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魔族圣物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6582字
  • 2022-01-08 18:41:59

“好了,睁开吧”,史莲睁眼看见自己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地上远远近近跪了好几十人,确切的说是魔族的人。

“你们都出去,倒一杯温水过来。今晚天塌了,都不要来打扰我”夜阑吩咐一声拉史莲轻轻的往房间深处走,“坐下去,你先躺一会儿”,史莲看见一张墨色的大床,床下铺着巨大的虎皮毛毯,床单上坠满了五彩的宝石与珍珠显的俗气的很。只是那床上的枕头绒绒又软软触上去舒服的不得了。

“这不会是乌鸦的毛吧?”史莲躺上去故意问道。

“是黑孔雀的绒羽,嘴巴都肿成了香肠还调皮”夜阑刮了下史莲的鼻子,坐到床沿接过仆人倒来的温水。“把这个吃下去”他又拿出了魔族圣物。

“你们魔族除了这颗丸药就没有什么好东西了,我不吃”史莲躺在那闭上眼睛不看夜阑。

“还有一个,就是我,跟我睡一觉你也能百毒不侵,伤口痊愈”说着夜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不行!”史莲吓的滚下床来,还好有虎皮毛毯没怎么摔裂伤口“你不能这样!”。

“我和它你选一个”夜阑步步紧逼。

“我选它”

“给,咽下去!”夜阑几乎是把丸药塞到史莲嘴里。

丸药咽下瞬间,史莲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仙身,身体纯净飘然,全然不觉有任何的不适。她的伤果然全好了,好的完美无瑕,史莲忍不住躲到帘子后面退下衣服偷看自己胸口与后背的伤口,它们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是你说的它比金山还要金贵可以起死回生,现在自己又不信了”夜阑走过来说。

史莲赶紧穿好衣服“从此你们魔族再没有了圣物,魔族万万年只有这么一颗,好可惜”史莲又无限的惋惜。

“我只要你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夜阑拉史莲坐到一个软软的秋千上,他拿一条满是绒羽软软的毯子盖到了史莲肩膀。“今夜我们学凡人,一起看星星”。

“这里的星星有许多都是我挂上去的”

“有多少?”

“几千吧,我到人间的时间不算很长。挂到天上三万年便可重获自由,不听话的就要变成流星,掉落人间当成一块石头。”

“魔族削尖了脑袋想要成神,就像凡间的那些穷人想要成为富人一样迫切”夜阑的话特别冷静。

“做魔族有什么不好吗?安身立命,偏要去祸害人间。”

“你生而为众神之神又怎么能理解,魔族有严格的贵贱尊卑,除了魔族之王其他的全部都活的生不如死,欺辱,恐惧,没有满足的贪欲伴随折磨着他们的一生”

“连魔族王后也是这样吗?”

“什么魔族王后,其实魔族没有王后。所谓的魔族王后自古至今其实你是第一个,虽然你没有接受。在魔族只存在供魔王玩乐和给魔王生孩子的女人,当然绝大多数都颇有姿色”夜阑又给史莲把毯子重新裹了一下。“天地分人自成三等,天人高贵而受人尊重是神;地人平庸但简单质朴就是凡人;我们魔族的人阴险毒辣自私居多。这是天意使然,就像人间卖菜一样把好的,不好的,坏的分成好几种,上天总是没有错的”夜阑抬头看着天空,史莲不知道他心里竟然装了这么多东西。

…………眼前的这个男人时不时的仰望星空,时不时的低头沉思,他断断续续诉说着自己的见解与理想。史莲回忆起了许多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史莲带领神界兵勇一路开城拔寨眼看接近魔都,魔族兵甲伤亡惨重,溃不成军。魔王本人被神界封印于天台山,魔族八子各个被史莲打落马下,最后一个出场的是魔王继承者魔族三王子夜阑。毫无意外他根本不是战神史莲的对手,“蛇蝎毒妇!”掉落下马的夜阑破口大骂。“你是靠叫骂当上继任魔王的吗?”史莲结束战斗摘下头盔笑盈盈的对夜阑说,“魔族三王子目无尊卑蛮横无理,辱骂神界上神,贬为猪彘永世不得轮回超生!”史莲策马而去。大战以魔族的彻底失败告终,战后史莲巡营“那些囚徒怎么还没处理掉?”史莲看到了关在囚车里的夜阑。

“将军,他明天就被贬了”手下禀报说。史莲远远的看见夜阑手里捧着一个活物,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受伤的紫尾燕子。乌鸦是魔族的信使,燕子是神界的信使,以紫尾和蓝尾最为珍贵,很明显夜阑手里的燕子受了很重的伤,奄奄一息气若游丝。不然不会落到夜阑的手里,夜阑捧着它,燕子在它手里闭了眼睛。史莲看夜阑把燕子放在自己的胸口贴着皮肤捂着,一会儿燕子竟然复活了起来,“他一个魔族的人怎会有神界的上成仙气?竟然能复活紫尾燕子”,“禀告将军,魔族之王都是半神之体甚至有我们神界没有的本领,他们的肉体可以让万物起死回生且留有异香。所以那只紫尾燕子不光是让他给复活了,而且身上还会留下三王子夜阑的香气”。“原来是这样”史莲若有所思,她看见夜阑伸手将燕子送出囚车,微笑着看它飞走。“明天就要沦为猪彘,这魔族三王子倒是悠闲”史莲带领兵士离开。

“史莲,你开什么玩笑?”众神都不能理解史莲所说的话。

“我没有开玩笑,赦免他。找个由头,把我贬庶这样神界也不会丢失面子”史莲认真的说。

“史莲将军,这样你的面子就没有了”,“史莲将军你这是为何?”众神对史莲的决定十分费解。

“我已经想好了,贬庶我,就当是对我这次所立战功的奖励。我愿交出十成之九的神力,和我这天地所生独一无二的容貌,请成全!”史莲单膝跪地。

“好吧,我们答应你。史莲,若魔族再起野心,你要速回神界斩草除根!想是你在神界太久觉得无聊,到人间转一圈再回来就是。不过对外,神界会宣称你伪了神令,你拒不服软才被贬庶,你可要想好了。一旦贬落凡间,神界无令,不得回还!”。众神之主成全了史莲。

临行之前史莲去看了一眼夜阑“蛇蝎毒妇,我发誓我会让你后悔!”夜阑冷峻的目光想要杀死史莲一般。

“哈哈哈哈哈,嘴还挺硬。年轻人把你嘴上的功夫用在身上,实力才是最能打的。我盼着你让我后悔的那一天。”史莲扔下两句话掉头走了。

她被贬到了凡间。

史莲安静的睡着了,裹着软软的羽毯。夜阑将史莲的腿拾上秋千,给她又盖上一层厚厚的绒被。他俯下身在史莲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史莲,这叫恶魔之吻。我发誓我会让你后悔的,是痛彻心扉的那种”。

公交车颠簸了一下,史莲惊醒了过来。车外明亮的阳光照在车里,史莲舒服的伸个懒腰,她的手上,臂上再看不到一处伤口。

“史莲,你的伤全好了”史莲一进办公室金枝玉叶马上说。

“这种小伤,对我来说不值一提”史莲放好包,坐到办公桌前。

金鱼在来来回回的吐着泡泡,“你今天怎么这么能吐泡是生病了吗?”史莲赶紧凑过去,史莲对这仅剩唯一的一只金鱼十分关心。

“它没有生病,它在学你吹牛”金枝玉叶说。

史莲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们这些花鸟鱼虫是不是都算是魔族?”

“除了神界的那些,其他都是魔族哦”仙人球柔柔的说。

“哦,我明白了”史莲心想鱼缸里仅剩的那条金鱼,不是自己对它更上心了,而是自己每天都给它换水,而自己的手被夜阑亲过,也就是夜阑间接挽救了金鱼的命。

史莲看着自己的手在发呆,“史经理我跟杜老师去拜访客户,现在就走”秦总风一般的进了办公室。

“哦!”史莲答应一声。

“这个老杜表现我很满意!”秦总笑着风一般的走了。

史莲打开电脑循环播放了一首英文歌,这两个月夜阑的出现打乱了她平静的生活,现在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心情。

星空隐去,太阳升起。夜阑独自坐在秋千上一动不动,“金翅乌!”夜阑叫一声站起身。

“老奴在”

“把这秋千摘了,扔到火里烧掉!”

“这,……昨天您不是还和王后……”

“住口!”吓得宫殿内外跪倒一片“以后谁再敢在魔族提到那个女人,我就把他丢到狼窝里喂赤目狼!”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那金翅乌吓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三日后举行魔族新王继任大典,魔族臣民可尽情狂欢半月。在白虎关地牢里的那些叛逆者,顺从者放出给他们自由,不顺从的直接杀掉”

“五王子,七王子还有三位公主也是吗?”金翅乌战战兢兢的问。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是,是,老奴明白”金翅乌连连磕头。

“跟神界说我要退婚,那史莲不仅姿貌一般还粗鲁,蛮横,毫无温柔可言。要想让我娶她,除非她跪下来求我!”

“啊?”

“把我的话一字不差的转告给神界,我夜阑从来都看不上他们的战神史莲”夜阑沉默了好一会“你们都下去吧,我困了,想睡一会”。

“史经理,田西西要请一周假,我准不了,你给批吧”临下班秦露叫住了史莲。

“一周有点长啊,有什么重要的事吗,田西西?”史莲问田西西。

“我表哥要继承王位,顺便结个婚”田西西此话一出引得全公司哄堂大笑。

“田西西,没听说你还有王亲,还要继承王位!”段锋最是不信。

“秦露最近公司的业务忙的过来吗?”史莲扭头问田西西。

“每天都很忙,就是有人在公司整日里不是化妆就是打电话谈情说爱,也没什么大作用”秦露来者不善。

史莲笑笑“这样吧,我准你三天,这三天一定要保持电话畅通。你若执意要请一周那只有找秦总了”

“我三表哥下令全族上下狂欢半月,你才准我三天!”田西西不服。

“嫌少就辞职,回家陪你表哥狂欢去”史莲笑着出了公司。

“史莲,三王子已向神界退婚。说你姿貌一般,行为粗鲁毫无温柔可言!”田西西追上史莲故意说。

“哦,我谢谢他”田西西没有想到史莲听到夜阑退婚的决定会如此平静。

“今天怎么不在五福广场下车了?”公交车师傅回头问史莲。

“路修好了,就不用再绕远了”史莲笑说。

“对,有些东西该放弃就得尽早放弃,免得深受其害”。司机师傅频出金句。

“就这地段,这环境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房租中介跟史莲滔滔不绝。

“地段不错,环境就不行了,这么高,我担心风大会把屋顶给掀了”史莲仔细打量着这栋小房子。其实史莲就是看中的它够高,史莲需要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修养自己的身心。在三十六楼,每日听到的也许只有鸟叫。“你跟房东商量一下,再便宜六百块钱,我周末就搬”。

“你这美女太难为我了”

“又高,风又大,过了我这村你就找不到下个店了”史莲坐在楼顶秋千上笑笑说。

史莲一个人把自己的全部家当运到了三十六楼,当然有电梯帮忙。她忙忙碌碌一整天,把所有的东西安排好,打开喷淋坐在了水底下。

右脚脚腕上那根红色的绳子,她从魔族回来就出现在脚腕。解不开,也剪不断,史莲坐在水流下面,静静的观赏着它。

魔族的继位大典盛大而热烈,夜阑站在城头看着下面狂欢的魔族。所有人都在喝彩,欢呼,只有他一个显得无限的寂寥。夜阑举起一只手示意大家安静“谁想做我今日的王妃?”下面魔族人群鸦雀无声“谁抢到,今夜的王妃就是谁的!”一枚镶满宝石的王冠被夜阑丢下城去。魔族的人群马上被点燃了,所有人都加入了疯抢的行列。看到他们夜阑开心的笑了,笑的那么疯狂,那么得意。

“是你抢到了王冠?”夜阑坐在王座看见下面跪着一个魔族女子。“抬起头来”夜阑走了过去。“哈哈哈哈哈!”夜阑狂笑“你比史莲好看多了”那游魔女子听到史莲的名字吓得跪倒地上。“王冠都抢得到,听到史莲的名字竟吓成这样!”夜阑突然兴趣索然。“把她带到我的寝宫”夜阑丢下一句话消失了。

“史莲,史莲”一只紫尾燕子飞到史莲的露台,史莲用手接住它。

“你有香味,你是那只被救的燕子”史莲发现燕子身上的香味跟自己手背上是一样的。

燕子又飞走了,史莲累了一天躺到床上安静的睡去了。

史莲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有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过来面试。

“简历带了吗?”史莲问

“没,没有”那人始终低着头

“来,你填一下这张简易简历”史莲把一张空白的简历递了过去。

男人拿起笔却久久没有写下去,“史经理,我知道你就是史莲”

“是呀,我的名字就叫史莲”史莲笑道。

“你是被贬的战神史莲!”

史莲吓了一跳,“你是谁?”

男人抬起头,史莲看见了他血红的眼珠。“史经理,我求你将我身上的游魔剥离”男人边说边站了起来。

“你与游魔签订《卖珠协议》已经很久了,其实你一进门我就已经看出来的。为什么要撕毁协议,是游魔没有给你想要的?”

“不是,自从有了身体里的游魔,我事业成功,财源广进。我外头养了三四个女人,我现在是八个孩子的父亲”

“那又怎么了,孩子多了,养不起了?”史莲问。金枝玉叶噗嗤乐了,史莲用笔敲了一下它的脑袋。

“我身边的亲人都说我变了,变得自私暴躁没有人情味。我跟原来的老婆离婚了,我请律师做了手脚让她和孩子净身出户”

“你够毒的!”

“那天下大雨,我跟一个女人在高档餐厅吃饭,玻璃墙歪狂风暴雨。我看见我原来的老婆推着她的破电动车,两个孩子在帮她推。电动车没电了还卡到了路边,她们娘仨被淋成落汤鸡,在风雨里冻的抖成了筛子,呜呜呜,呜呜……。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滚蛋,我该死,我对不起她们……呜呜呜……”男人说到这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史莲站起来背过身去“后悔了,你可以撕毁协议,回到她们母子身边,到我这什么意思?”

男人擤擤鼻涕“我要单方撕毁协议,马上就会变成流落街头的穷光蛋。还要背上一身的债务,我不能让她们母子跟我再受苦。我外边还有好几个孩子,我不能……”男人说到此处又哭了起来。

“你是想要保存现在的实力,还想老婆孩子热炕头,你想的真美。每个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的忙我帮不了,你回去吧”

“我知道我很过分,我活该,……,谢谢史经理,谢谢”男人给史莲鞠了一躬哭哭啼啼的跑了。

“史经理你怎么还把人给面试哭了?”业务部小杨一脸不解的进了办公室。

“有事吗?”史莲问

“没事,没事,我走错门了”小杨看见史莲的脸上也有泪痕,很知趣的退了出去。

史莲对着白墙站了好一会儿,她伸手拿了张纸巾擦干净脸,“白金公馆1122果然是有钱人”。史莲仔细打量着那男人写的几行字,字体流畅标准的成功人士。

“史莲你会受到反噬”金枝玉叶看出史莲有多管闲事的苗头。

“反噬顶多断一根仙骨,我是担心如果那游魔太强我的小命就要丢掉”史莲平静的说。

“你什么都清楚,却还是要以身犯险”金枝玉叶气愤道。

“我总是心太软”史莲敲开电脑,单曲循环的还是《落红》。“我要回不来,你们自求多福”。

暮色渐浓,史莲隐成透明,她脚上穿着夜阑送她的布鞋,心里踏实了许多。白金公馆1122,男人坐在窗口旁边使劲的抽着烟,他头发凌乱,周身被烟雾围绕着。另一处客厅里有一个打扮漂亮的女人和一个两三岁的女孩,母女两个玩的其乐融融,应该不是小三就是小四吧。

“你还是来了”游魔看见史莲,马上现身出来。

“你们游魔都长得这么丑吗?”史莲看见游魔那肮脏的头发,长长久久指甲,脸上黑灰色纵横。“啊呀,瞧这脸上抹的,你家缺水啊?”

“那夜阑又帅又白净,可惜人家不要你了,夜阑在魔族每晚都换一个女人从不重样,走在了男人人生的巅峰。这你知道吧?”那游魔嘴里流着口水,恶心的要命。

“真是不一样的游魔,一样的臭嘴。你是主动放过他,还是我打到你放过他?”史莲的狩魔箭已经攥在手里。

“好一个冷血绝情的史莲,仙骨断裂之痛,你就不怕!”

“废话真多!”快如闪电,史莲的狩魔箭向游魔的面门直直插过去。

游魔躲过,他竟点起一根男人的雪茄叼在嘴里“我真是不能理解那夜阑,他在魔族夜夜笙歌,花天酒地。私下里却对你念念不忘,竟然给你系上了锁心绳。”游魔看到了史莲脚腕上的红绳。“魔族传闻史莲的心是凉的,像冰块一样,今天我就要把它掏出来,送给魔族至高无上的魔王!”游魔发起反击,两只黑爪撕向史莲。史莲动作敏捷,一个飞跃越过游魔头顶,游魔反手去抓,被史莲的狩魔箭束住一臂。游魔疯狂的用另一只手撕向史莲,史莲风衣的衣袖被撕烂。“蛇蝎毒妇,史莲”游魔怒吼。

“还是这一句,没有点新词吗?”史莲的狩魔箭织成一个牢笼,那游魔被困在里面。“你亲手把协议撕毁,你放过他,我放过你!”。

“协议就在这,我不撕你伸手过来拿”游魔笑的十分肮脏。

“我撤去狩魔箭,你撕毁协议,我放你走”史莲简直一秒都不想看见他。那游魔看史莲撤掉狩魔箭,竟飞扑向史莲“你太恶心了!”游魔被史莲的狩魔箭死死的插到了墙上。“我本想饶你一命的,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夜阑的女人,谁都想占到便宜,哈哈哈……”游魔拼尽最后一口力气说。

这是史莲第一次杀死游魔,杀死的还是一个与凡人有《卖珠协议》的游魔。她知道反噬会马上到来,果然在她到家开门进屋的那一瞬自己的两根仙骨同时断裂,史莲疼的抱住胸口蹲到地上,过了一个小时她缓缓的站起身,忍着疼痛慢慢的挪到床上去。

“史莲,史莲”是那只紫尾燕子飞到了窗台,史莲实在没有力气起身,燕子嘴里衔着个石子,放下便飞走了。

早晨起床,史莲稍稍试了一下,竟然一点都不疼了。果然是魔族圣物,史莲断裂的仙骨在睡了一觉后自己接了回去。自从自己服下夜阑给的魔族圣物,史莲仿佛又回到了仙身。不仅平日里没有了疲惫感,有个小小的伤口也能瞬间自己愈合,就连容貌也变得柔和且干净。史莲走到露台,看见昨夜紫尾燕子放下的石子,原来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宝石像一颗小小的花生,在阳光下璀璨耀眼。

“喂,你好,你的问题已经解决。不要再来找我,好好对待你身边的女人”史莲开完晨会,给昨天的那个男人挂了个电话。

“你遭到反噬了吗?”金枝玉叶问。

“我的仙骨断了两根”

“哇!”仙人球吓得张大嘴巴。

“你怎么跟没事人一样?”金枝玉叶不解

“你猜!”史莲敲开电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