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赤目狼的偷袭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6813字
  • 2022-01-06 18:39:34

走到自己设置的三里禁地,史莲忍不住转身回头张望,夜阑果然没有出现。她转回身去,优雅的迈开脚步。三王子夜阑隐在黑暗里,远远的看着史莲的背影,那个神界拥有无上美貌的史莲突然不讨喜了。让他欢喜让他忧的是这个凡间的女人,凡间的史莲越是执拗冷漠夜阑就越是欲罢不能。

七八月的晚风已经透出足够的凉意,史莲坐在楼顶,这次却不是为偷凉。“我最近是怎么了?”她在深刻的反问自己。“自从上次在上班的公交车上看见那对母子,我就不一样了,对,就是从那时开始”史莲低着头用树枝在地上随便画着。她一会抬头看下星星,一会低头叹气。天上人间生灵不止万万,有些话却只能自己对自己说。

“你们说也奇怪,现在人也本事了,工程机械威力多牛。就这么一个坑他们这帮人来来回回两周了,愣是原样不变”早班的公交车师傅边开车边吐槽。“我看得找个师父给看看,指不定得拜拜路神”一个打扮精致的老太太说,“这你就多虑了,神仙不干坏事”公交车上一个中年男人满是不信。大家七嘴八舌你来我往的讨论,史莲听了一路觉得凡人挺有意思。

秦总果然把老杜安排在二楼办公室旁边,老杜高高兴兴的去公司对面的花卉市场搬回一株小小的兰花。“史莲你要走吗?”金枝玉叶问,“何出此言啊?”史莲笑笑。

“魔族的礼已经下到三十六道”仙人球最近话也多了起来。

“哼”史莲的语气那么冷,金枝玉叶把送到嘴边的话硬咽了回去。史莲打开电脑还是那首《落红》,再次进入单曲循环模式。

“史经理,外边打架了!”苏静急急推开办公室的门。史莲赶紧出去,原来是段锋和新来的仓库送货员候运栋。很显然段锋不是候运东的对手,他却像打了过剩鸡血的公鸡,不停的往候运东身上靠,小侯被几个前台姑娘拉到椅子上已经坐在那里。看那段锋转转悠悠又向前又往后转,史莲看见着实好笑。他们业务部几个在公司的业务经理全都藏在二楼,没有一个下来给他助威的。

“大家都散了吧,小侯你去我办公室。”史莲回头看了一眼段锋“段经理你是公司的老员工,今天小侯怎么惹到你的?”

“他给我女朋友写情书!”段锋看小侯走了,竟自坐到前台椅子上。

史莲扫了一眼那里哭的梨花带雨的田西西,她软软的小手擤着鼻涕,耸动的肩膀在女人眼里都想过去拍拍占下便宜。

“空口无凭,情书呢?”史莲冷语,她明显是向着仓库小侯的。

“在田西西的包里”段锋怒道

“田西西你真有收到小侯的情书?”史莲问田西西。

“我明人不做暗事,情书是我写的”小侯从办公室又折出来了。

“段经理你女朋友长得漂亮连女人见了都喜欢,年轻小伙见了想追求是正常的事,你不也是看上了田西西的小脸蛋吗”

“史经理你!”段锋万没想到史莲会这么说

“话又说回来了,追求归追求,他追他的,田西西不接收,别人又不会逼她”

“呵呵呵呵”前台几个小姑娘听见史莲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段锋还要说什么被史莲阻止“段经理,公司忙的很,没有时间就这么你侬我侬,亲亲我我。今天给你记大过,不服可以辞职。”史莲又看向田西西“不想干,可以走。整日里哭哭啼啼的,晦气的很”。

史莲回到自己办公室“说吧,看上田西西哪里了”史莲故意问

“嘿嘿嘿嘿”小侯不好意思的笑了

“这次要给你记过的,跟你们主管说让你多送几趟货就回来了”

“什么回来了,史经理?”小侯不解

“奖金就回来了”史莲笑着说“以后追姑娘别这么死板,信息时代发个短信,打个电话啥的不是很方便吗。情书那是古人们干的事”

“哇,史经理你可真坏,我在门口不小心全听到了”业务部小杨拿着项目单送过来。

“哈哈,彼此彼此跟你们业务们比起来还逊色些”电话铃响了,史莲拾起电话“来一下办公室”是秦总。

“下面打完了?”秦总问

“本来就没怎么打,蹦蹦跳跳而已”

“史莲,你看热闹不嫌事大”秦总笑道“杜老师,这件事你怎么看”秦总给坐着的老杜倒了一杯茶水,“史经理别站着了,也坐下喝杯我刚泡的新茶”

“哈哈,我沾杜老师的光了”

“话多”

“我以为你不在公司”

“那种场面我不适合出现,我就理解不了这段锋,一把年纪,幼稚!”秦总不屑的说

“男人嘛,在所难免”老杜喝了口茶

“老杜你这话不对,当初我老婆也不放心我,我用事实证明她的想法完全是多余的”秦总自豪的说。

这一天的班上的就像一出闹剧,史莲坐在公交车上回忆起来忍不住偷笑。“今天男朋友没来接你,怎么还笑的这么开心?”公交车师傅说。

“啊?他不是我男朋友”

“不是也好,人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公交车师傅虽然这么说,但明显不信。

“过来坐坐!”史莲走过榕树旁边看到了阳光下的夜阑。八月的阳光照在他明亮的睫毛上,就算是神界也没有这么英俊的男子。

史莲坐到了旁边有树荫的椅子上“过来吧,那边热”。

夜阑抬头看看大太阳觉得自己傻绝了,“刚刚那边是有树荫的”。

“我信”史莲的话比她说不信更让夜阑不自信。

就这么静静的坐了半个小时“我跟你的父王是平辈,按辈分来,你应该尊称我为姑姑,阿姨也行”

“屁话!”夜阑很不服气“我都不嫌你老,嫌你姿色平庸,嫌你不温柔无情趣,你在这跟我论起辈分”三王子夜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史莲三尺长的狩魔箭已经攥到手里,那根闪着银光的狩魔箭像一座冰山将她与夜阑隔开。“要么你走,要么跟我打一架”史莲的话冰冷又无情,她就是战神史莲从来没有改变过。

“我打不过你,在神魔大战时已经是你的收下败将”夜阑低下头。

“我现在只是原来的十分之一,还没有信心吗?”史莲是在挑衅,气氛冷到了冰点。

“四十九道聘礼已下了三十六道,嫁不嫁你说了不算”温柔的夜阑突然变的冰冷无情,他冷峻的双眼似要结冰“现在你最好想办法爱上我,这样你以后在魔族的日子会好过一些!”他夜阑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着绝情的话“神旨已下,你难道要抗旨不成!”说到此处,夜阑吓了一跳“你要抗旨?”

“你以为呢?”史莲得意的笑笑“老阿姨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一代战神,我不愿意的事,三军都强迫不了!”

夜阑站起身买回两根雪糕,递给史莲一根“你瞧不上我?”他失落了。

史莲咯咯的笑了“年轻人,跟你商量个事,我去把神界的老大赶下台,你去做万神之尊。到时候神界四十九位公主任你选”

“你要造反?”

“我史莲尊享万神敬仰万万年,他一个不高兴就给我贬了。让天上地下所有的生灵都看我笑话,现在他还是忌惮我要把我送到魔族去当什么王后。以为我就这么好说话!”

“哈哈哈哈哈”夜阑突然笑的前仰后合“史莲,你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凡人你都做得,魔族王后你做不得!我才不信你会去抗旨造反。你是我的,永远都跑不掉。”

史莲本打算用造反吓退夜阑,没想到他完全不按史莲的套路走。

广场上响起一片欢呼声,原来有凡人在求婚。地上用蜡烛点了两颗大心,男孩单膝跪地送上亮闪闪的戒指。史莲仔细一看原来是段锋与田西西,四周都是起哄的声音,看得出来田西西想躲,奈何人群太厚,躲不掉,段锋还在地上跪着。“在公司没闹够,又跑大街上来演戏”史莲笑的不怀好意。

“啊,史莲你太坏了,看田西西出囧笑的这么美,倒跟我很配”夜阑一把搂过史莲冲着人群大喊“嫁给他!”这下好了所有的人都转过头看向他和史莲。田西西也看了过来,这次史莲没有挣脱,她在笑,坏坏的笑。

小城市夜里十点钟路上就没有几个人了。

“唉,再搂一会”夜阑使劲搂着要挣脱的史莲,“刚才怎么不挣脱,现在想跑”史莲还在挣扎“搞不懂你们女人的心思,你为了气到田西西竟然能主动投怀送抱。下次见你我一定要带着她,让她眼睁睁的看我怎么爱你,啊,你这狠毒的女人!”史莲轻轻扯了一下他的伤口,赶紧跑开。

魔族三王子夜阑每夜送完史莲都要回到自己魔族的王宫,今夜他好歹没有跟史莲争吵,回到宫殿躺在王位上心情十分轻松。“你们的聘礼都准备的快点,弄好了赶紧给神界那边送过去”夜阑对身边的老奴说。

“王子,已经最快了。他们神界收礼是有规矩的,不能一股脑的送去”。

“矫情,跟史莲一样,明明很喜欢我。每次见我都要装作不高兴。哈哈哈哈哈”说到此处他竟大声笑了出来。

“老三,你高兴的有点早了吧,父王把魔族王位传给你。做魔王就拥有了全魔族所有的女人,到时候你百妻千妾那史莲会答应你”说话的是二王子夜琛。夜阑知道自己同父异母的二哥觊觎王位已久,对自己没有什么善念。

“嫁到咱们魔族就要听从魔族的规矩,史莲又怎么样,不听话我一样打的她皮开肉绽,丢进冷宫永世不得出去半步”夜阑故意说。

“老三果然是魔族最心狠手辣的,只是那史莲你恐怕不是她的对手”

“现在的史莲只有原来十分之一的力量,好对付的很”夜阑逗着自己手里的乌鸦。

“听说史莲被贬到凡间神力被收去了十成之九,看来是真的?”夜琛在故意打探史莲的底细,夜阑知道这二王子肯定又要做什么恶毒的打算。

“去召田西西”夜琛走后,夜阑让乌鸦去召田西西。

“三王子,有什么吩咐?”田西西行礼道

“让你去人间暗中观察史莲,没有让你去处处惹恼她。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对史莲不利?”

“田西西不敢,史莲是未来的王后,田西西一向尊重王后”

“我怎么看着不像呢”夜阑用手指抬起田西西的头。“还真是个美人,你想不想做王后呢?”

田西西没有料到三王子夜阑会对自己说这些话,心中窃喜。“三王子有什么吩咐,田西西万死不辞一定办到”。

“我就喜欢你这么听话的”夜阑搀起田西西,“乖乖听话,本王子不会亏待你。明天开始在公司处处刁难史莲,惹得她越恼越好”

“王子刚才不是不让我惹她吗?”

“看到你,我就改变主意了”夜阑坏坏的笑着说。

史莲穿着蝴蝶般的雪纺衫,牛仔裤运动鞋背着自己刚买的背包出发去爬山了。老杜到公司后史莲的工作轻松了许多,秦总也有意试试老杜的工作能力,所以史莲请了三天假他痛快的就同意了。

坐了一天的火车傍晚史莲到达了山脚下,巍巍泰山此刻就屹立在眼前。在凡间泰山是最有威严的圣地,每日都有成百上千的游客慕名攀登朝拜。

从山脚下开始走了三个小时,史莲的内心就深深的后悔了。抬头望去一级一级的台阶没有尽头,上坡,下坡蜿蜒曲折“我这是要累死在泰山上了”史莲靠在路边不住喘气。

夜里十一点多,登泰山的石道上游客间渐渐拉开了距离,史莲走走停停开始在心里骂自己没事找罪受。这段小路有点格外的黑,连脚下的石道都看不清楚,史莲感觉到了来自魔族的阴风。低低的吼声夹杂着碎石掉落的声音,这不是游魔是魔族饲养的赤目狼。一只,两只,三只远远近近史莲判断有八只赤目狼包围了自己。不用多言,开打吧。史莲第一次左右手各拿一支狩魔箭,飞身跳起一箭就插入最前面一只赤目狼的面门,那只赤目狼哀嚎一声三只赤目狼一起攻了过来。史莲一箭又刺中另一只赤目狼的咽喉,受伤的赤目狼趴在地上低吼哀嚎,伤了三只史莲的意识比刚才清晰了许多,今天她与赤目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群吃屎的畜生!”史莲恨恨的骂到,战神史莲许久没有的杀性被激发了出来。

剩下的赤目狼一拥而上,史莲的后背被留下三条深深的爪痕,右臂给开了口子,肩膀上的骨头露了出来。自己心爱的蝴蝶雪纺衫成了褴褛,白色的吊带衫一片血红,史莲倚在墙角大口的喘着粗气。“我史莲一世英名最后却被几个畜生给灭了”史莲明显心有不甘。“夜琛?”她看见魔族二王子骑着赤目狼出现在眼前。

“史莲!果然是神力大减,哈哈哈哈哈哈”夜琛笑的恐怖而放荡。“这得感谢我那高傲可爱的弟弟,要不是他我怎么能确定你现在连几只赤目狼都打不过,哈哈哈哈哈”。

“你又怎知今夜自己不会死在这!”史莲强撑着身体,嘴上一点都不落下风。

“杀了她!”夜琛指挥赤目狼进攻,史莲拼劲全力把两只狩魔箭插进赤目狼的肚子,她自己也摔倒地上,两只赤目狼紧接着猛扑过来。“泰山重地,谁敢放肆!”是泰山门神,两只赤目狼被门神的铁锤打的脑浆迸裂“史莲将军,你怎么伤成这般模样?”泰山门神将史莲搀起“我虎落平阳被犬欺,让门神见笑了”,史莲摸了下额头竟也被开了条口子。

“大胆魔族二王子,你暗中偷袭神界上神,不怕天庭知道降罪于你魔族?”泰山门神怒道。

“什么上神,史莲已被贬为凡人。史莲这次算你命大,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夜琛与赤目狼一起消失在了黑夜里。

“史莲将军你伤的很重,请随我到府邸包扎一下伤口”泰山门神看史莲衣衫破烂,鲜血淋漓,显是伤的不轻。

“多谢门神大人的救命之恩,我这点小伤不碍事,自己稍微休息一下就好。还请大人不要将这件事告知天庭”

“将军难道就这样白白放过魔族?”

“被贬之神,还请门神大人成全”

“好吧,将军一路小心”

幸好刚才打斗之时背包被自己丢到地上,才没有在打斗之中受到损害。史莲拿出运动服套在了身上,带好口罩与帽子稍微休息一会又重新出发了。

史莲身上的伤口每动一下就会裂开,她咬着牙强忍着算是到了山顶。山上具体是个什么样子,史莲完全没有印象,她迷迷糊糊的又坐上火车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城市。

“哇,哇,史莲,史莲”史莲一下车就有乌鸦发现了她。

夜阑在五福广场的椅子上等了史莲两个下午,从黄昏坐到深夜都没有见到史莲。情急之下派出乌鸦四处寻找。“你跑到哪里去了,让我好等!”夜阑收到消息一瞬间赶了过来。

“找一辆出租车送我回家”史莲几近晕倒,她现在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

夜阑觉察情形不对,揭掉史莲的帽子口罩看见了史莲脸上的伤“赤目狼,是赤目狼把你伤成这样?”他已经知道是二王子夜琛的手段。

史莲坐在出租车上努力控制着自己因为剧烈疼痛发抖的身体“师傅停下车,你下去吧”到了三公里禁地史莲叫住出租车。“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夜阑下车落寞的看着车子走远。

夜阑一脚把二王子夜琛寒霄殿的殿门给踹开,地上的仆人刷刷跪了一地,没有一个敢大声喘气。“夜琛谁给你的胆子对史莲下手?”夜阑上去就把夜琛打倒在地。“哈哈哈,那史莲脾气刁钻的很,我是替你教训她”夜琛笑的特别无耻。

“我本打算留你一条活路,是你自己找死”夜阑的长枪抵在了夜琛的咽喉。

“为了神界被贬的一个女人你要杀掉自己的亲哥哥,果然是魔族王位的继承者有魄力,够冷血!”

“三王子不可,杀掉二王子魔族你的众兄妹会对你群起攻之,你现在还没有正式加冕,要以大局为重。况且那史莲只是身受重伤,并无姓名之忧”魔族军师急急跑开劝解。

“你来的倒是快”夜阑看那军事因为跑的太急,鞋子都跑掉一个。

“史莲关乎我未来筹谋,夜琛他坏我好事!”夜阑怒道

“老奴知道,三王子雄才大略,谋划周全定不会因那史莲的美色而昏了头脑。只是这二王子他死的冤啊”熊军师死死的抱住夜阑的长枪,生怕夜琛被杀。

夜阑长叹一口气,“你闪开吧,我是吓唬他的”

“好,好,我就知道三王子只是玩笑而已”熊军师擦擦头上的冷汗,放开了夜阑的长枪。

“啊!……”只听得一声惨叫,夜琛捂着左眼跪倒在地上。

“你差点弄瞎他的眼睛,难道让我将来娶一个瞎子进门”夜阑废了夜琛的一只眼睛。“

这次我先饶了你,再敢私自行事,目无尊卑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夜阑走出殿去,他回头对熊军师说“魔族所有赤目狼均废去一只左眼,马上”熊军师张张嘴想要求情,看见夜阑冷峻的脸又把话咽了回去。

“史莲,我在你家楼顶,你不愿意我不会进去,请紫尾燕子把药带给你,服下它你就好了”夜阑在史莲居住的屋顶用隐语传话。一只紫尾燕子落到史莲的窗台,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墨色格子。史莲无力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是魔族的圣物。“去跟他说我想睡觉,不要再来打扰我”史莲昏昏的又睡了过去。

闹钟已经响过两遍,史莲强忍着疼痛挣扎起身,被赤目狼伤过的地方全都肿成了球,她找了身最安全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史莲!”夜阑拉住了背着包走路缓慢的史莲,“你都这样了还要去上班?”

“没事,不疼的。被神界贬庶,被魔族追杀,如果把凡间的工作也丢了这天地之间我就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跟在我身边,我这一生都会寸步不离的保护你”夜阑不肯放手。

“把那公交线路给恢复好吧,下午我还在五福广场下班”

“你疼吗?”金鱼吐着泡泡问史莲。

“不疼”史莲吃力的给金鱼换水。

“咯咯咯,……战神被打成猪头”田西西时刻不忘挖苦史莲。

“坏女人,妖妇!”金枝玉叶对田西西破口大骂。

“坏女人,我一脑袋扎烂你的嘴”仙人球也加入了骂战。

“我一个神界仙女不会跟你们这些草木计较的,哈哈,哈哈哈……”田西西恶狠狠的扬长而去。

幸好一天的工作不多,史莲把自己关在办公室直到下班才偷偷溜走。

“把这个吃了,你就不疼了”夜阑又拿出魔族的圣物。

“这颗丸药比金山还要金贵,你们魔族魔王世代相传就这么一颗。你太不珍惜它了”史莲推开夜阑的手。

“你是不屑于吃我们魔族的东西?”夜阑愤道,史莲没有说话。“你是不想欠我的?”他把丸药攥在手心无可奈何。

“这颗药在关键时刻能就你的性命,能起死回生。好好收好它,你手心的热量会影响它的药效”史莲淡淡的说。“有那么几次我差点就被你感动,无论是神,是魔还是人你是对我最好的一个。虽然我不确定你对我好的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什么目的,我知道自己很喜欢你对我好的那种感觉”史莲轻轻抚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再给我一点时间吧,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处理好自己的心情”。

夜阑看史莲一半的脸已经肿的面目全非,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是多么的强大,到现在都没有流一滴眼泪。“处理好自己的心情,就安安心心的跟我成亲?”他试探着问史莲。

“不一定”史莲回过头去,她不想骗夜阑。

夜阑机械的点点头,眼神又恢复了冷峻“今夜配我一晚,我就答应你”。

“好”夜阑没想到史莲答应的如此痛快。

“从现在开始,你全听我的,把眼睛闭上”史莲听话闭上了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