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凡间的庙会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820字
  • 2022-05-27 20:21:21

“南宫长卿,去跟幕遮王爷说在金翅坪燃起篝火,烤上骆驼,今天我请大家在金翅坪狂欢。”夜阑站在金翅坪的比武场上说。

“喏”

几只魔族的雄鹰翱翔在金翅坪的天空,南宫长卿给夜阑拿过来弓箭。

“主上”

“不用”夜阑推开南宫长卿的弓,伸手拿了一支羽箭。“南宫长卿,你说我能不能徒手丢出去打中它?”。

“主上,你不能”。

夜阑扭头看了南宫长卿一眼,有些不满。只是他知道南宫世家的人都不会说谎,都是个顶个的耿直男。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夜阑右手拿着弓箭,后仰身子向一只雄鹰掷了出去。

结果就是鹰是鹰,箭是箭,两件东西毫不相关。夜阑那根羽箭孤零零掉在练武场的另一头,天上的雄鹰还在自由的翱翔着。

夜阑回身看南宫长卿,南宫长卿却比夜阑还要尴尬,他努力的低着头恨不得把眼珠子给踩在脚底下。

夜阑自己去捡回来羽箭又给南宫长卿插进箭筒,“人家飞在天上好好的,我们虽然身份高贵也用不着随便夺了人家性命。”

“主上说的是。”南宫长卿如释重负。

轩辕敬蕊站在凌云身后给他捏着肩膀,“上将军这几日清减了许多。”

“三叔父不在,我稍微劳累了些。好在凌云身边有敬蕊关怀,倍感欣慰。”凌云伸手握住轩辕敬蕊的手。

“上将军,恐怕也不是在魔族军务上操劳的,刚刚南宫长卿将军都派人把滋补的药给送来了。”轩辕敬蕊满心怨气。

“滋补的药,什么滋补的药?”

“上将军疲于房事,所有人都是长着眼睛的,又不是瞎子。只不过大家照顾着上将军的面子不好说破而已,我更是如此!”

“敬蕊,你在瞎说什么?”凌云还在极力掩饰。

“上将军!”营帐外有士兵禀告。

“进来。”

“上将军,主上要在金翅坪练武场燃起篝火,今日大宴魔族英雄。幕遮王爷已经在着手准备了,王爷说烦请上将军去一同商议。”

“好,你去回了幕遮王爷说我这就去。”凌云恨不得赶紧逃离轩辕敬蕊的抱怨,巴不得有人现在将他叫走。士兵一来禀告,他马上一口答应了。

凌云走了,留下一脸怅然若失的轩辕敬蕊。

长公主轩辕芙自从嫁到魔族就住在琛王府里从来没有出去过,她才不会像轩辕敬蕊一样风里来雨里去无怨无悔的陪伴在凌云左右,她想的只是永远的青春貌美。

轩辕芙对着镜子仔细的画着自己的柳叶眉,她本就皮肤白嫩,现在住在魔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琛王府里,被好吃好喝珍珠玉露滋养的越发的白嫩可人。

“长公主的样貌可真是万里无一,连奴婢看了都喜欢的不得了,更别说咱们家上将军了。”香馥为轩辕芙轻轻砚着香粉。

“就你这张小甜嘴,说也奇怪难道我神界的好风好水还不如这魔族,你看我这皮肤,头发真的就像返老还童一般。”轩辕芙也是满意的对着镜子看不停。

“现在凌云上将军对公主爱不释手,那轩辕敬蕊早就沦为弃妇了。”

“哼,敬蕊那个丫头片子自小就跟我不对付,如今可巧让我们嫁给一夫,我若不狠狠的压她一头,让她颠倒了长幼尊卑!”

“长公主说的是!”

“对了这几日那个畜生可有再闹?”轩辕芙说的那个畜生就是她与鬼索的私生子,被她用毒药与棍棒强行打下。如今养在笼子里,俨然是一个可怖得怪物,轩辕芙给它取名叫作喳喳。

“每日里只要生肉管够了,它就不怎么闹。”香馥说。

“果然是个没用的吃货。”

“那也不是,长公主它捕捉撕咬的本事比王府里养的那几只赤目狼都厉害。”

“果真?”轩辕芙若有所思。

“长公主不信,可以亲自去看。”

“反正闲着也没事,走,我们去看看。”

轩辕芙与香馥一起去了饲养动物的场院,轩辕芙的喳喳与几匹赤目狼被一同饲养在那里。

“去丢一只跑得快的兔子出来,放几匹赤目狼与喳喳一起去捉。”香馥对饲养动物的仆人说。

仆人照做,轩辕芙站在钢筋栅栏外仔细看着。果然如香馥所说那个喳喳是第一个冲上去捕住野兔,不光如此它还冲围上来的赤目狼亮出了獠牙,几个身形大喳喳不止几倍的赤目狼都踌躇不敢向前。

在凡间大年初一是走亲访访友开始拜年的日子,大家呼朋唤友觥筹交错好不热闹。而史莲在凡间是孤家寡人一个,所以她打扮好自己就去凡间的庙会玩了。以史莲的经验在凡间的庙会她会遇到一些神界的故人,还有一些魔族的人会来凡间凑这个热闹。

凡间从来都是时代越前进,对钱的执念就越重。所以庙会这里,财神的座前是送香火朝拜的人最多的地方。史莲往那人群中间一看,可不是老财神的出路都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

“上神!”财神老爷冲史莲努力的招手。

“哎!”史莲笑着跟他打招呼。

“上神,上神,”老财神费了老劲从人群里挤出来。“上神留步。”

“财神老爷恭喜发财啊!”史莲笑着说。

“上神说笑了,我这些财还不都得十倍百倍的给散出去。”老财神擦着他额头的汗说。

“上神,可惜我这些金银不能在凡间使用,要是能用,老财神给你一座金山。”

老财神在神界的时候听说上神史莲被贬凡间后生活艰苦,冬季苦寒,夏季酷暑因为上神史莲赚钱的本事差,所以她都得忍着。众天神感念史莲以往的提携恩情,想要出手相助,但是神人干涉凡间人事不仅不能成功而且会被反噬,所以大家都苦于无计可施。

“财神老爷的好意史莲感恩不尽,不过就算你给我金山,我也不敢用啊。哈哈……”史莲笑着说。

“上神在凡间生活的可还习惯?”老财神问。

“习惯,习惯,而且越过越好。”史莲笑着走开,去了那边月老庙那里。

除了财神的府邸,人间最受欢迎的地方就是这月老庙了。每到盛会,不光凡人去拜月老求姻缘,而且神界与魔族的男男女女们也都去凑个热闹,沾沾喜气。

月老庙门口是一株巨大的许愿树,许愿树的枝枝丫丫上系满了许愿用的红布条。许愿树的前方是一方精致的许愿池,许愿池里金光闪闪的都是硬币。许愿池的栏杆的铁链上大大小小锁了无数把用心锁,有的是刚刚锁上的,有的早就锈迹斑斑,可能它们的主人也经历过不少风雨了。

月老庙四周有无数摆摊叫卖的人,同心结,同心锁,许愿符供不应求。就连一根普通的一尺长的红线都能卖一元钱,说把它系到两个恋人的手上,两人就会天长地久。

史莲站在那里,看那些卖同心结的商贩忙的不亦乐乎,感慨三界之内人人都想寻一良人,奈何良人总是可遇不可求。

“老远就看见这里霞光纷呈,我以为是哪路神仙,原来是上神史莲啊。”田西西与几个打扮妖艳的魔族女子出现在史莲面前。

史莲看了一眼田西西,很不能理解以田西西这种要脑子没脑子,要本事没本事的女子,天天上蹿下跳的嘚瑟什么?难道是因为她长的好看,是让人垂涎欲滴的美女?

史莲没有理她,转身就要走开。

“走,你一个孤家寡人准备去哪里?三表哥都不要你了,你好惨!”田西西上去一下子堵住史莲的去路,旁边几个魔族的女子也用冷嘲热讽的眼神看着史莲。

史莲微微一笑,“美人,他不要我,不也没要你吗,他要你们谁了?”史莲扫视了那群女人一眼。

那几个魔族女人面面相觑,“听说,三表哥对魔族在凡间经商的人横征暴敛,把他巧取豪夺的钱都给你花。你在凡间吃的,穿的,用的全是表哥的钱。哈哈哈,史莲你这不是被表哥给包养了吗?跟住在无忧苑去那些女人也没有区别,战神史莲也有今天。”

田西西包养两字一出,附近逛庙会的凡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史莲,更有指指点点之人。

“田西西,我真的对你忍无可忍。”史莲用食指挑起田西西的下巴,田西西一时得意忘了史莲的厉害,现在像漏了气的气球,大气不敢出。“你这张娇俏可爱的脸,我现在想在上面画朵花,还有你们,无忧苑里住的不开心明天就关了,让你们回家去怎么样?”

所有人都知道,虽然史莲与夜阑的关系忽冷忽热,但是不论史莲对夜阑提出任何要求,夜阑都会无条件答应。上次夜阑为了迎娶史莲,想要解散无忧苑把里面的女人全部送回老家,若不是史莲同情她们,让她们能继续留在无忧苑生活。那些在大鹏宫无忧苑里锦衣玉食惯了的女人,还不知会沦落到哪里。

“上神,大家都是来人间逛庙会游玩的,众姐妹一时口不择言冲撞了上神,还请上神不要太过计较。”一个魔族女子笑嘻嘻的过来跟史莲套近乎。

“远点!”史莲制止了她再靠近。

“田西西,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史莲说完手指轻轻一动,田西西那貌美如花的脸上果然被画了一朵奇怪的花。

“史莲,我不会善罢甘休的!”田西西颤抖着说。

“那就来啊!”史莲冷笑一声,转身去了人群那里。

那里有好大一群人在跪月老,求姻缘。史莲站在那里,看见荣光焕发的月老,坐在软软的垫子上眉开眼笑。

“姑娘你也是来求姻缘的?”一个看着六十出头的凡人女子看见史莲说。

“我来看看,好热闹。”

“女人为自己求一份好的姻缘并没有错,你不用不好意思。”

“你是为谁求的姻缘?”史莲笑着问。

“我……”那女人脸红了,跪在地上没有说话。

史莲心里已经了然,神活多少万年都不一定能遇到一份真爱,何况是仅有短短百年阳寿的凡人。不过凡人的苦,恰恰就是相比于神魔,他们更加的执着。执念过深,人生就进了死路,明明命里没有的,偏要耗尽一切不顾一切的去强求,而忽视了生命里陪伴着左右,更应该珍惜的那些人或事。

月老看见史莲也过来说几句客套话,“上神,来到我这月老庙,也为自己求一个好姻缘?”月老笑呵呵的说。

“我求一个,你这姻缘簿里有吗?”史莲顺手拿过月老怀里的姻缘簿。

“哎,上神这是机密,你不能看。”月老想过去拿回来。

月老又胖又笨哪里有史莲年轻灵活,他累的气喘吁吁都拿不回来。“上神,你别欺负老头了,你年轻貌美的,想要姻缘点点头多的是。哎呀,哎呀,累死我了。上神,这种机密你若看了,会有天惩的。”

“要惩就惩我是了,我今日偏要仔细看一看,都说你这簿子上写尽三界姻缘。我倒要看看我史莲算不算这三界里的一员,还是另有隐情呢。”史莲用法力强行点开了月老的姻缘薄,写上自己的名字,竟然一闪就消失了。她再偷偷写上夜阑的名字,竟然……。

“给你,小气鬼!”史莲把姻缘簿又还给月老。

“上神可有找到了自己的姻缘?”月老问。

“不告诉你。”史莲笑笑转身走了。

紫尾燕子把午饭给史莲放在家里,却没有见史莲的人影。

“主上,上神并不在家。”紫尾燕子跟正在烤着整羊的夜阑说。

“那早饭她有没有动过?”夜阑问。

“好像没有。”

夜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你去入座,今天金翅坪狂欢,大家不醉不归。”

“主上,不担心上神吗?”

“她一定是自己出去玩了,听轩辕幕遮说凡间会有庙会。”夜阑一边说,一边给他的全羊刷着调料。“我烤的全羊三界第一,你们今天有口福。”

史莲早晨的时候喝了一杯牛奶就出了门,在凡间庙会逛到中午过后就明显感觉到饿了。

凡间的庙会那里最不缺的就是小吃,史莲一家一家的看过去,正在筹谋着吃什么,就有人手里拿着烤羊肉串冲她热情的打招呼。

“魔族的人?”史莲看见无论是冲她打招呼的,还是在那忙活烤肉的四五个小年轻,全是魔族的人。

“上神,老远就看见你了。”史莲走近,那个招手的小伙点头哈腰的说。

“老远就看见了,你怎么知道我长什么样?”史莲问。魔族的普通人并没有几个见过被贬后的史莲的样子。

“我们不认识上神,不过上神你身上有蓝紫色的神仙光晕,你身上的光晕不是一般神仙能有的。”

“是吗?”史莲早就被贬成凡人,身上也早就没有了光晕,不知为何现在又重新出现了。刚才田西西也说史莲身上有光晕,史莲没有在意,看来她说的是真的。细想起来,可能是魔族圣物的原因。史莲用法力控制住自己身上的仙气,“看看还有吗?”史莲问那小伙。

“没有了。”那个小伙把史莲身边的桌子还有凳子给擦拭干净,“上神请坐。”

“谢谢。”史莲真就坐了下来,史莲极少被魔族的人这么礼貌对待,心里有些吃惊。“把你们的串,给我一个我尝尝。”

“羊是他们凡间的羊,但是烤法是我们魔族的烤法,上神吃了一定赞不绝口。”

“你倒是有意思,你们魔族也来这凡间的庙会凑热闹?”史莲吃了一口,果然味道不太一样,比凡人烤的更加鲜嫩有味。

“我们哥几个不是来凑热闹的,我们在凡间经商已经不止千年了。凡间的人百年更换,没人能认出我们,我们只要不同地方换一换,倒哪里都是烤肉五哥。”

“烤肉五哥?有意思。凡间比魔族好吗?在凡间做千年的生意。”

“好,这凡间只要用钱就能活的特别潇洒轻松。而在魔族不仅钱不好赚,要活的好除非是王公贵族。”

史莲早就听夜阑说过在魔族除了他夜阑,其他人活的都还不如蝼蚁。王公贵族们可能会好一些,而普通魔族的人,生活的毫无追求,漫无目的。

“不过,现在我们在凡间的生活也不美好了。”那个烤肉小哥干脆坐在史莲对面说了起来。

“哪里不美好了?”史莲问。

“我们主上,对在凡间经商的魔族人征收重税,我们每拿到手的一块钱,都要分出去一半给他。”那小伙边说,边做了个一分为二的手势。

“你们这种小摊贩,不跟他说,他也找不到你们。”史莲不知不觉已经吃了五六根肉串。

“上神,你太小瞧我们主上了。他自己什么都不管,整天的花天酒地。只要吩咐一声他身边的人,就有人会把事情给办的妥妥帖帖,别说是我们这种找摊贩,就是魔族的老鼠在凡间偷的一粒米,他都要给分去一半。”

“哈哈哈哈,你真有意思。”史莲没想到魔族除了十一翅还有别的有意思的人。

“上神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们魔族盛传,魔族主上与神界轩辕明羽的外甥轩辕幕遮关系非同一般。主上从我们这里巧取豪夺的钱都给那个小白脸花了。”

“竟然有这种事,真是不可思议。”史莲说。

“魔族王族里不可思议的事多了去了,魔族主上夜阑年纪轻轻就手握大权。他看腻了女人,就把眼睛盯上了小白脸。不过咱们也羡慕不来,谁让人家命好,有权,有钱,长的还处处高人一等。”

“哈哈哈……”史莲忍不住不笑,“没想到你还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我们魔族有意思的人多了去了,不过说实话我们魔族的男人都长得丑,好看的男人全是魔族王族的。魔族的女人长的好看,但是最好看的也被魔族王族给挑去了。我们主上大鹏宫无忧苑里住了不知有没有一千口女人。”

“不知有没有?我以为你知道准确数呢。”史莲跟那个烤肉的小伙子聊的很开心。

“上神这种三界第一的美色,若是真的嫁给主上夜阑,岂不是可惜。”

“我们不说这个,你就说你们魔族的人是不是都很害怕我,都恨我,视我为仇人?”史莲太想知道这个问题,眼睛瞪的大大的。

“哎,你快说!你……”史莲看那男人表情严肃闭了嘴巴,愣愣的看着自己身后。

史莲回过头,看见夜阑就站在自己身后,他身上穿着一件跟自己穿的一模一样的外套,两只手插在口袋里,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

“给你送的饭一口都不吃,跑到这种破地方,乱吃东西。”夜阑霸道的把史莲手里还没有吃完的肉串拿出来,丢在了桌子上。然后拿过史莲身上背的包,拿出两百块钱丢给烤肉小伙。“走,回家。!”

烤肉小伙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魔族的主上把神界上神给拉走了,他对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恶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我让你嘴贱,我让你嘴贱!”

夜阑拉着史莲走了一会儿低头看了一眼史莲的脚,“走了一天了是不是,累不累?上来吧。”夜阑蹲下身要背着史莲。

史莲冷冷的看了夜阑一眼,决定再也不给他背自己的机会。

“怎么,不愿意?”夜阑起身也是冷冷的看着史莲。“眼睛怎么还红了?”。夜阑一把将史莲给抱了起来,眨眼就回了史莲家里。

“去换衣服,我又给你带了些吃的。”夜阑把史莲放在沙发上,自己脱了外套就去准备晚饭。

“明天不要再去那乌烟瘴气的庙会,要去也是我陪你一起。”夜阑把自己烤的全羊给史莲带来一条羊腿。

史莲去换好衣服就懒洋洋的躺在了沙发上,她在庙会上早就吃的差不多了。

“洗手了吗?过来吃饭。”夜阑喊了一声,史莲那里没有回音。

“叫你呢,快去吃饭。”夜阑身上穿的毛衣竟然也和史莲穿的是同款。

史莲转了一个身,继续看她的手机。

“眼睛都看瞎了,跟凡人越不出好来,再看给你摔了。”夜阑拿去史莲的手机,把史莲一把给拽起来。

“哎呀!”史莲轻轻唤了一声。

“手重了,没事吧?”

史莲摇摇头,去了餐桌那里。

史莲那一大张餐桌上被各色美食给摆的满满当当,史莲多想跟夜阑说一句话,多想问一句夜阑,这到底是为什么。不过那个夜阑也不是傻子,他既然不说,那就让他藏着好了,反正现在这个男人又回了自己身边。

夜阑拿出一个玻璃杯放在史莲面前,“我们魔族的果酒特别的鲜甜,我知道你不喜欢甜味,但是这个果酒一定要尝尝。”夜阑给史莲倒了一杯亮红色的果酒。

史莲拿起杯子轻轻舔了一口,果然是鲜甜可口,她嘴角微微一笑。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有件事一直没能跟你说,原来的时候总是觉得来日方长,没想到却总是事与愿违。”夜阑把切好羊腿放在史莲面前。

“他果然要说了。”史莲心里暗想。

“我不能喝酒,就是这种果酒喝两杯下去,我就会头晕目眩,十分难受。”

“怎么,他跟我说的就是这个吗?”史莲心里陡然失落,她拿起那果酒一口给喝干了,然后就吃起面前的羊腿。

“你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你比我厉害。”夜阑又给史莲倒了半杯。

史莲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吃了一会儿,吃完后就准备起身离开。

“坐下来,陪我一会儿。我一会儿还要回魔族去,今晚不知能不能过来陪你。”夜阑拉住史莲的手腕。

史莲撇了一眼那个深情的夜阑,推开他的手回客厅开了电视。

除了电视的声音满屋里都很寂静,果然一会儿后史莲听见餐厅那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夜阑在心里狠狠的咒骂,“该死的老天,我怎么不能娶史莲,为什么不让我娶史莲,害得她天天闷闷不乐。除了跟我在一起,她跟谁都能开怀大笑,为何偏偏就是我不行?”夜阑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吃了起来。

史莲在那里看的是动画片,看了一会儿竟然咯咯的笑出声。

“来,我们靠一下。”用完餐的夜阑坐到史莲身边,一伸手把史莲搂进怀里。

“你今天穿了我昨天给你买的衣服,我很高兴。不知那件紫色的内衣你有没有穿在身上?我好想看一看。”夜阑用下巴蹭着史莲的头发温柔的说。

“哼,你想什么呢,刚买的内衣不一下怎么穿在身上。”史莲心里暗想。

“回到家了就不要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重又不好看。”夜阑说着动手帮史莲摘下她的耳环。

“耳朵都红了,以后出门也不要戴。你怎么样都好看,不用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来装饰自己。”

“你说的好听,我长得好看,你为什么对那个浅璁心动,还……”史莲想到浅璁说过,夜阑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抱去了营帐。

“脸怎么红了,热的?把毛衣一起脱了。”夜阑看史莲脸上一阵潮红,以为是热的,其实是想到浅璁被气的。

“脸这么烫,手还冰冷,你是不是病了?”夜阑攥着史莲的手关心的问。“你一大早就自己跑去庙会,还吃了许多来路不明的东西,还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真的病了?”

“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还是你本来就打算跟我这么不清不楚下去?”史莲心里暗想,她抽回自己的手,去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独自坐到那个单人沙发上。

“我刚才不应该给你喝酒的,你是不是跟我一样也喝不得酒?”夜阑有过去试史莲的额头。

“我今晚不走了,在这里陪你。”夜阑说着竟然抱起史莲的脚,想去试一下她的脚是不是也是冰冷的。

史莲赶紧站起身,躲到自己的房间关了门。

“她在生我的气,她在生我的气。”夜阑终于明白了,于是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夜阑去了史莲房间那里,轻轻敲了两下门,“史莲,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说清楚。”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无论如何,我不会再娶你了,我们两个永远不可能成为夫妻。你现在这样,我知道你对我还有幻想。但是你错了,虽然我现在跟过去一样对你好,虽然我总是表现的十分在意你。其实换了谁,都一样。谁让我贪恋你,我就是贪恋你,我从一开始就贪恋你。到现在我也是在贪恋你,就是贪恋你,别的什么都没有。什么爱你,娶你那都是说出来为了看你的反应,我觉得有意思而已。包括现在的一切,我也觉得有意思。我让你在三界丢尽了人,你心里却还爱着我,这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情。我的这种心境不知怎么来跟你形容,像你这么傻的人可能不会了解。所以我会继续跟你一起吃饭,睡在你这里,不过这都是花了钱的。你既然接受了我的钱,就应该接受我对你做的一切。”

史莲坐在自己的梳妆台那里,她对着镜子,听完了夜阑说的所有的话,轻轻的笑了。

原来月老的姻缘薄上写的全是真的,窗外又燃起了烟花,万紫千红煞是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