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将军凌云的婚礼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120字
  • 2022-05-16 20:07:01

夜深人静,夜阑躺在史莲原来的那个小床上,读着原来他写给史莲的信。

“我没有失忆,我依然记得自己是如何发疯似的爱她。但是为什么现在我从内心深处想要逃离,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在温泉里洗了个澡?我突然就不爱她了,而她竟然不哭也不闹,她坦然接受,平静的就像一池湖水。”夜阑抬头看见对面的高楼,高楼最顶上的灯是亮着的。

夜阑隐去身形,到了史莲现在的家里。果然是宽敞明亮,里面的摆设简单而又有格调,就像史莲平时看人的目光一样是冷色的。

此刻史莲穿着一件浅绿色的睡衣斜倚在米白色的沙发上。她正在那里呆呆的出神,眼睛里是无限的空洞。

一阵风吹进窗口,史莲打了一个激灵,起身去关上了窗子又重新坐在米白色的沙发上。然后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拿出一根香烟,用火柴擦着火苗,她吸烟了。一个烟圈还不是很熟练的从她嘴里吐出来,“咳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终止了史莲的优雅。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史莲捂着胸口十分痛苦的跪在地上。

“她是怎么了,同心结已断她难道还对我留着感情?”夜阑暗想。

夜阑看见史莲挨到一个柜子旁边,从里面掏出一瓶丸药,史莲把丸药哗啦啦的倒在手里。也没有水,她就这样把丸药吞到嘴里。

史莲躺在地毯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散乱的头发遮住她半张脸颊,胸口在忽高忽低的起伏着。她安静的蜷缩在那里,像一个受伤的小动物,奄奄一息的样子。

夜阑想要去为史莲倒一杯水,但是又怕不小心弄出声音来尴尬。他安静的看着地上的史莲,悄无声息的转身走了。

躺在那张柔软的小床上,史莲躺在地上的情形在夜阑眼前挥之不去,甚至都一起去了他的梦境。梦里夜阑跪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史莲面前,他伸出手扼住了史莲的脖子,然后使劲的用力,直到史莲没有了一丝气息。夜阑松手,轻轻撩开盖在史莲脸上的头发,史莲刚刚死去,嘴角还有一缕血迹。

“不,不,我亲手杀了你,不,这不是真的,不是!”夜阑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直到他从梦里醒了过来。

“原来是一场梦,只是一场梦!”夜阑坐起身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起身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抬头看见对面大厦的顶楼上的灯已经关了。夜阑本能的冲到大街上,他想要确认一下史莲到底有没有事。大街上半夜的凉风把他吹醒了一些,他愣愣的站在那里,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史莲终于能从心所欲的使用自己的彩妆了,她起床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洗脸给自己画一个精致的妆容。然后从她的衣橱里挑出一条过膝的连衣裙,加上一件大裙摆的绒面风衣,史莲径直去了自己的华府。

夜阑带着那一袋金子去了天台山,那个年轻帅气的白楚正在那里认真的织布。

“赏金带了吗?”白楚织着布,头都不抬一下。

“带了”夜阑走过去把那袋金子放在白楚的织布机上。

“离我远一些,一身泥鳅的腥臭味。”白楚嫌弃的起身,把自己的织布机撤的离夜阑三丈开外。

夜阑凑近闻了一下自己的衣袖,他除了自己身上的香味什么也闻不到。

”我是来问你事情的,不是来听你撒酒疯的。”夜阑冷冷的说。

“说吧,何事?”白楚停下织布机。

“我没有失忆,我还清楚记得跟史莲发生过的任何事情。但是我心里却对史莲没有一点点爱意了,甚至会厌烦她,或者会想要亲自动手杀掉她。但是每当我看见她身边出现其他男人,或者是她痛苦的时候我又会莫名其妙的难受。我怎么会突然就不爱她了,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白楚貌似认真的听完了,他点点头说,“你自己有没有想过这些是为什么?”。

夜阑解开腰带,退下外衣露出自己的胸膛,“你能看到什么?”

“落红之咒,还有史莲的痴情。”白楚冷笑着说。

“你怎么能看见?明明已经没有了。”

“其他人看不见,我就能看得见。你也看不见,但是史莲却看得见。”

“这是为什么?”

“来!”白楚把那袋金子丢给夜阑。

夜阑刚刚接住,白楚趁他不备一拳打在夜阑的胸口上,那袋金子直接掉到地上。

“你干什么?”夜阑恼火道。

“我是你祖辈打你一拳你还不高兴了。好好想想刚才那一拳,那袋金子为什么会掉到地上,没有被你好好拿住。”

“你是说史莲受伤了,她自身难保?”夜阑恍然大悟。“她是怎么受伤的,谁能伤的了她,她受伤跟我冷落她又有什么关系?”

“不急,不急,听我娓娓道来。”白楚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夜阑在勾引史莲之前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自己心里应该有数。”

夜阑想要说话被白楚给打断了。

“你每日里过得游手好闲,莺莺燕燕还憋了一肚子坏水。你在独孤城那个老坏人那就没有学过好事,其实你的本性并不坏,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天选之人,我了解我,所以我了解你。在你跟史莲渐渐有了接触后,你身上高尚,纯净的东西开始显现。你变得越来越讨人喜欢,你自己也越来越活出自我。你深深爱上史莲,不能自拔,动了无数脑筋要娶她。她也顺利成了你的未婚妻,一切近乎完美。这三界之内已经没有人阻止你们两个在一起,你们却忽视了三界之外。”

“什么意思,三界之外是谁?”夜阑不解。

白楚用食指指了下头顶。

“你是说天?”

“对,天意如此。上天绝不允许史莲爱上更别提嫁给任何一个人,她已然是触犯了天条。她为你不止挡下过一次天谴,每一次都让上天对她很失望。幸好她万万年里一直是很乖,很听话,上天才在你们两个亲亲我我的时候放了她一马。这次你斩杀杜鲲,她又挺身替你挡了天谴,上天已经对史莲忍无可忍了。”

“杜鲲是我杀的,天谴也是我受的。”夜阑说。

“好大的口气啊你,我且问你天谴打在你身上是什么感觉?”白楚喝了一口茶说。

“我没有感觉,史莲她是怎么做到的?”夜阑摸着自己的胸口说。

“她早就知道你意气用事,将来受天谴打击是在所难免。所以她将自己的精气分了一成在你的胸口,那个杜鲲虽然无恶不作但由不得你处置,一道十成的天谴下来你一定会灰飞烟灭,你不过才二十万年的修为。”

“我知道她爱我,但是我对她的感觉……?”

“这是上天对史莲最残酷的惩罚,不仅让她替你受过,还要让你背弃了她,所有的痛苦都要她一个人承担。”

“天意让我背弃她?”夜阑不信白楚的话。

“你身上史莲的精气已经气若游丝了,你被污秽之气不断沾染,变成现在一身腥臭的模样。就像你原来的样子,无所事事,醉生梦死,心肠狠毒,手段残忍而不思进取。”

“这些事情,史莲都知道吗?”

“她只知道一部分,也不是全能明白。对她来说最痛的不是天谴,是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当着她的面跟别人亲热。”

“我没有这么做过!”夜阑争辩。

“你没有当面,也是做过。你身上那个泥鳅的味道我能闻到,她一样也能。”白楚说。

“我没有,我只是拉过浅璁的手,还抱过她,也亲过。我不能控制我自己。”夜阑越说越没有底气。

“那你还想怎么样,还想跟那泥鳅睡在一起吗?”白楚冷笑。

“我该怎么办?我不想被他控制!”夜阑指的他就是上天。

“来,”白楚拉过夜阑的手,他拿出一根绣花针把它一下子插到夜阑的中指上,流出来的全是黑色的血。“看到了吧,你的心头血都变黑了,算你有良心还来这里找我求救赎。如果这样放任下去再过几个月,你真的可能会和史莲兵戎相见,到时候史莲不忍伤你,你却一剑诛仙,想想等史莲死后。上天收起天谴,你会是什么感觉,心痛吗?”

夜阑被白楚说的冷汗都流出来了,他仿佛真的看见自己一剑诛仙刺穿史莲的胸口。

“好了”白楚把夜阑的手给松开。“怎么样,现在还厌弃史莲吗?”

夜阑从梦境般的感觉里一下子清醒过来,“史莲,史莲。我都做了什么?”他情不自禁攥紧拳头。“我现在就去找到她,跟她说清楚所有的事情。”

“你不能去!”

“为什么?”

“你越是爱她,你最好就离她越远。这样上天兴许还能饶了她,不把她的小命带走。还有她只要再跟你好,上天就不会放弃让她悔过,上天会继续通过控制你来不停的伤害她。想想吧,她一次又一次被你伤害,是什么感觉?这就叫天意难违,即使她是上神。”

“对了,这是什么?”夜阑拿出一颗丸药,是那晚史莲吞药的时候掉到地上的。

白楚接过去看了一眼,“这没有什么,就是普通的毒药。”

“毒药?那晚我亲眼看见史莲吞了一把。”

“没关系,她一定是痛的急了,只是想以毒攻毒而已。你亲眼看见她吞掉一把,不知是多么的疼痛难忍,你就眼睁睁的看着?”

夜阑又羞又恼,脸上一阵一阵火辣辣的。

“你是说我与史莲再也不可能了?”夜阑平静的问。

“对,离的越远越好。”

“我不信,你骗我!”夜阑上去一把扼住白楚的喉咙。“你要不把破解之法告诉我,我现在就跟你同归于尽。”

“你这个丧心病狂的人!”白楚努力的喘着气,“你松开!”。

“你告诉我!”夜阑又加了一成力量。

“只谈情不说爱”白楚费尽力气说。

“什么意思?”夜阑松开白楚,又给他倒了一杯茶,单膝跪在地上敬了过去。

白楚接过茶去,狠狠的看了一眼夜阑。“你可以继续爱你的史莲,但是不要得到她的回应就好。”

“说的明白点。”

“就是你关心她,体贴她,给她好吃的,好喝的,所有的好东西。但是永远不要让她觉察出你的真心,更不要提你要娶她那些关于承诺的话。你要让她烦你讨厌你,看见你就心惊,每时每刻都想躲着你。”

“这怎么做?”

“起码你能偷偷爱她,只是她不知道而已。这样你就不会很痛苦,等她习惯了你的调戏,想必也不会恨你的。”

“那么说,我此生都不能娶到史莲?”

“永远不要动这个愚蠢的想法。”

夜阑起身走到小桥的栏杆那里,对着一池的莲花重新坐了下来。这一坐就是好多天,多到他的胡子都长出老长了。

“想开点吧,你想娶她不就是想长久的占有她吗。只要你冷着脸,绝口不提爱她这件事,你一样可以占有她。”白苏一边织布,一边随口说着。

“我不是想占有她,我只是想跟她一起说话,玩耍,让她每天都不再是孤单寂寞的一个人。”

“都一样,都一样,大家都是男人你想怎么样,我能不知道?”白楚挖苦夜阑。“这是一盒口红纸,我用一万年的时间调配的。你替我送给史莲,算我这个祖辈欠你的。”白楚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送到夜阑面前。

“她不需要化妆。”

“但是,她喜欢。没有了你的存在,她的生活里已经很少有乐趣了。”

“好吧。”夜阑站起身,“我该走了,你这次欠我人情,下次我再有什么事问你,你不准再收我金子。”

“哈哈哈,你这个斤斤计较的小气鬼。”

史莲坐在华府里安安静静的追剧,蓝眉与白苏就不停的忙里忙外,他们两个都知道了史莲与夜阑之间匪夷所思的事情,谁都不会去打扰史莲的安静。只是到了吃饭时间,给史莲摆上各种点心,让她似是而非吃一点,没有人敢过来解劝一句。

“美女,看这么久视频,你的眼睛会受不了的。”是打扮妖娆的田心。

“你怎么来了?”史莲还没有从电影里回过身来。

“来,陪你聊天解闷啊。”田心笑的不怀好意。

“让我跟你一起逛街看电影?”

“想去吗?”

“走吧。”史莲站起身,她的腿麻了好一阵,挎上包包就跟田心走了。

“蓝眉,你说她不会想不开,有事吧?”白苏看着史莲的背影小声问蓝眉。

“倒不至于有事,但是一定是想不开了。你看上神本来是微胖的,现在都有些瘦削了。”蓝眉搂着白苏说。

“那个魔族主上真不是东西,上神也是,他一个三界首神竟然将一世英名毁在一个潦草之辈手里。”白苏说的很不甘。

“那是魔族主上啊,你竟然说他是潦草之辈。可见你的眼光有多高,我蓝眉真是庆幸,你能不嫌弃我身份低微。”

“你不一样,你是这三界里最好的男人。”白苏搂住蓝眉的脖子,亲昵的跳起脚尖。

“看吧,女人都以为自己找到的都是最好的。史莲也是女人,她跟你想的一样。”

“原来如此。”白苏靠在蓝眉肩头,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的蓝眉是最好的。

田心为史莲点了一桌子的好吃的,“知道你没有胃口,所以才选了这家特色餐厅。”

“田心你不用这样,我很好。”史莲用叉子插着水果拼盘吃。

“很好,本来就是很好的。哈哈……”田心故意大笑,“今天给你带了个好东西。”,田心从身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

“这是什么?”史莲看那个盒子不仅漆面光滑,而且雕刻细致,不像是凡间的东西。

“你打开看看。”

史莲拿过盒子轻轻开锁,原来是一盒细腻的口红纸。“口红纸?”

“喜欢吗?”

“倒是精致,你用心了。”

“这么说是收下了?”田心冲史莲的身后笑了笑。

“田心你在跟谁使眼色?”史莲回头看。

“没有人,还能有谁?我这种美女,坐在这里当然会有各种男子向我示好。”田心得意的挑挑她的眉毛。

史莲笑笑把一盘瘦牛肉拉到自己身边,“是呀,人人都爱美女。目好五色嘛,本来就是这样的。”

“你美还有比你更美的信不信?你喜欢的男人别人也会喜欢,好东西大家都是要抢的,你知不知道?”田心悠悠的说。

“抢什么,抢男人吗?哈哈……”史莲忍不住笑了起来,与其是笑,她更像是在自嘲。

夜阑去偏殿看了一眼,那里基本上要完工了,高大气派。

“怎么样,还算是满意吧?”夜琛拄着自己的拐杖过来。

“不错,明日就是凌云大婚的日子,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夜阑问。

“都是凌云一手操办的,一切从简。”夜琛说。

“没想到以二哥的人品,也会生出凌云这么正直的儿子。”

“我有五子十三女,每一个都很出色。”

“哈哈哈……”夜阑拍了下夜琛的肩膀笑着走了。他知道夜琛在嘲笑自己子嗣艰难这件事,不过生孩子多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南宫大鹏!”夜阑叫来南宫大鹏。

“主上。”

“你不是在家陪自己的夫人吗,怎么来当值了?”

“主上,离敬怡生产的日期还远着,我只是经常回家陪陪就是。”

“嗯,不要冷落了人家,以免到时候后悔莫及。”

“谢主上关心。”

“不用谢,明明就是我错了。”夜阑抬头看了一眼天,“自今日起派金翅营的人守住我寝宫的门口,除了金翅乌与昆仑王子还有白虎任何人不准进去。违令者,先斩后奏。”

“喏!”

夜阑回了自己寝宫,脱去衣服将自己浸泡在温泉里。他把与史莲从相识到陌路的情景在自己脑海里慢慢的过了一遍,想到他第一次耍心眼偷偷的亲史莲,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长公主轩辕芙拿起鞭子朝关在笼子里锁着玄铁链子的怪物狠狠的抽了两鞭子。

那个小小的怪物虽然被吓得蜷缩在笼子的一角,但还是露出它恐怖的獠牙,它的目光里有恐惧更有仇恨。

“我知道你心里恨我,但是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人是史莲,你恨我吗?你更应该恨她,是她杀了你的父亲,是她让你在这里受苦!”

接着轩辕芙就拿出一张画像,那上面正是史莲的样子。

“好好看看吧,她就是史莲,你有机会就要把所有的仇恨都撒到她身上。”

轩辕芙说了一通话,像是累了。“把吃的给它吧。”

香馥把一盆带血的生肉放进笼子里,那个怪物马上就扑上去吃了起来。

“长公主织锦坊做好的嫁衣送过来了,还是先试一下吧。”香馥端着衣服走过来。

“你看那个累赘,我怎么有心情试这些。”轩辕芙有气无力的斜躺在椅子上。

“长公主也不必太过忧心,起码这个怪物它已经不在你的肚子里了。看它一副凶猛异常的样子,说不定将来能用得上。”

“嗯,是有用处。只是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它是我所生,那样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

“长公主放心,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香馥贴耳小声对轩辕芙说。

轩辕芙点点头,看了一眼又去忙活的香馥,心里若有所思。

蓝尾燕子给史莲送来了神界公主与魔族上将军凌云大婚的喜帖。

“跟他们说我身体不适,就不去了。”史莲把喜帖放在桌子上。

“史莲,大公主轩辕敬蕊从小就崇拜你,她成婚的时候你能出现她会很高兴的。这是她从小就有的梦想,你不准备成全她吗?”蓝尾燕子飞上史莲的窗台说。

“我现在是三界里最大的笑话,我出去让他们看我笑话去?”史莲把自己新买的彩妆一样样摆在自己大大的梳妆台上。

“原来史莲是个在乎凡夫俗子眼光的人。”

“我现在就是凡夫俗子。”

“你就在魔族出现一下就好,就一会儿功夫。”

“哼,让我去魔族,除非魔族的人跪在地上求我。”

“史莲,你可真幼稚。”

“我愿意。”史莲起身去关上窗子,把蓝尾燕子给关在窗外。

“史莲,你得说话算话,我去找人来给你下跪!”蓝尾燕子在窗外大喊。

史莲才不会理他,她打开那盒精致的口红纸,拿出一片对着镜子,放在自己两片嘴唇之间。一抹嫣红留在史莲的嘴唇上,那种好看的颜色,就像是长在她的嘴唇上,史莲对着镜子难得的笑了。

入夜天空出现了一片紫色的云彩,没想到大公主轩辕敬蕊亲自来了凡间。

“小仙轩辕敬蕊给上神行礼。”轩辕敬蕊落在了史莲阁楼那里的露台上。

“大公主?”史莲走上楼台,稍微有些吃惊。

“上神,敬蕊从小的梦想就是出嫁的时候能有你陪在身边,还请上神成全。”轩辕敬蕊跪下给史莲行了一个礼。

“大公主请起,你的心思我不是不知道。只是魔族那地方,我此生再不会去。”史莲搀扶起大公主。

“上神可是在心里怨恨那魔族主上夜阑?”轩辕传敬蕊问。

“呵呵,敬蕊我不想听见那个人的名字。”史莲笑着说。

“上神,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可是敬蕊不想被大姑姑压着一头,那个凌云也是块木头,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对的。”

“怎么不是对的,当然是对的。”史莲帮轩辕敬蕊理了下头发。

“这么说上神是同意了?”轩辕敬蕊决定要耍无赖。

“大公主,我没有说。”史莲赶紧澄清。

“你说了,你说了!”轩辕敬蕊搂着史莲的胳膊开心的笑着。

夜阑刮掉自己的胡子,换上崭新的黑色金纹衣服。他推开寝宫的门,准备从今天起,换一种方式去关心自己爱的人。

“主上,凌云上将军把他婚礼的现场放在了金翅坪。”南宫大鹏说。

“好,那边都准备的怎么样了?”夜阑问。

“全部准备妥当。”

“走吧。”

“主上?”

“还有什么事?”夜阑回身问。

“主上,你今天不一样了。”南宫大鹏说。

“嗯,我早就应该这样。”夜阑与南宫大鹏一行人去了金翅坪。

幸好这次凌云的婚事夜阑没有要自己亲自主持,如若不是看着别人新婚燕尔,他自己心里不知有多痛苦。

凌云从来都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人,他一天之内要娶两位夫人,自己倒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直到神界的车驾都已经到了金翅坪,他才回去营帐换上新郎的吉服。

夜阑交代一声就去了已经建好的高台,原来还没有建好的时候,他和史莲坐在这里相互依偎着聊天。如今这处高台已经建好了,本来想和史莲一起给它取个名字,现在看来全是奢望了。夜阑正在这里回忆往事,听见有人叹息的声音,他放慢脚步悄悄过去看,却正好跟史莲碰个正脸。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夜阑看见史莲还是简单挽着发髻,身穿一身淡蓝色衣服,眼睛里冰冷的像要下雪一般。

夜阑的喉咙动了动,想要打声招呼,史莲却早就下了高台。

夜阑没有想到史莲会来,心里抑制不住的兴奋,他快步走下高台,跟去史莲去的方向。史莲的敌人遍布三界,尤其是在魔族,现在史莲不再是自己的未婚妻,夜阑担心史莲会遇到不知好歹的人。

凌云的婚礼异常简单,新人到了,夜阑与夜琛被请上高位,接受新人的跪拜。原来史莲竟然是轩辕敬蕊的伴娘,由她亲自搀扶着轩辕敬蕊向夜阑行礼。把轩辕敬蕊的茶亲自递给夜阑,夜阑看着面无表情史莲,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他甚至在幻想这是他与史莲的婚礼。史莲将茶敬给自己,称呼自己一声夫君。

“三叔父,三叔父!”凌云呼唤了两声夜阑,他才从自己的幻想里走出来。原来史莲端着茶,夜阑呆呆的看着史莲,一动不动晾了史莲半天。

“哦,不好意思。”夜阑赶紧接过茶去。

新人进了洞房,史莲自己去了远处的山坡那里,这里是自己种苹果树的地方,如今就剩下几个坑了。

“上神,上神!”是轩辕敬蕊在喊自己。

“哎。”史莲起身走过去。

“洞房花烛夜你怎么跑出来了?”史莲问。

“我担心你自己在这里无聊会偷偷的跑回去,可不能就这样让你走掉。”

“傻姑娘,那样你的新郎就是人家的了。”史莲笑着说。

“我怎么能跟大公主轩辕芙争呢?随便他怎么样,他若心里有我,何必在乎这个先后。”

“你这姑娘倒是大气。”

“上神,魔族给神界来的人都准备了礼物,走我们去看看他们给你准备的是什么。”轩辕敬蕊拉着史莲就跑。

“我不要魔族的东西。”史莲站在那里不动。

“上神,就看一眼怎么了?你要是不喜欢送给我就好了。”

史莲无奈只好随轩辕敬蕊去,谁让今天是轩辕敬蕊大婚的日子。

“这里,这里,上神盒子上都有名字。”轩辕敬蕊拉史莲去了一个大大的营帐。

“史莲,在这里。”轩辕敬蕊拿起一个金丝楠木做的盒子。“上神,还有香味呢,我们打开看看。”轩辕敬蕊轻轻打开木盒。

夜阑正在门口安静的看着史莲与轩辕敬蕊,他像看一下史莲看见那份礼物时的表情。

“哇,上神,你快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珠钗。”

史莲接过盒子看了一眼,那不正是夜阑当日亲自挑选珍珠给自己做的吗,一根金色,一根银色。

“什么意思,羞辱我吗?”史莲心里暗想。

“我从来不喜欢这种奇技淫巧的物件,你喜欢送给你好了。”

“不会吧,这种好东西你都不喜欢?”轩辕敬蕊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其他人的盒子看,不过是一些普通的金银玉石而已,远没有史莲的礼物精致用心。

“你大婚,我是空手来的。这两根珠钗我就借花献佛了,来,我给你戴上。”史莲拿起那两根珠钗给轩辕敬蕊戴在了头上。

夜阑离开了,他不知道史莲心里是什么感受,但是他的心里真的就是刀搅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