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野兽喳喳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872字
  • 2022-05-29 20:56:30

夜阑坐在史莲客厅的沙发上,脑子里断断续续的回想着他刚才说的话。他不知道卧室里的史莲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但是他的心情是极为糟糕的。

夜里的黑暗越来越深,夜阑明明离史莲这么近,却又不敢靠近。还要想方设法的让史莲疏远厌恶自己。他明明可以不用活的这么纠结,他可是魔族之王,只要对史莲放手,夜阑的人生便可以风生水起,从容自在,可是他却怎么也放不下史莲这个女人。

夜阑也不知在客厅坐了多久,然后他就回了魔族,并没有跟史莲说。

金翅坪上篝火还在燃烧着,大家们饮酒作乐,欢歌笑语此起彼伏。

“三叔父刚刚寻你,没有找到,你……?”凌云看到夜阑马上走了过去。

“我去了别处一趟,何事?”

“凌云借这次机会把这半年里金翅坪上出现的英雄给你引荐一下。”

“好,这是个好机会。”

“过来吧。”凌云喊了一声,夜阑看见一群人呼啦啦跪在了自己面前。

“免了,今天金翅坪彻夜狂欢,大家不必拘礼。”夜阑捏了下自己的额头,尽量不让自己沉浸在与史莲爱而不得的悲伤里。

“主上,我叫吴桁,是这半年里金翅坪选出的第一英雄。”

夜阑看见一个身形壮硕魁梧的汉子手里举着酒碗走过来。

“恭喜你,金翅坪比武盛会会一直延续下去,希望你能一直做金翅坪的第一英雄,有机会我也要见识一下你的本事。”夜阑打起精神夸赞道。

“主上盛恩,给了我们改头换面翻身成人的机会,主上才是我们魔族最大的英雄。”

“哈哈哈……,你这话说的我很开心,你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

“主上,吴桁不要赏赐,还请主上满饮了这碗酒,领了大家的感激之情。”吴桁说着把他手里的大碗给敬上。

这下夜阑可为难了,“这些人,难道不喝酒就做不成好汉,如此一碗下去,我不是要疯了。”夜阑心里暗想。

凌云走上前去接过吴桁的大酒碗给夜阑呈了过去。

“本来答应史莲今晚留下陪她,我丢下她跑来这里,现在好了,真是不能辜负女人。一旦辜负,就要遭报应。”夜阑心里暗想,他笑着接过凌云手里的大酒碗。

“借这杯酒敬我们魔族所有的英雄!”夜阑心一横一口干了下去,夜阑用法力控制着酒劲,千万不能在这种时候出丑。

“三叔父,你真厉害我们魔族的烈酒你能给一口给干了。”凌云又过去接过来一碗。

“主上不愧是魔族之王,我等远是不及。”那些汉子们也纷纷附和。

夜阑笑着看了凌云一眼,心想“你以为我跟你亲爹是一样的酒鬼,再给我递三碗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凌云,多谢你为三叔父把金翅坪打理的井井有条,这碗酒,我就借花献佛赠给你。”

“好,凌云谢三叔父悉心栽培之恩。”凌云听见三叔父夸自己自然是心花怒放,他咚咚就把酒给干了。

“好小子,酒量可以啊,来三叔父亲自烤的肉。”夜阑趁机把一块烤肉送给凌云。“来,众位我魔族的英雄,过来我每人给你们切一块骆驼肉。”

夜阑坐下身去,开始为那些金翅坪英雄们切割烤肉。

夜阑的法力也控制不住那一碗烈酒,他切着切着手就没有力气了。夜阑抬头一看所有的人都在盯着自己,“南宫大鹏!”夜阑唤了一声。

“主上?”

“赶紧想个主意,让我脱身,再去给我煮一碗醒酒汤。”夜阑小声对南宫大鹏说。

南宫世家子弟从不会打马虎眼,夜阑这道命令可是为难了南宫大鹏。

夜阑看了一眼在那犯难的南宫大鹏,心想“完了,南宫子弟从不会说谎,我该如何是好?这次糗大了。”夜阑也是心里有事,也是酒劲上来了,一不小心割到了手指。

“三叔父你流血了!”凌云赶紧过来说。

“光顾着高兴,大意了。”夜阑强作清醒。

“三叔父,这个骆驼是你亲手烤的,我们大家一起分了就是。不劳三叔父一片片割,大家围在一起,边喝酒边吃肉岂不快活?”

“好,就依你说的,把这个骆驼抬下去。”

南宫大鹏递过手巾,夜阑接过去擦了下手。他已经感觉到头开始疼了,再不离开恐会出丑。“南宫大鹏,你坑死我了!”夜阑站起身恨恨的说。

“主上,你知道南宫世家,从来不会说谎。”南宫大鹏小声说。

“算你有理!”夜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会倒下去。

“大家尽兴,我营帐里还有美人等待,失陪了。”夜阑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众人都知道夜阑好色的秉性,自然是一笑而过,起身恭送夜阑离开。

“快去给我拿一份醒酒汤,不要让外人看见。”夜阑回到营帐一下子就倒在床上,浑身难受的不能形容。

夜阑从怀里拿出史莲戴过的同心镯,看着它,满眼都是史莲的样子。

“史莲,史莲,我怎么就是离不开你,离开你对你对我都好。可是我不想离开你,一点都不想,一点都……,……。”

夜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的头还有些迷糊,一睁眼看见南宫大鹏在深情的看着自己。

夜阑慌忙起身,“南宫大鹏,你是我的义兄,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主上,你昨天晚上拉着我的手,说了好多话,属下不知道主上还是一个这样用情至深的人,这让南宫大鹏刮目相看。”南宫大鹏把早就准备好的热茶递给夜阑。

“好多话,是多少?”夜阑拿起茶水喝了一口。

“主上,整整一夜都在倾诉衷肠。”

夜阑茶水差点没把喝进去的茶水吐出来,“我都说什么了?喝醉酒的话不当真。”

“主上,其实你……”南宫大鹏欲言又止。

“不用跟我说,我不想知道我昨晚说了什么,你最好也忘了。”夜阑又恢复了他的冷峻。

“喏,主上舒服了,属下告退。”

夜阑摆摆手,又捏了下还有些头疼的额头。

“主上,早膳好了,你要现在用吗?”南宫大鹏又进来禀告说。

“我现在不想吃。”

“那,大公主轩辕敬蕊求见。”

“她?让她进来吧。”夜阑坐到自己案子那里,轩辕敬蕊的来意他不知道但也了然一些。

“主上”大公主进了营帐行礼道。

“免了,大公主请坐。南宫大鹏给大公主上一碗热奶茶。”

“喏。”

“主上,敬蕊有一些话思量了许久却又觉得难以启齿。”

“一家人,大公主下嫁我魔族若是受了什么委屈才不好,有什么话尽管说。”夜阑脸上带着慈父般的笑容,殊不知他辈分虽高,但是在年纪上大公主轩辕敬蕊却大他好多万岁。

“主上,前几日主上着人为我家夫君送去了滋补的药,敬蕊说的就是这件事。”

“哦,我一看见凌云就觉得他精神倦怠,又不好过问。所以就派人给他送了倚着补药,大公主的意思是?”

“主上,自我嫁给凌云他待我相敬如宾,我与凌云在金翅坪上琴瑟和鸣也算恩爱。但是上将军隔三差五还要回王府去应付长公主轩辕芙,凌云每次回来都把自己弄的疲惫不堪,敬蕊看他也越发的苍老。上将军的样子敬蕊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更不知该如何是好。”

夜阑心里明白,这大公主一方面是真的担心凌云的身体,另一方面是羡慕妒忌凌云对长公主的爱胜过自己。自己不过是凌云的伙伴,而那轩辕芙却是凌云欲罢不能的亲密爱人,是身体欲望上能吸引他的人。

“其实我也是很担忧凌云的身体,这件事大公主放心,我一定给你妥善解决了。”夜阑为了能暂时平复大公主的情绪,只能先把她给安抚好再想其他办法。

“谢主上,敬蕊就知道,上将军凌云最听主上的话。”夜阑从轩辕敬蕊的语气里听出了她的无助,夜阑是她暂时唯一的希望。

“大公主,我再好意提醒你一句,夫妻之间不光要志同道合,也要用些什么别的来调剂。夜阑知道大公主从来都是巾帼不让须眉,但是越是勇猛的男人往往越喜欢那些娇滴滴的小娘子。大公主聪颖,不妨思量一下我的话。”夜阑笑着说。

“是呀,主上说的极是,想必像我们这种性格坚韧的女子就是让男人不愿意亲近。这三界男子谁不喜欢娇滴滴的女人,看到上神史莲的下场,我就该反省了。轩辕敬蕊受教了,告辞。”轩辕敬蕊起身离开。

“什么看到上神史莲的下场她就该反省,史莲在她们眼里真的就这么惨吗?”。想到史莲,夜阑就去了凡间。

史莲已经化好妆,正在那里挑选好看的首饰。

“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过来吃早饭。”夜阑看见史莲餐桌上的早饭她根本就没有动。

“听到没有,让你过来吃早饭。”夜阑看史莲没有动,放大了声音伸手过去拉史莲。

“别碰我,我不饿。”史莲冷冷的看了夜阑一眼。

“你敢有一顿饭不吃,我就把你在凡间吃我的,用我的,花我的事全部说出去,让三界里所有的人都笑话你。”

“你说,他们就会信吗,以你的人品?”史莲挑衅的看了夜阑一眼,去了餐桌那里。

虽然嘴硬,但是史莲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丰盛的早餐。她的面前竟然是一份碎雪,这一定又是夜阑自己不舍得吃,为史莲特别省出来的。

史莲刚要开口吃就被夜阑给拉住,“早跟你说过多少遍,那些有毒的东西不要涂到嘴上,赶紧擦了。”夜阑生气的拿起纸巾丢给史莲,“现在就擦。”

史莲拿过纸巾,笑了笑趁夜阑不注意,在他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你!做什么?”夜阑像个受惊的小姑娘一样惊慌失措,他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手上留下了史莲口红的颜色。

“花你这么多钱,应该的。”史莲擦去口红,低头吃起碗里的碎雪。

史莲突然的举动,完全出乎夜阑所料,在他盘算的情景里完全没有这一幕。让夜阑这个高傲又冷酷的男人既甜蜜又惊慌,都忘了怎么掩饰自己的情绪。

用毕早膳史莲又去补上口红,重新在那里挑选首饰。

“这些累赘还没有意义的东西,就没有必要戴在身上的。”夜阑坐到了史莲大大的实木梳妆台上。

“今天阳光明媚,要去哪里?我跟你去。”

史莲试了一下翡翠的手镯,又戴上一串碧玺的手链,然后又扣上一块金色的手表,她决定不了到底要选哪一个。

“选这个金色的,跟你身上的白毛衣很配。”夜阑笑着说。

史莲果然摘下了手镯还有手链,留下了那块金色的手表。

“昨天晚上本来要在这里陪你,结果出了些意外我回去了魔族金翅坪,今天一早还听大公主轩辕敬蕊倒了一些苦水。”夜阑开始娓娓道来大公主轩辕敬蕊与凌云的事。

“大公主轩辕敬蕊与凌云每日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贤惠的不得了。奈何凌云却总是留恋着长公主轩辕芙的温柔乡,我一个男人还是他们名义上的长辈,又不能把话说的太露骨,真是难为死我了。我们魔族从来都是男人的天下,从来没有这些小女子爱恨情仇的事,我身边少一个能帮我处理女人这些事的人,偏偏这个人不能是你。”

史莲知道夜阑的意思是他身边的女人是谁都成,就是不能是史莲。不过他也错了,即使史莲在夜阑身边她也不会去处理这些小女人间爱恨情仇的事。这么无聊的事情,史莲才懒得过问,史莲可是一个上马安天下的女子,凡尘俗世对史莲都不过是草木尘埃。

“你说那大公主论姿色,论年纪哪一点都不比长公主差。但是她偏偏就不能解了凌云的鱼水之渴,她自己也不反思一下到底是为什么,男人需要什么,除了你的关心理解,男人他不就要那点东西嘛。跑我那里告状有什么用,这种事我又不能……,我……,愁死我了。关键我还答应她,要为她妥善解决。”

夜阑边说边为史莲挑选了一双蝴蝶的耳钉给轻轻戴上。

史莲又为自己的手重新涂了一层护手霜,对着镜子笑了笑,她对自己今天的妆容很满意。

“我有个新年礼物要送给你。”夜阑跳下桌子,转到史莲身后。他轻轻拨弄史莲的头发,拿掉史莲的发圈,又重新给换了了一个。

“看一眼好看吗?”夜阑拿起一面小镜子,对着史莲的大镜子,让史莲看见他送的礼物。

史莲从镜子里看见一个普通的黑色发圈,上面有一双金色的小翅膀。那个小翅膀当然是夜阑的魔王之翼,夜阑用这个由头把自己的魔王之翼放在史莲身上,这样就像自己能时刻守护在史莲身边。

“这人脑子里是进水了吗?一边跟我撇清关系,一边对我这么好。”史莲心里暗想。

“我今天好看吗?”史莲站起身,夜阑拿起外套给史莲穿上。

“一个本来挺好看的人,遇到人就问别人她好看吗,那她就不好看了。”夜阑嘴上毫不留情。

“真的吗?”史莲用手搂住夜阑的脖子,用眼神挑衅夜阑。

“你别这样,矜持一点。”夜阑赶紧把史莲推开。

“花了你这么多钱,我总是要还的。我本来就没有赚钱的本事,你要喜欢,干脆都给你算了。”

“想得美,你这个女人失心疯了。”夜阑把围巾给史莲戴上,自己穿好外套围上围巾,又把史莲的包包给拿过来,“走吧?”

“嗯。”

阳光晴好,史莲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山林景区那里。

“你好像很喜欢坐车?”夜阑看史莲很有兴致的看着车外的景色。

“嗯。”

“我给你买一辆,等轩辕幕遮回来让他带你去选。”

史莲微微一笑,“我又不会开,我只喜欢坐车。”

“让段紫给你开车,全天听你使唤。”

“这是不是对他有点残忍,没有人身自由了。”

“没事,他喜欢人间。”

“不,不要了。”史莲拒绝了夜阑。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要了。”史莲心里暗想如果这样被夜阑安排下去,自己哪里是被贬到人间啊,简直就是在人间过活金迷纸醉的日子。自己身为上神处处受别人恩惠,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没用。

景区到了,是一处高山景区。

“现在的凡人就是能折腾,他们大过年的不好好在家过年,却跑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来花钱。”

“凡人的时代更迭本是如此,越先进越落后。物质越来越丰富,灵魂却越来越单薄。走吧。”史莲准备和夜阑一步步走上去。

“他们都是那样上去的。”夜阑指着头顶上的缆车。

“那有什么意思,我喜欢走路。”

“你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夜阑把史莲的包拿过来背到自己肩膀上。

史莲在前,夜阑在后。到山上游玩的人大多数都是乘坐缆车的,所以一路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累不累?我可以背你。”夜阑说。

“留着你的力气吧,我再也不会让你背了。”史莲笑着说。

“什么意思?”夜阑拉住史莲。

“既然没有将来,大家还是远一点为好。主上你少年英俊,位高权重怎么样都无所谓。我不一样,我是史莲,我又没有长公主轩辕芙那种本事,脸皮也没你想象的厚。”史莲轻轻推开夜阑,继续往山上走。

“史莲,除了不能娶你,别的我都能给你。再说了,我又不爱你,你不要强人所难。”

史莲回头冷冷的看了夜阑一眼,“我想一个人走走,把包包给我。”史莲拿回自己的包包,头也不回的向山上走去。

有一句古诗叫作云深不知处,史莲一个人走了很久,回头一看就是云海茫茫,四下里一个人没有。

史莲又想起当年自己在泰山脚下被赤目狼围攻,当时若不是泰山门神及时赶到,自己说不定早就葬身狼口了。

深山里清冷的水汽沾湿了史莲额上的头发,史莲从自己包包里拿出一根发带,将头上夜阑给自己的发带给换了下来。

“来来回回这么久,你不过也是个普通男人。”史莲把那个系着魔王之翼的发带给扔进了深山。“谁稀罕你的东西,神界不需要我,你也不需要我,让我在凡间卑微的活着。我稀罕你们的怜惜,我可是史莲。”史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继续向山上走去。

在太阳还有两人高的时候,史莲到了山顶那里。史莲坐在那里,给自己叫了一壶热茶。

“女士,你的手受伤了,需要处理一下吗?”那个送茶水的小姑娘看见了史莲左手手背上红肿的伤口。

“不用,我已经清洗过了。”史莲继续喝着她的热茶。

“可是看它肿的这么厉害,你不疼吗?”那个小姑娘好心的问。

“不疼。”

“这山上人少的时候就会有野兽出没,你不应该一个人走上山来。”

史莲笑笑,“是我自己不小心。”

夜阑被史莲抛在半路上,一会儿便追了上去,但是他们两个似乎走的不是一条路,直到山顶都没有追上史莲。然后他又返回山下,还是没有找到史莲,于是他用法力寻找他的魔王之翼,却发现自己的新年礼物被丢进了山林里。

“跑哪里去了?害得我找了你好几遍。”夜阑终于在山顶找到了史莲。

“手怎么了?”夜阑发现自己才刚刚离开,史莲的手就受伤了,从伤口看来是被野兽给咬的,又红又肿,有三处很深的牙印。

“问你话呢,手怎么了?”

“我没必要跟你说,少在这里假惺惺。”史莲去了栏杆那里,倚着山崖上的栏杆,如看那边红红的落日。

“我说过除了不能娶你,别的我都能给你。我本来就没有爱过你,你不能这样强人所难。”夜阑走过去,想用身上的法力为史莲治好手。

“你离我远一点,年幼无知的人。”

“早上我们出门得时候不是还很好吗?”

“现在不好了。”

“好吧,你说不好就不好。”夜阑这才发现身为上神的史莲的脾气也是这么阴晴不定。

“给我看下你的手,疼不疼,谁让你把我的礼物给丢掉?”

“不把它丢掉,那个畜生怎么有机会出来咬我。哎呀,你轻一点。”

“你还知道疼,你把魔王之翼丢掉,怎么不在身上挂块肉呢,这样更香,野兽来的更多。”

“你好,我们那里有碘伏还有纱布,你可以为这位女士给包扎一下。”那个热情的小姑娘又过来说。

“谢谢,我们过去吧。”史莲说。

“我能给你治好。”夜阑小声对史莲说。

“我现在是个凡人,你来到凡间也应该是个凡人,别动不动就用什么法力。”史莲看了一眼夜阑。

“我看你的手最后会肿成什么德性。”夜阑一边给史莲处理伤口,一边抱怨说。

“美女,你们两个真般配,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一个爬山的老太太看着史莲说。

“谢谢阿姨,哎,你轻一些。”

“别人一夸你,你就得意忘形。”夜阑为史莲手上缠上纱布。

“美女,你这手肿的不太像话,下山之后赶紧去打狂犬疫苗。”那个阿姨过来说。

“对,我们这就下山。”夜阑说。

“你怎么给人家做的男朋友,把人家的手给咬成这样。”那个阿姨拍了一下夜阑后背。

夜阑这才看出来,这个慈眉善目的阿姨并不是凡人,而是此处的山神奶奶。

“阿姨可知道这是什么野兽行凶?”夜阑问。

“这不是凡间的东西,神界的兽类全都惧怕她,更不会对她行凶。”

“魔族的?”夜阑吃惊道。

“史莲,是不是魔族的?”夜阑又问史莲。

“是谁都一样,反正咬的是我。”史莲看着自己肿成馒头的手说。

“你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不是我派来的!”夜阑争辩道。

山神奶奶笑着说,“你误会了,她不是说是你派来的。她的意思是这个野兽咬了她,她便知道了这野兽的威力与毒性。以后那个野兽咬了别人,也好根据她的经验来解救。”

“用得着以身犯险吗?直接打死不就是。”

史莲笑笑没有回答。

“笑,就知道笑,赶紧回家。”夜阑想要赶紧回家用法力给史莲治好伤。

“我想吃这里的山顶火锅。”史莲说。

“这里的山顶火锅远近闻名,都是这里的山珍做的,你们值得尝尝。”山神奶奶说。

“好吧,吃完我们就下山。”夜阑想吃一顿饭功夫再下山也无妨。

史莲为自己选了看日落的绝佳位置,她对着光,夜阑背着光。

“你的手疼不疼?”夜阑问。

“幸好是左手。”史莲笑着把左手无名指的银枪摘下来,戴在了自己的右手上。

“听说你的左手比右手要灵活。”夜阑说。

“传闻而已,我一直都是右手灵活。我的左手仔细看要比右手瘦小一点点,因为它不怎么出力。”

“现在它比你的右手大三倍。”夜阑看史莲的左手还在肿胀。“有没有很疼的感觉,受不了就跟我说。”

“嗯,菜上来了,我们开吃。”

“你别动,我来。”夜阑把上来的各种菜给放进滚烫的锅里。

“这边也放点。”史莲为自己点了鸳鸯火锅,一侧清汤,一侧中辣。

“我不懂医理也知道受了伤是不能吃辣椒的。”

“你说的那是普通人。”

“你哪里不普通?刚才还说已经要好好做个凡人。”

“此一时彼一时。”史莲看着那边温柔的日落,觉得这一刻真的好温馨。

长公主轩辕芙为她的夫君凌云亲自裁制了一件新衣,轩辕芙的针线活就是连神界的织锦坊都自愧不如。她一出手就一定是这三界里最华贵的衣服。

“长公主,成了。”香馥慌慌张张的关上长公主的房门说。

“成了,喳喳得手了?”轩辕芙问。

“得手了。”香馥高兴的点点头。

“那史莲伤在了哪里?”轩辕芙问。

“喳喳的意思是左手手背。”

“这一次就算是训练喳喳,下一次一定要让史莲付出代价。”轩辕芙恨恨的说。

“什么付出代价?”凌云推门进来。

“上将军”香馥自从上次被轩辕芙教训后见了凌云恭谨多了。

“你先退下,一会儿备饭的时候把我们神界的芙蓉糕放上一些。”

“奴婢这就去准备。”

香馥退下,轩辕芙笑盈盈的把凌云挽过去。

“我刚才跟香馥说为了给上将军做这件袍子,我可是付出代价了。”

“原来是这样,公主辛苦了,凌云的衣服多的是。以后不要再为凌云劳心劳神的好,万一累坏了公主的花容月貌,凌云真是罪过了。”

“上将军你的嘴好甜啊。”轩辕芙娇羞的说。

“我的嘴再甜,也没有公主甜。金翅坪上事务繁忙,让凌云想死公主了。”凌云搂着长公主迫不及待的说。

“你在金翅坪有敬蕊那丫头日日陪伴,才不会想我。”

“敬蕊在军中事务上的确给我帮了大忙,但是她怎么有长公主这么温软可人呢。”凌云抱起长公主把她放在床上。

“上将军,原来只是表面严肃寡淡。其实也是一等一的贪香好色,假正经。”

“那要看遇见谁,公主不要再吊凌云的胃口了,凌云受不了了!”

一只乌鸦扑棱棱从琛王府飞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