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性情大变的人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776字
  • 2022-05-14 20:32:30

深夜史莲浮出水面,平静如镜的海面上倒映出史莲如今的容颜。她恢复了自己的样貌又年轻漂亮了回去,却平添了一头白发。满头的银发没有一根是黑色的,史莲从身后拿过一缕头发,果然全部都是白色的。

史莲平静的回到海棠树上,海棠树的枝丫上开满了绚烂的海棠花。史莲对着镜子把自己的白发给梳理了起来,史莲有无数的珍宝,在她还是黑发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戴过什么头饰。今日史莲突然觉察到了韶华易逝,就对着镜子小心给自己梳了个发型。

也不记得从北海回来多久了,夜阑再也没有了音信。其实史莲心底里是盼着的,但是星河西落日日夜夜,夜阑没有为史莲传来只言片语。“他来的突然,走的却毫无征兆,自始至终错的只有我一个。”。

神界派蓝尾燕子给史莲送来消息,神界的蟠桃盛会三日后举行。史莲虽然被贬庶,但是她是上神,蟠桃盛会众仙云集,史莲依例必须要参加。何况今年刚刚破了北海妖孽祸乱,史莲要亲自给在战场上立下战功的英雄赠送金刀,以示奖励。这是神界万万年来不变的规矩,这次盛会最华丽的金刀肯定会发给夜阑的,所有人里没有人能比夜阑立的功劳大。

天气明明已经转暖好久,但是魔族却突然下起了雪,飘飘扬扬的大雪淹没了夜阑寝宫外的台阶。夜阑屏退了寝宫内外所有的人,自己躺在寝宫外的雪地里。雪花一样淹没了夜阑的手脚,很快也淹没了夜阑本人,他心里一切混乱,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更不知道心里怎么会突然出现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比如说再也不要见到史莲,再也不要跟任何人或者有任何人提起与史莲的婚事,永远忘了曾经有一个叫史莲的女人。

“雪不停,你不停。雪不停,你不停。……,……”这句话不停的在夜阑脑子里回旋,就像是最致命的咒语,让夜阑痛苦万分。“啊!……,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夜阑疯了一般的从雪地里爬起来,把整个寝宫附近的雪给重新激荡到了天上。

“主上,主上,你怎么了?”金翅乌慌忙过来解劝。

“走,走,你们都走!”夜阑怒气冲冲的冲着金翅乌大喊,金翅乌怀里还抱着昆仑,昆仑受到惊吓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哭什么?”夜阑走过去一把夺过哭泣的昆仑,高高的举起他,想要一把将昆仑摔下去。

“主上,主上使不得,使不得!”金翅乌跪在地上紧紧抱住夜阑的腿。

昆仑被举起来以为是父亲跟自己玩耍,竟然咯咯的笑出声来。夜阑就像是从梦里醒了过来,他放下昆仑又把他递给金翅乌。

“这几天昆仑跟你睡,不要让我看见他。”夜阑把昆仑递给金翅乌。

“主上,你这是怎么了,要不然请洪药师过来给你看看?”金翅乌小心道。

“不用,你快走,我烦得很。”夜阑重新又坐在台阶上,低着头一动不动。

夜羽在自己的丹房魔阵里呆了将近有一百天,他夜以继日的用法力驱动炼丹炉,看着他抓到的那个史莲由一个人逐渐变成一个球。

夜琛每过一段时间就去看一眼夜羽,防止他因为炼丹走火入魔烧了自己的枯城。

“你看,这就是魔族圣物,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能得偿所愿了。”夜羽一边忙着炼丹,一边兴奋的跟夜琛说。

夜琛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夜羽其实史莲还好好的,他现在炼出来的那个,还不知是什么有毒的东西。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的长子凌云的婚事马上就要到了。到那天你还是停下手头的活,一起去我府上喝杯喜酒。”

“我太忙了,喜酒就不喝了。等我大功告成当上魔族主上,我封你儿子凌云做护国大将军,二哥魔族的所有美女你随便选。”

“既然如此,你没有时间我就不强求了,告辞。”夜琛赶紧出了夜羽的那间密室。他深刻感觉到一个痴心妄想的人是多么的可笑,与可怜。

“盯好他,一有什么反常马上去报告我。”夜琛对枯城的守卫交代说。

轩辕幕遮在金翅坪等了几天还不见夜阑出现,他干脆就去了大鹏宫找夜阑。

没想到轩辕幕遮一出现夜阑就把他拉进自己的寝宫,并且屏退左右,神秘的关上了门。轩辕幕遮没有一点心里准备,实在是搞不懂夜阑这反常的举动。

“哥,你这是做什么……?”轩辕幕遮本来也没有多想但是当他看见夜阑直接脱起了衣服,他开始在心里打鼓了。“哥,我虽然很崇拜你,但是我轩辕幕遮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这种事我打死也不能从了你。”

“过来!”夜阑赤裸着上身就叫轩辕幕遮。

“哥,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要为难我。”轩辕幕遮料到大事不妙,赶紧撒腿就跑。哪知夜阑快他十倍的阻住了他的去路,直接将门反锁。

“哥,轩辕幕遮也是七尺男儿,誓死不从。”

“你看我这里。”夜阑指着自己的胸口给轩辕幕遮看。“这里本来有一朵好看的莲花,是史莲亲手给我刺上去的。”

“哦哦,早说。”轩辕幕遮才反应过来,是自己误解夜阑了。“哥,是我眼的问题吗?这上面什么都没有,连一颗黑痣都没有。”轩辕幕遮看见夜阑健美的身体,忍不住的羡慕,“哥,你的体型真棒,怪不得史莲上神三界里那么多男人偏偏选了你。”轩辕幕遮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夜阑结实的腹肌。

“住口,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夜阑又重新穿好衣服。

“怎么了?在北海的时候不还是如胶似漆吗,你们什么时候又闹翻了?”轩辕幕遮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该你问的你不要问,来找我什么事?”夜阑冷冷清清说。

“我在金翅坪等了你几日不见你人,就索性找来了。现在的金翅坪每天都有大英雄出现,更绝的是那个咱们从北海带回来的浅璁。她一出现让魔族最美的公主夜倾城黯然失色,现在大家都盼望着天黑,天黑了好一睹浅璁的曼妙舞姿,简直就是享受。”轩辕幕遮说的津津有味。

“浅璁去金翅坪了,谁让她去的?”夜阑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哥你不会要夺人所爱,要把浅璁叫回来关在大鹏宫吧?”

“不会,走天快黑了,我们一起去看看。”

夜阑与轩辕幕遮一同去了金翅坪,夜阑也想借着这次机会放松自己的心情。

“哥,快看,开始了。”轩辕幕遮饶有兴致的带夜阑去了浅璁跳舞的高台那里。

夜阑看见那浅璁依旧是一袭白纱,她轻挽着发髻,乌黑的头发又长又直,映衬的她的皮肤更加的白皙美艳。

“哥,哥,哥!”轩辕幕遮第一次见夜阑对哪个女人这么出神。“哥,你看她这么入神,不怕上神见了不高兴?”

夜阑狠狠的看了轩辕幕遮一眼,“我说过,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到那个女人!”。夜阑转身走了。

“莫名其妙。”轩辕幕遮真的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夜阑一人走到一处山坡上,看见十一翅正在给几棵树苗浇水。

“十一翅,你这是做什么?”夜阑好奇的问。

“主上。”十一翅认真的行礼。“主上这几棵苹果树是史莲上神种在这里的,她还说如果主上你能大恩大德给果树吹上一口气,他们一定能结出三界里最好吃的苹果。”

夜阑最不想听见史莲的名字,人们却偏偏总是提起史莲。

“净做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把这些树给拔了,快!”

“主上?”十一翅十分不懂。

“没听见吗,赶紧拔了!”夜阑掉头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若明天我再看见这些树,就把你和你姐一起赶出大鹏宫。”

“喏。”十一翅虽然十分的不理解与不愿意,奈何夜阑要挟要把他与自己的阿姐赶出大鹏宫,他只能照做了。

夜阑返回营帐那里,又路过浅璁跳舞的高台,忍不住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情不自禁的心神荡漾起来。

好巧不巧,突然高台一脚坍塌,浅璁险些摔倒,还好夜阑见势不妙飞身抢了过去,把浅璁稳稳的抱进怀里。

“好好,好,好!”高台下一片欢呼声。

夜阑紧紧抱住浅璁,浅璁的身体在夜阑手里就像一片软软的柳絮。浅璁呆呆的看着夜阑,夜阑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是清晰可辨的心跳声。

在众人的围观下,浅璁被夜阑抱去了自己的营帐。

远处的轩辕幕遮看的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疯了吗?”

史莲基本上已经知道夜阑已经放弃自己了,她对着镜子安静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在雪白的发髻上插上精致珠花。然后在浅黄色衣裙外边套上一件硕大的黑色斗篷,戴上帽子就没有人发现她的满头白发。

史莲不知道她去了神界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她还是有所期待的。就算她知道夜阑已经对别人动了心,并且甚至是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她依然是有所期待。爱情对于史莲要么是从来没有,要么就是滔滔的洪水,她完全是被动的被裹挟其中。

神界的玉宵宫里鼓乐齐鸣,身姿蹁跹的仙子们在翩翩起舞。高高在上坐着的是神主轩辕明羽,大妃胡娥坐在他的身侧。史莲坐在下首第一的位置,与他对面的位置应该就是魔族主上夜阑的,不过魔族的人还迟迟没有到,让神界的人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不过是灭了一个杜鲲而已,你看把他神气的,到现在也没有影子。”姑苏天妃走到大妃面前小声得说道。

“这个魔族主上夜阑平日里最是礼貌得体,这次晚了应该不是有意为之。”大妃胡娥说。

“今天的宴会不仅是要庆祝灭了北海妖孽,更重要的是要一起商议魔族的凌云上将军与神界长公主轩辕芙和大公主轩辕敬蕊大婚的具体事宜。一会儿众位说话一定要讲究分寸,切不可伤了和气冷了场,万一丢了我们神界的脸面你们谁都吃罪不起,都知道了吗?”轩辕明羽正色道。

“喏,谨遵神主教诲。”神界众人纷纷异口同声,谁都不敢驳了轩辕明羽的面子。

轩辕明羽看了一眼座下的史莲,笑容温和的说,“史莲上神,你与魔族主上夜阑的婚事也该成了。这夜阑年龄虽小你很多,但做事得体,样貌也端正。今日你若点头,我们就把你和夜阑的婚事也定了,省的他每次来甜言蜜语的央求我。这夜阑也算对你一往情深了,为了能娶到你,做的事大家都看得见。”

史莲脸色绯红,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你们快看,史莲上神的脸红了。”百合仙子最先发现了史莲的羞涩。

众人发现了史莲的样子不由得取笑逗乐了一番,玉宵宫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魔族主上夜阑到!”随着门口的通传声,夜阑带着魔族的一干人等进了神界玉宵宫。

众神起身迎接,但是神界所有人的笑脸在看见夜阑手里紧紧牵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女子的时候全都凝固了。同时所有人都用眼睛的余光看向史莲。

“哈哈哈,贤侄你这次来的有些迟了。”轩辕明羽最先打破尴尬。

“神主,只因内子浅璁梳洗的时间太过长久,耽搁了。浅璁快来给各位上神行礼,来。”夜阑挽着浅璁就像挽着一位不谙世事得小孩子,轻轻把她带到玉宵宫神殿的中央。

“浅璁初来乍到,给各位上神行礼。”那浅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贤侄,这是怎么回事?”轩辕明羽问。

“哦,浅璁是北海杜鲲的独女。我对她一见钟情,正好夜阑尚未娶亲,便正好收到房里。”夜阑此话一出,堂下一片哗然。

“都安静一下。”还是轩辕明羽最先止住风波。“那列下诸位还请贤侄给介绍一下。”

“来,这位是我二哥长子,魔族最年轻的上将军凌云。这位是我的九弟夜常欢,这位是……,”夜阑一边介绍着随从,一边用眼睛温和的看着浅璁。

史莲呆坐在那里,耳边传来无数的声音,她听不见具体是什么,但是足以让她十分的痛苦。趁夜阑还没有说完,史莲轻轻的起身,想要离开这里。

“上神留步!”夜阑叫住史莲。

史莲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睛找不到应该看向哪里。

“上神,夜阑从前年少无知,做了一些让上神误会的事。还请上神看在夜阑年幼的份上,大人大量不要记挂在心上。夜阑在这里给你磕头赔罪,至于你我的婚约也就从此作废。”夜阑说着就双膝跪在史莲面前,说磕头就磕头,连续给史莲行了九个跪拜大礼。

“夜阑你!”轩辕明羽气不打一处来。

史莲看了神主轩辕明羽一眼,轩辕明羽给史莲留着面子,没有当众给夜阑难看。

史莲把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她的满头白发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她独自转身离了席,脚底下就像踩着棉花一样,感觉到无论自己还是周围环境都十分的虚无。

神界的后花园里百花争艳,明媚的阳光下,一簇簇一团团的花朵万紫千红。史莲尽力不让自己陷进回忆里不能自拔,她认真欣赏着花园里的花,她能听见花朵们说的话,在暖暖的春风里柔情蜜意。

“这朵白牡丹虽美压群芳,但是在上神面前也显的黯然失色。”史莲抬头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男子。

“上神”那个年轻男子躬身向史莲行礼。“我叫夜常欢,是魔族的九王子。”

史莲根本不想知道他是谁,更何况他还是魔族的人。史莲转身欲走,夜常欢赶紧上前一步叫住史莲。

“上神,常欢从小就是满头白发,因此十分的自卑觉得自己是一个另类的怪物,特别丑。直到刚才看见上神你,真是惊鸿一瞥。我夜常欢从此再不会自卑了,白发原来可以比黑发好看千万倍。上神你的样子真好看。”

史莲听见夜常欢说自己好看,嘴角情不自禁的淡淡一笑。这一笑如锦上添花美得众生颠倒,百花无色。

夜阑与轩辕幕遮不知何时站在了花园高处的花亭那里,史莲的一颦一笑他们都看的清楚。

“她真美,三界第一当之无愧。”轩辕幕遮喃喃的自言自语。

夜阑的胸口如同压上了一块磐石,耳边有一个声音在说,“离开我夜阑,她又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史莲也不过如此。”同时有另一个声音在说,“史莲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我怎么能把她给拱手让给别人。”。夜阑强自镇静,回头对浅璁说“你先回玉宵宫,这神界的花园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浅璁跟听话乖乖的随轩辕幕遮回了玉宵宫。

“小九,我有话要跟上神说。”夜阑走下台阶站到了史莲面前。

夜常欢给史莲行礼告退,看他走远史莲也想转身离去。

“如果有什么话,大家说清楚比较好,免得以后麻烦。”夜阑拦住史莲的去路。

史莲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满园的春色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原来的那些就当是一场大梦罢了,有机会我会尽力补偿你的。”夜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些奇怪的话,但他真的这么说了,说的字字真切。

史莲嘴角上扬没等夜阑再说什么,渐渐消失在花园里。她的满头银发在阳光下是那么耀眼,就像在哪里出现过的银河一般好看。

回到仙海神山史莲又坐在那棵海棠树上,静悄悄的看着夕阳西下。神主允许她明日就可以回到凡间,兜兜转转自己还是被贬庶的那一个,只是多了一些心事。

夜阑独自躺在了金翅坪那一片山坡上,他的痛苦无法形容,更不知道该如何排解。夜阑在晚风中迷糊糊睡着,他看见史莲在那里有说有笑,却看不清史莲对面的男人是谁。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要亲向史莲的嘴唇,夜阑痛苦万分,“住手,住手!”夜阑猛的惊醒,原来都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了,怎么了?”夜阑擦拭着额头的冷汗,起身回了大鹏宫。

“金翅乌,金翅乌!”夜阑一回到寝宫就到处寻找金翅乌。

“主上?”金翅乌闻声赶来。

“昆仑呢?”

“小王子他睡熟了。”

“把他抱来,我想搂着他睡。”

“主上,昆仑小王子没有娘亲,千错万错都不是他的错。老奴求你放过他一命,老奴求你了,求你了。”金翅乌跪在那里不停的给夜阑磕头。

“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昆仑的命?我只是想抱抱他。”夜阑觉得自己现在一团乱糟糟。“好,好,金翅乌你说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

“主上,从北海回来还是好的。要变就是你那次泡温泉之后,主上迷上了妖族的浅璁。”

“不是这样的,这些一定不是真的。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该死,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这样,你退下吧。”

“喏。”

夜阑重新坐在大鹏宫的最高处,嘴里含着一片树叶,悠扬的曲调伴随着无数的伤感。

轩辕幕遮的车子上装了满满一车的红色玫瑰花,夜阑走过去看,那些玫瑰花瓣上还留着一些露珠。

“你这是又看上了哪个凡人姑娘?”夜阑问。

轩辕幕遮一大早看见夜阑出现在凡间,有点吃惊,“哥,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请你帮忙,送谁的?”夜阑笑着问。

“老板,这样好吗?”花店的小姑娘把写好的卡片插在玫瑰花堆上。

夜阑清楚看见,卡片上写的是,“史莲,上神!”还有一个迷人的红唇印在上面。

“这个,上神今天搬家,我这是祝她乔迁之喜。都说换一个地方,换一种心情,希望她看到这些鲜花,心情会好一些。”

“她又要搬到哪里?”夜阑问。

“不远,上神给自己买了一栋大房子。她终于开悟了,懂得让自己好过一点了。哥,你找我什么事?”轩辕幕遮岔开话题。

“哦,过来。”夜阑将轩辕幕遮叫到一边。“我有一些碎金子当时装在一个小袋子里送给了史莲,现在我需要它们急用,你去帮我跟史莲要回来。”

轩辕幕遮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哥,我轩辕幕遮是名副其实的神渣,但是我送给女人的东西从来没有再要回来的。你先是移情别恋,现在又跟人家要金子,是不是有些过分,你真是渣出境界了。”

“听我说,那不是普通的金块。当时交给史莲是想让她帮我保管,以后我好为她做首饰用的。现在我有事,需要急用。”

“行了哥,你不要说了。你要拿回去给浅璁做首饰,明白,我这就去给你要回来。”

“我……”夜阑把话又咽了回去,“你去吧,我在史莲原来的家里等你。”

史莲住过的那间公寓已经人去楼空,有几个工人还在那里打扫卫生。夜阑轻轻的推开门,看见公寓里的一应摆设全是原来的模样,还有那张小小的床,史莲总是喜欢赖在上面追剧的。

“先生,先生,这间公寓已经退租了,请问你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过来礼貌的跟夜阑说话。

“哦,退租了。多少钱,我租下来。哦,你稍等下,我让他们来交钱。”

“这个,先生不先了解一下吗?”

“不用了,这个房子我住过。”夜阑走过去坐到史莲的床上。

那几个收拾房间的阿姨似乎是嗅到了什么味道,“小伙子,她没有搬远。就在对面那座高楼上,去吧,兴许还有机会。”

夜阑抬头看见对面果然是一座崭新的高楼,阳光照射着高楼的玻璃,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幻觉。

史莲又是住在了高楼的最最顶层,她站在玻璃窗那俯瞰着这座人间华丽的城市。

敲门声响起,“进来吧,门没关。”

“上神你这个房子是上下两层的?”轩辕幕遮怀里抱着一大捧玫瑰花好不容易塞进去。

“买顶层顺带附带最顶层阁楼,恰好我喜欢安静,也能种种花什么的。以后不要带这些东西来,我丢掉的时候还麻烦。坐吧。”史莲看了一眼轩辕幕遮抱来的红玫瑰说。

“哦哦”轩辕幕遮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显的有点手足无措。

“你有事?”史莲问。

“上神,你在神界的时候是满头白发,回到人间怎么就黑了?”

“我的神力受损,在神界的时候身上的能量支撑不了,所以头发就全白掉。现在人间,我这个凡人的样子用不了那么多的神力来支撑,所以就跟没有事一样。”史莲给轩辕幕遮倒了一杯白开水递过去。

“上神,你的神力是怎么受损的?”

“呵呵,一不小心。”显然史莲不想说出来。“你还有事吗?”。

轩辕幕遮听出史莲是在逐客了,“有,哥就是夜阑,他说他曾经送给你一袋金块,他现在要……”轩辕幕遮不知该怎么说才能减少史莲的尴尬。

“你等一下。”史莲起身去另一个房间搬出一个小纸箱。“这是他送给我的全部东西,你清点一下。”

“不,不,他不是这个意思。”

“他是什么意思与我何干?”史莲说着把手腕上的同心镯给退了下来。“还有。”只见史莲轻轻拉开脚腕,白光一闪一条红色的绳子就这样从史莲脚腕上断了下来。

“上神,你?”

“与你无关,告诉他,让他永远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你走吧。”

轩辕幕遮本来还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不知为何一时语塞,只好抱着纸箱掉头走了。

“哥,都在这里了,你自己找找。”轩辕幕遮把纸箱放在夜阑对面的桌子上。

“这是什么?”夜阑恍惚问。

“你送给上神的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了。”轩辕幕遮指着纸箱说。

“我只是要那一小袋金子而已。”

“知道,但是现在就这样了。”轩辕幕遮耸耸肩,“上神还说以后老死不相往来,虽然不是原话,但意思大体是这样的。”

“哦,我知道了。你走吧,谢谢你。记得把门带上。”夜阑面无表情的说道。

“知道。”咣的一声,轩辕幕遮走了。

夜阑打开纸箱,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根同心结。一条简单的红色丝绳,切口是被割断的。

“没有诛仙剑,这个同心结是怎么断掉的,难道说我们两个真的缘尽了?同心结缘尽自断,可是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夜阑想到此处,把纸箱哗啦啦的给倒得底朝天。

红的,绿的,黄的,紫的宝石,白色的珍珠,软软的丝绸睡衣,装饰华丽的魔族王后礼服,还有那金色的同心镯,都一起散落到地上。夜阑一眼就看到了那一袋小金块,他赶紧捡起来,把它攥到手里。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宝石与珍珠,每一个都是一段他与史莲的回忆,只是回忆的波澜非常的平静。夜阑并没有十分的伤心,他就像一个陌生人,在观看着别人的故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