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突然的释然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948字
  • 2022-05-24 19:49:00

“哥,哥,你藏到哪里去了,你们魔族都要把老鼠洞给翻遍了。”

“没有去哪里,隔壁的人呢?”夜阑问。

“我在这!”紫尾燕子闻声走出来,同样也是大吃一惊。“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不来,你很高兴吗?”夜阑说着走进轩辕幕遮的屋子。“你怎么住在他这里?”。

“你跟史莲住过的地方我哪里好住,我在轩辕幕遮这里都住了半年了,还好轩辕少爷平易近人。”

“小意思,我轩辕幕遮从来就是个好人。”轩辕幕遮给夜阑和紫尾燕子开了两瓶饮料。“哥,我给他取了个新名字叫段紫,你觉得怎么样?”

“好,不错。”夜阑看了一眼紫尾燕子的脸,黑斑早就退没了。“走,今天是凡间的除夕,我们一起去凑个热闹。”

“哥,这个热闹怎么凑呢?”轩辕幕遮问。

“跟我走就是,我不认路,轩辕你带路。”

“包你放心。”

三人穿戴整齐去了人山人海的街头,他们三个高颜值的男人走在路上,比三个美女更要吸引人,一路上都是凡人吃惊的眼光。

中午十分史莲从沙发上醒了过来,她自己去倒了一杯白开水,发现厨房里的垃圾桶里有好多吃剩的骨头。史莲放下杯子,看见躺在床上的夜阑不见了,床上的被子是凉的,看来已经离开好半天了。

“难道,我梦里看到的影子真的是他?”史莲心里暗想。

今天除夕,史莲洗把脸给自己化了一个好看的妆容也出了门。

大街上每每看见有一家几口其乐融融的样子,史莲心里会忍不住想。凡人一世满打满算不过百年,一百年内经历遍所有的生老病死。有些人一生顺风顺水,有的人一生崎岖坎坷,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喜忧参半。只有在凡间节日的时候才能勉强轻松快乐几天,如此算来还是做神仙玩逍遥快活许多。虽然有时也会无聊烦恼,但是神仙有太多从心所欲的机会,这是普通凡人永远不可能企及的。

史莲买了一青菜,一些肉,还有一些面准备学着凡人的样子,过年给自己包饺子。虽然前几天田心向史莲发出了热情邀请,邀请史莲去自己家里一起过新年,但是史莲喜欢冷清,她婉言相拒了。

史莲回到家里已经天黑了,夜阑没有在那里。史莲心里有些失落,明明知道没有可能了,她心里还是对夜阑存着一丝的幻想。这种委曲求全的幻想,与史莲的性格其实是大相径庭,但是谁让史莲心里爱上了夜阑,夜阑早在她那空空的胸腔里生根发芽了,即使夜阑已经背弃了那颗心,但史莲心里依旧留着他的位置。

“哥,你到底是带大家出来玩的,还是给你做苦力的。”轩辕幕遮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说。“哥,其实我刚才说的是凡间古时候的事,现在是新世纪他们凡人早就不屯了,再说你确定上神会喜欢你买的这些?”

“谁说我是给她的?”

“那你是给谁的?”轩辕幕遮问。

“我自己。”

“你穿女装!”轩辕幕遮无奈的提着大包小包跟着夜阑兴致勃勃的走。

紫尾燕子段紫现在明显是学乖了,他只是跟着走,绝对不敢多说一句话。

三个人最终还是到了史莲家的门口,轩辕幕遮现在不知怎么说才能表达自己的感受。

“哥,你们这是复合了?”

“少说话,去敲门!”

轩辕幕遮过去乖乖敲门,门开了史莲出来脸上手上都是面粉。

“上,上……上神,新年快乐。”轩辕幕遮战战兢兢的说。

“我说过了,不要拿这些占地方又没用的东西来我这里。”史莲冷冷的说。

“好了,我自己拿进去,你们回去吧。明日去大鹏宫我请你们喝酒。”夜阑从旁边闪了出来。

看到夜阑的时候,史莲的眼神里明显有一丝变化,但是她又瞬间平复了。

“走,走……”轩辕幕遮拉着段紫就走,生怕走晚了会被当池鱼殃及。

“你开一下门,我把东西提进去。”夜阑对史莲说。

史莲没有说话,只是把门给夜阑拉开了。

夜阑把所有的东西放在地板上,然后从衣兜里掏出已经被自己刷爆的银行卡。史莲这才知道原来夜阑买的这些都是花的自己的钱。

“放心,我说过在你这里吃一顿饭给十万,睡一晚给一千万。我刚刚在你家睡了半年,明天这些钱都会给你,不过听轩辕幕遮的意思,就是我给的有点多,弄不好会给你添麻烦。这样我每张卡里都给你放足够多的钱,你那边房子里的空柜子里给你装满怎么样?”

夜阑一边收拾他买的东西,一边说。

史莲又回去包她的水饺了,因为看见夜阑回来,她又重新加了一些肉馅,又重新活了一些面。

“刚才轩辕幕遮跟我说,就是包养一个顶级明星,就是这凡间数一数二的美女,也用不了几千万。但是他这样说也不对,你可是上神,她们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

夜阑没想到自己睡过去了半年,史莲还是不肯和自己说话。不过这样也好,她不原谅自己,上天就不会惩罚史莲。

夜阑收拾完东西,去洗了手准备过来给史莲帮忙。

“这是什么?”

史莲没有听见一样。

“我刚才在超市里见过凡间的饺子,你这个也太丑了。看我给你露一手,拿过来。”夜阑说着接过史莲手里的饺子皮,熟练的包了起来。那个饺子果然被夜阑给包出了不一般的食欲,

史莲从心里再次承认,夜阑就是个难以形容的存在。不管夜阑做什么陌生的事情,他都不用学的,看一眼或者是听一耳就能完美再现。

饺子下锅,夜阑就站在史莲旁边。“哎,你脸上有面,去照下镜子擦一擦。”

史莲一动不动,认真煮她的饺子。

夜阑有些手足无措,自己去扒蒜,砸起了蒜泥。

“他怎么知道在凡间吃饺子要有蒜泥的?”史莲心里暗想。

“轩辕幕遮把凡人过年的传统都给我仔细讲了一遍,对了。”夜阑放下蒜泥从他买的东西里找到对联,准备去门口贴。

“哎,一会儿我贴完了,你给我开门。虽然你不开我也进的来,但是大过年的你总不能把我拒之门外。”夜阑说完拿着春联就出了门。

“哼,他也知道大过年的。”史莲心里暗想。

夜阑出去半掩着门,这样他就能轻松进去不必麻烦史莲。史莲万一不给自己开门,夜阑虽然进得去,但是难免失落。

“哎,贴春联呢?”有个邻居经过,跟夜阑打招呼。

“是的,新年好。”夜阑礼貌的说。

“我竟然不知道咱们这里住了这么一个大帅哥呢,真是一表人才。”门外不止是一个人。

“谢谢。”夜阑早就习惯了凡人看自己那种艳羡的眼神。

“你结婚了吗,有女朋友吗,多大了?”

“哦,她正在煮饺子。”夜阑并没有说她是自己的什么人,只是委婉的搪塞过去。“我贴完了,新年快乐。”夜阑进屋礼貌的关上了房门。

史莲的饺子还煮在锅里,她又开始准备做别的菜。

“好了,别忙活。我说了你不要做这些洗菜做饭的事,我们简单吃一些,从明天开始我让他们给你送。”夜阑过去又把史莲拿出的几样菜给放了起来。

“我买了一些现成的倒出来就能吃,你看一下能用的上的就稍微加工一下。”夜阑把他的那些成品菜,一样样的给放出来,自己拿出史莲的盘子,认真的装好。

史莲那边的饺子出锅,这边夜阑装的几样小菜也准备好了。

“你说些饺子虽然被包出来有的好看有的不好看,但是吃起来还是一个味道的,只要它的皮跟馅不分开,味道总是不错。”夜阑嘴上这么说,他总是挑史莲包出丑饺子吃,把自己包出的高颜值饺子留给史莲。

“今晚我在这里陪你过除夕,明天一早回魔族看一眼,明天晚一些就能回来。”

“史莲看了夜阑一眼,嘴唇动了动。”

夜阑赶紧阻止了史莲,“你不愿意跟我说话不必勉强,明天早上就有人给你送饭过来,除了做着玩,不准你再自己做饭。吃!”夜阑把剩下的饺子一分为二,给了史莲五六个,其他的都都倒进自己碗里。

“你这个肉馅里的盐放多了,这本不是你该做的事,虽然你被贬在凡间,但你依然是个上神,我吃饱了。”夜阑起身给史莲倒了一杯水,自己去客厅那里打开了电视。

史莲收拾好碗筷,外面的烟花开始热烈起来,她去了楼上露台,趴在栏杆上看人间绚烂的烟花。

刚才夜阑说的每一句话既温暖又冰冷,史莲到了凡间才知道自己的生存能力那么差。她与凡间的快节奏显的格格不入,她平凡的凡人生活若不是遇到了夜阑,真的就像琉璃月嘲笑的那样,尴尬又凄苦。冬天在出租屋里被冻的半死,夏天的晚上被热的一夜不能睡觉,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夜阑拿了一块毯子披在站在露台的史莲肩膀上。

“外边冷,你穿的太单薄……”

“你走吧。”史莲打断了夜阑。

夜阑有些错愕,“我说了,你不必跟我说话。”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史莲抬头看着天上冰冷的烟花。

史莲的突然开口,让夜阑不知该怎么应对,他不能让史莲重新抱有希望,但又不想看她沉浸在悲伤里不能自拔。

“哈哈……,你心里明明那么舍不得我走,还要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夜阑又露出一脸的坏笑。

“我中毒躺了半年,前半段不省人事,后半段除了眼睛闭着身体不能动,其他的一清二楚。哈哈……”。夜阑用嘲笑的语气说,其实他是在笑话史莲给自己刮胡子,擦身体,还抱着他的手说悄悄话。

“啊!……”史莲冲着夜阑恶狠狠的吼了一声,她怒目圆睁,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

夜阑看着史莲红红的眼睛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史莲很受伤,但不知道她心里伤成了什么样。

“好,我走。”夜阑转身下了楼去。

史莲僵硬的站在那里,她太不明白夜阑突然之间怎么又会对自己千依百顺。只是这一次他绝口没有提关于承诺的一个字,更没有一个关于爱的字。没有爱的关心是什么,是调戏!史莲心里五味杂陈,自己怎么会是现在这副模样了,真是太可笑。

不知过了多久,史莲安静的走下楼去,夜阑还坐在那里看电视。

看见史莲回来,夜阑给史莲让出一个位置,关了电视。

“来”夜阑伸出他的一只胳膊,“过来我有事问你。”

史莲去厨房那里拿出一些瓜果零食出来,她坐在沙发的另一头拿过遥控器重新开了电视。

“如果不喜欢这里,跟轩辕明羽说一声让你回到仙海神山怎么样?”

夜阑看了一眼蜷缩在沙发的史莲,“凡人寿命相对于你我,还不如蜉蝣一只,你大可不必为他们太过劳神。”

史莲看着电视,像没有听见一样。

“我看你就是太闲了,自寻烦恼。”夜阑吃了一颗葡萄,把葡萄籽吐到手里四周看了一圈没有地方丢,有放回了嘴里。

史莲用眼角看见了夜阑的所有操作,自己糟糕的心情马上好了。她憋住不笑,尽量不让夜阑看出自己表情的变化。

窗外烟火灿烂,史莲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用眼角看在那里吃吃吃,吃不停的夜阑。她突然又悟到了什么,心里无比的释然。

天还没有亮,夜阑就起身走了,临走之前偷偷在史莲额头亲了一下又给她盖好毯子。

夜阑把轩辕幕遮与紫尾燕子早早就从被窝给叫了起来。

“哥,你能不能行行好?”轩辕幕遮揉着他的大黑眼圈说。

“现在起床穿好衣服,跟我回魔族。”

紫尾燕子学的乖多了,利利索索的就起床,那个轩辕幕遮虽然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能不听,毕竟夜阑是他的超级偶像,对夜阑轩辕幕遮崇拜的五体投地。

夜阑半年没有回大鹏宫,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自己的寝宫里看昆仑。

“主上你果然是回来了。”金翅乌不仅用眼珠子不停的打量夜阑,甚至还想用手去摸摸。

“金翅乌让大膳堂准备一些早膳,做好后交给段紫。”

“哎!”金翅乌小跑去门口,吩咐一会又折了回来。

“去说了?”夜阑问。

“都吩咐下去了,门口有他们侯着呢。”

“嗯,还有在凡间经商的那些人都定期把他们的税银交过来了吗?”

“一分不少,我都派人看着盯着,谁也不敢怠慢了。”金翅乌说。

“把王公贵族们都叫到圣殿那里去,我有事要说。”

“好”金翅乌又小跑去门口,一会儿又折了回来。

“金翅乌,昆仑这件小棉衣谁做的,针脚这么粗?”夜阑怀里抱着昆仑,看他身上穿了件纯棉的红色小花袄。昆仑贵为夜阑唯一的王子,从来只是穿真丝绸缎的,而且衣服都是无忧苑里手工最巧妙的娘子做。这次这件一看就是件普通人家寻常孩子穿的。

“主上,这是上神亲自给昆仑小王子穿上的,看这做工估计也是上神自己亲力亲为。”金翅乌小声说。

“史莲,她什么时候来过?”夜阑问。

“主上,你失踪这半年,上神几乎隔一天来一次,抱着昆仑小王子,一抱就抱好几个时辰。”

“哦,看来上神对昆仑还很有眼缘。”

“我跟上神提过,等主上你回来请她收昆仑小王子为义子。”

“什么时候的事?”

“前几天。”

“以后这种话不要说,昆仑跟上神差了上万辈。昆仑若是做了她的义子,我跟史莲算是什么关系,孤男寡女的。”夜阑重新把昆仑放进摇篮里。

“主上,你真的不娶上神做魔族的王后了?”金翅乌小心试探着问。

“不娶。”夜阑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重新换上一身暗灰色的衣服。

“主上,能娶到上神史莲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夜阑侧目看了一眼金翅乌,“说说看。”

“上神做了魔族王后,战神就属于魔族了,以后神界在我们魔族面前再不能趾高气扬。主上你身边有了上神辅佐,可放心享万万年魔族至高无上之位。”

“你这个老鸟果真是处处都为自己打算啊。”夜阑换好衣服,对着镜子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走我们去圣殿。”

“主上,老奴这都是为魔族,为主上打算。再说,老奴看得出来上神对主上有意。”金翅乌还在游说。

“有什么意?她最好无意。”夜阑冷冷的看了金翅乌一眼,金翅乌再不敢说话。

夜阑到了圣殿,里面的王公贵族们还没有到齐,夜阑就坐在自己的宝座上闭着眼睛等他们。

史莲早上被外边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给吵醒,她从沙发上爬起来,发现夜阑真的不见了。她看见地上是夜阑给自己买的凡人的衣服鞋子什么的,竟然还有一件浓紫色的吊带文胸。史莲看着文胸上繁琐的蕾丝花边,实在想不出夜阑是怎么看中这件娇俏的衣服的。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史莲从门口的监控里看见是一个身穿紫色衣服的年轻男子。

史莲开开门,那个男子竟然稍微有些害羞。

“上神,以后你的三餐全部由我安排。”紫衣男子说。

“紫尾燕子,谁把你变成这副样子?”史莲认出了段紫。

“还能有谁,那个救我三次的魔族主上夜阑是也。”紫尾燕子说着提着大大的食盒就去了餐桌那里。

“凡间有句话叫做八百里加急,我这是跨时空加急。我小小一只燕子身单力薄的,他让我背起东西可从不含糊。”段紫一边说一边把还是很热的早餐一份份给史莲摆在桌上。

“这是魔族的?”史莲问。

“还能有谁,轩辕幕遮背地里叫他神经病,我看也是。”段紫小声说,“那人说了,你吃不了就放在那里,等他晚上过来都给清理了。看看,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哦,我要不要给你包个红包?”史莲笑着问。

“上神你慢用就是,主上那里该赏的都赏了。再说若不是你,我哪里有机会摇身一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美男子。我的手机号,给你写这了,我现在跟轩辕幕遮住在一起。我段紫现在是你的贴身男仆,你一个电话,随叫随到。上神请用餐,男仆段紫告退。”段紫行了一个优雅的谢幕礼,提着他的食盒告退了。

“我哪里能吃的下这么多,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史莲看见餐桌上大大小小摆了十几种早餐,实在是搞不懂夜阑的主意。

“金翅乌什么时辰了?”夜阑坐在王座上竟然睡着了,睁眼一看圣殿里的王公贵族们都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堂下一片鸦雀无声。

“回主上,你刚刚睡过去有半个时辰。”

“嗯,开始吧。”

“主上归来,众奴跪拜!”

魔族的王公贵族们听着金翅乌的口令给夜阑三拜九叩。

“半年没有回魔族,今天叫大家出来聊聊天。”夜阑用眼睛扫视着堂下站着的那一群人。

“主上,你失踪半年我等都十分忧心,不知主上这半年去做什么重要的事给耽搁了?”白熊护法拖着他又胖了三圈的身体说。

“没做什么,玩去了”夜阑笑笑。

“主上,你生性活泼,但有时候吉人也没有天象,主上最好为自己安危多考虑。”獠狼护法说。

“狼护法说得是。”夜阑附和。

“主上你子嗣艰难,又生性不羁,恐于我魔族不利。从长运计议,主上还是从众王子里指定一个继位王子,以防不测。”獠狼护法见夜阑对自己尊敬,说话越发的大胆。

“那狼护法,你觉得夜阑指定哪一位王子继位比较稳妥?”夜阑温和的笑着问。

“二王子夜琛就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獠狼护法说。

“狼护法,你休得害我!”夜琛丢掉拐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主上,夜琛从没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况且夜琛已是残废之身,断不能再跟夜琛开这种玩笑。”夜琛实在是怕了,他已经被夜阑给废了一眼一腿,实在是不想再被无端废去一条手臂。

“等会儿”夜阑突然想起了什么。“按理说魔王的儿子才能称为王子,我夜阑早已称王,夜琛等人也不能再称王子了。自今日起,二王子夜琛称琛王殿下,其他魔族王子以此类推。”夜阑一边说,旁边的文官一边拟旨。

“狼护法。”夜阑又把眼光看向了狼护法。

“老臣在。”

“上次夜阑去天台山,我父王说对你甚是想念。”

“老臣还有老主上挂念,感恩不尽。”

“你也不必感恩,今天我就派马车送你去天台山去陪着老主上。既然你时时刻刻都以老主上为尊,去侍奉你的老主上就是。”

“主上,你不能这样对待狼护法!”白熊,灰鹤与黑鹰三个护法出来给獠狼护法求情。

“你们看着眼红,我大不了多派几辆马车,送你们一起去,怎么样?”

几位护法吓得谁都不敢说话,夜阑很少管魔族的事,一管起来便是出人意料的手段。

“行了,我累了”夜阑按按额头站起身。“以后我叫你们来,你们必须来在我之前,晚了,就永远不要出现了。”

堂下所有人面面相觑,夜阑总是干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事。

夜阑去了金翅坪,来了自己营帐发现营帐里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这都是谁打扫的?”

“回主上是秋水姑娘。”凌云说。

“很好,我半年不在,你费心了。”夜阑看了一眼凌云,发现凌云挂着两个熊猫眼,脸色也是憔悴的很。

“凌云坐,你年纪轻轻至于累成这副模样?”夜阑想笑。

“三叔父,凌云无能。”凌云低下头不敢看夜阑。

“你哪里无能?我看你把这金翅坪打理的井井有条,三叔父很满意。”

夜阑提到金翅坪凌云眼里才有了兴致,“三叔父,这半年金翅坪还真选出了不少身怀绝技的英雄。三叔父可以抽时间见上一面,也是对他们的激励。”

“行,这事你去安排。去把那个秋水叫来,我有事要问她。”

“喏!”凌云退了出去。

“长卿,知道上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夜阑问身后的南宫长卿。

“主上,上将军一下娶了两个神界公主。那个大公主轩辕敬蕊日夜陪伴在上将军身边,夫妻倒是恩爱。但是那个长公主轩辕芙……”南宫长卿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那轩辕芙怎么了?”夜阑笑着问。

“属下也不好说,凌云上将军隔三差五的回王府去住一晚,但是每次回来都是这种垂头丧气的样子。”南宫长卿小声说。“大家都照顾着凌云上将军的面子,都当做看不见。”

“有这种事,那个神界长公主轩辕芙还能让我的侄儿出苦力,欺负他?”

“主上,不是这个。”南宫长卿欲言又止。

“那是什么?”

“主上,你无忧苑里万紫千红的,这点事还能不知道。”南宫长卿红着脸说。

“哦……哦……,”夜阑算是明白了一些,“南宫长卿,你去洪药师那里说下情况让他给凌云开一些滋补的药。我这侄儿稳妥又能干,可不能让那老女人给嚯嚯了。”

“喏”

南宫长卿出了营帐,夜阑又想起刚才南宫长卿说的话,不觉真的好笑。“老女人,真是如饥似渴一点都不差,还好我当初用妙计把你给丢掉了。如若不然,可不是苦了我。”

夜阑站起身,过去打开自己床头的箱子,看了一眼然后又给盖上了。

“主上,秋水姑娘到了。”南宫长卿过来禀报。

“让她进来。”夜阑说。

“主上,奴婢秋水拜见主上。”

夜阑看见如今楚楚动人,婀娜多姿的秋水姑娘,不由得想到史莲。

“秋水姑娘对自己现在的面貌可还满意?”夜阑问。

“主上,秋水感恩不尽。若有幸能再见到上神,秋水一定三拜九叩感谢上神再造之恩。”

“我这个营帐你打扫的不错,认识字吗?”夜阑随手拿起一份文书交给秋水。

“主上,秋水本是个粗人,这一张文书秋水只能识得十个以内。”秋水说。

“哦,不认识,真的不认识?”夜阑又再一次确定。

“主上,秋水千真万确的不认识。这案上得文书,秋水只会去打扫,从没有多看过一眼。”秋水跪在地上说。

“我随口问问,你不必介怀。我不在这半年还有谁进过我这间营帐?”夜阑又问。

“凌云上将军会来看一眼,平日里都是南宫长卿将军与南宫大鹏将军轮流值守,没有谁能进来。”

“好,你退下吧,你现在还在夜雨公主府上?”

“自从上神给我易了容貌,夜雨公主府就不要我了。”秋水说。

“她不要也好,你这样单纯的人,在她身边会学坏,还是离她远些好。”

秋水离开,夜阑看着自己床头的箱子总觉得有人给打开过。再看一眼那些珍珠,明明是少了一些。珍珠倒是无所谓,但是他藏在心里的秘密断不能让人给发现了。

那日去凡间的时候没想到会被毒药给毒倒半年,所以他的箱子并没有上锁,夜阑担心有人看过他的札记,知道了他冷落背弃史莲的秘密。但是夜阑写的文字隐晦,那日史莲亲自读了札记,也是云里雾里,不甚是了解。

凌云跟史莲发过誓,不会将她去过夜阑营帐的事告诉夜阑,如若不然就割了他的舌头。

所以夜阑是不会知道那个去了他营帐,看了他札记,还拿了他珍珠的人就是史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