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野兽喳喳偷袭之二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802字
  • 2022-06-04 13:23:12

夜阑被轩辕幕遮叫到金翅坪的冰河那里,他去的时候鱼已经上钩了,也被烤熟了。夜阑一边吃着烤鱼一遍看他们摔跤比赛。金翅坪上的第一勇士吴桁竟然不是美女秋水的对手,接二连三的被秋水摔倒在地。

“哈哈哈……”夜阑看到那个情景,忍不住哈哈大笑。

“主上,全场所有人就你笑声大,你忘了那时候你也让秋水一个过肩摔?”秋水赤着半个胳膊跑过来说。

“哈哈哈,你真是女中豪杰。”夜阑从天台山回来后就没有这么开心过。

“主上不必夸奖,我秋水可是得到上神史莲指点的。”秋水得意的说。

“秋水!”轩辕幕遮赶紧制止了秋水。果然夜阑一听见史莲的名字,嘴里的烤鱼马上就不香了。

“凌云上将军回来了吗?”夜阑问身边的南宫长卿。

“回主上,上将军刚刚回到金翅坪,不过上将军疲惫,恐怕……。”南宫长卿找不到合适的词语表示。

夜阑抬头看了四周一眼,所有人都是一脸的内容,“你们都是什么表情,看热闹不嫌事大?你们这些人知不知道什么叫温柔乡,知不知道什么叫……哈哈哈……”夜阑说着说着自己却忍不住笑了,众人看夜阑笑了,也是附和着一起笑了。

“哎,说到温柔乡,哥,你那个温柔乡像是有日子没见了,不会是回老家了吧?”轩辕幕遮说。

“谁呀?”夜阑又吃起了烤鱼。

“还有谁,当然是那个软若无骨的浅璁姑娘。”轩辕幕遮说。

“她不是”夜阑低头说,“不过她很长时间不见了吗?”夜阑问身边的南宫长卿。

“回主上,浅璁姑娘是有一段时间不见了。”

“当日我答应杜鲲要照顾他的女儿,她不见了,你们怎么不禀告我?”夜阑有些怒了。

“一个妖族女子,主上可真是有爱无类啊。”夜常欢道。他话里有话,是嘲笑夜阑好色成性,见异思迁。

夜阑不去理会夜常欢,“浅璁不见了,你们有没有派人去找?”夜阑问南宫长卿。

“主上,前段时间你失踪不在,大家都比较忧心你。也就是那段时间金翅坪上偶然有失踪的士兵,后来浅璁姑娘不见了,金翅坪上也太平了。”南宫长卿说。

“金翅坪上有士兵失踪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夜阑气不打一处来。

“主上,属下以为上将军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你了。是属下失职,还请主上降罪!”南宫长卿赶紧跪下请罪。

“好好的篝火烤鱼,成了这种冷清模样,还得被降罪,那浅璁可真不是个好人。”秋水抱怨道。

秋水本是山野女孩,脾性耿直除了她,这种时候谁也不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主上,秋水粗犷无知,主上要是降罪就降到我身上吧。”吴桁跪下说。

“不,这事因我而起,我要不提浅璁,也不会引出这许多事情。哥,你还是降我的罪吧。”轩辕幕遮也跪了下去。

夜常欢还有许多金翅坪的汉子看见大家都跪下了,站着不好看,也随着一起跪了下去。

“你们!”一根鱼刺好巧不巧进了夜阑的喉咙。

“你们,都给我起来!咳咳咳……”夜阑难受的很。

“主上你怎么了?”南宫长卿看出端倪。

“我没事,你们接着烤,……我去去就回,谁都不许走!”夜阑努力的喘着气。

夜阑捏着自己的喉咙去了史莲的家里,还好她在家。

“史莲,我快死了,……临死前想再看你一眼。”

史莲正在那里支着画架画画。

“你怎么了?”史莲看夜阑身上没有一点伤,只是用手捏着喉咙,很痛苦的样子。

“好大的一股腥味,你吃鱼了?”史莲过去让夜阑躺在沙发上,“张大嘴巴,我给你取出来。”

夜阑乖乖的躺在那里,他感受到了此生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史莲轻言细语的提示着他,为他擦去嘴上还沾着的食物。

“好了”史莲用狩魔箭为夜阑取出那根细细的鱼刺来,“一根鱼刺而已,怎么会死?”

“史莲,不要离开我!”夜阑一把抱住将要起身的史莲。动作之快,吓了史莲一跳。“我回魔族这几天,每一天都想着怎么才能摆脱你。可是……”夜阑紧紧抱着史莲,如此一抱,把他将自己关在魔族想要放弃史莲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我一直都在这里,你如果想来随时都可以,谁让你走了?”史莲推开夜阑。

“史莲,我能亲你吗?就一会儿。”夜阑抚摸着史莲柔软的头发。

“不能”史莲笑笑。“你我之间所有的美好故事在你说对不起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

“可是,你刚才明明让我抱了。”

“所以以后你也不要再抱我了,既然你说对不起,就说明你已经下决心了,只是这个决心做起来比较不舒服。”

史莲又回了画架那里,她画的是一片乱七八糟颜色,看不出什么是什么。

“哎,就亲一下,行不行我受不了了。你要不同意,我就用强的。”夜阑脸上悲伤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坏坏的样子。

“不行。”

“哈哈哈……”夜阑看见史莲刚才画的画,捂着嘴哈哈大笑,“你这画的什么,琴棋书画你一窍不通还喜欢附庸风雅。”

“我这画的是……”史莲争辩却被夜阑一下子吻了上去,夜阑紧紧的抱着史莲,任由对方怎么挣扎,甚至咬伤他的舌头。

“怎么样,我就是吃鱼了,是不是好腥?”夜阑坏坏的笑着,用手擦去史莲嘴唇上他留下的口水。

“哈哈哈……,敬酒不吃吃罚酒。”夜阑越发的得意,“我千里迢迢过来你以为就是为了一根鱼刺,我就是要占你便宜。三天不占你的便宜,我真的好难受,哈哈哈……”

史莲恨恨的攥着她的画笔,真想用狩魔箭把夜阑的嘴给一针一针的缝起来。

“金翅坪上的冰河结冻了,我与轩辕幕遮他们在那里钻洞钓鱼,一起烤了吃,好不热闹。你在这里反正一个人无聊,不如跟我一起去凑个热闹?”夜阑收起了他那一副坏表情,又变成一个深情的好男人模样。

“让鱼刺扎死你!”

“小女人才会说这种诅咒的话,你可是史莲,走吧,今晚就住在我的营帐,反正你也不是没有住过。”夜阑坏坏的样子又出现了。

“好不好,好不好?”夜阑撒娇般的摇着史莲。“你再不跟我去,我就又想亲你了,别再让我难受好不好?”夜阑抬起史莲的下巴又想亲下去。

“好!”史莲赶紧答应。

“好,这次会久一点。”夜阑拥着史莲又亲了下去,史莲本能的推了夜阑一下,但是她真的很迷恋夜阑身上的香味,虽然今晚的香味里鱼腥味。

夜阑早就把厚厚的狐狸裘氅给史莲准备好了,史莲的脚一落到金翅坪他马上就给她穿了上去。

“走,他们在那边。”夜阑拉着史莲往篝火那边走。

“怎么不愿意去?”夜阑发现史莲站着不动。“好,我们不去了。”

“轩辕!”夜阑冲篝火那里大喊了一声。

众人回头发现夜阑身边多了一个人,具体是谁,距离远光线暗,看不清楚。

夜阑对众人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拉着史莲去了远处。

“南宫长卿,都说你们金翅营的人都有一双鹰眼,那个女子是谁你刚才看见了吗?”轩辕幕遮好奇的问。

“我看见了,但不能告诉你们。”南宫长卿给他的烤鱼添着柴火。

“是浅璁吗?”秋水问。

“不是。”南宫世家的人可以不说话,但是不能说谎,所以在秋水问完南宫长卿后,南宫长卿干脆就捂住了耳朵。

“好了,我的南宫将军,大家不问了。反正我们这个主上身边美人不断,三天两头得换一换有什么稀奇的。”夜常欢过去把南宫长卿捂着耳朵的手给放了下来。

“主上他也有苦衷。”南宫长卿小声说。

“南宫将军这可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准备再听南宫长卿说两句,他却死活不说了。

夜阑挽着史莲走在冰冻的河床上,天上星光低垂,只不过空气十分的冷。

“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夜阑问。

“说也奇怪,凡间的游魔越来越少了,仿佛突然绝迹了一般。”史莲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说。

“这还不好,你不用辛苦的抓他们了。不过你跟我这个魔族主上说这个,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史莲笑着说。

“忘了,这怎么能忘?”

“偶尔会忘”

“想不想吃烤鱼,我给你抓一条?”夜阑拥着史莲。

“你不要说话,你好腥啊。”史莲笑着捂着鼻子。

“口是心非的女人,我哪里腥?明明是香的很。”夜阑又要吻下去。

“走开。”史莲躲开,眼睛里有些湿润。

“怎么了?”

“没事。”史莲的肩膀有些颤抖。

“史莲其实我真的不爱你,除了娶你,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这些你都知道,就不要委屈自己,强求别人了。”夜阑说着这些话,心里想要杀了自己。

“嗯”史莲冷笑,继续一个人行走在冰河上。

附近的芦苇荡里一阵乱糟糟的声音,突然一个毛茸茸的黑影闪过。

“啊!”史莲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夜阑追上来。

“没事”史莲碰了一下脖子,满手都是鲜血。

“史莲,我马上给你疗伤。我不该带你来这里,疼不疼?”

“不疼,每次都是轻轻一下。怎么就不能直接杀了我呢?”

“说的什么混账话,来我给你止血。”

“没事,我自己会好的,都是我的错。”史莲还在躲开夜阑。

“你说的什么,你的脖子还在不停的流血。”

“一点血而已,我是吃过魔族圣物的人,这些血还会再生出来的。不好意思扫了你的好兴致,我根本不应该跟别人在一起,会连累别人也不快乐的。”

“史莲,你说什么,什么不好意思,什么连累?”

“我走了,谢谢你今晚对我这么好。”史莲一闪不见了。

夜阑愣在原处,看着冰河上那一摊的血迹,一会儿功夫就冻在了冰河之上。

史莲回到住处,躺在大大的浴缸里,闭着眼睛,发誓再也不会像今晚这样情绪失控了。那个野兽已经伤害了自己两次,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第三次。

“我不招惹你,你却偏偏来招惹我,你们这些不成事的人,哼。”她露出淡淡的冷笑。

阳春三月莺飞草长,史莲一身休闲在露台上观察自己养的花木是否发芽了。

突然她好像记起了什么事,然后轻轻一闪去了夜琛的枯城。

夜羽的大丸子还在他喉咙里没有融化,夜羽可以吃饭喝水做任何事,但是就是那个丸子一直卡在他的喉咙里不上不下。

“你如果愿意,我可以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容貌,你就不用再这么遮遮掩掩,在魔族做一个潇洒的王爷。”有一个声音出现在夜羽耳边。

“你是谁?”夜羽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想法。”那个声音说。

“我要做魔族的王,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夜羽依然不服气。

“真的?”

“真的!”

“你的母亲是魔族的普通女子,只不过颇有几分姿色。你的父亲是一只赤目狼,只不过机缘得道,可以幻化长人形。什么原本属于你的,你本来就一无所有!”

“你胡说,你是谁,是谁?”夜羽一脸惊慌。

史莲早就走远了,像夜羽这种人只要不去伤害凡人,只与史莲本人作对,史莲一般都会放他们一马的。

艳艳的桃花开遍了大街小巷,还有成片成片的杏花与梨花。史莲带着草帽坐着段紫开的车去了郊外,此时的郊外是一年中最好看的光景。

“上神,你有用不完的钱财,为什么给自己选了一款如此价廉的车子?”段紫问。

“花别人的钱,还是收着点好。”

“切,他又不是别人。你们两个的关系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金山银山你随便用就是,夜阑他的反复无常一定也是有苦衷的。”段紫回头看了一眼后排座的史莲。

“这么多话,好好开你的车。”

“离郊区还远,这车也跑不快,我陪你聊聊天。”

“聊什么?”史莲摇下车窗,看着一路明丽的风景。

“神界一年一度的桃花会,上神今年去吗?”

“不去。”

段紫一边开车,一边把放在他车上的神界请柬递给史莲。

“这个两天前就给我了,我看你今天心情好,就拿了出来。”

“你自己留着吧,我不去。”

“呵呵……”段紫收回请柬,偷偷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其实每年的桃花会,大家去瑶池那里,说是去赏桃花其实一大半是冲着看你去的。”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当然好看,三界第一美女,坐在那里像个石像一般,面无表情的。可就是好看,没办法。”

“今年我不去了,以后也不会再去了。”史莲悠悠的说。

“为什么,你难道不喜欢自己恢复真身的样子?神主已经允许你回到神界的时候能恢复真身容貌,这可是机会。”

“我不喜欢那个样子,我喜欢凡间的我。”

“其实我也喜欢凡间的你,他也是。”

“他是谁?”史莲问。

“还有谁?魔族主上夜阑。”

“你怎么知道?”

“有次他失心疯了对着我说的,我觉得他心里一定藏着事。看他天上地下风光无两的,其实也有他办不了的事,这事还偏偏是他最想要,最在意的,还不能对任何人提起,你说他痛不痛苦?”

“你操的心可真多”史莲淡淡的说。

夜阑在洗砚殿里读书画画,身上难得出现一身素雅的衣服。

“主上,神界的桃花会还等着回话呢。”金翅乌在夜阑身边提醒说。

“不去,不是早就让你给回了吗?”

“主上,还是去看一眼比较好。神主轩辕明羽这次是真的有意将他的公主嫁给你为妃,主上总不能老是驳了他的面子。”

“就是因为他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我才不能去的。金翅乌你心里想的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看我娶史莲无望,所以盘算着让我去娶神界轩辕明羽的公主。你这个老谋深算的乌鸦,我越来越不喜欢你了。”

“主上!”金翅乌给夜阑跪下“老奴都是为了主上,为了魔族着想,绝对没有……”

“绝对没有半点私心,行了别说了。”夜阑把手里的书丢到案子上。

“把昆仑给我抱过来。”

“喏”

夜阑从金翅乌手里接过昆仑,“看来我命里仅有此一子。”

“主上如果愿意,九子,十八子都能不在话下。”

“金翅乌,你最近说的话,没有一句我喜欢听的,你退下吧。对了,跟神界说我因为过度思念昆仑小王子的母亲,忧伤成疾,今年的桃花会就不去了。”

“喏”金翅乌退下了。

“昆仑,你想不想她?来为父给你看你母亲的画像。”夜阑从身边的画缸里拿出一卷画,打开来可不就是史莲。

“今天天气上好,段紫偷偷告诉我你母亲去了郊外,我们也去好不好?”

说去就去,夜阑竟然真的带着昆仑去了凡间郊区。

史莲让段紫把车停到远处,自己一个人去了山林里。漫山遍野的山花烂漫,特别是那些有十几年树龄的老梨树,白白的梨花盖满了梨树暗黑色的枝丫,一阵风吹过,会零星的飘落一些花瓣,美的如诗如画。

史莲游走在花丛中,突然鼻子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竟然还伴有小婴儿的咿呀嘤嘤声。果然,是夜阑抱着昆仑从一棵梨花树底下闪了出来。

“你怎么能把他抱来凡间,万一被别人看见我们三个在一起,知道了昆仑是我的孩子。”史莲嘴上这么说,却早已把昆仑抱到怀里。

“放心,我已经在这四周布置了魔障,一只鸟都飞不进来。只是人还好防,就是这天也有眼是防不了的。”夜阑看了一眼头顶。

“段紫说你心里有事,不妨说来听听。”史莲笑着说。

“你我金翅坪一别如今有将近四个月了,你见了我就这么平静?”夜阑心有不甘。

“要不然呢,跪下来抱着你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不要离开我,娶了我吧?”史莲笑着说。

“你又变美了。”夜阑从地上采了一朵紫色的小花给史莲插在头发上。

“你一直都是这么好看,三界里最好看的男人。”

“你不是说过我不及夜风吗,怎么如今又改口了?”

“夜风出家了,不能算在三界五行之内。”

“原来如此。”夜阑俯身想要亲史莲,被史莲笑笑躲开。

“以后再也不能把他抱来凡间,无论你觉得多么安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是他的母亲。”史莲轻轻亲着昆仑的小手。

“那你经常去看看他,去到魔族大鹏宫对你来说小菜一碟,就不要难为我们父子了。”

“好,我会的。你们走吧,我们不能在一起太长时间。”史莲又把昆仑放进夜阑怀里。

“我们许久未见,史莲你太绝情!”

“我从来如此,快走吧。”

夜阑抱着昆仑坐在地上沉默不语。“我以为见到我后,起码你……”

史莲俯身在夜阑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这样好不好?快走吧。”

“好。”夜阑起身瞬间消失了,看来她夜很好哄。

夜阑走后史莲轻轻叹了一口气,空无人烟的山野树林里突然出现了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十几口人。

“他以为自己设一个魔障就没事了,却唯独忘了魔障之内还有你们。

“上神,小的们什么都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此处的山神爷拄着拐杖说。

“我逗没有说话呢,你们这是急什么,还以为此处没有山神,花神呢。”史莲笑着说。

“上神,我等请安晚了,还请上神赎罪。”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长相娇俏的桃花妖说。

“看把你们吓的,我现在只不过仅有一成神力,还能把你们怎么样?”史莲此话一处,一道银光闪过,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然后就全都不见了。

史莲转身坐到了一棵枝干粗大的梨树上,“梨花仙子,史莲途径此处口渴了,向你讨一杯水喝。”

“上神,小仙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身穿白色羽衣的梨花仙子捧着一杯清水跪在地上。“

史莲落到地上,“此处真是安静,羡慕你们这种安闲自在的日子。”

“上神说的是,此处鲜有凡人打扰,我们一众花仙还有土地山神,每日唱歌舞蹈,下棋喝酒好不快活。”

史莲接过水杯喝了下去,史莲看那梨花仙子果然是没了刚才的记忆,寒暄几句后这才放心离去。

魔族的金翅坪上刚刚没了暴雪,魔族转暖的日子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三叔父!”是上将军凌云。

“进来说话。”

“三叔父,凌云着人寻找浅璁姑娘的去处,刚刚他们在雪山的山洞里发现了浅璁姑娘的踪迹。”

“雪山山洞?”

“对,听浅璁姑娘身边的那个流锦说,浅璁姑娘在北海的时候每年都要冬眠。”

“哦,那就让她继续睡在那里,不要去打扰她。”夜阑说。

“不过,三叔父,士兵们在浅璁姑娘睡着的地方发现了这个。”凌云说着拿出一个小巧的瓶子递给夜阑。

“这是什么?”夜阑问,不过夜阑一看见瓶子就认出了这是史莲用来装毒药的瓶子,自己还因为抢吃了一瓶,而在史莲家里睡了半年的时间。

“凌云不知,凌云闻到是一股药味,要不要让药师们看一眼?”

“不必了,想必是那个浅璁用来助睡眠的东西,北海苦寒,我们魔族远没有那么冷。”

“三叔父说的是。”

“凌云听南宫他们说,住在琛王府里的长公主轩辕芙这段时间几次三番得派人请你回王府,你都推脱拒绝了。是军中事务繁忙,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夜阑这是故意的,他早就明白以花嬷嬷的本事,让那个轩辕敬蕊改头换面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个,三叔父凌云近日身体不适,过段时间会回王府给长公主请罪的。”

“嗯,你年轻有为三叔父这里大大小小的事全都指望你呢,保重身体最重要。不过那些神界的公主们,咱们也不要怠慢,偶尔应付一下如何?”

“凌云谨记三叔父的教诲,凌云告辞了。”

“退下吧,好好休息。”

夜阑看凌云离开,忍不住想偷笑。他又拿出凌云刚才留下的小瓶子,盘算着史莲究竟与这件事是什么关系。

其实凌云在当初求到史莲的时候就察觉出浅璁与金翅坪士兵失踪的事脱不开干系,不过他自己拿不定夜阑对浅璁的态度,所以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史莲。凌云当时认为自己三叔父是因为浅璁而背弃了上神史莲,史莲一定对浅璁恨之入骨。但是他不知道无论夜阑是为何背弃他与史莲的感情,史莲心里恨的也只有夜阑一个。其他什么人史莲才不会去理会,史莲从来不是一个期期艾艾的小女人。

史莲最后收了浅璁也并不是因为她吃了些魔族士兵,而是因为她吃掉了太多神界的人,数万个不止。如此数量,史莲也不计较浅璁在夜阑心里是个如何了,她只是递出去一瓶毒药,浅璁的生死如何,就全凭她的造化。

凌云回到自己营帐,红泥小火炉上大公主轩辕敬蕊早就煮好了清酒与白肉。

“好香啊,敬蕊辛苦了。”凌云脱掉袍子说。

“敬蕊辛苦还不是为了上将军高兴。”轩辕敬蕊一边为凌云斟了一杯热酒,一边给旁边的花嬷嬷使眼色。

“上将军,敬蕊这里得了一块上好的布料,长姑姑最擅女工,还请上将军回王府的时候送给长姑姑。让长姑姑为自己做一件好看的衣裙,等神界桃花会的时候好艳压群芳。”

凌云接过花嬷嬷手里的布料看了一眼,“果然是薄如蝉翼,色彩艳丽而不妖。如此好物敬蕊怎么不自己留着?”

轩辕敬蕊给花嬷嬷使个眼色让她先退下,“上将军你有所不知我这个长姑姑最是小性,如今你久居金翅坪一定是冷落了她。她不能对将军怎么样,还不把账都算在敬蕊头上。父皇又是对他这个长姐言听计从,我若不赶紧巴结下她,到桃花会的时候,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刁难我。”

“我在金翅坪全是因为军务缠身,哪里有你什么事,她不能记恨你。”

“上将军,你话是这么说,可长姑姑她不是这样想的。还请上将军今日启程回王府,替敬蕊给长姑姑赔罪。”

“哼,说来说去是敬蕊你赶我走!”凌云有些气恼。

“哎呀,人家哪里舍得赶你走。真的是你不知道我父皇是怎么偏心的。”轩辕敬蕊说着就要委屈的垂泪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在王府的时候就常听你长姑姑说你坏话。你真是受委屈了,夫君以后一定加倍疼爱你,桃花会我跟你一起回去。那块布料就给你做了裙子穿在身上,神主他要责怪就责怪我好了。”

“凌云你真好。”轩辕敬蕊没想到花嬷嬷教的本事每次都屡试不爽,心里乐开了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