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夜阑苏醒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13字
  • 2022-05-22 20:39:37

史莲果然去了凡人那里去学钢琴,费了一个月的力气,才刚刚算是入门。入门之后,史莲突然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喜欢学钢琴,她想弹但是又不想学,她不想按着谱子来古板的弹奏。于是她在入门之后便不学了,又开始学习古琴,古筝,小提琴,竖笛,横笛,竖琴,琵琶,她用半年的时间把她感兴趣的乐器都给入了门。如今她的家里有一间单独的屋子,放置着各种乐器,史莲在无聊的时候会拿出来练习一下附庸风雅。

入夜,史莲在自己的露台上弹奏了一会儿竖琴,什么叫未成曲调先有情,史莲已然知道了竖琴的入门功。然后她就能完全自由发挥了,史莲打架从来不按招式出手,她弹琴也是按着自己的喜好,自己高兴就好。

天空又飘起了雪花,凡间的新年就要到了。史莲亲手做了一件小棉衣,今夜史莲就要去给昆仑穿上。

夜阑中毒的这半年里,史莲每隔几天就会去一次大鹏宫。夜阑不在,史莲担心昆仑的安全,还好金翅乌把昆仑照看的很好,昆仑长得白白胖胖,让人看到了忍不住都想亲一下。

大鹏宫里也落雪了,白茫茫一片,厚厚的雪花把整个大鹏宫笼罩的没有一丝其它颜色。史莲进了夜阑的寝宫,昆仑还在自己玩着手指,白虎就趴在他的身边。

“上神,今天这么大的雪你还是来了。”金翅乌见到史莲起身说。

“他的父亲不在,我就要多留意一下,我给昆仑做了一件小衣服,今天给他穿上。”史莲抱起昆仑说。

“上神,主上已经失踪半年,上神可有主上的消息?”

“你们魔族那么多人都找不到人,我就更无能为力了。”史莲说着开始给昆仑穿上她做的新衣服,“小昆仑,乖乖,先伸这只手,再伸这只。”

“上神,我是看着主上长大的,主上行事有时候看起来胡闹,其实都是深有其意的。他这次是辜负了你,但是主上对你好的时候也是真心实意的好,他……”金翅乌已经开始掉眼泪了,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金翅乌在那里独自抽泣了一会儿看史莲没有理他,又开始说了。“老奴一直陪在主上身边,从来没有见主上对哪个女子这么上心过。主上年少轻狂,一时糊涂做了冒犯上神的事,上神也应该……”

“应该做什么?”史莲给昆仑换好衣服,把他抱进了怀里。

“应该,应该……”金翅乌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认为你们主上失踪跟我有关系?”史莲问。

“老奴该死,老奴不敢。”金翅乌跪在地上说。

“你快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老奴的,我史莲比你老多了。你家主上不是也口口声声说我老吗,我是三界里最老的。”

“上神,人的寿命是根据修为算的。以上神你的修为你并不老,按上神的修为推算起来我家主上的年纪比你大许多。俗话说就是朝箘不知晦朔,凡人百年已是极限,而神人无极。上神的年龄不能以年计。”

“呵呵”史莲笑了,“难得遇到一个明白事理的。”

金翅乌见史莲笑了,心里绷着的弦也放松了些,“那上神,你说我们主上还能回来吗?就算是伤着也行。”

史莲明白金翅乌的意思,就是只要史莲不把夜阑给杀了,就算把他打个半死给送回来,他们魔族也很高兴。

“嗯,你们主上那么机灵,我想死倒是不会,等他自己玩够了,就回来了。”

“谢上神,谢上神!”金翅乌就差说谢史莲的不杀之恩了。

“好了,你先退下吧,我陪着他。”

“上神很喜欢主上的这个孩子,等主上回来,老奴跟主上说,让这个孩子做你的义子如何?”

“怎么都好”史莲笑着说。

“那老奴告辞了。”

史莲微笑着目送金翅乌离开。

“昆仑,你的父亲中毒还不知什么时候能醒,也许是明天,也许是明年。母亲明明可以让他马上就能醒过来,可是我偏不。谁让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让他睡着吧,他睡的久一点,他的魔族就更会乱一点,我就更开心。你说娘亲是不是很坏啊,小宝贝。”史莲怀抱着昆仑,站在寝宫里那大大的窗台那里,窗外的雪花如瀑布一般,太浓密。

离凡间的新年还有几天时间,就算是早晨也能听见噼里啪啦放鞭炮的声音。凡间的节日与神界基本都是同步的,因为最初都是神界的仙人将这些时令季节,节日教给刚刚开化的凡人。不过相比于凡间的节日,神界的节日就相对冷清多了。神人的寿命是以万年计的,凡人的寿命是以单年计的,本来就看惯了各种氛围,也就不是很惊喜了。所以每当神界有重大节日,都有很多神界的人下凡来凑个热闹。神界对神人的这些私自下凡的举动,只要是不在凡间犯错,扰乱凡间秩序,按时回到神界去,神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史莲稍稍买了些东西就回到家里,因为夜阑一直中毒昏迷,所以在夜阑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史莲有大半的时间是待在家里陪夜阑的。夜阑这个男人带给了史莲太多美好的记忆,史莲想在他昏迷的时候多看他一眼。

“马上就要过年了,也不知道你哪天能醒过来,只是一小瓶毒药而已,你的修为也太差了。”史莲一边说,一边用香皂打出泡沫,给夜阑轻轻的刮脸上的胡子。“你的胡子长的也太快了,我前几天刚给你刮过,它又长出来了。凡间马上就是新年,我今天给你清洗一下,不知你准备是年前醒还是年后醒?”。

刮完胡子,史莲又给夜阑擦拭身上,把夜阑从脸到脚给擦拭了一遍,又给他换上一身干净的睡衣。

忙活完了,史莲坐在夜阑的床边,安静的看着他。“你莫名其妙失踪半年之久,你们魔族都说是我把你给藏起来了。真是笑话,你有什么好藏的,我只是担心把你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偷偷送回魔族,会让那些不明就里的医生把你给治死。你还是赶紧自己醒了吧,我实在不想让你们魔族的人找上门来。”

正在说话之际,史莲感觉到楼上露台有神界的人。

“蓝尾燕子?”史莲走上露台。

“上神”

“何事?”

“神主轩辕明羽请你去一趟玉宵宫。”

“什么时候?”

“上神现在就去吧。”

“知道了。”

史莲给自己的住处又设置了一处仙障,这样除了楼上的露台,无论是神还是魔谁都进不了史莲的住处。

史莲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夜阑,转身随紫尾燕子去了神界玉宵宫。

果然来者不善,玉宵宫里等着史莲的除了神主轩辕明羽还有凌云和大公主轩辕敬蕊等。

“神主”史莲行礼。

“上神”众人给史莲行礼。

“史莲,快请上坐。

轩辕明羽每次出面都是一脸的和气。

“神主唤史莲来不知所为何事?”史莲心里明白,一定是魔族怀疑自己把他们的主上给害了或者囚禁了,来找史莲兴师问罪的。

“这个……”轩辕明羽这个万万年的大好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凌云见状马上出来给轩辕明羽解围,“上神,神主唤上神来是魔族有求于上神。”

“那是什么事呢?”史莲笑笑问。

“上神,魔族主上凌云的三叔父夜阑,已经失踪有半年之久。魔族为寻找三叔父已经找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地方,甚至神主也帮魔族把神界搜查了一遍,但是都一无所获。”

“哦,有这种事。”史莲略显吃惊的点点头。

“上神,为了寻找三叔父魔族派出了所有金翅营的兵,他们查到三叔父在失踪前曾经去过凡间。”

凌云的眼睛就差说夜阑失踪前去过史莲那里了。

“哦,然后呢?”史莲问。

“所以凌云恳请上神帮忙在凡间留意一下三叔父的去向,若有线索我魔族上下感激不尽。”

“哦哦,这都是小事。”史莲笑着说。

显然凌云是话里有话没有把自己的话给说清楚,站在他旁边的大公主轩辕敬蕊都替他着急了。

“上神,现在魔族正值隆冬,金翅坪上一片雪白。上神想不想跟敬蕊一起去滑雪作乐?”

史莲当然知道凌云的话还没有说完,轩辕敬蕊在为他的夫君出主意呢。自己若是现在不答应,那轩辕敬蕊肯定又会想出其它主意来,一定要把史莲请去魔族。到时候麻烦,还不如现在索性答应了。

“滑雪作乐,这个倒是新鲜,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史莲笑着说。

“那个敬蕊,凌云还有话没有说完呢。”轩辕明羽提醒说。

“神主,凌云的话现在不急着说,既然敬蕊邀请上神去金翅坪滑雪,我不好扫了她的兴。”那个凌云倒是机灵的很,知道轩辕敬蕊是帮他的。

魔族的冬季三天有两天是落雪的,轩辕敬蕊带史莲去了自己营帐,里面的火堆烧的正旺,倒是暖和。

“上神这个裘氅给你披”轩辕敬蕊拿出一件大红色的裘氅给史莲披上。

“我记得你最爱大红色,但是在神界的时候又很少穿,现在嫁来魔族是不是想穿什么颜色都行了?”史莲笑着问。

“上神不仅心善而且心细。”轩辕敬蕊为史莲倒了一杯奶茶。

史莲故作轻松的喝着奶茶。

“上神,凌云还有话跟上神说。”果然不出史莲所料,这个轩辕敬蕊是在为凌云打前哨的。

“是吗,请凌云上将军有话直说就是。”史莲笑着说。

“敬蕊你先出去一下,我的话要单独说给上神听。”凌云走进营帐说。

轩辕敬蕊笑笑出了营帐。

史莲继续喝着她的奶茶,凌云跪在地上就给史莲磕头,磕完三个后。史莲笑了,“上将军这是为何?”

“上神,是三叔父辜负了上神。三叔父有千般错凌云不敢为他求情,只是魔族无主已有半年了,还请上神能放三叔父回来与凌云见一面,或者让凌云去看一眼三叔父。”

“你是从何得知你的三叔父就在我那里,那夜阑又不好吃,又不好喝的,我藏着他作甚?你倒是说说。”史莲并没有让跪着的凌云起身,凌云也只能乖乖的跪在那里。

“上神”凌云红着脸,就像一个犯了大错的人。

“有话说就是,反正人都坐在这里了。”

“上神,凌云是个无用之人,但是凌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本领,这个本领连凌云的父亲,妻子和凌云最尊敬的三叔父都不知道。”

“哦,那是什么本事?”史莲突然有了兴趣。

“上神,凌云的鼻子特别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

“别的不说,我从在玉宵宫看见上神那一刻就知道,上神刚刚与三叔父有过比较亲近的接触。”

史莲吃惊了。

“而且,凌云从鼻子上还知道,在三叔父失踪的那一晚,三叔父身上的香味留在了上神的嘴唇上。”凌云跪在那里不敢抬头去看。

“呵呵,果然是个好鼻子。”史莲笑着说,“夜阑的确在我那里,不过他暂时来不了,你也不能去见他。他中毒了,睡了半年,谁让他修为这么差,一点毒药都受不了。你起来吧,地上凉。”史莲端着她的奶茶也站起身。

“凌云也知道以上神的为人断不会加害三叔父,既然三叔父安全,凌云也就放心了。”凌云起身说。

“你是魔族二王子夜琛的儿子,奇怪以夜琛的为人,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重情重义的儿子,真让人理解不了。”

“上神见笑了,凌云木讷,远没有父亲和三叔父他们精明能干。”

“呵呵,你可真会夸他们。话说你三叔父虽是个魔族主上,却也是甩手掌柜,大小事都交给你了。这次他失踪,你怎么不去取而代之呢?”

“上神哪里的来话!”凌云又吓得扑通跪下了。“三叔父是凌云最敬重的人,凌云此生若有二心必遭天打雷劈。”

“哎呀,你就起来吧,我又不是他,你不用跟我表忠心。话说以夜阑那种性格,高傲自负,你父亲夜琛的一眼一腿都被他亲手废掉,你敬重他什么?”史莲笑着说。

“三叔父虽然表面看着无所事事,但是他做任何事都是心中有丘壑。他看似什么都不管,其实什么都被他安排的井井有条,凌云只不过是三叔父用的顺手的工具。”

“呵呵,你也太贬低自己了。”

“上神,三叔父除了内帷混乱,别的还真找不出什么缺点。只是他一时糊涂辜负了上神,不过三叔父年纪轻轻就位高权重,又长了一副好皮囊。就算他不去招惹女人,那些女人看见也都会忍不住往上扑的。”

史莲冷笑,“凌云上将军长得也不错,一样也是位高权重,不知有没有女人来扑你?”。

“上神说笑了,凌云家里已有两个公主,早就焦头烂额了。凌云没有三叔父那种游刃有余的本事。”

“好了,我不想再听你夸他,该说的都说了,我先回去了。”史莲喝掉奶茶说。

“上神,金翅坪这段时间总是无缘无故的丢人。”

“丢人,丢什么人?”史莲问。

“有人看见过蛇形怪物的影子,别的一无所知,近日大雪不止,就越发无迹可寻了。”

“丢的人都找到了吗?”

凌云摇摇头。

“哦,这是吃人不吐骨头。你跟我说这个,是希望我帮你们找到这个怪物?”

“上神如果能出手相助,凌云感激不尽。”

“你是上将军,除了你,你们魔族还有南宫大鹏世家,怎么会治不了一个怪物?”

“只是因为,那个怪物神出鬼没太过狡猾,凌云无能。”

“哼哼,我才不信。不过最近我恰好闲的很,今晚给我安排个住处,我也好奇是个什么样的蛇形怪物。”

“好,凌云这就去安排。”凌云没想到史莲答应的这么爽快。“上神随我去三叔父住过的营帐即可。”

“这样不好吧,我最好是离他远一点。”史莲说。

“上神身份尊贵,整个金翅坪只有三叔父的营帐配得上上神。连日暴雪,金翅坪上实在是不好再安插帐篷。”

“罢了,我便去住一晚就是。不过等他回来不准告诉他,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上神亲自割了凌云舌头。”凌云连忙说。

“好了,走吧。”

“上神请。”

史莲就这样去了夜阑的营帐,夜阑虽然已是半年没有回来,不过他的营帐还是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里面的火堆也是烧着的。

夜阑是个爱干净又整齐的人,他帐篷里的东西都板板正正的摆放在那里。夜阑的软榻床前摆放着一个大箱子,史莲轻轻的打开,那里面整齐的放着夜阑当时挑选过的珍珠,还有一些金银的配饰。有一个合上的札记放在珍珠上面,史莲拿出札记读了起来。

夜阑的蝇头小楷看上去总是那么的赏心悦目,文字上还有淡淡的香味。“历尽千般想法,万种思绪,奈何最后敌不过上天。夜阑自认年少有为,位高权重……,唯情而无爱,两两相望,安好即可足矣。”洋洋洒洒几万余字,几乎记录了夜阑与史莲所有的过往。但是读到最后史莲也没有明白夜阑说的唯情无爱是个什么意思,他说的那个天,又是指的什么。

“什么迂腐酸文,你自己移情别恋,始乱终弃还要写出来这些烂文装无辜。写的看上去恋恋不舍,实则是一文不通,做出这么可怜的样子,怪不得是田西西的亲表哥。”

史莲冰雪聪明,她哪里从夜阑的札记里发现不了什么,明明是看出了端倪,只是对夜阑的怨念太深,不愿意多想而已。

史莲把夜阑的札记又给重新放进他的柜子,拿出随身带的锦囊,把夜阑柜子里大大小小的珍珠给各样拿了一些。

“这么完美的东西你还要挑来挑去的,真矫情。不过这些跟我仙海那里产出的珍珠,真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史莲累了,躺在夜阑的软榻上就睡着了。

入夜,金翅坪的狂风暴雪突然停止下来,一弯金黄的月亮挂在西边的天空,照着雪白的大地甚是好看。

史莲隐去身影化作一缕轻风,在金翅坪上空飘来飘去。

果然是一个蛇形巨影,冲着一个金翅坪上站岗的士兵就冲了下去。

一道金光闪现,巨蛇受伤向雪山那里逃去。史莲一路跟随去了雪山深处的一处山洞。幸好今日的月光皎洁,史莲看清嘴角流血倒在地上的正是那千娇百媚的美女浅璁。

“怪不得那凌云不亲自动手收了她,原来他既想给我卖个人情,有想在自己三叔父面前装好人。哼,跟夜阑一样闹肚子坏水,还装的正人君子样子。”史莲心里暗想。

史莲幻化成夜阑的样子走进山洞,“美人,早知道是你我就不会出手伤了你了。”

史莲抬起浅璁的下巴仔细看了看,浅璁嘴里的两颗牙齿被史莲用狩魔箭给打掉了,谁让她张了那么大的嘴巴。

“主上,你不是失踪了吗?”浅璁楚楚可怜得说。

“你主上我是失踪了,但是想你了,所以回来看看。没想到你在我金翅坪到处吃人,是他们给你的饭不够吃吗?”史莲冷冷的说。

“主上心里只有史莲,哪里会在乎我的死活。”

“屁话,我跟她有早就恩断义绝了。”

“主上说的话恐怕连自己都不信。”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史莲蹲下身看着浅璁的眼睛。

“哼,主上想杀我灭口吗?”

“那倒不必,你知道的东西你不说,我也不想知道。”史莲站起身。

“浅璁的父亲是妖王杜鲲,在北海妖族活人都是浅璁的点心,而且我吃的都是那些神界的人,在魔族吃这里的人,真的是委屈我了。主上你答应过父亲好好照顾我,不会看着我挨饿吧?”

“杜鲲的妖王是他自己封的,他既然已经死了就算他是个妖王。不过你再也不能吃人,再偷偷吃一次,我保证你今生张不了嘴。”史莲冷冷的说。

“主上失踪半年,可是去找那史莲了?”

“与你何干?”

“浅璁记得主上第一次亲浅璁,眼睛迷离,嘴里说史莲,怎么这一会知道回应我了。”然后你看清我不是那史莲就一把把我推开了。还下令说以后禁止我去你的寝宫,不光是我,大鹏宫里所有的女人谁都不准,他们要有谁敢放女人进去了,就砍了谁的脑袋。”

“还有吗?”史莲问。

“无忧苑里的女人们说正是主上你看上我才故意远离我,以免被史莲发现不好解释。可是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浅璁哭了。

“怎么不是了,我是你的杀父仇人,还基本灭了你北海一族,你不恨我,还爱我,可笑。”史莲说。

“主上不必笑话我,你本人不也是爱上了魔族千万年来的仇人史莲。跟主上比起来,浅璁根本就不算什么。”

“哦”史莲笑笑。

“浅璁在金翅坪跳舞的时候,有一次跌下高台,主上伸手把浅璁接住,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抱去了你的营帐,那一次是浅璁最幸福的一次,值得终生回忆。”

“行了,别说了!”史莲实在不想听下去,她的胸口半年来没有疼,现在又开始疼了。史莲掏出毒药,趁浅璁不注意,一下子倒进了嘴里。

“主上吃的是什么?”

“药”史莲冷冷的说。

“浅璁也想吃。”

“你吃不了。”就你那点修为,一瓶药下去,肯定就直接死了。你若死了,那个夜阑再找我要人,我岂不是麻烦,史莲心里暗想。

“主上准备怎么处罚我?”浅璁问。

“你吃了魔族多少人?”

“这半年,来来回回不到两百人。”浅璁娇媚的说道。

“那你吃过神界多少人?”

“这个吃就是了,浅璁哪里有那个心思去数。”

“过万了吗?”

“过十万”浅璁嘻嘻的笑着。

史莲的眼睛里有了杀气,“好吧,就先赏你这瓶药。吃神界的人,我很高兴。”史莲把药丢给浅璁。

浅璁打开要瓶想都没想,一仰头大嘴一开咕咚都吞了下去。然后就倒在地上,死了一般。

“我本无意要你的性命,你实在是罪有应得,能不能醒得来全凭你的造化了。”史莲转身回了凡间。

夜阑还安详的睡在那里,史莲看见躺在那里的夜阑那张三界里最无辜最英俊的脸,她恨不得再拿出一瓶毒药给夜阑倒进嘴里。

今天是凡间的除夕,天还没有亮四周就被鞭炮声给掩盖住了。史莲站在窗台那里看了一会儿烟花,然后就窝到沙发上睡着了。

鞭炮声渐渐没了声音,却感觉眼前有个人影在晃动。史莲懒懒的睁开眼皮,看见夜阑正在看着自己。

史莲睡着正浓,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你有什么好的,虚情假意。”她轻轻嘟囔一声翻个身又睡着了。

夜阑真的醒了,他躺在那里睡了半年,醒来的时候正好是凡间的除夕。若不是窗外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它可能还会多睡一段时间,他是被凡间的鞭炮声给吵醒了。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凡间的除夕果然热闹,不过史莲好像一晚没睡的样子,她去干什么了?”夜阑过去帮史莲把毯子给盖好,又觉得肚子里实在是饥饿,就去史莲的厨房去寻找吃的。

“你果然是个爱吃的人,无论是冰箱还是冰柜都放的满满的。你是被贬庶到凡间的,前几年一定是吃了不少苦,节衣缩食的,现在才努力的给吃回来。”

夜阑在史莲的烤箱里,看见了一个还在保温中的烤鹅。

“这个我喜欢。”

夜阑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拿出烤鹅就大口吃了起来。

夜阑半年没有吃东西,他得意的啃着烤鹅,越吃越开心,心想凡间的新年不知是个怎么的过法,一会儿吃饱一定要出去转转看看。

吃饱喝足,夜阑从史莲钱包里拿了也不知多少钱,顺便拿了她的两张银行卡,从史莲放在桌子上的杂志上看了一眼男模冬季的着装,摇身一变就出门了。

夜阑出门后最先去的地方就是自己租住的公寓,紫尾燕子还等在那里,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夜阑敲敲自己的门,没人答应,旁边轩辕幕遮的门却一下子打开来。

“哥!”轩辕幕遮的下巴差点惊掉到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