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史莲火烧夜倾城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130字
  • 2022-05-18 21:08:28

史莲与轩辕敬蕊在那里一起欣赏浅璁的舞蹈,浅璁今日还是一身白纱,舞的却是一段红纱。她曼妙的身姿轻盈的就像要飘起来,都知道魔族主上夜阑喜欢她,所以就是更加的捧场,大家安静的看着舞蹈,跳的精彩处一起叫好。

一舞作罢,浅璁还要去换衣服,她急匆匆钻进了舞台旁边的营帐。

“上神,你真的以为魔族主上是因为她,而背弃了你们两个的感情吗?”轩辕传奇蕊问。

“随他吧。”史莲笑笑。

“你不去找他问清楚吗,你就甘心输给一个妖族的女人?”

“哈哈哈……,”史莲轻轻的笑了,“我史莲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我只是不是很想要他罢了,仅此而已。”

“上神你!”轩辕敬蕊大吃一惊。

远处的夜阑也把刚才史莲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不必吃惊,是他先找到的我,也是他先放弃的我。无数海誓山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我若再纠缠不休岂不是给他长脸了,以为我史莲是非他不可吗?可笑。”其实史莲说的全是违心的话,她若真的如自己所说如此不在意夜阑的去留,又怎会夜夜忍受钻心的情咒。只不过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知道就好了,真正的痛都是无法言表的。

两人手挽手正准备要走,听见浅璁帐篷里有巴掌的声音。

“谁让你这么不小心,这是我刚刚做好的舞衣,你就这样给扯坏了。真是笨手笨脚,快滚!”是浅璁的声音。

史莲没想到看着柔弱无比的浅璁,骂起人来还真是伶牙俐齿。

“对不起,对不起。公主我不是故意的,这条裙子太娇贵了,我只是轻轻一碰。”

“住口,你这种粗笨的猪,怎么配碰我这么华贵的衣服!”

一个胖胖的身形从帐篷里出来,史莲认出来那个人是秋水。

“秋水?”史莲走过去。

秋水被骂的正找不到方向,听到有人叫她,赶紧跪在那里。

“起来,谁让你跪的?”轩辕敬蕊搀起秋水。

“秋水,我是春水啊,你不记得我了?”史莲笑着说。

“我记得,你是上神史莲。”秋水低着头说,全没了往日的热情活泼。

“怎么了,被欺负了?”史莲问。

“我粗笨丑陋,经常被责罚是家常便饭。”

“那么你认为你被责罚的根本原因是粗笨丑陋吗?何况你一点都不丑。”

“谁在这里多管闲事?”这时换好衣服的浅璁闻声出来营帐,却看见了史莲与神界大公主轩辕敬蕊自然是有些心怯的。

“秋水,你看她的姿色如何?”史莲指着浅璁对秋水说。

“自然是美艳绝伦,要不然魔族主上怎么会移情别恋。”

“呵呵”史莲笑笑,“哎呀,你只说前一句就好了。”她撒娇的捏了秋水一把。

谁知星光一闪,秋水刹那间变成了一个美颜无比的女子。甚至比那浅璁不知要美上多少倍,娇艳的浅璁在秋水面前依然是黯然失色了。

“哇!”重人纷纷赞叹。

“去帐篷里照照镜子,看看喜不喜欢。”史莲笑着对秋水说。

秋水不可思议的走进帐篷,然后那营帐里就传出她爽朗的哈哈大笑声。

“史莲,我喜欢,我喜欢,那个浅璁比起我来差远了。哈哈哈……”秋水跑出营帐还在哈哈大笑。

“我变了你的容貌,留下了你的性格和大力气,满意吗?”史莲问。

“满意,满意。”秋水喜出望外。

“主上!”浅璁看见了远处的夜阑,嘤嘤的哭着去找他。

史莲回身看见是夜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拉着轩辕敬蕊就走了。

“主上,主上!”浅璁在左右摇摆着她软软的身子,央求着夜阑。

“她果真是个泥鳅,还有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夜阑心里暗想,他更加恶心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了。“你回营帐里休息去,对身边伺候自己的人切不可再这样骄横。”

“秋水过来!”夜阑竟然丢下浅璁喊过来秋水。

“主上!”秋水突然变美,一时还没有转换过来,只是心里小马乱跳高兴极了。

“今晚,金翅坪上大宴宾客,你随我一起去。”夜阑说。

“哎!”秋水爽朗的答应了。

夜阑就拉起秋水的手一起走了,根本就没有理会站在那里还扭来扭去的浅璁。

史莲身份尊贵,神界的轩辕明羽没有来,她便是魔族最尊贵的宾客。她被安排在长桌上首第一的位置,她的下首左侧第一位的夜阑,右侧第一位是夜琛,身后是伺候着的百合仙子。

众人坐毕,唯独不见了夜阑,等过一会儿却看见夜阑手挽着秋水出现了。

“上神,看这个男人有多渣,他真是一个美女都不放过。”百合仙子小声在史莲耳边说。

“嘘”史莲看夜阑过来了,示意百合仙子要小声。

“我都听见了,以后说别人坏话最好是背着人。”夜阑坐下去冷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史莲,就像那是他的仇人一般。

仆人们赶紧给夜阑身边的秋水添了一张椅子。

主菜上毕,准备开餐。这种时候需要史莲说几句好听的话,史莲无奈的举起酒杯说“今日良辰美景,借这杯美酒祝福新人琴瑟和鸣,美满天成。”说完史莲将杯里得酒一饮而尽。

“谢上神祝愿,我代新人和魔族所有老幼祝上神永远年轻貌美,无忧无虑,万万年,再万万年!”夜阑说完也把杯子里的酒给喝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胜酒力,趁大家不注意又把嘴里的酒给吐了出来。

史莲全部看在眼里,跟夜阑在一起那么久,夜阑也没有告诉过史莲自己不能喝酒。所以在史莲眼里,夜阑的行为有多假就多假。

“三哥,倾城亲自让厨房做了一道好菜,现在上来给大家尝尝?”夜倾城站起来说。

“好啊,就知道你闲不住。”夜阑用餐间隙,时不时的偷看身边的史莲。她只是在装着吃东西而已,其实根本就没有胃口。

“上神,尝一下这个,好吃的很。”夜琛给史莲送过来一片清蒸鲈鱼。

“谢谢。”史莲冲夜琛笑笑。

夜阑嫉妒的心快要燃烧起来了,他恨不得拉住夜琛狠狠的左右开工抽他十个大嘴巴。

“好菜来了!”史莲看着笑嘻嘻的夜倾城带着一队人,每人手里捧着一个带着盖子的金色盘子。

“什么好东西?”夜阑微笑回身问夜倾城。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好了,大家打开自己面前的盖子。”夜倾城故作神秘。

夜阑首先打开,“原来是蜂蜜乳鸽,你这疯丫头。”

众人也纷纷打开对面的盖子,唯独史莲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上神”百合仙子提醒史莲,她要帮史莲撤去那个盖子,谁知史莲阻止了她。

夜阑看出史莲脸色不对,他轻轻掀开那个扣着的盖子,脸色也是陡然变了。

“味道怎么样各位?”夜倾城开心的问。

“不错,不错。”众人都给她一个面子。

“上神,你为何迟迟不动呢,是没有胃口吗?”夜倾城挑衅的看着史莲。

“是没有胃口,我出去一会儿,大家慢用。”史莲微笑着告退。

“来人”夜阑唤了一声,“把这一个盘子帮上神存起来,存好交给我。”

“喏。”

“二哥,凌云怎么还没有来?”夜阑问夜琛。

“他……”夜琛看出夜阑再给自己使眼色,“哦,还请主上去看一眼。”

“嗯,你们慢用。”夜阑起身离席。

这个季节的芦苇草全部都是一人多高,又青青绿绿的,风一吹过去沙沙作响却不能见人影。史莲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是抑制不住的疼痛。她终于跪在了地上,可恨今日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丸药。她只能躺在地上,蜷缩在那里,任由身上的情咒钻心疼痛。能把战神折磨到蜷缩的疼痛,一般人不能想象。

史莲已经听见脚步声了,狩魔箭已经攥在手里,看见来的人影她又收起了狩魔箭,那个人便是追出来的夜阑。

夜阑过去坐在地上,将史莲扶在自己怀里,他用手指在左手的手心划出一道口子。“来,轻轻的吮吸两口,感觉会好一些。”史莲中的夜阑的情咒只有夜阑身上的血或者精元能帮她缓解疼痛。

很显然史莲是拒绝夜阑这莫名其妙示好的,她奋力的想要推开夜阑,才不会再接受他的任何东西。

“紫尾燕子我会想办法让它重生的,你就喝一口,就一口好不好?”夜阑的手心在不停的流血,任凭他怎么努力史莲就是不肯接受。她一句话都不肯说,只是努力的想要逃离夜阑的束缚。

“那就得罪了。”夜阑咬破舌尖,拥着史莲吻了下去。

夹杂着爱慕与悔恨,夜阑吻的既悲伤又深情。

史莲痛苦的闭着眼睛,她本可以推开夜阑,却又有些不舍得。还有他的咚咚的心跳声是那么让她迷恋而不能自拔。

“你这女人,果然是爱我爱到骨髓。”夜阑停止了他的长吻,看着还是闭着眼睛的史莲,一脸坏笑的说。

史莲脸颊羞红,她睁眼看见一脸不怀好意的夜阑,恼羞成怒一巴掌扇了过去。

“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打脸的,你这个女人记性不好?金翅坪上宾客云集,你让我怎么见人?”夜阑摸着自己的脸,坏坏的说。

史莲当然记得不能打脸这件事,所以她留着力气,顶多就是在夜阑脸上留下一个红色的手掌印。她喝了夜阑的舌尖血心口已经不疼了,伸手查看了下自己的头发,还好没有乱掉。

“来,”夜阑一用力把史莲从地上带起来。“我先走,你过一会儿再出去,以免别别人看见我们两个同行产生误解。”

史莲没有准备说话,她冷冷的看了一眼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的夜阑,抬腿一脚踢了过去。

“啊,我的腿。”史莲一脚正好踢在夜阑小腿上,这一脚是用了力气的,起码把刚才扇巴掌留着的恨都使了出去。

夜阑抱着腿,还不忘用眼睛盯着走远的史莲,“她不知对自己的处境了解多少,肯定是对我失望透顶了。”夜阑心想道。

“上神,这是魔族主上吩咐单独给你装起来的。”百合仙子提着一个布包交给史莲。

“哦,宴会散了吗?”史莲问。

“还没有,上神还回去吗?”

“不了,有人问起就说我不胜酒力已经回去休息了。”

“好的。上神?”

“怎么?”

“你的脸色好红。”百合仙子说。

“哦,可能是刚才饮酒的缘故,你去吧。”史莲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滚烫的脸颊,她脸红是被夜阑给取笑的。自己不光被夜阑占了便宜还被他狠狠的给羞辱了。

史莲提着布包去了夜倾城的营帐,营帐里空无一人,应该是还在那里饮酒作乐。

夜阑回了自己营帐,拿起镜子看了一眼,右脸上是红红的五个手指印。

“主上,你的脸是?”南宫大鹏问。

“没事,我不去宴会了。你去说我不胜酒力就先回账休息了,让他们尽情畅饮就是。还有等宴会闭了,让倾城公主过来一趟。”

“喏”

等南宫大鹏走了,夜阑掀开自己的裤脚看,小腿有些红肿,不过只是轻微的红肿。史莲还有念着旧情的,“她还不够恨我,心里对我还存在幻想。”夜阑心里暗想。

“百合仙子,上神找到了吗?”夜琛问。

“上神因为不胜酒力已经回去休息了。”百合仙子说。

“二王子!”南宫大鹏走进宴会营帐。

“主上什么时候回来?”夜琛问。

“回禀二王子,主上说他不胜酒力就先回帐休息了,大家尽兴就是。”

夜琛听完似笑非笑的说,“今天这酒厉害啊,上神与主上都只喝了一杯就不胜酒力回去休息了,哈哈哈……”他明显就是话里有话,众人会意,都脸上笑笑。

“倾城公主,主上说等宴会闭了,请你去他营帐一趟。”南宫大鹏接着说。

“真的?”夜倾城喜出望外。

“真的。”

“那我先回去换件衣服。”夜倾城欢乐的跑出营帐。

“今日是夜琛长子的大婚,夜琛代魔族主上,请大家尽兴。”夜琛继续陪着客人。

夜倾城风风火火的跑回自己营帐,一进门却看见史莲就坐在那里等着自己。

“你怎么进来的?”夜倾城心里半惊半怕。

“这三界之内,还没有我史莲不能去到的地方。”史莲笑着说。

“你要做什么?”

“你杀了紫尾燕子,还把它烤熟做成了一道菜,你说我要做什么。”

“蛇蝎毒妇,怪不得我三哥不要你了,你活该!”夜倾城心虚的骂道。

“我都还没有把你怎么样,你就骂上了,还真是蛮不讲理。你若不是夜阑的妹子,早就死了好几回了,还由得着你在这放肆。”

“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听说你们凤凰最擅长使火,凤凰都是能浴火重生的。今天我就看看到底是你赤练山的火厉害,还是我史莲的火更旺。”史莲说着,一条火蛇就朝着夜倾城飞了过去。

那夜倾城瞬间就被一团火海给包围了,“欺我,先要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史莲提着布包就出了营帐。

“主上不好了,倾城公主的营帐起火了。”一个士兵过来说。

“主上,我这就派人手去救火。”南宫大鹏说。

“不必了,倾城自己犯的错也该她自己承担。让火先烧一会儿,不过小惩大诫而已。一会儿火息了,她自己就来了。”

“这?”南宫大鹏十分不解夜阑的意思。

“你退下吧。”

“喏。”

果然过了两个时辰,灰头土脸的夜倾城出现在夜阑的营帐里。

“三哥,史莲她要烧死我!”

夜阑抬头一看夜倾城衣衫褴褛,身上一片片的红肿,头发跟眉毛都烧没了。

“啊,你现在知错了吧?”夜阑冷冷的问。

“我错在哪里,是史莲看你不要她了,找我报复!”

“看来你还没有知错,你杀死了我与史莲相互传信的紫尾燕子,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史莲也是你这种小辈欺负的?告诉你是史莲手下留情了,如若不然你现在早就化成灰了,还不知悔改!”

“三哥,你不疼我了,你怎么能任由别人这样欺负我,你可知道史莲一下子废掉我三万年的修为?她好毒。”夜倾城满眼泪光。

“我就是太疼你了,才让你这么胆大妄为。回大鹏宫好好养伤,伤好后马上回你的赤练山,仔细反省一下,自己错在哪里。告诉你,若不是史莲心软放你一马,十个夜倾城都不够她杀的!”

“我哪里错了,哪里错了?她都打在你脸上了,你还替她说话!”夜倾城捂着脸跑了,夜阑摸了下自己的脸,估计那手指印好几天都退不掉。

“南宫大鹏”

“主上?”

“派人盯住倾城公主,等她的伤一好,马上送她回赤练山。再把赤练山的山门给封了,不认错就不放她出来。”

“喏”

夜阑坐在灯光下,拿出史莲戴过的同心镯,“本来准备今晚送你回去,看你还有心情放火,就先不去了。你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慢慢忘了我对你的好,就不会这么痛。”夜阑攥着手镯躺在椅子上,脑海里回忆着原来跟史莲分分合合的一幕幕。原来的时候自己觉得跟史莲说不上三句话就开始争吵,是两人不够相爱。日日等着有朝一日能把史莲给娶回家,现在好了自己不仅不能娶史莲,甚至史莲一句话都不愿意跟自己说了,两个人形同陌路甚至会成为仇人。

朦胧中夜阑睁开眼,发现帐篷外一片白亮,“这么快天就亮了。”夜里爬起身,出了帐篷。原来是月影西斜,弯弯的月亮像一个金黄色的钩子挂在西边的天空。

金翅坪上万籁俱寂,偶尔会听见几声好听的虫鸣。

“凌云,洞房花烛夜你怎么现在这里?”夜阑看见凌云自己一个人站在练武场那里。

“三叔父,我睡不着出来走走。”

“哦,你这年轻人还真是与众不同。”夜阑心里暗想,如果是我与史莲洞房花烛,我一定三天三夜不出来,你还真是坐怀不乱,不近女色。

“三叔父,凌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今晚高兴,有什么话尽管说。”

“三叔父,你当初爱狠了上神。如今怎么会如此冷血绝情,父亲总是说你是整个魔族最冷血的人,从前凌云是不信的。”

“这件事啊,是我对不起她。”夜阑笑着说。

“三叔父,你竟然还笑得出来,不知道有人会为你夜夜泪流满面吗?”

“我……”夜阑苦笑,“她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既然知道三叔父这样十分不对,你就好好爱自己的两位夫人,做个好男人。”

“三叔父说话从来好听,三叔父没了这三界之内对你最情投意合的人,却依然能谈笑风生的。凌云真羡慕三叔父的胸怀,不是一般人能做得来的。”。

夜阑本来心情轻松的从帐篷里出来,被凌云几句话说得他都有些抑郁了。

“唉!”夜阑沉沉的叹一口气,“早点回去陪你的新娘子,别学三叔父。”他转身回了自己营帐。

“哪里来那么多花好月圆,我看这缺月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史莲站在自己的露台上,看着月落西山。

紫尾燕子已经被史莲给埋在一株铃兰下面,紫尾燕子为夜阑从魔族给史莲送鲜花,送宝石,送信件。它身上寄托了史莲对夜阑的许多期盼,如今被妒心大发的夜倾城给做成了烤燕子。

史莲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嘴唇,那上面又多了一些夜阑的唇香。

“我是多么的寂寞无聊才会进了你爱的圈套,如今你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站在那里看我。你够无情,我够活该。”

月亮已经落下去,太阳也马上就要升起来了,史莲回了房间,关上窗帘睡在了床上。

凌云天还没有亮就去喊自己的两位夫人起床,大公主独守空房一夜,本来精神就不好,又被凌云的叫声给吵醒,懒懒的起身去开门。

“怎么了,精神不是很好?”凌云看大公主轩辕敬蕊满脸的疲惫。

“上将军昨日与大姑姑休息的可好?”轩辕敬蕊酸溜溜的说。

“昨日我在金翅坪当值,没有去长公主房内。”凌云说。

“这样,你这么早就来叫我起床,岂不是一夜没睡?”

“行伍之人,几夜不睡是家常便饭。”

“看你说的轻巧,也没有见你的三叔父那个魔族之主忙成你那个样子。”轩辕敬蕊听凌云昨夜也没有去长公主那里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三两下就梳妆好了。

“好了,我们走吧。”

“你真是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凌云道。

“怎么刚才吃闭门羹了?”轩辕敬蕊问。

“那个长公主身边的丫鬟香馥,真是比公主的架子都大。”

原来凌云刚才去叫长公主起床,无缘无故着了香馥的一统奚落。

“那些丫鬟,婆子的是神界陪嫁过来的又如何。她们若不敬,上将军就就事论事惩罚她们就是,还反了她们不成!”

“夫人说的是,我看以后这些恼人的事就交给夫人好了,狠狠的惩罚她们。”

“那我就勉为其难了。”凌云与轩辕敬蕊手挽着手去了中堂夜琛那里。

在魔族从来没有新媳妇为长辈敬新茶这一说,但是偏偏凌云是个最为讲究细致的人。夜琛虽然十分不乐意,还是端坐在那里,认真端过新媳妇神界大公主轩辕敬蕊的茶水。

“父亲,给你敬过茶。我和敬蕊就要去大鹏宫给三叔父敬茶了。”

“去吧,应该的。”

夜阑重新换了一套墨兰色的衣服,每当他走在镜子面前,镜子里总会出现史莲从温泉里湿漉漉出来的样子。

“是我辜负了你,但是我又不想就这样眼睁睁的失去你。如果接下来的时候,我对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那都是因为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如今却只能对着镜子里的幻像说,史莲我爱你。”夜阑对着镜子里的史莲自言自语。

“主上,凌云上将军和大公主轩辕敬蕊来了。”金翅乌在门外禀告说。

“这么早,让他们在洗砚殿等着,我马上就去。”

“喏”

夜阑亲了一下还在睡梦里的昆仑,起身去了洗砚殿。

“三叔父,凌云带新妇给三叔父请安。”夜阑一走进洗砚殿凌云就携轩辕敬蕊一起跪了下去。

“快快起身,我们魔族从来没有这些繁文缛节的,不过你一片真心,三叔父很开心。”夜阑笑着说。他看见凌云身边并没有带长公主轩辕芙,知道自己的侄儿一定是请不动那尊神的,凌云接下来婚后的生活还不知是个怎么的样子。

“三叔父,请用茶。”大公主轩辕敬蕊恭敬的端了一杯茶水敬给夜阑。

夜阑接过茶,装装样子的喝了一口。

“凌云你昨日刚成婚,金翅坪那里的事先交给你九叔父和轩辕幕遮,你本人就在家里好好陪伴新夫人就是。”夜阑和颜悦色的说。

“三叔父,这大可不必。凌云不过是娶了门亲事而已,金翅坪那里都是我一手操办,离不开的。”

“是呀三叔父,既然都是自家人就不用这么生分。金翅坪正是用人的时候,凌云也愿意出这份力,我也愿意随上将军一起去金翅坪。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敬蕊也过不习惯。”

轩辕敬蕊口口声声称呼自己三叔父,其实她的年纪不知比夜阑大了多少万年,不过嫁夫随夫,轩辕敬蕊叫自己三叔父在礼仪上是完全过的过去的。

“难得你们琴瑟和鸣,那三叔父就准了。不过凌云,三叔父提醒你神界的公主金娇玉贵的,你要好生照应着大公主。她若在你那里受了委屈,三叔父第一个找你算账。”夜阑嘴上这么说,眼里看着凌云与轩辕敬蕊手挽着手,心里早就羡慕的冒酸泡了。

“三叔父尽管放心,凌云的家事绝不会给三叔父添麻烦。这样,金翅坪还有事,我跟敬蕊就先行告辞了。”

“去吧。”夜阑笑着说。

凌云与轩辕敬蕊恭恭敬敬的行礼退了出去,夜阑看着他们亲密无间的背影,眼睛里都差点流出酸水来。

“凌云?”轩辕敬蕊呼唤了凌云一声。

“嗯?”凌云笑着回过头问。

“以后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我叫你凌云,你叫我敬蕊如何?”

“好,那有人的时候我叫你夫人,你叫我夫君?”

“不好,有人的时候我叫你将军,你叫我夫人,如何?”轩辕敬蕊笑着说。

“如此甚好,还是敬蕊想的周到。”

“凌云,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我夫妻,有什么不能讲的?”

凌云与轩辕敬蕊手挽手上了马车。

“那我要说了,你不能生气,更不能对我有什么别的想法。”轩辕敬蕊认真的说。

“好好,都依你,说吧。”凌云倒是很少这么懂风情。

轩辕敬蕊将头靠在凌云的肩膀上,“你的三叔父,魔族主上夜阑真的好英俊啊,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那般精神矍铄的人,他的那双眼睛那么冷静,那么有魂。我都不敢看,怕失了分寸,让人笑话。”

“原来是这个。”凌云笑着握着轩辕敬蕊的手“我们魔族王族的男子每一个都相貌堂堂,三叔父不过是你见过的更加出众的一位。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大伯父,听说我大伯父夜风的相貌就连上神史莲见了都忍不住赞赏几句。”

“那得英俊成什么样?真不敢想象。”

“你看你夫君凌云也不错,虽然比不上大伯父与几个叔父。但是我在平辈众兄弟中算是最英姿飒爽的。”

“那倒是真的。”轩辕敬蕊娇笑着说。

“只是可惜了你三叔父与上神史莲一对男才女貌的璧人,没想到却不欢而散。”

“三叔父哪里都好,就是内帷太乱了。上神与三叔父没有修成正果,不见得不是一桩好事。”

“就是,无论男人女人长得再好有什么用,四处沾花惹草,招蜂引蝶的。夫妻之间没了忠诚还不如陌路,你说是吧?”轩辕敬蕊深情的看着凌云说。

“我懂你的意思,凌云此生绝不会辜负长大公主的深情。一生一世一双人,此外别无他求。”凌云说着这些话,似乎完全忘了他昨日是一起娶了两位公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