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夜阑毒发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16字
  • 2022-05-20 20:45:13

轩辕芙懊恼着性子一夜没睡,天刚亮的时候才勉强睡着。

下午时分轩辕芙懒洋洋的从床上起来,“香馥,什么时候了?”

“回长公主,已经是过了中晌了,你现在要起身梳洗吗?”香馥恭恭敬敬的过来给轩辕芙收起床上的帘子。

“扶我起来吧”轩辕芙懒懒的下床,坐到了自己大大的梳妆台前。

“昨晚上将军去轩辕敬蕊那个丫头那里睡的?”轩辕芙问。

“奴婢派人打听过了,昨晚上将军在金翅坪当值。今天一大早才回来,回来王府上将军马上就来长公主这里了。”香馥一边给长公主梳洗,一边说。

“一大早就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候长公主刚刚睡下,上将军说要带长公主去给父亲还有几个叔父去敬茶,也不想想他们魔族有谁能受得起长公主的茶。真是荒蛮无礼的很,我就三两句把上将军打发走了,谁知上将军还气哼哼的呢!”

“放肆!”轩辕芙气的把手里的牛角梳子给摔到了地上。“谁让你自作主张不去叫醒我,又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能训斥我的夫君?”

“长公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只是心疼长公主一夜未睡,再说他们魔族的人确实没人能当得起长公主的一碗茶。”

“只有愚蠢的奴才才会自作主张,上将军一回王府就来叫我,说明在他心里我是比轩辕敬蕊重的。你把他给赶走了,她就只能去找轩辕敬蕊那个眼高过顶的丫头,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敬完茶,夫妻恩爱都忘了我这个神界长公主了。”

“长公主,奴婢马上去打听。”

“还不快去!”轩辕芙嘶吼道。

那香馥真的就是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生怕走的慢了,被轩辕芙给一巴掌扇倒在地上。

轩辕芙坐在那里恼火不已,手里不断着缠着脖子上的红玛瑙挂珠。

“长公主”香馥一会儿功夫就回来了,站在门口不敢向前。

“你过来便是,我还能一口吃了你?”

“长公主,香馥该死。上将军今早已经带着大公主给几个魔族的长辈敬完茶了,现在他们在金翅坪,不知要等多久才会回来。”香馥怯生生的走进去跪在那里。

“瞧瞧,瞧瞧,你给我添了多大的麻烦。”轩辕芙蹲下身,捏着香馥软软的小脸说。

“长公主,奴婢一心都是为了长公主。”

“嘘,我知道,我知道。”轩辕芙眼睛里都是凶光。

轩辕芙从万恶之域回来后心里积攒了太多的愁怨,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她用力把脖子上的红玛瑙项链给扯断,晶莹的玛瑙珠子就这样哗啦啦淌了一地。

“你把这些珠子给一颗颗的捡起来。”轩辕芙恶狠狠的说。

“奴婢这就捡。”

“捡起来吃掉!”

香馥愣在那里半响不敢说话。

“怎么,聋了吗?让你捡起来吃掉!”轩辕芙恶狠狠的吼道。

“长公主息怒,奴婢这就吃。”香馥果然捡起一颗玛瑙珠子吃进嘴里。

花园门口聚集了好多王府听热闹的下人,轩辕芙抬头望去,有十几口人探着脑袋在观望呢。

“你们都看什么,快滚,滚!”她砰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夜琛拿了两瓶珍藏的好酒去了夜羽的密室。

“夜羽,昨日是凌云大婚的日子,你没有去参加。我给你带了两瓶好酒,停下手里的活过来尝尝。”

“其实我已经完工了。”夜羽在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激动。它手里托着一个小小的木盒,盒子里装的是一枚白色的丸药。

“这是什么?”夜琛问。

“这就是我们魔族的圣物。”

“这是?”夜琛想要伸手去拿过来看看,被夜羽一下子躲开了。

“你不能碰,魔族圣物历来只有魔族主上能碰,而我马上就是魔族的主上。”

“我不想碰,只是没有见过魔族圣物好奇而已。”夜琛笑笑把酒给打开了。

“你说我是现在把它给吃了,还是等到一个神圣的时刻再吃?”夜羽问。

“随你。”夜琛倒了两杯酒,自己坐下来喝了一杯。

“愚蠢的夜阑,他还要挟我说他的什么东西都能抢,就是史莲动不得。你看他的史莲都被我炼成丸药了,他现在还蒙在鼓里。”

“哼哼。”夜琛自顾自的品尝美酒,没有理会夜羽。

“不行,我不能等了,我现在就要把它吃了。”夜羽说完,拿起丸药就放你进嘴里。他吃的太急,想要囫囵吞掉,结果因为丸药太大,一下子卡在了喉咙。“咳咳……,”夜羽伸着脖子恨难受的样子。

夜琛赶紧递给他一杯酒,“赶紧送一送,你吃得太急了。”夜琛看夜羽的样子不觉好笑,但他知道夜羽最是小心眼,所以就忍住不笑,还帮夜羽拍拍后背。

“怎么样,好一些没有?”夜琛问还在喘着粗气的夜羽。

“还……还……”夜羽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来人,快去倒一杯水!”夜琛冲门外的保镖叫了一声。

“水来了。”手下的人拿了一大玻璃杯水过来。

夜羽拿过水,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

“怎么样,下去了吗?”夜琛又问。

夜羽喝水一点都不妨碍,但是一开口那颗丸药竟然还在喉咙里纹丝不动。

“还,……还没有下去。”夜羽喘着粗气说。

“走,我跟你去凡间的医院。”夜琛说。

“我,……我不去,等它慢慢化开就好了,不急,不急。”

夜琛真的又恼又觉得可笑,“我有事先走了,你哪里不舒服,随时让他们通知我。”

“走吧,走吧,……我要等它慢慢化开。”夜羽说话很费劲,伸着脖子躺在了沙发上。

夜阑耗费了一些修为把紫尾燕子给复活了,不过因为紫尾燕子的肉身已毁,夜阑只能从人间寻了一只普通的燕子。将紫尾燕子的魂魄放进那只燕子的体内,这样那个聪明的紫尾燕子又复活了。

“夜阑,你救了我三次。我要怎么感谢你,你说吧。”紫尾燕子说。

“救你一命不过举手之劳,史莲不愿意让你死,我就不能看着你死。去吧,去跟史莲见个面,她应该还在伤心呢。”

“她是伤心你移情别恋,我只不过是个送信的。你都不要她了,就不要再去取笑她。”

“管你什么事,你这个小黑鸟,快去!”夜阑做出要打燕子的手势,紫尾燕子赶紧扑棱棱飞走了。

史莲一觉睡到了日影西斜,她起床换好衣服,去附近的超市买了许多的食物。准备好好给自己做一顿好吃的。

“史莲,你还好吗,看到我高兴吗?”紫尾燕子已经落在了史莲开着的小窗口上。

史莲把大包小包的食物放在地板上,看着那边窗口上正在搔首弄姿的紫尾燕子。她知道是夜阑把它给复活了,除了少了那条长长的姿色绸缎尾巴,其他的并无二至。

史莲走到窗口那里,仔细端详了一眼紫尾燕子。她什么都没说,轻轻的拉动窗户,把开着的窗子给严丝合缝的关上了。

“喂,喂,史莲,史莲!”紫尾燕子在窗外大喊,史莲却就像没有听见一样。把食物拿到厨房,开始安静的做起菜来。

紫尾燕子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夜阑那里,夜阑现在凡间住在史莲租住过的公寓。

“怎么样,她见到你高兴吗?”夜阑问。

“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把窗子关上,任我怎么喊他都听不见。”紫尾燕子化作一个身穿紫色衬衣的美男子。

原来夜阑为了让紫尾燕子更方便照顾史莲,所以干脆把他化成了人形。

“呵,这就叫爱屋及乌。现在她恨死我了,所以见到你就会想起我,自然不会给你好脸色看。”夜阑一边说一边在打磨手里的宝石。

“那是她哪里不好,你就不要她了?”紫尾燕子问。

“这用不着你管,做好我吩咐你的事就好。”

“你说的倒是轻松,感情那个被抛弃的不是你。你不知道她曾经把我捧在她的手心,放在她脸上亲昵,她甚至还把我搂在怀里睡过觉,她还……”紫尾燕子还要说,却被夜阑愤怒的眼神给吓退了回去。

“赶紧忘了你这些愚蠢的事,再敢提起一次小心我重新把你变成烤燕子。”

“你不必这么小气,那时候我只是个燕子。要是现在我这个样子,上神就是要跟我亲,我,我……”紫尾燕子一边满意的照着镜子,一边得意洋洋说。

“你怎么样?”

“我还能怎么样,她可是史莲。这三界恐怕就你夜阑一个男人敢不珍惜她,对她始乱终弃吧?”紫尾燕子得意的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特别是自己的小白脸,燕子都是黑的,夜阑给紫尾燕子一张白脸,让他喜出望外。

“好!”夜阑挥手一扬,紫尾燕子那张白净的脸上,马上布满了大黑斑。

“什么时候不胡说八道了,什么时候给你还原!”夜阑转身就不见了。

留下紫尾燕子在那里懊恼不已。

史莲的厨房是不见油的,她十分不想被油烟给熏着。在凡间史莲遇到过好多不同的女人,她们的共同之处就是身上有一股难闻的油烟味。所以史莲宁愿自己做的菜不是那么好吃,也不要往菜里加油。

史莲为自己煮了一盘青菜,蒸了一条鲳鱼,还红焖了一小砂锅的猪蹄。另一个小砂锅里是平平一小砂锅的米饭,史莲来凡间有三年之久,现在终于能活的安逸一点了。

史莲之所以有闲钱租下这上下两层不仅能俯瞰整个城市还能闹中取静的房子,全都是用的夜阑给自己的钱。史莲与夜阑决裂,把所有的珍珠宝石还有同心镯还了回去,却没有把那一大堆凡间的钱还给他,反正已经花出去好多,索性全花了。夜阑要的话,就找欠着好了,但是他最好别要。因为以史莲在凡间的本事,再过三百年,她都挣不出那些钱。

史莲把饭菜一样样搬到餐桌上,搬那猪蹄煲的时候,手不小心被烫了一下。

“哎呀”史莲小心的把手指含在嘴里。

“这个我来,你再去拿一副碗筷。”夜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史莲身后。

史莲以为是错觉,在那里楞了半天。

“快点,我饿了。”夜阑放下猪蹄煲又冲着史莲说。

史莲准备了两副碗筷,一副是自己的,另一副当然是夜阑的。她给自己盛好米饭,就安静的吃了起来。

夜阑看史莲不给自己盛饭,就干脆自己盛了一碗。

“你这些菜都是水煮的吗?”夜阑边吃边问,“不过这次你的猪蹄做的不错,颜色好看,也入味了。”

史莲就像没有听见一样,还是安静的吃着碗里的饭。

“史莲,我给过你好多钱,凡间的那种。”夜阑又开始说了。

“他果然事来要账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史莲心里暗想。

“怎么不说话?”夜阑津津有味的啃着他的猪蹄。

“我们两个之间是我不对,我辜负了你。那些钱既然已经给了你就是你的,我不跟你要。”夜阑边说边坏坏的看小心翼翼吃饭的史莲。“其实上次我只是让轩辕幕遮帮我拿回那些金子,我有急用。你干嘛把所有东西都退回去?”

史莲还是不说话,其实她现在想的是,只要夜里肯给她一个解释,哪怕是漏洞百出的解释。她都会选择回到夜阑身边,重新做他的未婚妻,奈何夜阑说了许多话,却没有一句是重归于好的。

“以后我还会不定期的给你许多钱,这些我都交给他们去做了,你什么都不总管,就等着收钱就是。”夜阑继续说,“你不要误会,我们两个已经结束了,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以后我会不定期的来你这里吃你做的饭,每吃一次给你十万。当然你如果愿意留我在你这里过夜,每一晚我给你一百万。”夜阑看史莲还没有说话。

“那每晚一千万怎么样?”夜阑坏坏的笑着说,“我说的过夜,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可以睡在床上,也可以睡在地上,沙发上什么的。当然我还是无比怀念我们睡在一起的日子,我那时真傻,怎么就不知道做点别的呢?。”夜阑夹了一块肉放进史莲碗里。“别光吃白饭,下次我把我的烤肉给你带过来,让他们给你做。你这拿刀枪的手怎么能摘菜呢,以后别自己做饭了。”

史莲实在不知道夜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听他喋喋不休这么久果然是只谈情不说爱。“难道那个妖族的浅璁不香了?”史莲心里暗想。她只知道以夜阑的性格,若是来找自己复合绝对不是这样神经的。但是她哪里又知道夜阑实在是不敢再让史莲跟自己更近一步,哪怕史莲心里恨死自己,也总好过因为自己的私心看着她香消玉殒。

史莲放下碗筷,进到房间里换好衣服,就出了门。

夜阑听见史莲的门咣当的一声关上,他两大滴眼泪差点掉进还没吃完的米饭里。

夜阑把史莲做的所有的饭菜都给吃了个干净,然后又把碗给洗了。

他里里外外参观了一遍史莲的新家,果然比史莲以前住过的地方好多了。夜阑洗完澡,换好睡衣躺在了史莲的床上。“以前你那个小床那么小,我让你换个大的你就是不听,现在的床倒是大了,爱人却没有了。”夜阑盖上被子不知不觉竟然安静的睡着了。

史莲百事不顺,唯一让她觉得安心的就是自己的华府,蓝眉与白苏把华府给史莲打理的井井有条。

“美女,你怎么这个点来了?”蓝眉看见史莲有些吃惊,因为华府晚上九点半打烊,现在已经夜里八点多了。

“我在家闲着无聊,顺路过来看看,也得把你们两个的工资给发了,都欠着半年多了。”史莲看见华府里除了蓝眉与白苏还有两男一女,竟然都不是人类。

“上神,”那两男一女走过来给史莲行礼。

“你们玩你们的,我忙我的。”史莲笑着说,她走进吧台就开始轻轻拨弄计算器。

“喝水,”白苏给史莲倒了一杯开水。

“谢谢。”

“上神,他们说早就听闻上神被贬庶到凡间,没想到做了凡人的你,还是那么好看。”白苏小声在史莲耳边说。

“是吗?我就喜欢听甜言蜜语。”史莲笑着说。

“早就知道神界战神美貌三界第一,我妖类位卑未能有幸见过真容。今日得见凡人的史莲,也是气质非凡,与众不同,怪不得那魔族夜阑会死皮赖脸的纠缠不休。”一个妖族的男人说。

蓝眉赶紧让他住口,再看史莲还在那里算账,就像没有听见一样。

“各位都买好了,欢迎下次再来。”蓝眉担心他的朋友们再说出过分的话,赶紧要把他们请走。

“上神我这些朋友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让他们来了。”送走客人蓝眉小声说。

“他们来买东西,给我送钱的我为什么不让他们来。无论是妖是魔只要他不去为祸人间,我都不会对他们另眼相看。”史莲一会儿功夫就算好了账。“你们两个真是特别的招财,帮我赚了好多钱。过来看看是不是这些工资,我怕算错了。”

白苏凑近一看,“上神,你就是算错了,多出来两万多。”

“故意的,这多出来的是你们两个的奖金,谢谢你们帮我这么多。”史莲说着坐在了她那架大钢琴那里。

“上神,我们是妖,还是小妖。你不嫌弃我们位卑,我们夫妻不胜感激。”蓝眉说。

“别说那些客套话,你们虽然是妖,无论是赚钱还是做事的本事都比我强不知多少倍。我虽然是上神,但是在凡间却活的朝不保夕,我不如你们。”史莲一边随便弹着钢琴,一边说。

“上神,你难道没有听说凡间有这样一句话叫慈不掌兵,义不养财。你这个级别的神在凡间活的艰难,只能说你太善良了,心太软。”白苏说。

史莲笑笑说,“在凡间大多数情况下,善良心软就是软弱无能。”

“放心我与白苏都不会离开你,我们会帮你一直打理这家店,帮你赚钱。你就不用为生计忧心,不用理会凡人的种种。”蓝眉说。

“你这种人才把你局促在华府里,实在是大材小用,对不起你。”

“我的病人都可以来这里找我治疗,上神你真的都不用想这些。”

“好,谢谢,我谢谢你们。”

蓝眉与白苏相视一笑,白苏走到史莲身边,“上神,你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学一下?”。

“学,我觉得我除了打架别的都不会,会不会被人家笑话?”史莲笑着说。

“哪个蕞尔凡人敢嘲笑上神,我们有钱,我们用钱狠狠的抽他,让他乖乖的好好教我们。”蓝眉笑着说。

“那我明天就去找地方学,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凡间的游魔越来越少了,我真的是无聊的很。”史莲说道。

其实不是凡间的游魔少了,而是游魔们都要避开史莲居住的地方。因为万一惹到了史莲,被史莲送到天上做星星是好的,让魔族主上夜阑知道一下子灰飞烟灭就太不值了。所以现在史莲去了凡间哪里,哪里就是游魔最少的地方,除了几个不怕死的,一切太平。

出了华府,史莲又在大街上游荡了一会儿,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史莲开开灯,发现桌子上的碗筷都已经被收拾干净,那个夜阑竟然躺在自己床上睡着了,睡得还十分的安详。

史莲换好睡衣,拿了毯子捧着一本书就坐在了沙发上。还记得原来时候,夜阑总是搂着自己睡,无论是在凡间还是在魔族。只要是两人出现在一间房子里,夜阑总会一边喋喋不休的说话,一边搂着自己睡觉。

史莲裹着毯子,手里捧着书,眼睛却盯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夜阑。史莲想到了一万种她与夜阑之间不好的结果,唯独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夜阑会如此决绝的背弃自己。而且背弃的突如其来,莫名其妙。自己这时候完全可以用夜阑身上的落红之咒,让他即刻胸开肚破,暴毙而亡,然而史莲又怎么舍得。她心里爱惨了夜阑,是夜阑让她活了万万年第一次尝到了爱与被爱的滋味,也是夜阑满足了她对男人的所有理解。

就像史莲在北海说过的,夜阑有权,有钱,有貌,又温柔,又体贴,又风趣可爱。有脑子,有能力。史莲在他身边就像是一个人事不通的傻子,白白年长人家这么多年。史莲本就心软,又怎么舍得对自己的心头肉夜阑下手,她是真的舍不得。

夜阑在史莲心里这么完美,一方面是他真的完美,另一方面是因为史莲除了打仗从来没有接触过其他男人。夜阑先入为主,已经牢牢占据了史莲无爱的内心。

思绪连翩,史莲一不小心动了感情,她的心口又疼了起来。“咳咳,……咳咳……”每一次疼痛袭来都是那么的剧烈,迅猛。史莲都来不及准备一下,就被疼痛给撕扯到地上。

“你怎么了?”熟睡的夜阑被史莲剧烈的咳嗽声给吵醒。

史莲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上青筋暴起,脸颊潮红,大颗的汗珠顺着她的额头滚落到地毯上。她挣扎着从身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瓶药,就是白楚跟夜阑说过的毒药。

正当史莲要把丸药倒进嘴里的时候,夜阑一把将药瓶给抢了过去。史莲抓住夜阑的衣服,用恳求的目光盯着夜阑。

夜阑蹲下身子什么也没说,就将那满满一瓶药丸尽数倒进嘴里。然后他拖起史莲的头,咬破自己的舌尖吻了下去。

夜阑的血与精元是医治史莲身上毒咒最好的良药,还是和以前一样,夜阑用力抱着史莲。他闭着眼睛,不顾一切,他与史莲一样贪恋对方的身体,只是谁都不肯说破。

史莲由躺在夜阑怀里,又被夜阑给轻轻放在地上,夜阑缓缓的放下史莲后,自己也躺在了地上。他在毒性发作的时候进了最大努力,让史莲平安的躺在了地毯上。

夜阑又沉沉的睡着了,不过这一次是被毒药给毒的。他躺在那里呼吸微弱,一动不动。史莲看着表情安详睡在那里的夜阑,不知他这一次会睡多久。

夜阑躺在史莲的家里,睡过了夏季又睡过了秋季,到了冬季他还没有醒过来。

窗外下雪了,史莲给自己煮了一个小火锅,正准备吃,敲门声响了。

是轩辕幕遮,史莲开开门自己走出去,把轩辕幕遮拦在们外。

“上神,不请我进去坐一会儿吗?”轩辕幕遮手里提着各种水果。

“我自己住,闲人免进。”史莲冷冷的说。

“哦哦,上神你见了我从来没有个笑脸,我们两个也是患难之交。”轩辕幕遮说。

“笑还不简单。”史莲果然笑了,“你来什么事?”

“上神”轩辕幕遮突然放低了声音,“我哥,夜阑丢了,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见了,都半年了,魔族已经派人四处寻找半年,还是杳无音信。”

“哦,与我何干?”史莲冷冷的问。

“魔族连老鼠洞都搜了,连个汗毛都没有找到。他们怀疑是你把魔族主上给藏起来了,或者是……”轩辕幕遮做了个一刀切的手势。

“他的事与我无关,你说他们怀疑,他们是谁?”史莲问。

“还有谁,当然是魔族的长老,王子,公主还有大臣们。我估计他们很快就会通过神界找上门的,你先准备好。”

“我有什么好准备的,他是不是死了,或者是死到哪里与我何干?”

“上神,最好是与你无关。来,冬季多吃些睡过,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轩辕幕遮放下水果,一步三回头的匆匆走了。

史莲回到房间看见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夜阑,心想你最好再睡的久一点,这样魔族主上异位,我的私心久满足了。

夜阑那张英俊的脸上,最好看的是他那高高的鼻梁,就像他本人一样,英俊挺拔。史莲用手指顺着夜阑的额头到鼻梁,到嘴唇,到下巴轻轻的画下去。“这三界里竟然有这么完美的曲线,魔族王族男人的最高配置全都长在了你一个人身上。要不是你这个英俊的样子,我怎么会接受你,你不是说要娶我吗?怎么突然就不娶了,还说自己年少无知,我很老吗,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年长你万万年?你既然背弃了我,又何必来这里无赖纠缠?是因为欺负我有意思,还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哪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不过是见色起意了,我都知道你对那个妖族浅璁一而再的心动,你是突然明白了百花园中唯我一株,远不如万紫千红来的快乐!是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