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花嬷嬷的秘籍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965字
  • 2022-05-31 20:40:11

一只黑漆漆的大乌鸦落到夜阑肩膀上,将头靠近夜阑的耳朵也没有看见乌鸦是怎么张嘴,只看见夜阑在那里点头。

趁夜阑跟乌鸦在那里窃窃私语,史莲偷偷吃了许多辣味那边的菜肴。

史莲看着夜阑轻轻动着嘴唇,乌鸦在那里低着头认真的听着,一会儿后黑乌鸦走扑棱棱飞走了。

“手不想要了,还吃!”夜阑用手里的筷子阻止史莲吃辣的火锅那边。

“这边清汤的没有味道,我要吃有味道的。”史莲不服。

“老大不小了,一点都不懂事。”夜阑起身拿过史莲的包,“我去结账,我们现在就回家,不准再偷吃!”夜阑走到半路还不忘回头看一眼。

夜阑拉着史莲眨眼就回了家里,他帮史莲换好拖鞋又贴心的帮她脱掉外套。

“过来坐过去,我看看你的手。”夜阑把衣服丢到沙发上,拉着史莲也坐下去。“我就知道这凡间的东西不行,你看越肿越大,疼不疼?”

“有一点。”史莲说。

“我去打一盆清水过来,现在给你拆了。”

“不用,我自己能恢复原样。”史莲叫住夜阑。

“你自己能,为什么还要忍着,是享受做凡人疼痛的感觉?”夜阑莫名其妙。

“我要确定他是不是。”

“他是谁,什么意思?”

“我进去一会儿。”史莲起身去了自己的卧室,一会儿又了折回来。“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件毛衣脱了?”史莲小声问。

夜阑愣了一下。

“那个,我手不方便,又不想把它给毁了。”史莲解释说。

“我能,走。”夜阑带史莲去了她的卧室。

“来,你帮我把这只手给拿出来就好。”史莲伸出受伤的手。

史莲身上穿的白毛衣是夜阑新年的时候给买的,跟夜阑身上的是一模一样的情侣款。是高领宽松的纯白色毛衣,不过袖口却是紧身的。平时还好,现在史莲手肿的像个肉锤,十分难以脱下。

夜阑小心试了几次都不行,“要不我给你剪开?”夜阑问。

“我若是需要剪开,还求你帮忙做什么?”史莲说。

“剪开了,我再给你买一件。”

“不用,你走吧,我自己来。”

“不脱毛衣不能用法力吗?”夜阑问。

“我想洗澡。”

“你!……你能不能把先后顺序给换一下,先治好它再去洗澡?”

“我……我能。”史莲不知怎么跟夜阑解释,只好不解释。“你出去。”

“快一点,我等你吃晚饭。”夜阑关门出去。

夜阑一走史莲就拿出剪刀把白毛衣的袖子给剪开了。

史莲要先洗去凡间的尘垢才能用自己的法力,虽然不洗也可以,但是她心里就是不愿意这样。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情结,跟外人不好解释,自己清楚就好。

轩辕敬蕊看着金翅坪上急匆匆飘洒而下的雪花,她的心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寒冷。

“说什么伉俪情深,举案齐眉,不过是哄我这个傻子罢了。口口声声都是只有我最懂你,你却巴不得在人家的床上沉沦死去。”轩辕敬蕊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大公主,今日天寒。幕遮王爷说今日金翅坪要不要暂停比试,让属下问一下上将军的意思。”一个金翅坪的士兵过来禀告。

“让幕遮王爷便宜安排就是,上将军他死了。”轩辕敬蕊冷冷的说。

“啊?”那士兵有点尴尬。

“啊什么啊?你们上将军早就死了。”轩辕敬蕊又醉醺醺的说了一句。士兵看出轩辕敬蕊的醉意,也不再说话,悄悄退了出去。

夜阑在餐厅准备了一会儿,觉得时间差不多就过去敲了下史莲卧室的房门。

“好了没有,出来吃饭了。”

房间里没有动静,夜阑估计史莲还没有收拾好,就转身离开。他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轻轻推开了史莲的房门,屋子里没有史莲,应该是还在浴室里。

夜阑过去拿起被史莲剪开袖子的白毛衣,“我给你剪,你不愿意。弄半天还不得自己剪开,刀口这么乱,补都不好补。”

“你不是说重新给我买一件吗?”史莲换好衣服出来。

“买一件很简单,但是……”夜阑回头看见恢复颜值的史莲,她的头发有黑色也有白色,黑色的很黑,白色的也很白。长长的头发披散到史莲的身后,史莲周身还散发着蓝紫色的神仙光晕。

“史莲,你怎么在凡间恢复真身了?”夜阑呆呆的看着史莲,“看你的头发,你的身体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

“真身假身的有什么区别,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体需要恢复?”史莲走进衣帽间那里,换上一身米白色的卫衣,凡人史莲从里面走了出来。“说啊,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体需要恢复?”史莲接着问。

夜阑绝对不能把白楚说的话告诉史莲,他笑了笑“上次在神界见你以真身现身还满头白发,我就猜想你可能是病了。”

“真的?”史莲问。

“真的,走我们去吃饭。”夜阑拉着史莲的手去了餐桌那里。

“这些人就知道做一些重复的菜,回去我得让金翅乌提醒一下他们。”夜阑给史莲盛好汤。

“这么一大桌,你可以只挑你喜欢的吃,每顿都是上百的品种还要经常换,你岂不是要为难死那个厨子。”

“他们每天要做的就是让我吃的开心,我要不为难他们,他们就要离开大鹏宫了。”

“你的命真好!大家都要巴结你。”史莲笑着说。

“天生的,没办法。”夜阑也不谦虚。

“你若真的要给我一日三餐送饭,以后每餐改为三菜一汤即可。吃这么好,我的良心会痛的,我是被贬到凡间的。本来是应该来经历苦难的,如此生活我对不起凡间辛苦的众生。”

夜阑看了一眼身边的史莲,“可笑,众生辛苦与你何干?”

“虽与我无关,我也是无能为力。如今这里的生活我已经很有负罪感了。”

“谬论,你的爱人都不能娶你了,我不爱你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关心天下苍生,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人生除了爱恨情仇还有许多更为重要的事情,何况我是上神,责任所在,义不容辞。哈哈……”史莲说着,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夜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史莲,原来他过去认识的史莲,只是她的一个侧面而已。

史莲回到客厅拿出针线,小心的缝制被自己剪坏的毛衣。

“你把它添上一块布料,然后另一只手那边也添上一块,仔细密密的缝起来。这件毛衣不但不会变样,而且会更好看。”

夜阑端了一盘水果坐过来。

“可是,我真的不会。”史莲笑笑说。

“给我,让他们给你缝。”

“他们是谁们,无忧苑?”史莲问。

“行吗?”

“行”史莲拿起一个梨子吃了起来。

夜阑看史莲如此淡定,心里反而有些失落。大公主吃凌云与长公主轩辕芙的醋,都把状告到自己那里了。他在史莲面前提起无忧苑,史莲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来女人跟女人是不一样的,不能一概而论。

“刚才魔族的乌鸦跟我说了一件事。”夜阑为史莲削了一个苹果。

“你们魔族的信使可真厉害,相互通信都没有声音。”史莲翻看着手里的时尚杂志。

“我派它去琛王府里盯着凌云与长公主轩辕芙,今天凌云回了王府,乌鸦把它看到的都告诉我了。”夜阑把苹果切了一块递给史莲。

“它看到什么了?”

“看到……”夜阑笑的不怀好意,“哈哈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知道那个轩辕芙到底是怎么样的让凌云迷失自我,哈哈哈……。”

“你这个变态,偷看人家,还笑的出来。”

“不是我偷看的,是乌鸦,不过它们是我的眼线,哈哈哈……”夜阑总是忍不住的笑。

“史莲,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也很想帮大公主轩辕敬蕊,可是这件事我无能为力。”夜阑两手一摊躺在沙发上。

“你怎么会无能为力,这种事你最擅长了。”史莲一边看着她的杂志一边说。

“史莲,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别人也没有像跟你一样。”夜阑严肃道。

“跟我怎样了?”

“仙海神山那一晚也是我的第一次!”

“呵呵,第十万零一次吧。”

“史莲!”夜阑欲言又止,“算了,反正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我用不着对你承诺什么,你爱怎么想随便。”

“嗯”史莲不冷不热的说。

“让你的蔷薇姑娘去金翅坪住两天,一个不成就派两个,什么腊梅,绿竹,风信子的你无忧苑里总是不缺花花草草。”

“什么意思,史莲你这是侮辱我,自从有你之后我就再没有在无忧苑逗留过。”

“主上,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若论起那方面的经验,还有谁能比得过您主上的无忧苑。只要你无忧苑的美人们肯传授一二,你的凌云侄儿会把长公主轩辕芙给忘到九霄云外去。”

“这我怎么没有想到,史莲你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夜阑突然开窍。

“不敢,只是随行就市,物尽其用罢了。”

“刚才我有些话说的不好听,你不要往心里去。”

“无所谓,情理之中。”

“明天一早我就回魔族,要不要吃哈密瓜,我去给你切一些过来。”

“谢谢。”

夜阑没做去切瓜,而是过去拿过史莲的杂志,“你真是个不同寻常的女人,宠辱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我只是没有俗人那么执着。”

“哼”夜阑打了一个响指,屋子里的灯全黑了。

“史莲,再给我生一个孩子吧,男孩女孩都可以。”

史莲听见了夜阑的心跳声,他慢慢的靠近自己,把史莲紧紧的抱在怀里。

“不行!”史莲感觉到夜阑的手已经伸进自己的内衣那里,直接触碰到了皮肤。

“我只要一个孩子,就一个,求你了。”夜阑按住挣扎的史莲,使劲亲吻着她的嘴唇,他已经太久没有敢在史莲面前发泄自己的真感情了。

“那你爱我吗?”史莲轻轻抚摸着夜阑的头发。

一个简单的问题,让时间马上静止了。

夜阑放开了史莲,突然又是一副冰冷的模样,“你累了,早点去休息吧。”

“孩子呢,不要了吗?”史莲用食指挑起那个刚才还十分霸道的男人的脑袋。

“对不起。”

“无所谓,你花钱了。”史莲拿起刚才掉落的杂志,起身去了卧室。

“史莲,对不起。”史莲躺在床上又听见了夜阑的忏悔声。她坐在柔软的床上看着杂志,刷着平板,就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夜阑没有回魔族而是去了天台山,去找通晓三界里所有事情的白楚。

“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就这么想我?”白楚正在一块白娟上刺绣。

“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办法,什么办法?”

“我想要娶史莲,我要明媒正娶,让她做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你要得太多了,你已经是魔族之王。不过是一个史莲而已,放下她,也就是放过你自己。其实她本对你没有那么重要,现在一直让你放不下的其实是你的执念。试着去做些别的事情,试着去接触一些别的女人,试着让自己忙起来。然后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放下其实就是成全。”

“你这些话我早就听夜风说过,都是一些没用的屁话,自欺欺人罢了。我就是要娶史莲,我就是要对抗这天意。”

“好,你不妨试试。”白楚看了一眼夜阑。

“你跟我说一个能让我和史莲终成眷属的法子,我想办法放你出去。”夜阑走过去拿走白楚的绣花针。

“你这是找死,放走我,就是三界将会发生天塌地陷的大灾难。到时候第一个放不过你的人就是史莲,史莲的银枪你见过吗?”白楚又拿回他的绣花针。

“别为了自己的一点执念而犯下天理不容的大罪,到时候追悔莫及。”

“那你后悔了吗?”夜阑问。

“我已经忘了后悔是什么,下次来的时候带上赏金,你这次的机会已经用完了。”

“我再也不想来了。”

“那样最好。”白楚笑笑,又认真绣起他的花。

夜阑到了自己父王独孤城那里,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独孤城还在那里孤独的剥笋,面无表情,但是他的笋却剥的干净整洁。

而那个不久前被夜阑送来的獠狼护法,在独孤城旁边认真收拾着独孤城剥下来的笋叶,两个人没有言语,却合作密切。

“金翅乌!”夜阑回了大鹏宫。

“主上”

“这件凡间的衣服袖口坏了,你让无忧苑的那些人给仔细修补好了。”夜阑拿出被史莲剪坏的白毛衣。

“还有这一件,让她们在同一个位置给修补好,两件衣服一定要保证在做完之后一模一样。”夜阑又把自己的那件白毛衣交给金翅乌,“我说的话你都能明白吗?”

“老奴明白,老奴一定让她们用一样的针,一样的线,连针脚的大小也要一模一样。”金翅乌捧着两件毛衣说。

“去吧。”夜阑过去俯身抱起昆仑,“昆仑,为父对不起你,为父是个没有母亲的人,没想到我生了你,你也不能有一个母亲。”

“主上?”金翅乌说。

“何事?”

“前几日无忧苑的几个女子一同去凡间的庙会闲逛,她们好像遇到了上神。”

“遇到了史莲,她们有没有对史莲做出无礼的事?”夜阑问。

“她们从来认为主上是因为上神而冷落了无忧苑,在凡间遇到同样被你冷落的上神,自然是有些冲撞。”

“有这事?”夜阑心想史莲怎么没有跟我提起,她毕竟是对我失望透顶的,对我说的话能少一句,不多一句。

“郡主,田西西的脸上被上神给画了一朵花,已经躲在房间里几天没有出来了。”

“她活该,当初是史莲心软保留了无忧苑,她们不但不知感恩,还主动去挑衅史莲,真是一群眼皮子浅的笨蛋。金翅乌你去宣旨让田西西即刻离开无忧苑,此生非昭不得进去大鹏宫。其他无忧苑的女子需每日为上神焚香跪拜祈祷,若谁敢怠慢,即刻赶出大鹏宫!”

“还有……”夜阑在金翅乌耳边小声低语了几句。

“喏!”金翅乌领了夜阑的旨意马上去了无忧苑。

“无忧苑所有姑娘们赶紧过来领旨。”金翅乌手里捧着两件凡间的白毛衣,面色严肃。

“蔷薇姑娘,你帮老奴看下姑娘们都来齐了吗?”

早就跪在地上的蔷薇起身清点了一下人数。“内侍官,除了西西姑娘,所有的姑娘们都在这里。”

“她现在不在,以后也不用在了。”金翅乌把手里的白毛衣交给蔷薇。

“蔷薇姑娘,着你们无忧苑里女工最好的姑娘把这两件衣服给修补的一模一样。听仔细了,要的是一针一线,长短,粗细全部一样。”

“内侍官,蔷薇知道了。”

“老奴就知道姑娘最为善解人意通情达理。”金翅乌笑着说,他又重新正色“你们这有人在前几日的时候去到凡间对上神出言不逊,你们可知道主上向来和善,但是他最不能忍的就是他的那个心头肉不高兴。你们却好,偏偏要去试一下。”

“内侍官大人,那日全是田西西故意挑衅上神,我等不过是旁观而已。”一个无忧苑的女子说。

“快闭嘴吧,犯了错还嘴硬,让主上知道了,你的下场就跟田西西一样。”金翅乌瞪着眼睛说。

“好了,主上有令自今日起无忧苑内所有女子,每日三次为上神焚香祷告,若敢怠慢就扒了你们的皮。至于那田西西,你们给她带个话,主上让她即刻离开大鹏宫,此生无昭不得靠近大鹏宫半步。好了,老奴的话都说完了,你们好自为之。”

“内侍官大人!”一个女子起身叫道,“主上这是何意?”。

“傻姑娘,主上的意思全都在蔷薇姑娘手里的那两件凡人衣服里。”金翅乌说完就关门走了。

“蔷薇姐姐,内侍官的意思你可懂?”

“都怪那个田西西,自己没有本事还一定要娶招惹史莲。”

“嘘!”蔷薇赶紧让姑娘们住嘴。“姑娘们都赶紧按主上的意思安排起来吧,我们能留在无忧苑全是上神的面子,大家以后少说话就是。”

阳光晴好,夜阑坐在寝宫外的台阶上靠着白虎抱着昆仑。

“主上,花嬷嬷来了。”金翅乌带了一个体态丰腴的妇人过来。

“奴婢花氏拜见主上。”

“免了,叫你来做什么金翅乌都告诉你了吧?”

“回主上,内侍官大人都已经交代了。”

“你向来都是教导无忧苑的女子,这次是神界的大公主,各种分寸你自己要拿捏好了。”

“主上放心,老奴这一身骨头还有用武之地,定将那神界的大公主培养的珠圆玉润让凌云上将军满意。”

“不是让凌云满意,是让大公主满意,嬷嬷全部拜托你了。”

“金翅乌,你派马车送花嬷嬷去金翅坪大公主那里。

“喏!”

史莲当时一边取笑夜阑一边给夜阑出主意,告诉夜阑无忧苑里的女子伺候起男人来一定比长公主轩辕芙厉害。但是史莲不知道,无忧苑的女子进到无忧苑之前全部都有教习嬷嬷先教出来,学艺不精的不能去无忧苑里伺候。夜阑没有把这事告诉史莲,免得她又时不时的取笑自己。

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停在金翅坪大公主轩辕敬蕊与凌云上将军的营帐那里。

马车上走下来一位体态丰腴,面相威严的妇人,妇人身穿暗色裘氅。就连大鹏宫内侍官金翅乌跟她说话都是笑着脸的。

“内侍官大人,这位是?”大公主轩辕敬蕊走出营帐。

“大公主这位是花嬷嬷,主上说大公主嫁到魔族是我们魔族的荣耀,断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差池。花嬷嬷是大鹏宫里的老人,主上专门挑选出来照顾大公主的起居。”金翅乌说。

“大公主,老奴花氏。主上派我来照顾大公主,老奴一定尽心竭力。”花嬷嬷为大公主行礼道。

“大公主主上让我带话给大公主。”金翅乌说。

“内侍官请讲。”

“主上说,大公主的心事主上答应给妥善处置,花嬷嬷就是主上的主意。大公主聪慧,便宜行事便可。”

轩辕敬蕊若有所思,已经心领神会,“请内侍官代我谢过主上,说敬蕊一定悉心领会主上的好意。”

“大公主的话,老奴一定带到。事情已经交代完了,老奴告辞。”

“内侍官一路慢走。”

金翅乌坐着马车回了大鹏宫。

无忧苑里的女子听从金翅乌的话,在无忧苑里挑选出最大的一间房,摆上香案与各种水果,还有点心物件。她们将史莲的名字刻在一块玉石之上,以后每日都要三拜九叩,焚香祈祷祝福。

无忧苑里女工最好的人就是蔷薇,她不仅人长得俊俏,又善解人意聪明伶俐,夜阑身上穿的所有衣服都需要她来把关。

蔷薇坐在无忧苑的小花园里认真修补着史莲剪坏的那条袖子,她果然如同夜阑说的是找一块上好的锦缎给仔细的缝上。

“蔷薇姐,那日在凡间庙会遇见上神,她身上穿的好像就有这么一件。”梅花说。

“嗯,我们只管按主上吩咐给好好的修补好就是。”

“蔷薇姐,你说上神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梅花又问。

“你那日在凡间庙会不是遇到了吗?”

“蔷薇姐”梅花跪下身子,凑身到蔷薇膝盖那里,“蔷薇姐,上神给我的感觉就像主上一样,她面容沉静脸上总是带着那么一点点的笑意。但是又不愿搭理我们,也不会为难我们,就是田西西出言不逊,上神也只是吓唬吓唬她。田西西脸上那朵花,过了几天就洗掉了。”

蔷薇笑笑,“上神的确很温和,但是也很冰冷,我们的主上在她面前还是差很多的。”她说着看了坐在远处寝宫台阶上抱着昆仑晒太阳的夜阑一眼,“这三界之事往往就是这样,我仰慕你,你仰慕她,她又高高在上,攀而不得,所以人人皆苦。”

“蔷薇姐,你说的话真有意思,但是梅花听不懂。”

“不懂是最好的”蔷薇笑着说。

大公主带花嬷嬷去了自己营帐,她偷偷用余光打量着花嬷嬷。

“大公主,听闻内侍官说大公主身边没有贴身侍女?”花嬷嬷说。

“原本是有的,我们位是主仆却情同姐妹。但是不怕嬷嬷笑话,敬蕊待字闺中时日太久,敬蕊不能因为自己耽搁了她。她很久之前就嫁为人妇了,如今夫妻和睦。”大公主亲自为花嬷嬷斟了一碗奶茶。

“大公主真是个心善的女子。”

“人性而已,本该如此。”

“那接下来这段时间,花嬷嬷就是大公主的贴身侍女了。”

“不敢,敬蕊还请嬷嬷不吝赐教。”

“来,老奴这里有一本书,大公主先用几个时辰研习一下。”花嬷嬷从自己衣袖里拿出一则绢制的手札呈给了轩辕敬蕊。

轩辕敬蕊恭敬的拿过去,坐在案前翻开手札。“啊,怎么是这些东西!”大公主羞红着脸将手札丢在案子上。

“大公主这是怎么了?”花嬷嬷问。

“嬷嬷,这些东西岂是我们上等贵族们能看的?”

“公主切莫羞恼,那公主以为凌云上将军留恋住在琛王府养尊处优,脾气乖戾的长公主轩辕芙什么呢?”

“我……我怎么能学她?”

“大公主,不是让你学她。而是让你比她更甚,先要想办法把自己的夫君留在身边,其他的事情,人都回来了,当然就轻松简单多了。”花嬷嬷笑着说。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大公主这才是个开始。这内帷之事,有些人是天生命好当然得宠。有些你就要使一些手段了,关键是谁笑到最后,不是仅要靠好皮囊,还要靠脑子。”花嬷嬷认真的说道。

“花嬷嬷我……”

“你不必不好意思,他是你的夫君。你今日的矜持会把自己的夫君拱手让人的,得不偿失,空留余恨。”

“嬷嬷荣我考虑一下。”

“好吧,公主尽快考虑,嬷嬷先回自己营帐去准备下其他东西。”

“好,”大公主看着桌子上那个手札,就像它是烫手的一样,一碰又缩回来。

金翅坪草原上的河流早就冻的紧紧的,在过去魔族的人从来不去考虑这冻河的用处。轩辕幕遮来了就不一样了,他把比武摔跤的场地放在了冰河之上。每有暴雪他还领着一干人等在冰冻的河面上凿冰打洞捕鱼,然后在冰面上直接生火烤了起来。

这些有趣的事情都是轩辕幕遮从人间学会的,然后他又把这些有意思的活动传授给了魔族。他是一个爱玩爱闹的王爷,相比于一副冷淡模样的凌云上将军,这个外姓的幕遮王爷在魔族更加的亲切和蔼。

这日晚些时候又飘起了雪,轩辕幕遮带人凿冰开洞,又遣人去收拾柴火,把魔族的大冬天过的热闹的不得了。

“哎,你们谁去大鹏宫把我哥,主上给叫过来?”轩辕幕遮问。“听说我哥前几日回了大鹏宫,却一直闭门不出,像是有什么心事。”在魔族只有轩辕幕遮叫夜阑为哥,其他人就算是夜阑的亲兄弟,也都恭敬的称呼夜阑为主上。

“幕遮,主上心里有事,我们还是自己玩,不要叫他了。夜常欢说。

“心里有事才不能憋着,哎,你去大鹏宫,告诉主上就说轩辕幕遮有急事找他。”轩辕幕遮指着身边的一个随从说。

“这……”那个随从有些为难。

“这什么这,主上要是发火就拿我顶着,快去!”

“喏!”

轩辕幕遮得意的看了一眼跑远的小兵,心里甚是得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