魔球,稍微一挥手史莲就出现了。因为夜阑把那个同心结给段紫戴在了手腕上,这样只要能找到段紫就能找到史莲。

史莲刚刚在新的城市落脚,她跟段紫在一家车站附近的面馆吃面。

“段紫,你手腕上的这块手表很好看。”史莲看着忙里忙外拿小吃的段紫说。

“那位赏的。”段紫得意的亮了下他的手腕,他说的那位是魔族主上夜阑。

“多少钱?”

“不贵,12万”段紫坐了下来开始吃面。

史莲瞬间觉得自己面前的东西不好吃了,她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又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眉清目秀的段紫。

“怎么不吃?你手上那块表也很好看,多少钱?”段紫问。

“19块9包邮。”

“这个……,那人给你的钱的都堆成山了,为什么不去用?”

“我用了,却不想用在自己身上。原来你们人人都会这么奢侈,有时候我也十分不懂。”

“不懂什么?”段紫听的云里雾里。

“没事,你在这里吃,我出去下。”

“快去快回。”

史莲笑笑出了面馆,她早就看见了段紫手腕上那根红绳,离的段紫远一点,夜阑就看不见她。

“上神,你原来坐在这里,不是说好的快去快回吗。”段紫找出面馆看见了坐在附近椅子上休息的史莲。

“以后人多的时候不要叫我上神,叫史莲就好。”史莲说。

“那我怎么敢。”

“你怎么不敢?你可敢了。吃饱了,我们就走。”史莲话里有话,她知道段紫是夜阑安排在自己身边甩不掉的尾巴。

“吃饱了,我去拿行李。”段紫匆匆跑去面馆拿行李。

来到段紫给史莲预定好的酒店史莲震惊在那里,在这里夜琛也有枯城,同样也是这座城市里的地标性建筑,就建在这座城市里最繁华的位置。

“夜琛真是个商业奇才,看这座大楼就知道他既懂建筑,又懂美学,最关键的是他懂赚钱。”史莲说。

“一般吧,夜琛再有本事也在那个人的五指山下,他赚的每一分钱都得分给那人一半。一个努力干活,一个伸手那钱就好,你自己体会。”段紫说着去前台办手续。

“好了,上去吧。”段紫一会儿就办好了手续。

“我不想住在这里,我住在普通的快捷酒店就好。”史莲笑着说。“再说这些事我自己都能处理,你跟着我来做什么,你好烦人呢!”

“我……,我怎么烦人了?”段紫冤的很,“是你自己住在这里,我又不跟你住在一起。”

“那你住在哪里?”史莲问。

“另一个房间。”段紫拿着手里的房卡说。

“呵呵”史莲转身就走。

这时一个黑影走进酒店大厅,拉着史莲就进了电梯。

“是我让段紫给你订的这里,在人间这里才能勉强配得上你。”夜阑拉着史莲的手说。

“你来做什么?”史莲冷冷的问。

“翻脸挺快啊。”

“从来如此。”史莲看着电梯一路去了最顶层。

“段紫快来开门!”夜阑叫了一声。

“来了,来了。”段紫带着几件行李从另一部电梯里急匆匆走了出来。

“她的东西都给我,你呆在自己房间里,不叫你,不准出来。”夜阑拿过房卡对段紫说。

“行,都听你的。”段紫交出行李,麻溜的去了自己房间。

夜阑打开门,“进来!”他过去把史莲拉了进去。

“看,夜琛还是很有才华的,这个房间布置的哪哪都合我的心意。”夜阑坐下就把脚放在了桌子上。

“你来做什么?”史莲知道夜阑来者不善。

“做什么?当然是以慰我的相思之情。”

“怎么金翅坪不好玩了,要来这里跟我明争暗斗一番?”

“累不累?听夜琛说这里的床很舒服,你要不要先躺一躺,要不然我陪你一起也可以。”夜阑不怀好意的笑说。

“不必了,我可以累,也可以不累。你若不来我就累,你来了我就不累了。”

“行,越来越有意思了。”夜阑打开了电视,装的就跟他很喜欢看一样。

史莲在凡间的时候能不用魔族圣物的力量就不用,她下了火车后真的累了。看夜阑在那看电视看的出神就偷偷进去洗了澡,换好宽松的衣服睡到了床上。

夜阑背对着史莲的床,嘴角冷笑,他把电视的音量给关了。看着远处高高低低的楼房,想着接下来怎么才能让史莲放过这里密密麻麻的游魔。

此刻夜常欢就在这座枯城的中央大厅里,他挺拔的身材跟他雪白的头发显得大厅里那些游魔们越发的卑微。

“话我都已经带到了,现在你们不走,等不到日落你们中的一大部分人恐怕就会变成天上星星。”夜常欢语气平静。

“九王子,就没有别的法子?”一个游魔说。

“我现在是常欢王,再有叫错的就拖出去割了舌头。”夜常欢严肃道。

“那常欢王,大家现在走了,这么多年的辛苦就白费了,岂不是便宜了那些凡人。”

“那有什么办法,史莲现在就在这座大楼里,她随时都会出现在你面前。”

“主上既然有心让我们逃脱,何不一不做二不休在凡间除掉史莲,以绝后患。”

“哈哈哈……说的轻巧,史莲是神界的战神,十个主上都不能是她的对手,你这是要让主上去送死?”

“我看是主上被她迷住了,舍不得下手。主上身为魔族之王,他忘了谁才是他的子民,谁辛苦供养着魔族王族?”

“放肆!”夜常欢一拳打了过去,“主上做什么岂是你等能随便过问的!金翅营!”

“在!”

“把他拖下去!”几个金翅营的士兵瞬间闪现,把那个魔族的人拖着就回了魔族去处置。

“再有一炷香的时间,愿意走的现在就离开这座城市,愿意留下涉险的我不拦着,但是你们谁要是不小心惹了史莲不高兴,到时候可不是被狩魔箭抓住这么简单。”

“常欢王,主上与那个史莲早就没有了婚约,为何主上还要处处维护着她?”

“主上的心意岂是你我能揣测的,还是想想你自己的出路吧。”夜常欢盯着那柱已经烧了一半的香,“你们也太傻了,知道史莲就在隔壁城市,你们都扎堆跑到这里,不是想让人家一锅端了吗?”

“王爷,凡间有句话叫作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哈哈哈,那也分情况。史莲就在楼上呢,要不你去敲敲门?”

大厅里一时鸦雀无声。

史莲睡醒觉,忽然觉得自己睡了太久了,赶紧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还好刚刚过去一个半小时。

史莲坐在床上捂着胸口,等待自己的身体稍稍平静一下。

“你不是没有心吗,总是捂着胸口做什么?”夜阑拿着一杯温开水过来。

“你怎么还没走?”

“我为什么走?我还要跟你一起共进晚餐,人间豪华的烛光晚餐。”

史莲笑笑接过水杯,“魔有千面,全都在你一人身上。”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喜怒无常?”

“没有,善变而已。”

“给你买了一身衣服,进去换上让我看一看。”夜阑指着桌子上的一个盒子说。

“精包装的,我倒要看看。”史莲走过去,看见是一套浅灰色的休闲职业装。

“我早就不用上班了,也就再也不用穿职业装了。还有我再也不会穿高跟鞋了,永远不再穿那种。”史莲坐到了阳台上的藤椅上,她自从不给凡人打工后,竟然厌恶上了以前职业装高跟鞋的样子。

“就穿一下,穿上给我看一眼就好。”夜阑提着那双高跟鞋过去给坐着的史莲穿到脚上,他只是十分怀念那个躺在芦苇荡里,穿着职业装高跟鞋的史莲的样子而已。

“怎么样好看吗?”史莲盯着意犹未尽的夜阑问。

“鞋不好看,你这种杀人的眼神最好看。”夜里笑着顺。

“偶尔而已,再给我倒一杯谢谢。”史莲把空杯子递给夜阑。

“不客气,我很愿意伺候你。”

夜阑接过水杯进去给史莲倒水,出来再看阳台上早就没有了史莲的影子,高跟鞋还安静的躺在地上。

“这个狡猾的女人!”夜阑愤愤的把水杯放在桌子上。

夜阑去到夜常欢在的大厅那里,却在门口走看见了史莲。

“怎么不进去?”夜阑将手插在口袋里,平静的问史莲。

“夜常欢说还有半柱香的时间,我也在等。”史莲笑着说。

“你不用等,我现在就给你开门。”夜阑过去一把就把房门给推开了。

大厅里所有人都愣愣的盯着门口,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狩魔人史莲,一个是他们的主上夜阑。

“还不快跑!”随着夜常欢大喊一声,所有的游魔化作幽灵,一下子冲窗子飞去。

史莲的狩魔箭脱手,夜阑瞬间拦了过去。史莲转身又是多如牛毛的狩魔箭,可惜夜阑的魔王翼翅在史莲身上,他根本就挡不掉那么多的狩魔箭。几十个游魔就这样在他眼前变成星星飞上天空。

“你真的会出手?”夜阑又把它接住的狩魔箭还给了史莲。

“不然呢,谁让你把我跟他们安排的这么近,我从一进枯城就感觉到他们在了。”

“所以你要换其他地方住。”

“但是你又不允许,硬是把握拉到了楼上,还住的那么近。”

“是我的错,你抓游魔应该就跟猫抓耗子一样,天然的很。”夜阑大有嘲笑史莲的意思。

“好歹我也是猫,你顶多是个大耗子。”史莲笑着说。

“嘴巴这么厉害,是跟我学的吗?”夜阑走近史莲。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放走了几百个游魔。”

“得便宜,我哪里得你便宜了?”夜阑托起史莲的下巴就要亲下去。

史莲赶紧躲开,一直没有说话的夜常欢赶紧咳嗽了两声。

“不用咳嗽,知道你在这里,不是让你早点赶他们走吗?”夜阑说。

“他们赖着不走,我有什么办法?”夜常欢一边说,一边偷偷看史莲的脸色。

“上神今天气色不错,面若桃花,怪不得三哥对你念念不忘像中了毒药一样。”

“王爷说话真好听,今天你放走游魔的事我这里先记下了,这个送给你。”史莲话音刚落,一支狩魔箭就冲夜常欢飞了过去。

夜阑闪身接住,“史莲他是我的亲弟弟,常欢平日对你恭敬有加。”

“所有帮着游魔的人,与游魔等同视之,就连你也一样。”史莲笑着转身走了。

“主上,多谢主上救命之恩。”夜常欢看了一眼史莲离开的方向。

“是她不想伤你,她若有意伤你,我哪里有本事救得了你。”夜阑说完就追史莲去了。

史莲坐在镜子前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今天天色尚早,天气也不错不如我陪你一起出去走走。听段紫说你看上他那块表了,其实凡间的东西没有一件能入我眼的,当然除了你。”

“独孤夜阑是你的全名,但是好像你们魔族都不这么叫哈?”史莲笑着说。

“让他们叫,谁敢啊?”夜阑坐在床上看镜子里的史莲。

“你算计我,连同你们魔族的游魔一起打包算计了。”

“此话怎讲?”夜阑嘴角微微一笑,接着就是“哈哈哈……”大笑。“史莲,小脑袋挺聪敏啊,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我早该料到的,你把上千个游魔给聚体有在离我咫尺之遥的地方。相当于你拱手把他们送给我,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你为我省了单独追捕的力气。”

“这个不用谢,就当我感激你昨晚的温柔”。

“你闭嘴,不许再提!”

“好好,我不提。”夜阑忍住不笑。

“那些游魔于我半点用处没有,不过我偶尔对他们略施小惠,他们就会对我感激涕零。要不是你史莲,换了其他狩魔人效果恐怕会大打折扣的。”

“你利用起别人可是一点都不心虚。”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这三界万物可不就是相互利用,我夜阑只是技高一筹而已。”

“谬论!”

“哪里的谬论,你史莲当初能坐稳神界首神的位置,还不是因为你为神界出生入死,抵挡了魔族一次又一次进攻。这就是你们神界光天化日之下明晃晃的相互利用,你保护他们安逸塞生活,他们敬重你是众神之身。”

“你……”

“现在轩辕明羽对魔族亲切多了,还不是因为他看我对神界没有伤害,还主动替他解决了长公主轩辕芙那个大心病。我与神界交好,算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吧,实力不允许,另一方面,我对你还没有稀罕够。这种也是相互利用,对不对?”

“你!”

“接着听我说,我迷恋你,迷恋的死去活来不能自拔。你不是也一样,你如果不迷恋我,会放弃守了万万年的老……,为我生下昆仑。说白了这些全部都是相互利用,我用下你,你用下我,我们……”。

夜阑在那里侃侃而谈还没有说完就被史莲给一个枇杷给扔了过去,夜阑一把接过去枇杷,“我说的都是很直白的道理,不过大家都喜欢自欺欺人而已。都喜欢听甜言蜜语,不喜欢听实话。”夜阑过去冷不丁的捏了一下史莲的下巴。

“你应该饿了,我去给你拿些吃的。”夜阑说完,拿着枇杷摇摇晃晃的就走了。

“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史莲瞪着夜阑的背影心里暗想。

今日恰好就是神界的桃花会,神界里众神身着五彩缤纷的衣服,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凌云随神界的长公主轩辕芙与大公主轩辕敬蕊一起去了神界玉宵宫,这次凌云去玉宵宫可与平日里不同,这次他的身份是神界轩辕明羽的姐夫又是女婿。

“魔族上将军凌云给神主请安,向各位天妃,众神问好。”凌云一露面就忙不迭的行了一圈礼。

“哈哈哈,凌云。原来的时候我以为你那个三叔父夜阑就已经够礼貌稳重了,现在看见你,我发现你比你的三叔父还要彬彬有礼,你们魔族真是改头换面了。”轩辕明羽亲自去搀扶凌云坐到自己身边。

“神主过奖了,三叔父励精图治也都是为了将来能跟神界接触起来更加和谐,大家相敬如宾,互通有无岂不是美哉?”

“对,对,胡娥你看他多会说话,我看我们敬蕊嫁给他后都胖了。”轩辕明羽指着凌云对自己的大妃,大公主轩辕敬蕊的母亲说。

“是呀,我看大公主也是胖了几圈。”姑苏天妃笑着说。

这时轩辕敬蕊红着脸贴近自己母妃的耳朵说了一句话,大妃胡娥马上高兴地喜笑颜开。

“你们娘两个说什么悄悄话,说出来让大家一起高兴下如何?”轩辕明羽笑着说。

“神主,敬蕊应该把自己已有身孕的事告诉她的母妃了。”凌云温柔的看着轩辕敬蕊说。

“啊,恭喜,恭喜”李天妃等众天妃纷纷过去给胡大妃道喜。

坐在那里的长公主轩辕芙听见轩辕敬蕊已有身孕的事情,脸色马上就绿了。

“敬蕊原来是有身孕了,我们姑侄两人同嫁一人,有这种喜事,敬蕊怎么不先告诉我呢?”轩辕芙走过去皮笑肉不笑的说。

“长姑姑严重了,若说这身孕,长姑姑不是比敬蕊早很多。”轩辕敬蕊故意盯着轩辕芙的肚子说。

轩辕敬蕊这一说,众人纷纷注意到轩辕芙的肚子,但见轩辕芙体态苗条,杨柳细腰像风一吹就能断了一般。

轩辕芙涨的脸红,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时只见凌云起身,过去握住长公主轩辕芙的手说,“长公主本就苗条,短时间内看不出变化也是正常的。”凌云及时为轩辕芙解了围,其实轩辕芙手里已经流出冷汗了。

“就是,长姑姑一向注意保养。哪里像我,凌云一给我拿来好吃的,我就忍不住,吃的一点不剩!”轩辕敬蕊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凌云握着长公主轩辕芙的手在那里安慰,没想到她不但不会不高兴,反而还要调笑一下。

“吃吧,吃吧,魔族王府里有的是好吃的,只要你有胃口,我天天给你送好吃的。你就是胖成球,我也喜欢。”凌云手里握着轩辕芙,却用宠溺的眼神看着轩辕敬蕊。

如果说刚才神主对凌云是嘴上的称赞,现在他是完全的佩服了。这个凌云年纪轻轻,却轻松就把魔族最难相处的两个女人给安排的服服帖帖。轩辕明羽虽为神主,自然是后宫佳丽不计其数,但是他却每每为那些天妃们的争风吃醋头疼不已。

琴韵笙歌开始,神界的仙子们把桃园的仙桃给摘来了,柔美的宫娥们开始了翩翩起舞。

“可惜,今年见不到史莲上神,真是神界桃花会的一个憾事。”云裳公子说。

“可有听说史莲上神是为何不来?”轩辕明羽问身后不远处的百合仙子。

“上神说她身体不适。”百合仙子说。

“什么身体不适,分明就是那魔族的夜阑出尔反尔,反复求婚又悔婚。史莲的脸都被那个人给丢光了。”云裳公子说着很不屑的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与轩辕家两个公主秀恩爱的凌云上将军。

“凌云,你三叔父魔族主上又是为何未到啊?”轩辕明羽问。

“回神主,三叔父说他因为思念昆仑小王子的生母,忧思成疾,所以不能过来了。”凌云回答道。

“昆仑小王子的生母?”李天妃记得她见过夜阑的昆仑小王子,那个襁褓中的孩子的眼睛简直跟史莲的眼睛是一模一样。

“是的天妃娘娘,三叔父身为魔族之主却仅有昆仑这一个孩子,所以宠爱有加。至于昆仑弟弟的生母,三叔父不说,我们谁也不知道。”

“没想到魔族主上还是个情种啊,那既是如此他为何不把那个女子收到无忧苑去?”神界的十四公主问。

“这个……,三叔父行事向来出人意料,上次他还说要收了那妖族的浅璁姑娘,都是一时兴起罢了,很快就忘了。”

“夜阑少年风流在三界是出了名的,今年的桃子又大又圆,大家尝尝甜不甜。”轩辕明羽最擅长打圆场。

史莲坐在阳台上吃着饭,听见房间里的夜阑在接二连三的打喷嚏。她情不自禁的往夜阑那里看了一眼,脸上似笑非笑的。

“看什么,吃你的饭。”

“魔族的主上也会像凡人一样感冒吗?”

“魔族的主上不会,凡间的夜阑就说不定了,我怎么感觉有人在背后议论我。”

“做了那么多缺德事,还怕别人再背后议论吗?”史莲小声说。

“哎,我可是听见了,等你吃完我再收拾你!”夜阑知道史莲爱喝酸奶,他把酸奶插上管子送到史莲面前。

“谢谢。”

“不客气,我夜阑一辈子趾高气昂,唯一伺候过的人也就是你史莲了,还不得仔细伺候舒服了?”夜阑趁机摸了一把史莲的头发,坏笑着走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